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66【龙马赞】
    又是“关二爷”,又是“秀才哥哥”,这土匪少年怕是把《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搞串了。

    王渊忍俊不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原籍何地?又怎会当土匪?”

    少年土匪口齿伶俐,快速答道:

    “小人名叫周冲,原籍云南安宁。因给母亲借钱治病,父亲无力偿还,被杨家趁机侵占祖田,父亲与大哥也成了杨家的佃农。小人十岁那年,云南大旱,无力缴付佃租,父亲与大哥便带着小人外逃。父亲当年便饿死了,大哥在昆明给人做帮闲,小人亦在染坊做学徒。”

    “小人十二岁时,大哥被人打死。染坊怕惹麻烦,也将小人驱逐。小人又进春华班学唱戏,没得两年,戏班子也散了。小人便与师父、师叔四五人,结成小班游走乡里,专唱农家红白喜事。去年师父和师叔分钱不均,闹了一场便散伙。小人随师父一路卖艺为生,师父也染病死了,小人便上山投了土匪落草。”

    这他娘倒霉催的,简直是灾星啊,跟着谁混,谁就没有好下场。

    其经历也不太干净,他大哥给人做帮闲,其实就是街头混混。染坊能收他做学徒,也是看在混混面上,否则绝不可能收一个没有户籍的流民当学徒。

    王渊随口问道:“占你家祖田的杨家,是当地的豪强?”

    周冲回答说:“那是陕甘总督杨一清的族人。杨家仗着出了个总督,就一下子威风起来,小人村里近半土地都被杨家霸占。”

    杨一清当陕甘总督,那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前两年遭刘瑾排挤,杨一清被迫辞官,随即又被下了诏狱,经李东阳营救才保得性命。今年因为安化王叛乱,杨一清又复起带兵,很快就能设计干掉刘瑾。

    人是很复杂的动物。

    论功绩,杨一清曾经改革茶马贸易弊政,也曾数次平息内忧外患,甚至还是剪除刘瑾的第一大功臣。

    杨一清的文治武功,纵观整个大明朝,都没几个能跟他比的(开国勋臣不算)。

    但是,杨一清的族人确实鱼肉乡里!

    今年负责云南乡试的张羽,就将拿杨一清的儿子开刀。张羽不但严惩其子,还上疏举报杨一清纵子行凶,这两位就此成了冤家死对头。

    后来张羽升迁广东提学使,杨一清从中作梗,把张羽调去保定当知府。那地方勋戚权贵众多,当知府等于当孙子,张羽孤身赴任保定,三个月就把诸多勋贵给压得不敢闹事儿。

    论人品,张羽才是真的清廉无私。

    其父亲去世的时候,张羽已经当了县令,家里三代人读书欠下的四百四十两银子,他做官三十年、官至从二品都无力还清。张羽七十岁时,三子分家,三个儿子不但没分到家产,反而各自分到一笔祖传债务。

    张羽和二弟每次调任,都雇不起车船,由三弟赶着毛驴驮行李,硬生生走到履任地点。

    张羽的二弟张翀也是清官,因为打击地方豪强,自己又没有任何瑕疵,地方豪强无计可施,只能凑银子给张翀买官,希望这位赶紧升官调走。张翀得知真相之后,认为这是对自己的侮辱,气得直接辞官归乡。

    王渊的运气非常好,他考乡试居然遇到张羽。

    到明代中期,乡试主考官皆对外聘任。比如王阳明有次病愈北归,走到山东的时候,便被人请去主持山东乡试。

    但主考官只是考试主持人,并非直接负责人。

    巡按御史才是真正的负责人,初期还被分权,到弘治年间已经一手包办。这么说吧,如果巡按御史想玩手段,甚至可以在誊抄朱卷之前,偷偷调换乡试墨卷和草稿卷,各省乡试都难以避免的存在猫腻。

    而以张羽的为人,绝对不可能徇私舞弊,王渊能考到第几名,就肯定能考到第几名!

    ……

    周冲诉说完自己的身世,便跪在地上,眼巴巴望着王渊。

    李应笑道:“收下吧,这厮挺有意思,闹得跟看戏文一样。”

    周冲立即对着李应磕头:“多谢公子美言!”

    王渊又问道:“你都已经逃掉了,为何又回来投身?”

    周冲说:“小人学唱戏的时候,就崇敬那些英雄人物,特别崇敬关二爷。秀才哥哥身手了得,骑马杀人犹如探囊取物,简直是关二爷下凡再世!小人当不成关二爷,只想着当周仓。只要秀才哥哥收下小人,小人就学周仓一样效忠。若哪天秀才哥哥死了……呃,小人不是咒秀才哥哥。若是……那个样子,小人也学周仓将军,提刀自刎追随哥哥去地府快活!若是秀才哥哥死了,我不自杀追随,定叫天打雷劈,子孙后代都不得好死!”

    王渊听得非常无语,制止道:“别喊我哥哥,听着像绿林土匪一样,你是不是《水浒传》的戏文学多了?还有,也别自称小人!”

    “那我该怎么称呼秀才……嗯,老爷?”周冲问。

    王渊想了想,说道:“叫二哥吧。”

    “诶,多谢二哥收留!”周冲连磕几个响头,麻溜站起来说,“我给二哥牵马拿刀。”

    “牵马可以,拿刀就算了。”王渊可不会让武器离身,还有一半的路程要走呢。

    真正让王渊放下戒心的,是他随口问的那个问题。

    王渊虽然是历史白痴,但跟着王阳明见了不少大官,也知一些朝堂事情,对杨一清此等重臣略有所闻。

    明朝有异地为官制度,杨一清可不能在云南当官。这周冲能张口说出杨一清,必然是杨一清老家的人,其身世也应该是真的。

    队伍再次进发,王渊多了一个仆从。

    周冲这种逃亡农户,属于没有户籍的流民。幸好到了明代中期,路引盘查不是很严格,否则他连县城都进不去。

    王渊可以帮周冲落籍,但落的肯定是贱籍,身份属于奴仆。

    什么倡优啊、雇工啊、伴当啊,这些都是贱籍。法律上低人一等,子孙不能参加科举。而且在犯事儿的时候,如果受害者属于良籍,贱籍肇事者还要罪加一等。

    比较特殊的是雇工和佃农。

    短工和短佃是良籍,但如果成了长工、佃仆,东家得管吃管喝,那就要被列入贱籍了。即便这些人变得有钱,比如突然继承亲戚遗产,这些钱财是受法律保护的,但他们依旧无法获得自由。就算主人愿意给他们脱籍,还得官府认可才行。

    这些是蒙元留下的糟粕,被朱元璋继承了。

    也不能怪朱元璋,他在位的时候,其实已经做了很多改革。大量元朝贱户重获自由,而且贱户权益也得到法律保障,只不过改得还不够彻底而已。

    周冲牵着缰绳,忍不住去摸鬃毛,赞叹道:“二哥,这匹马真是神骏啊。我在坡上看得真切,从大石头上跳起来,离地至少一丈高,换成普通马早被摔折腿了。”

    “嗯,以后记得好生照顾,每天给它刷毛喂食,”王渊正好白捡一个苦力,嘱咐道,“这马儿嘴刁,主食为苦荞,辅之以豆饼和草料,喝水的时候要加姜盐。”

    周冲啧啧称奇:“吃得比人还好。”

    没钱还真不能养马,特别是这种上等神驹。

    王渊夜袭叛军辎重队,分赃得来的几百两银子,投在这马儿身上的就有十多两。

    现在如果拿去贩卖,根本不是五百两的事儿,至少也得一千两以上——江南那边,用于骑乘的普通奔马,只需七八两银子就能买到。

    如果用车来比喻,王渊这匹马相当于劳斯莱斯,日常保养费就能把工薪阶层搞穷。

    否则你以为之前那场战斗,王渊是怎么单枪匹马杀退土匪的?若换成一匹劣马,根本别想载人在陡坡往上奔跑。

    有史记载最出名的水西马,当属明升(明玉珍之子)献给朱元璋那匹,被赐名“飞越峰”,可飞越山峰的意思。有诗赞曰:“电蹑云腾去不还,雾烟空锁养龙山。一从飞越登天厩,寂寞人间十二闲。”

    此马出自养龙坑,正是想跟宋灵儿联姻的那个蔡家地盘,名义上依旧属于宋家的辖管范围。

    实在是这匹马太吓人了,如果按史料记载,其马首高约二米九,体高估计在两米以上。而普通的水西马,体高也就一米二、一米三左右,对比一下就知道差距。

    “飞越峰”属于异种,王渊这匹就要矮得多。

    他刚借来的时候还是幼马,养了两年,已经长到五尺一寸,大概相当于一米六三,快赶上英国纯血马的平均高度了。

    ……

    接下来一段路程,都还比较好走,全是遇到土匪时那种地形。

    两边皆山坡,中间为谷地,官道沿着谷底而建。

    这种地形特别适合打埋伏,十年前的贼妇米鲁,就在此地埋伏过官军,把官军堵在谷中杀得全军覆没。

    贵州的平夷千户所,驻扎在平关。若云南有叛军,只需往关口放几百人,便是数万云南叛军,也别想轻易从此进入贵州。

    而云南的平夷卫,则在山谷的另一头。

    大概前进七八里地,王渊等人便来到平夷卫。

    守城官兵本来有些懒散,看到马身驮着十多个脑袋,顿时变得无比谨慎。个个拿起武器,对着秦把头问:“秦五,你这是干什么?”

    秦把头常年走这条道,早跟守城官兵混熟了,笑道:“都是土匪,镇三山的手下。”

    “你们在城外先等着,我去禀报王指挥!”守城官兵不敢怠慢,其中一人快速朝城内跑去。

    (PS:关于飞越峰,《明太祖洪武实录》有记载,产自水东养龙坑,那是朱元璋最喜欢的马,还让宫廷画师专门给飞越峰画像。根据宋濂《龙马赞》记载,飞越峰的马头高2米9左右,马身长达3米5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