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90【奇门兵器】
    王渊等人寓居的地方,此时叫做南郊,嘉靖朝开始叫做南城。

    几百年之后,人们提起南城,有三个地名出现频率很高:天桥、大栅栏、八大胡同。

    代表着什么?

    平民商业文化!

    正德朝的南郊只有一条大街,张赟所言的“文士街”,只不过是专卖文人用品的小巷子。

    这破地方,确实有官方在管理,但仅限于收税。

    你让官府出城管理治安?

    非常抱歉,城里都还管不过来。

    朱棣之后的几个皇帝,除了弘治在位期间,京城治安相对较好之外,其他年份都有些糟糕。

    朱厚照的武宗朝尤其扯淡,京城周边好几个县,居然出现披甲强盗,规模最小的都有四十人,规模大的有上百人之多。强盗连来往官差都杀,把出京驿道给堵了,朝廷公文竟发不出去,还跑到京城之内白昼行凶——这段记载,发生在正德十二年,距离此时只有六年时间。

    主要是五城兵马司“警力”不足,就那么点人手,却要履行交警、刑警、消防、城管等职责,连疏通沟渠都得五城兵马司出力。

    小小衙门,权力不大,职责却多,上边还有一堆公婆。中军都府、后军都府、锦衣卫、巡捕营……都能命令五城兵马司协助办事,而且还经常受到御史弹劾。

    如此种种,让北京“警察们”疲于奔命,哪还有精力去干正事儿?

    对了,邻里纠纷、打架斗殴这些治安事件,还不归五城兵马司管……只能被动协助司法部门办案,没有命令不得主动跑去抓人。

    王渊把几个骗子暴打一顿,又将其拖回去拿银两。如此嚣张行径,竟无一人报官,反而有看客沿途追随。

    其中,还夹杂着其他势力的地痞混混。

    “嚯,这太阳打西边出来。褚六爷的手下,居然被外地人黑吃黑。”

    “要不要帮忙?”

    “帮个屁,褚六被打死了才好。”

    “总归都是京城弟兄,可不能让外地人耍横,传出去咱们还怎么混?”

    “你爱帮你去,别扯上我。”

    “……”

    王渊带人押着骗子,身后跟一堆看客,不多时便来到一处民宅。

    “是这里?”王渊问。

    “唔,唔!”谢二爷连忙点头。

    王渊将此人押在前方,一脚踹开大门,由于里边上了闩,竟把门轴都给踹断了。

    很小的四合院。

    褚六爷坐在院内,左右各有六七人,人人提刀捉棍,显然早就收到了风声。

    “不知何方豪杰,敢来京城讨生意。”褚六爷先礼后兵,兀自面带微笑,似乎想和平处理此事。

    王渊冷笑道:“我抓的都是你手下?”

    褚六爷依旧坐在太师椅上,派头十足,神在在说:“江湖之事,都好商量,阁下想要怎么解决?”

    王渊亮出那张字据:“老子不知道什么江湖,只知道有人欠钱不还。五百两银子,交钱就放人,今后井水不犯河水!”

    褚六爷微笑道:“你打伤我的人,还敢问我要钱?”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这人最讲道理,白纸黑字写了五百两,一文钱都不会多要你的!”王渊理直气壮道。

    院内一个壮汉,提着齐眉棍道:“褚爷,跟他说恁多做啥,打成半死扔护城河里,能不能爬起来活命看他造化。”

    “打成半死是吧?”

    王渊把手里的谢二爷推开,抄起地上那块断轴门板,奋力朝前边抡出个半圆形。混混们连忙退后闪避,动作慢的直接被拍飞,就跟拍苍蝇一般省事。

    一瞬间,院内人仰马翻,被王渊抡门板撵得满地逃窜。

    褚六爷哪里还坐得住,连人带椅朝后翻倒,抄着雁翎刀慌忙爬起,口中大喊:“点子扎手,并肩子上!”

    十多个混混手持各式兵器,从四面八方朝王渊进攻。

    王渊只管抡着门板往前冲,没有别的招式,就是来回横扫。任他刀枪棍棒,遇到门板直接拍飞,顺带把挡路的混混也拍得东倒西歪。

    褚六爷常年坚持锻炼,每天要举一个时辰石锁,好歹也算京城响当当的好汉。他从来没打过这种憋屈架,一身武艺根本用不上,手里的雁翎刀面对门板瞬间抓瞎。

    而且,王渊从头到尾,都追着褚六爷扫来扫去。

    “嗙!”

    褚六爷的刀被拍飞,他想转身逃跑,却被门板杵到后腰,扑出去摔个狗吃屎。

    “哈哈哈!”

    门外凑热闹的看客齐声哄笑。

    王渊回身扫出个圆形,那些从后偷袭的混混,瞬间被门板扫倒一大片。

    一个少年,一块门板,追着一堆混混满院子跑。

    朱全看得目瞪口呆:“此乃猛将也!”

    褚六爷揉着腰杆爬起来,躲到屋檐下,战战兢兢道:“这奇门兵器厉害,不可力敌。兀那汉子,褚某认栽,休要再打了!”

    王渊将门板扛在肩上,从怀里掏出字据:“五百两银子,一分一厘都不能少!”

    褚六爷想了想,咬牙道:“我给,你稍等。”

    “慢着!”王渊喊道。

    “你还想怎样?”褚六爷问。

    王渊对门外的张鸣远、祝伦说:“将这些混混都捆起来!”

    褚六爷大怒:“欺人太甚!”

    王渊冷笑道:“不配合也行,那我全部就拍晕了再捆。”

    褚六爷看看那块门板,只恨自家不该有门,郁闷道:“行行行,算你厉害。你们慢慢捆吧,我回屋里拿银子。”

    褚六爷拖着雁翎刀,飞快进入屋内。他撬开床下几块砖,刨出一个陶土罐,翻窗直接跑到后院——居然连兄弟都不管了,想要携带财货从后门开溜。

    刚刚开门,一张椅子便从身后飞来,把褚六爷砸个踉跄,装着金银财宝的罐子都差点脱手。

    王渊快速奔至,抓住此人衣领,不由分说便是两拳,然后抢过陶罐呵斥:“你这厮不老实,居然还想逃!”

    褚六爷噗通跪下,哭丧着脸说:“英雄饶命,英雄饶命!你给我留点吧,这是我一辈子的积蓄。”

    王渊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拖回前院,当着其他混混的面说:“此贼想逃,一点都不仗义!”

    混混们集体怒目相向,他们此刻不恨王渊,全都把褚六爷当成杀父仇人。

    褚六爷瞬间软倒在地,江湖名声毁了,财货也被抢了,今后别想在京城混下去。

    王渊一手抱着罐子,一手拿出字据,朝内外众人说道:“我王二最讲道理,银子追回来了,字据也不会留着。火折子!”

    祝伦立即掏出火折子,将留有金罍笔迹的字据烧掉。

    毁尸灭迹。

    “收工!”

    王渊扛着罐子就走,也懒得去报官,马上就要会试了,没那么多闲工夫跟官府纠缠。再说了,这些骗子当众出丑,已经成为业界笑柄,今后别想再混得滋润。

    而那位褚六爷,呵呵,让他们狗咬狗去吧。

    其实,王渊刚开始也想报官的,否则就不会把骗子们捆起来。结果褚六爷居然自己取出财货,让王渊给顺手抢了,有银子可拿还报个屁官!

    王渊走出门外,看客们连忙让出一条道,全都盯着王渊怀里的罐子。

    等王渊离得远了,夹在人堆里的别家混混才议论道:

    “这是把褚六的财货给抄了?”

    “该抄,褚六这厮不仗义,居然想扔下兄弟带银子逃跑!”

    “谁知道这煞星什么来头?”

    “管他什么来头,肯定是英雄好汉。那么大一块门板,舞起来就跟拎草一样,放《水浒传》里定是鲁智深一般人物。”

    “斯斯文文的,更像是武松。”

    “不对,是鲁智深!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力气大!”

    “我说是武松,就是武松!武二郎力气也大。”

    “……”

    朱宁站在门外不远,已经看出朱全的心思,问道:“公子,可要把此人带回家里?”

    朱全笑道:“先给个百户。”

    朱宁抬手一招,立即有人过来听候。他发令道:“晚上到那金姓士子房间,说锦衣卫要特招他的仆从,办事小心一些,不要惊动旁人。”

    “是。”这人飞快消失。

    朱全当然就是朱厚照,他的马甲可多了,最有名的当属威武大将军朱寿。

    朱宁原名钱宁,正德皇帝的干儿子,以前跟着刘公公混。

    刘瑾倒台之后,钱宁不但没遭到清算,反而因祸得福升为锦衣卫指挥使。

    这类人还不少,比如杨廷和的弟弟杨廷仪,就是依附刘瑾才当上文选司郎中。结果刘瑾一死,杨廷仪反而升官,改任太仆寺少卿(正五品跳到正四品)。

    朱厚照以为王渊是金罍的仆从,于是想把他招进锦衣卫当百户,接着再收干儿子搁豹房里当差。

    既然是朱厚照的干儿子,那自然也姓朱,王渊应该改名叫朱渊。

    去年正德就赐了一批干儿子朱姓,明年更是要打包大甩卖,《武宗实录》的原文记载为:“赐义子百二十七人俱姓朱氏……”

    这些干儿子,有些是太监,有些是侍卫,有些是市井之徒。

    有些干脆是正德微服出宫,在北京街头随便遇到的,看对眼了便召去西苑当干儿子。

    并且,正德皇帝的干儿子们,至少也被任命为千户、百户。《武宗实录》都懒得详细记载,只随便列几个名字,后面加个“等”字,然后说“俱为千百户”。指挥使、都指挥使、指挥佥事也一大堆,同样是“俱为”某某职位。

    官若给得太小,等于是掉皇帝爸爸的面子啊!

    正德收干儿子的时候,还奉行民族平等原则。比如朱采、朱静、朱满、朱恩是蒙古人,他们的原名分别为:采住儿、脱火赤干、即尔满都、忽卜刀罕,全都被皇帝爸爸升为千户。

    他娘的,不好好生个亲儿子,收几百个干儿子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