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48【军粮被扣】
    自从开始训练普通士卒之后,王渊就一直住在军营当中,每晚带着军官给小兵们送洗脚水。

    这天上午,一个锦衣卫执法官递上请帖:“王相公,外头来了个少年,自称是相公之家奴,他留下这封帖子便走了。”

    帖子是周冲送来的,发帖者为大明首辅李东阳。

    李东阳九年考核期满,趁此机会再次辞职。这是他仕途生涯中,第三十多次辞职了,皇帝照旧不许,还让他在礼部摆酒设宴,庆祝九载考满功绩。

    李东阳是真有病,肛瘘老患者,十年之前就给自己选好墓地。

    鬼知道朱厚照为啥不允许他辞职,以李东阳现在的状态,真不适合做内阁首辅,大部分实际工作都是杨廷和在干。

    吏部尚书杨一清,也不知在抽什么疯,这个月连续辞职两次。皇帝同样不答应,还派御医过去给他治病,屁大点毛病就闹着要回家。

    王渊把请帖收好,坐在军营里写数学稿子,不时抬头观察士卒训练情况。

    朱厚照似乎真的迷上了足球,这些日子上午做数学题,下午就跟李三郎一起打球。全是不务正业的勾当,深得昏君之三昧,把言官们刺激得全力开火,而且一大半火力都瞄准了王渊。

    弹劾王渊的奏章,已经堆积成山,能够用来生火取暖了。

    冤枉啊,就算王渊不引诱皇帝搞这些,朱厚照也会去弄其他玩意儿。

    历史上,这阵子朱厚照应该在研究佛学,学习梵文直接阅读原始版本。他还自封“大庆法王西天觉道圆明自在大定慧佛”,并刻了一枚带佛号的法印,而且光明正大的盖在圣旨上。

    你看,王渊功劳不小吧,因为连番进献军棋、数学和足球,成功使得皇帝没精力去当和尚。

    因为王渊扇动蝴蝶翅膀,这个时空的大庆法王朱厚照已经没了,也不知道威武大将军朱寿还会不会存在。

    “轰隆隆!”

    王渊的桌子不停摇晃,全营将士惊慌乱窜。

    地震了!

    “吁!”

    王渊吹响军哨,拿出铁皮喇叭大喊:“不得慌乱,全军在校场中央集结!”

    可惜毫无效果,这地震持续时间有点长。刚刚停止数息,突然再次地震,就连军官都吓得趴地上不敢动弹。

    等两拨地震过去,王渊猛踢一员军官的屁股,呵斥道:“率部集结!”

    “吁!吁!”

    军哨声大作,军官们一个个爬起来,号召惊魂稳定的士卒整队集结。

    刚刚把队伍排好,还没来得及报数,余震再度降临。

    王渊用铁皮喇叭大喊:“原地坐下,不得慌乱。”

    少数军官也冷静下来,整个军营里哨声四起,耗费一番功夫总算稳定军心。

    整个京畿都有震感,几天之内地震十九次,北直隶民房倒塌无数。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北直隶连续两次被反贼肆虐,都还没缓过劲来,现在又是大地震降临。

    再联系之前的星象异常,无疑又是上天在示警。

    文武百官被勒令反省自身过错,同时必须上疏讨论施政得失。王渊无奈也写了一份悔过书,说自己不该让皇帝看球,喜欢踢足球的皇帝不是好皇帝,关于这一点宋徽宗可以作证。

    朱厚照也不敢踢球了,率领文武百官祭祀天地、宗庙和社稷。

    京城还传出流言蜚语,说什么景泰帝的冤魂复仇来了。皇帝和群臣一边严厉打击谣言,一边派人祭祀景泰帝及其皇后。

    王渊只能离开军营,跟随皇帝去祭祀天地宗庙。中途又去礼部吃酒,庆贺李东阳九年考满。

    接着便是冬至,此外中国之大节日。皇帝要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行礼,再去奉天殿接受群臣和番邦侍者朝贺。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后,也要接受命妇们的朝贺。

    可惜今年灾祸太多,冬至大礼搞得非常简陋,连群臣赐宴都免了,说是为了节省朝廷开销。

    蒙古小王子也来凑热闹,在凉州抢了一票就跑,气得朱厚照发誓将其消灭。

    这一年的大明,多灾多难!

    冬至日,王渊朝贺回来直奔军营,跟将士们一起庆祝节日。

    接替李三郎担任执法队长的锦衣卫突然回来,硬着头皮说:“王相公,太仓库还是不肯发粮,推说今日冬至休沐,大使和副使都不办公,让我等改天再去。”

    “改天个屁,老子这里等米下锅呢!”

    王渊勃然大怒:“初一就该给的六千石月粮,到现在也只给两千石。一日推脱一日,再拖就是下个月了!取我兵甲来!”

    王渊只穿了一套铁札甲,但也有好几十斤,悬刀引弓直接杀向最近的京仓。

    六千将士面面相觑,同时又感动不已。

    他们本来因为这个月的粮饷没领够,心里还有怨气,现在却只剩下对王渊的崇敬。哪个坐营的将官,会为了麾下士卒独闯太仓?

    从正统年间起,京营士卒的粮饷,就由太仓库发放,仓库设在北京和通州。

    王渊身上携带着户部颁发的领饷文书,全副武装杀到一处京仓,吓得守仓官差不敢阻拦,竟让他冲到仓库之内。

    “仓使给老子出来!”王渊大喝。

    一个负责假期值班的吏员说:“这位将军,今日冬至休沐,仓使不在京仓办公。”

    王渊拍出户部文书,生气道:“上个月的粮饷,给老子六千石陈米,老子也没说什么。这个月还蹬鼻子上脸了,如今已至月底,竟有四千石未给,你们打算拖到明年吗?”

    吏员哭丧着脸说:“不是不给,而是没米了。冬至百官赐宴都取消了,便是因为京仓无米下锅!”

    “没米就折银子!”王渊怒道。

    吏员跟死了爹妈一样:“银子也没了,只存留少许,以备户部支用。”

    太仓库并非单纯的粮库,更是户部所属的朝廷钱库。

    粮米不够时,便用银子向商人购买,王渊上个月领到的陈米,便是太仓买来的低价米,中间肯定被官吏吃了差价。

    王渊拿出一条从军营来到的绳索,将这吏员捆绑起来,喝令道:“带我去仓使家中,老子要跟他说道说道!”

    直至此时,由于王渊穿着甲胄,京仓官差都没把他给认出来。

    一路将值班吏员拖拽到仓使家中,王渊抬脚就将大门踹开,将里面的门闩都踹断了。

    “何人无礼至此!”仓使气得出来质问。

    王渊将户部文书扔过去:“要么给粮,要么给钱,要么老子押你去镇抚司严刑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