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24【一往无前】
    清晨。

    一骑从城内奔来,看到王渊在城郊扎营,立即上来禀报:“王御史,幸好你们还未走远。前方急报,贼首刘六、刘七、杨虎,已经在文安县合流,陛下令你等立即前往任丘、大城一带,堵截贼兵南下退路!寻找战机,一击破敌!”

    “臣领旨!”王渊苦笑不已。

    文安县在霸州南边一点点,两股贼寇合流,兵力至少有好几万。居然让自己率领两百骑兵堵截后来,不知道皇帝是高看了自己,还是高看了他那两百骑兵。

    最近这一个月,剿贼官兵全都在吃灰尘,根本就没跟乱军主力打过仗。

    反而是枣强知县叚豸立有大功,叚知县亲率城中丁勇、捕快、百姓守城,斩贼两百余人,并斩杀该股乱军首领。

    乱军震怒,三日破城。叚知县身中数箭一枪,高呼“杀贼”而死。

    因贼首被杀,贼军怒而屠城,戮杀城中百姓五千人,其中有五十余户被灭门。

    当时参将宋振就驻兵城东,叚知县守城的时候他在旁边看着。等贼寇破城之后,他只远远呵斥几句,一箭不发就带兵逃跑。

    朝廷对此的处理结果是,追赠叚知县为太仆寺少卿,录其子为锦衣卫世袭百户。而畏敌逃跑的参将宋振,却没有给出任何惩罚,只是令其戴罪立功。

    为啥朝廷不杀宋振?

    因为剿贼兵力捉襟见肘,把宋振一杀,其手下官军就没法打仗了。

    王渊不杀朱智也是这个原因,二百骑兵都是朱智操练的,他们只听朱智的命令。杀了朱智,是不是该把他两个拜把兄弟杀掉?三个领军的全死了,谁来负责具体指挥?就怕剩下的骑兵心怀怨恨,出工不出力,关键时刻临阵脱逃。

    真要杀人,也该临阵而杀,然后带着惊惧的骑兵直接冲阵,不给这些骑兵任何思考的余地。

    在行军途中,是绝对不能杀掉朱智的。

    王渊领军继续南下,刚走到涿州附近,又接到前线战报,而且是河南那边的军情。

    贼军主力虽然在文安汇合,但小股乱军遍地都是。

    河南武安县也被攻陷了,知县梁敏政率众巷战,重伤不退。参将戴仪带兵反扑,擒斩数十人,贼寇慌乱败逃。都指挥丁杰按兵不动,只在城外看戏,多半又要被勒令戴罪立功。

    行军至安肃县,又有军报传来。

    有三千贼寇自称刘六刘七(假的),攻破南宫县城,俘虏知县,烧毁县衙,释放狱囚,洗劫皇庄。这三千贼寇,已经流窜到河间府,正在劫掠周边乡镇,看样子是准备跟真正的刘六刘七汇合。

    另有一千贼寇,攻陷阜城县,围献县不下,也去了河间府。

    又过两日,这两股贼寇合流,已拥众一万有余。但他们打不动河间府城,转而选择北上,将任丘县给团团包围。

    至于刘六、刘七和杨虎主力,则将霸州给围住,跟驰援官兵硬刚起来。

    行军至安州,王渊以巡按御史的身份,让太监朱英去联络知州,顺便补给一下自己的物资。

    营帐内,王渊指着地图说:“贼军主力在霸州,已与都指挥桑玉、副总兵张俊、参将王琮接战。那是双方总兵力超过六万的大仗,咱们这二百多人就不去凑热闹了。”

    朱智已经老实了许多,问道:“王御史打算走哪边?”

    “安丘,”王渊敲了敲地图,“根据战报,安丘城外有贼兵一万余人,是霸州以南规模最大的贼寇。”

    “我们这二百多骑,直接跟万余贼寇撞上?”百户朱聪突然出声,话语间已经带有畏敌之意。

    王渊笑着解释:“安丘县那一万余贼寇,前几天还只四五千人。而且这四五千人,也是突然之间冒出来的,真正能打的贼兵能有多少?八成以上都是新近裹挟来的青壮。”

    太监朱英也很担心,生怕将皇帝爸爸的二百心肝给弄残了,劝谏道:“王御史,卑职认为,还是应该谨慎一些。不如我们直接去霸州,跟桑指挥他们汇合,那边官军多,咱们的二百骑兵能找到很多建功的机会。”

    这太监一肚子坏水儿,打算混在大军里看热闹,寻找机会率领二百骑兵抢功。

    王渊看向三位骑兵头领,发现他们对太监的提议颇为意动。

    人之常情而已,能划水为何要拼命,能轻松抢功,为何要冒死建功?

    王渊顿时做出一副为难表情:“诸君,你们以为本御史不想跟大军汇合吗?抢功谁不会啊?但陛下为何将二百骑兵交给我,为何下旨让我南下堵截后路?就是想让咱们拼命啊!若陛下只想给自己的骑兵捞功,直接交给谷督公就是,何必多次一举让我当御史?”

    朱英、朱智、朱聪、朱翔四个干儿子默然。

    王渊又说:“若我们与大军汇合,顾然可以抢到不少功劳,而且还没有什么危险。但这种功劳你们真敢要吗?功劳抢到了,陛下却不高兴了。我心里很怕,你们怕不怕?”

    太监当然以皇帝的心意为主,朱英首先表态:“但凭王御史做主。”

    朱智仔细衡量得失,觉得再大的功劳,也比不上皇帝爸爸的宠幸,当即带领两个把兄弟,单膝跪地道:“请王御史发令,我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这就对了嘛,”王渊笑着将他们搀扶起来,“贼寇虽有万余,但我等上下齐心,何愁不能破敌?”

    于是,王渊率领二百骑兵,数十哨探,几百民夫,朝着万余乱军直扑而去。

    伍廉德带领哨探提前出发,两日之后派人回来传报:“安丘县城已经被围困五日,贼军数次攻上城墙,皆被官民守军杀退。贼寇共有骑兵数百,其余皆为步卒,并且兵器甲胄很少,许多贼寇还在用锄头、菜刀作战。”

    “乌合之众!”

    王渊冷笑道:“扔下民夫,全军带领三日口粮,连夜随我前去杀敌!”

    二百骑兵立即被动员起来。

    朱智心里没底,对方再怎么垃圾,那也是一万多人,自己这二百骑兵可怎么打啊?

    “监军,真要打吗?”朱智悄悄寻到朱英,“我不是怕死,我是怕把皇爷的骑兵打没了,到时候你我全都要吃挂落。”

    朱英也心虚得很,但他必须揣摩上意,皇帝爸爸是铁了心要打硬仗。他摸着自己的假胡子,大义凛然呵斥道:“朱指挥,我一个没卵子的阉人都不怕,你还能有什么顾虑?皇爷养你等二百骑数年,军饷可曾克扣过?日日皆有肉食!养兵千日,报销君恩只在今朝,切不可有丝毫退怯!”

    朱智肚子里骂了一声娘,硬着头皮说:“唯死而已,定不负皇爷恩遇!”

    朱智又回去跟两个把兄弟商量,结果全都忐忑不安。

    但没办法,王渊是主将,而且是按皇帝的心意行事。若他们敢阳奉阴违、临阵避敌,即便在战场上能活命,回到豹房也得生不如死。

    “大哥,别多想了,”朱翔劝道,“王御史这个状元郎都不怕,我等武夫还怕什么?若是能陪王御史赴死,咱们也算赚了。他死的是一个状元,咱们死的只是几条厮杀汉。是不是这个道理?”

    朱智终于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咬牙切齿道:“那就打。他娘的,二百打一万多,也不知道能活下来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