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34【论功行赏】
    豹房。

    朝廷大佬们汇聚一堂。

    他们都已经得知刘六、刘七被斩的消息,刚开始还不敢置信,因为王渊只带了二百骑兵。

    但又不得不信,因为王渊每次打胜仗,除了斩获首级之外,还俘虏到数千活着的反贼(不含静海县一役)。若敢杀良冒功,随便审讯俘虏便知真假,这比某些友军的战功可靠多了!

    明代文臣确实看不起武官,却又极为重视文官的战功。

    一旦文官统军取得大捷,品级必然蹭蹭往上窜,便是首辅想拦都拦不住!

    到底该给王渊怎样的嘉奖,重臣们早已私下讨论过,今天只不过是来给皇帝汇报结果。

    兵部尚书王敞当着皇帝和众臣的面,重新宣布了一遍王渊的战绩:“巡按御史王渊、御马监奉御朱英、指挥佥事朱智,统三千营精骑二百、锦衣卫哨骑二十。于任丘县大破万余贼寇,阵斩贼首孙虎,擒斩反贼数千;又于静海县烧毁反贼粮草,攻破贼寇大营,阵斩贼首刑老虎、刘彦深、张秀;复于沧州新桥驿以北,击破贼寇主力,阵斩贼首刘六、刘七、齐虎头,俘虏贼首刘惠,擒斩反贼数千。”

    “嘶!”

    大佬们集体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早就看过战报,但此时还是感到震惊莫名。

    这些战绩太邪乎了,就像在看演义小说。

    朱厚照笑问:“刘六、刘七两个贼首,只随便擒斩一人,就能官升三级。诸卿说说,该怎么给王二郎升官啊?”

    杨廷和说道:“陛下,这些功绩,不该算在王翰林一人身上,协助统军的朱奉御、朱指挥自有其功。任丘知县张茂兰、副总兵许泰、广东指挥聂瓛、浙江千户满正,也是在配合杀敌的。”

    朱厚照笑着说:“王二郎可谦虚得很,他在报捷文书里,没有将功劳独揽。但官升三级,再给个伯爵,总是没有错的吧?”

    鸿胪寺卿刘恺立即劝谏:“陛下,爵位不可轻授。”

    “啪!”

    朱厚照顿时就怒了,猛拍桌子,站起来厉声道:“统率二百骑兵,出生入死,连战连捷,阵斩刘六刘七,这是轻授吗?若这都不给我伯爵,你们怎么赏赐那些只斩获几百反贼的官军将领?”

    吏部尚书杨一清连忙说:“陛下,可授散阶、武勋以彰其功。”

    朱厚照怒火稍息,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封赏?”

    杨一清说:“官升一级,为正六品侍讲或侍读……”

    “胡说八道!”

    朱厚照再次大怒:“说好的官升三级,你怎么官升一级就打发了?”

    杨一清叫苦道:“陛下,这是翰林院官职,不能升得太快。若真个连升三级,王若虚怕是二十岁不到就要当侍郎了!他又是今年的新科状元,不好改任或兼任其他官职,臣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这真没有刻意打压王渊,而是王渊情况太过特殊,大佬们商量半天都找不出什么好办法。

    朱厚照想了想,讨价还价道:“至少官升两级,升他做从五品侍读学士!还有,再给他兼一个左春坊左允中!”

    众臣面面相觑。

    左右春坊都隶属于詹事府,乃教育太子的专职机构。到了明朝中期,基本沦为荣誉职务,用来给翰林官员做升迁跳板。

    有了詹事府的官职履历,今后才能升任侍郎,朱厚照明显是想加速提拔王渊。

    但是,哪有新科状元,在殿试当年就兼任詹事府职的?

    破坏规矩!

    一直重病不愈,辞官又不被允许的李东阳,终于出声道:“陛下三思,可以给王若虚更高的散阶和勋阶,但绝对不能现在就让他在詹事府挂职。”

    “陛下三思!”众臣齐呼。

    朱厚照也不想跟大臣们闹僵,一个詹事府职务而已,今后随便找个机会同样能给。他说:“那就给足散阶和勋阶!”

    杨一清朝杨廷和望去,杨廷和又看向李东阳,李东阳佝偻着身子微微点头。

    杨一清随即说道:“陛下,可升王渊为侍读学士、奉训大夫、协正庶尹。”

    “准!”朱厚照终于满意了,非常非常非常满意。

    众臣们则感到心累,即便是散阶和文勋,也不能封得如此之快,但总比直接给爵位、詹事府职务更妥当。

    王渊这次立下的功劳太大,皇帝又铁了心超阶提拔,大臣们必须给一个说法才行。

    现在倒好,一个新科状元,半年时间就升从五品翰林院官职,而且把从五品文官能给散阶和文勋都给齐了——如果继续立功,还可再授奉直大夫,那才是真正把从五品升满。

    这种打包大甩卖的封赏,虽然没有让王渊官升三级,但比官升三级更可怕!

    说出来太吓人,今后官方文书提到王二郎,全称是:奉训大夫、协正庶尹、翰林院侍读学士王渊。

    朱厚照笑道:“礼部、刑部、兵部、光禄寺、鸿胪寺,你们商量一下怎么搞献俘大礼。“

    大臣们都懵逼了,刚刚破坏规矩封赏了一个王渊,现在怎么又来闹幺蛾子?

    礼部尚书费宏提醒说:“陛下,太祖定下的祖制,大明不设献俘之礼。”

    “如此大捷,怎能不搞献俘礼?”朱厚照非常气愤。

    杨廷和劝谏道:“陛下,真要举行献俘大礼,也应该是跟蒙元余孽作战取得大捷。如今施政有亏,激得民乱四起,朝廷应该检讨过失,又怎能举行献俘礼庆贺?”

    李东阳来了一句:“陛下,献俘为国之大礼,必祭天地与宗庙。”

    朱厚照愣了愣,无奈挥手说:“那就不搞献俘礼了。”

    这是件特别尴尬的事情,献俘必祭宗庙,但祭文怎么写?

    难道说,大明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孙朱厚照残暴无道,激起乱民肆虐京畿。如今我把贼首逮到了,献来给列祖列宗看看,我是不是很牛逼啊?

    丢人丢到祖坟里了!

    王渊的封赏敲定之后,那些太监和武官非常好打发,随便怎么升官都无所谓。

    御马监奉御朱英,直接被提拔为御马监少监,官升五级。

    京卫指挥佥事朱智,擢升骧卫指挥同知,官升一级,继续统率二百精骑,再授从三品武职散阶昭勇将军。

    朱聪和朱翔皆拔世袭千户,官升两级,继续统领二百精骑,再授正五品武职散阶伍德将军。

    伍廉德擢升锦衣卫世袭百户,官升两级。

    就连被王渊忽悠着打仗的聂瓛和满正,也全都官升一级,反正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