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22【御赐武器】
    王阳明已经搬家了,自己租了一个院子,从李东阳家里搬出来住。

    跟王渊差不多大的王祥,成为王阳明的管家,另买了一个婆子烧火煮饭,买了一个侍女端茶倒水。

    至于宋灵儿,名义上是王阳明的学生,其实差不多当女儿来养。

    王阳明自小体弱多病,年轻时还服汞治疗肺疾,膝下一直无子无女。前几年,妻子好不容易怀上,却因为王阳明下狱,忧虑过度而难产,大夫说今后怕是再难怀孕。

    若非宋灵儿是土司之女,估计王阳明直接收她做养女了。

    “王渊,这个好吃,你快尝尝。”宋灵儿端来一盘蜜饯。

    王渊笑问:“你自己腌的?”

    宋灵儿说:“我哪有那本事,在店里买的。”

    王渊就着茶水吃着蜜饯,问道:“那你都学了什么本事?”

    宋灵儿说:“之前在学《孙子兵法》和《将苑》,还有一些宋代的阵图。现在可头疼了,先生每天教我《九章算术》,说什么为将为帅必须懂计算之法。”

    “《九章算术》也不难嘛。”王渊笑道。

    “还不难?学得我脑壳疼,”宋灵儿捂着额头说,“先生说算经十书,我必须学会五本,才能做一个合格的将领。”

    “等我这次打仗回来,教你一种更简单的算法。”王渊又吃了颗蜜饯。

    王阳明突然走进来,王渊和宋灵儿立即起身问候。

    “坐吧,”王阳明笑道,“今天御史们的奏章,听说十本里面,至少有八本反对你当巡按御史。”

    王渊无奈道:“我又成靶子了呗。”

    王阳明说道:“确实违制。”

    主要是巡按御史官儿不大,跟县令一个品级,但权力却大到没边。因此,历代都逐渐加大对巡按御史的限制,比如规定年龄、规定新科进士不得充任等等。

    但这都是扯淡,文官们带头违反。

    比如贵州苗部叛乱,历史上的平叛主导者是谁?

    一个是总督魏英,一个是巡按御史徐文华。

    徐文华是四川人,正德三年进士,杨慎也是那年参加第一次会试。两人关系好得穿同一条裤子,后来的嘉靖朝大礼议,徐文华甚至协助杨慎带领百官哭门。

    再过一个月,不满三十岁的徐文华,就将被任命为巡按御史前往贵州。

    而且这个任命,此时已经确定下来,只不过还没正式发文件而已。杨廷和为啥不敢当面阻止王渊担任巡按御史?因为他已经带头破坏了规则。

    言官们现在上疏反对,许多也不敢拿年龄说事儿,只逮着王渊今科进士的身份不放。

    王渊对此颇为不屑:“又不是我主动请官的,随他们怎么说,反正陛下是铁了心的。”

    “陛下对你期望颇高啊,否则没必要让你做巡按。”王阳明感慨道。

    朱厚照应该是对前线官兵太过失望,包括太监谷大用在内。谷公公此次总督军务,所有京营都归他指挥,结果打了好几个月,反贼居然跑来京畿会师。

    王渊临时获得的七品职务,相当于给谷大用做副手,拥有插手两府两州军政的权利。除了谷大用之外,其他平叛军官和当地文官,都必须认真听取王渊的建议。

    七品以下文武官职,若被王渊发现作奸犯科,耽误了平叛事宜,王渊可以直接先砍了再说。

    当然,朱厚照也可以安排王渊做兵宪官,整饬北直隶兵备道。但兵备副使是正四品、兵备佥事是正五品,王渊同样没资格爬那么高,兵备佥事以下的道官又没啥鸟用,那二百骑兵容易被谷大用呼来喝去。

    反正都是逾制,还不如让王渊当巡按御史,自由指挥那二百骑兵——谷大用知道二百骑兵是皇帝的宝贝,肯定不敢轻易使用。甚至有可能叛乱结束,那些骑兵都只在旁边围观,顶多打胜仗时派上去扫尾捞功。这就违背皇帝的初衷了。

    王渊说道:“这次学生前来拜访,是想向先生求教一些建议。”

    王阳明笑道:“我不知道详细军情,哪敢胡乱建议。但从已知的军报来看,乱军的战力并不强悍,真正棘手的是骑兵众多,稍微败绩就远遁千里,让平乱官军疲于奔命。”

    “该如何防止乱军逃窜?”王渊问道。

    “不知。”王阳明说。

    王渊有些失望,但又觉很正常,毕竟没有掌握详细军情,很难做出实质性判断。

    王阳明又说:“且不提庙算,真正打起仗来,最重要的是攻心。人心变化莫测,军心同样如此。掌控己之军心,摧垮彼之军心,则无往而不胜。你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牢牢控制那二百骑兵,做到如臂使指。否则别说打胜仗,关键时刻他们不听号令才糟糕。”

    “这个我晓得。”王渊点头道。

    “那就去吧,”王阳明告诫道,“从今日起,你需与二百骑兵同吃同寝,否则他们可很难收心呢。毕竟他们长期驻留豹房,皆为陛下身边亲信,早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骄兵。”

    王渊笑道:“我不怕他们是骄兵,就怕他们是窝囊废。”

    京营这次跟乱军打仗很扯淡,明明打得乱军抱头鼠窜。

    结果呢,打了胜仗的京营官兵,每每表现出畏敌情绪;各种吃败仗的乱军反贼,反而越败越气焰嚣张,因为死的都是裹挟丁壮,真正的乱兵骑兵伤亡很小。

    王渊这次的任务,就是消灭乱军骑兵。

    乱军步兵是杀不完的,这些贼头子逃窜之后,随便席卷几个州县,又能轻松裹挟数万人。

    临阵抱佛脚,王阳明又传授弟子几张骑兵阵图和骑兵战术。

    都是些最基础的东西,王渊只需要大致了解即可,免得太外行了被那二百骑兵轻视。

    回到宿舍,王渊还在熟悉骑兵战法,朱厚照又派人来了。

    一个太监满脸微笑,传旨道:“王翰林,皇爷让我告诉你,谁的命令都不用管。只需盯着那些贼首,盯着乱军的马队,就算不把刘六、刘七、杨虎的脑袋砍来,至少也要弄几颗什么齐彦明、朱千户的首级。”

    “臣领旨。”王渊行礼道。

    太监侧身让出位置,一个皇宫侍卫上前,将一杆马槊交给王渊:“王翰林,这是陛下赏赐的,望你能够马到成功。”

    “谢陛下!”王渊抄起马槊。

    两位皇差说完便走,王渊也懒得打点银子。毕竟他是贫寒士子出身,如今还在住集体宿舍,太监和侍卫能够理解他的境况。

    马槊这玩意儿,早就被淘汰了,现在主要用于礼仪场合。

    没办法,造价太高,耗时太长,制作成功率太低,不是土豪根本用不起。

    王渊以前没接触过马槊,骑马在院子里挥舞一阵,发现还挺好用的,绝对是战场上的杀人利器。

    翌日,王渊前方豹房,正式接管那二百个三千营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