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18【豹牌】
    朱厚照的老虎没养在豹房,而是在西苑的南端——西华门外有个皇家动物园。

    地方上有时会进献祥瑞,番邦使者也会进献珍兽,中小型野兽都养在西华门外。大型野兽另有安排,比如专门饲养大象的象房,就位于宣武门外。

    从朱棣那会儿便是如此,听说还养过长颈鹿。这些并非朱厚照自己搞出来的,历代皇帝有闲心都会去动物园逛逛。

    至于豹房里的猛兽,仅有一只超级凶猛的金钱豹。

    但是,这只金钱豹的待遇特别好,养豹官便有二百四十人,每年俸禄二千八百余石。这些养豹官,并非单纯照顾豹子,还要负责陪朱厚照耍乐,其中不乏精心挑选来的武勇之士。

    朱厚照带王渊来到皇家动物园,指着笼子里一只老虎说:“喏,那只虎便是我一手养大。”

    “果然威风凛凛。”王渊顺手拍了个马屁。

    动物园里一共七只虎,有东北虎,也有华南虎。而朱厚照亲手养大那只,正是在动物园里出生的,他偶尔过来扔几块肉而已。

    朱厚照问道:“王二郎可能搏虎?”

    王渊又不是智障,立即摇头:“不能。”

    “可惜了。”朱厚照深感遗憾,他一直想看人虎相搏之戏,但至今没有遇到自告奋勇者。

    太监们抬来一只羊,朱厚照力气颇大,拽着羊腿便扔进虎笼中,坐看群虎扑羊之戏。他一边观看,还一边点评每只老虎的特色,甚至异想天开,打算组织一支虎豹兽军。

    半上午,是皇帝的早膳时间,王渊也跟着在动物园吃了一顿。

    吃饭之时,朱厚照突然正经起来,对王渊说:“王二郎,什么刘六刘七,我都没有放在心上。你知道我最想打败谁吗?”

    王渊虽没读过《明史》,但也对朱大将军的事迹有所耳闻,答道:“蒙古小王子。”

    “二郎乃我知己也!”

    朱厚照哈哈大笑,挥舞着筷子说:“有朝一日,本将军要亲率十万大军,与蒙古小王子在边关决一死战!”

    王渊说道:“预祝大将军旗开得胜。”

    换成别的文官,只听“亲率大军”几个字,就肯定激动得跳起来,土木堡之役历历在目啊。

    但王渊却认为,土木堡之役的惨事,关键不在御驾亲征,而在皇帝把战争视为儿戏,换谁那样打仗都肯定要完蛋。

    朱厚照对王渊的反应很满意,他愤然道:“蒙古小王子殊为可恶,年年犯我大明边关,本将军欲效成祖之故事,将那些蒙元余孽彻底扫清!”

    蒙古小王子,并非真正的小王子,乃是明朝官员对鞑靼部首领的统称。

    历史上,跟朱厚照打仗的小王子,应该是蒙古中兴之主、成吉思汗第十五世孙、蒙古可汗——达延汗!

    史书对那一仗的记载很滑稽,后世之人,黑的黑死,吹的吹死,真实情况已不可考。

    反正达延汗败逃之后,回到草原没多久便死了,继位的小王子很快也死了。鞑靼诸部随即陷入分列状态,互相之间征伐不断,根本没功夫跑来大明惹事儿。

    这也是为啥朱厚照亲征之后,蒙古小王子不再扣边的真正原因。

    听到朱厚照的豪言壮语,王渊忍不住浇冷水,正色道:“陛下可读过《孙子兵法》?”

    朱厚照笑道:“当然读过。”

    王渊又问道:“兵事有五要素,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何谓道?”

    朱厚照说道:“道者,令民与上同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大明苦于边患久亦,百姓皆欲除此患,本将军征伐蒙古小王子正是合道之举!”

    孙子说,打仗要举国齐心,上下一志,就可同生共死而不惧危难。

    “真的合道吗?”王渊质问道,“卫所之制已败坏多时,军田被肆意侵占,小兵多沦为佃户。他们平时过日子都难,怎会跟陛下一心?而北方数省百姓,因马政、粮政破产者多,不但不想打蒙古人,反而杀官起事对抗朝廷,百姓们又跟陛下一心吗?”

    朱厚照默然。

    王渊又问道:“陛下可知汉武帝?”

    朱厚照说:“知道。”

    王渊放下筷子,起身抱拳说道:

    “汉武帝拥有文景两朝积累的国力,都不敢直接跟匈奴开战。而是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推行公羊派大一统、大复仇理念,在文治上统一军民的思想。接着又行三铢钱、半两钱,改革货币制度,以积累朝廷财力。”

    “然后颁推恩令,解决诸王割据內患。期间又改革马政,买马养马,积攒骑兵。以汉武帝天人之姿,也是继位十八年才敢征讨匈奴。陛下自是英明神武,然与汉武帝相比何如?”

    朱厚照突然觉得饭菜没胃口,扔掉筷子说:“汉武帝怕是更强一些。”

    王渊又问:“如今大明,直隶、河北、河南、山东、四川、江西、贵州、湖广,皆有反贼作乱,国库日渐空虚,与汉武帝之国力相比何如?”

    “别何如了,”朱厚照生气道,“我晓得国库空虚,若这时跟蒙古小王子开战,连朝廷大军的粮饷都凑不齐。”

    王渊问道:“所以,陛下想跟蒙古小王子决战,只是闹着玩而已?”

    朱厚照嘴硬道:“谁想闹着玩了?我是要振作的,怎奈朝堂诸公不肯奋进!”

    王渊笑问:“汉武帝登基之初,朝堂大臣愿意奋进吗?汉武帝连兄弟都压不住,时时有窦太后蛮横干政。而陛下大权独揽,大明之皇威,远胜汉武帝多矣。若以象棋举例,汉武帝手里只有两车,而陛下则车马齐备。”

    朱厚照还在推卸责任:“你的殿试文章我也看了,朝政弊端怎么改?我敢说半个不字,大头巾们就喷口水了!”

    王渊反问:“就没人对汉武帝喷口水吗?”

    朱厚照变得心烦气躁,把碗碟推到地上摔成粉碎,气呼呼说:“我不想跟你讲话,你且去!”

    随侍太监跟着朱厚照离开,负责引导参观动物园的太监,则对王渊说:“状元郎,请吧。”

    王渊拱手作别,随口问道:“不知中官尊姓大名?”

    那太监没想到状元对自己如此客气,微笑道:“御马监李能。”

    王渊再度抱拳,这才被一个侍卫引路离开。

    司礼监跟内阁对接,代表皇帝处理政务;御马监则跟兵部对接,代表皇帝处理军务。

    而且,御马监还要管理牧场和皇庄,负责经营皇店,与户部分理财政,并且统率西厂,动物园和象房也顺便归御马监管理。

    张永与刘瑾的矛盾,便是御马监与司礼监的矛盾,也是西厂和东厂的矛盾。

    刘瑾不但是文官干掉的,更是被竞争者御马监干掉的,因为刘公公把手伸得太长,竟然多次染指御马监的事务。

    各地镇守太监,多为御马监太监外任。若太监为祸,司礼监迫害的是文官,御马监迫害的是百姓!

    李能把手拢在袖子里,微笑着目送王渊离去。

    突然,一个侍卫骑马奔回,交给王渊一块牌子:“王相公,这是皇爷给你的,务必收好。”

    王渊稀里糊涂接过铜牌,只见正面有豹子浮像,横刻“豹字四百八十号”,反面刻有“随驾养豹官军勇士悬带此牌,无牌者依律论罪,借者及借与者罪同”字样。

    李能本来不想跟王渊结交,见到此牌,立即撒腿跑过来,满脸笑容道:“恭喜王相公。”

    王渊问:“何喜之有?”

    李能解释说:“携带此牌的外官,可随意出入豹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