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45【贵州大乱】
    又是一个清晨。

    李应手里端着饭碗,兴冲冲拉王渊去玩耍:“王二郎,快来陪我演阵。”

    “没空,我还要看兵书呢。”王渊正捧着《孙子兵法》,这是经王阳明口述,他自己抄录下来的。或许在个别地方,因为记忆有差错,但主要内容应该没问题。

    李应从小就会背《孙子兵法》,可他觉得那玩意儿虽好,却过于务虚,没有研究阵图来得实在。当即摇头说:“兵书讲的都是大道理,为将之人,还是以战阵之法为主。”

    王渊笑道:“先生说知行合一。阵图是行,兵法是知,缺一不可。你总得让我先明白这些兵家道理吧?”

    “真没劲,”李应出生在世袭武官之家,长时间受长辈的影响,抱怨道,“大头巾们倒是懂得兵家至理,一个个口若悬河,真正打仗时屁都不懂。只知道扯什么庙算,还能把敌人算死不成?打赢了是他们的庙算之功,打输了就是武将阵战之失,是好是歹都他们说了算。”

    “你们武官世家,真一点责任都没有吗?”王渊质问道。

    李应默然。

    不但有责任,而且责任非常大。

    因为武官可以世袭,一代一代传下来,自然导致腐败堕落。有可能一省之总兵官,连兵书都没读过,连阵图都没看过,那还打个锤子仗?

    更甚者,侵占军田,盘剥军户,导致卫兵战斗力锐减。

    这种并非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在土木堡之前就开始了。

    朱棣曾经豪言壮语,说他在北方养了二十万兵,即便连年出征,却不费百姓一粒米粮。

    此非虚言,因为当时卫所制度运转良好,仅北方种出来的粮食,就足够支撑二十万大军。甚至还有不少剩余,一些军屯粮仓里的粮食,实在吃不完只能烂掉。

    当时还有商屯作为补充,即商人出钱出力,在边疆垦荒种地。即可增加边疆的粮产量,又能增加边疆的汉民数量。而商人在种粮获利的同时,还可以凭粮换取盐引,通过贩卖官盐赚取暴利。

    现在嘛,北方边镇种出来的粮食,鬼知道跑哪儿去了。大同那边遇到大仗,直隶都得征集民夫运粮,全都摊派在北方老百姓头上。

    幸好有个弘治中兴,首辅刘健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否则现在的北方边防早玩崩了。

    王渊翻着自己手抄的兵书,感慨道:“这便是军制出了问题,阵图再精妙又有何用?”

    李应苦笑:“谁都知道有问题,可皇帝都没法改,一改便天下大乱。”

    李应被呼为李三郎,这正是他用功读书的原因,只有考取功名才能沙场建功。

    朝廷规定,世袭武官为嫡长子继承,遇到变故也可嫡次子继承。如果嫡次子又出现意外,那就直接让嫡长孙世袭,除非前面的都死了残了,才能轮到他李三郎上位。

    虽然李应觉得大哥是个智障,本事还不及自己十分之一,可这又有什么办法?

    人家是嫡长子!

    王渊背靠着一根竹子,随口说道:“李兄,不若今天做个约定,你我都用功苦读。二十年后,我当大明首辅,你当兵部尚书,咱们一起来改革大明军制。”

    “哈哈哈哈,”李应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你当首辅还有可能,我当兵部尚书?那职务至少得二榜进士才行。以我的读书资质,能考个同进士就已经烧高香了。”

    王渊微微一笑:“将来之事,谁又说得准呢?”

    李应也正经起来,对王渊说:“若你哪天真做了首富,一旦改革军制,必定身败名裂!就拿这贵州来说,所有世袭武官家族,全都世代联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得罪一个,就得罪一堆。一人谋反,则一地谋反,反正都要被灭九族。你动了武官的好处,绝对遍地叛乱。武官可能不敢造反,但其辖地的百姓肯定造反。”

    不外乎挟寇自重而已,便是当地没有寇,武官们也能养出几个来。

    ……

    山上条件辛苦,不是人人都能坚持的,更何况求学的大都是世家子。

    至六月中旬,龙岗书院只剩下十多个生员。后来陆续离开的那些人,有的说得病了想回城医治,有的说家中出事需要去处理。

    能留下的,皆为心志坚毅之辈。

    王渊每天跟着王阳明学兵法,同时又巩固四书,并潜心修习《礼记》。恰巧,王阳明的本经也是《礼记》,他不用中途换专业学别的经书。

    这日,一个穿着戎装的公差,执书信自山下而来。

    “阳明先生可在?”那公差问道。

    其他人都在读书,只有李应在练习刀法,他走过去说:“我是阳明先生的学生。”

    公差立即把书信递给他:“请转交给阳明先生!我在这里等着回信。”

    王渊正在跟王大爷聊天,见李应送信进来,不禁问道:“谁来的书信?”

    王阳明拆信读了一遍,笑道:“贵州宣慰使安贵荣来信,向我抱怨朝廷赏罚不明,想裁撤龙场九驿作为补偿,问我这件事情该如何运作。”

    “这可稀奇了,”王渊忍俊不禁,“先生是龙场驿丞,安贵荣想裁撤龙场驿,居然来信跟你商量。”

    “这可能跟督抚魏英有关。”王阳明揣测道。

    安宁司那边的叛乱,朝廷剿了两年,居然越剿越大。而安贵荣出兵之后,连带行军赶路在内,只用了一个半月时间,就将这场叛乱彻底平定。

    水西安氏的实力,让督抚魏英惊骇莫名,随即上书朝廷,请求对水西安氏多加防范。还说龙场九驿荒废已久,奏请朝廷拨款进行修缮,并增添卫所专门控制这九个驿站。

    首辅李东阳虽然惯会和稀泥,但脑子还算清醒。

    内阁讨论之后,严厉斥责安氏迟迟不肯出兵的问题。同时又表扬了安氏立下大功,给安贵荣加了一个贵州布政司左参政的官职。

    布政司左参政,那是非常大的官,相当于实权副省了。

    问题是,安贵荣本来就是实权副省,这个奖赏纯属脱裤子放屁,唯一的好处就是每个月能多领工资。

    同时,安贵荣还获知消息,朝廷似乎有意增设卫所,把手伸进自己控制的龙场九驿。这货便想着给朝廷施压,请求朝廷正式裁撤龙场九驿,又听闻王阳明的大名,写信问一下王阳明该如何操作。

    真实目的,是想通过王阳明,跟首辅李东阳打个商量——王阳明是李东阳的子侄辈,两家的关系非常亲密。若非有李东阳关照,王阳明早就死在大牢里了。

    王阳明立即拿起毛笔回信,大概意思是:驿站可以增加,也可以裁撤。土司也可以增加,也可以裁撤。你不要瞎搞,到时候把你的土司也给裁了。

    安贵荣收到这封信,虽然心中不屑,却到处宣扬自己敬重王阳明,还派人给王阳明送来各种物资。

    总督魏英明显被这种表面信息所迷惑,新添卫所的事情也暂时搁置。

    安贵荣悄悄发大招,引爆了宋氏辖地的暗棋——乖西司苗民叛乱!

    那是宋家祖宅的所在,半个月不到,苗族叛军就把整个乖西司攻占,把宋家先祖从坟里挖出来鞭尸。苗族叛军接着又攻占扎佐司治所,飞快打到黑山岭脚下,还派人邀请穿青寨一起举兵搞大事。

    穿青寨方寨主婉言拒绝,表示自己不愿掺和。

    苗族叛军又南下进攻贵竹司和龙里司,一旦把这两个长官司打下来,就能正式攻打贵州城了!

    你朝廷不是猜忌我安贵荣吗?

    那好,继续猜忌,看这贵州离了我安贵荣,你们朝廷诸公还怎么玩下去。

    “什么?贵竹司治所也沦陷了!”

    王渊正在山上读书,听到这个消息难以置信,宋家的军队也太特么废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