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65【更行更远还生】
    宋灵儿说“明日”便走,明日复明日,足足在京城又住了半月。

    王渊的肋骨已经不痛了,但肯定还没有彻底愈合,不宜做任何剧烈运动。他每晚只能乖乖躺好,双眼饱含屈辱的泪水,任由那残暴女将军百般蹂躏。

    远在河南,烽烟遍地。

    户部右侍郎黄珂即将启程,前往河南总督粮饷,并带着五万两太仓银出发。

    就此,杨廷和包揽河南战事,提督军务彭泽、提督粮饷黄珂、骑兵统帅仇钺,全都是杨廷和的心腹之人!

    内阁首辅李东阳,再度请求辞职,皇帝不允。

    黄珂即将出发,宋灵儿突然前来拜见。面对这个女锦衣卫,黄珂有些哭笑不得,抱拳道:“不知宋千户造访,有何要事?”

    宋灵儿一本正经道:“听说黄侍郎即将率部出京,我来与你同行,路上也方便些。”

    “如此,倒也无妨。”黄珂说道。

    言官们已经炸了,弹劾宋灵儿的奏章,甚至比之前弹劾王渊还多。一是她的女儿之身,二是她为土司之女,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适合做锦衣卫,更别提直接授予锦衣卫千户。

    弹劾奏章越多,朱厚照笑得越欢,甚至很想把那些言官叫来,当面欣赏他们气得跳脚的样子。

    宋灵儿道:“我还有要事,欲见聂夫人和黄妹妹。”

    “请便。”黄珂以为她们要说些妇人之间的私密话。

    宋灵儿被仆人带去内宅,聂夫人稍微有些惊讶,黄峨则一直强颜欢笑。

    宋灵儿一身戎装,开门见山道:“黄妹妹,我笑得你喜欢王渊,对不对?”

    黄峨矢口否认:“没有。”

    聂夫人不悦道:“宋小姐,不可乱说,这关乎小女名节。”

    宋灵儿一改没心没肺的样子,正色道:“我又不是瞎子?刚开始还不清楚,但后来就明白了,你每次见到王渊,眼睛就好像在发光。我也喜欢王渊,王渊也喜欢我,他还曾请求陛下赐婚。”

    聂夫人更加不高兴:“宋小姐这是来示威的吗?”

    黄峨弱弱道:“既是姐姐情郎,小妹不会再有非分之想。”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宋灵儿笑道,“陛下赐婚我已经拒绝了。王渊是从贵州大山里走出来的,他能考上状元不容易,娶我这个土司之女必受影响。黄妹妹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嫁给他。我在京城认识的朋友不多,女的就更少,就数你品性最好。王渊娶别的女人,我心里不舒服,如果他能娶你,我是乐于接受的。”

    黄峨又惊又喜,愣愣看着宋灵儿,不知该如何回应才好。

    宋灵儿又对聂夫人说:“聂夫人,王渊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你把女儿嫁过去,保证不会让女儿受委屈。”

    聂夫人不可能当场答应,因为就跟捡人剩下的东西一样。她不置可否道:“我自有主张。”

    宋灵儿递给黄峨一封信:“黄妹妹,你们须得主动一些,请媒人前去说亲。王渊肯定不愿意,到时候把这封信交给他,这桩亲事自然就成了。”

    黄峨双手接过信封,问道:“宋姐姐打算离京?”

    宋灵儿拍拍腰间绣春刀,笑道:“陛下授我为锦衣卫千户,我这就回贵州带兵打仗,下次再见面的时候,说不定我已经是威震西南的女将军了!”

    “宋姐姐真是巾帼女英雄!”黄峨一脸佩服,同时自惭形秽。她感觉王渊和宋灵儿,都是如此优秀,乃天造地设的一对,而自己则没有半点本事,渺小卑微得如同地上的蚂蚁。

    宋灵儿对聂夫人抱拳道:“聂夫人,我是个蛮家野丫头,不怎么会说话。反正就刚才我讲的那些,若有得罪之处,你不要挂在心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聂夫人哪还能计较,反而认为宋灵儿真情真性。她拉着宋灵儿的手说:“你来黄府玩过几次,咱们也算是熟人。刀剑不长眼,战场上须得小心,切不可鲁莽行事。”

    “多谢,告辞!”宋灵儿来得唐突,去得潇洒,抱拳转身就走。

    等宋灵儿走远了,聂夫人感慨道:“我年轻的时候,也读过一些小说演义。还以为巾帼女将军,只在话本里才有,没成想今天见到真人了。这个宋姑娘,真是天下奇女子!”

    黄峨嘀咕道:“王二郎也是天下奇男子,他们才是最般配的。”

    聂夫人笑道:“傻丫头,你也不差啊,改日我聘媒人去说亲,总得遂了你的心意。”

    “我哪有什么心意。”黄峨大窘。

    聂夫人笑道:“连大大咧咧宋姑娘都能看出来,我这做娘的还看不出来?你都写在脸上啦!”

    “有吗?”黄峨捂脸跑开。

    暗恋男人是很私密的事情,羞于启齿,黄峨以为只有自己的贴身丫鬟知道。没成想,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让黄峨羞得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回到闺房,黄峨走来走去,心情复杂异常。

    她既惋惜王渊和宋姐姐有情人难成眷属,又为自己能够得偿所愿而欢欣。两相交织起来,也不知该伤心还是高兴,更有一种第三者插足的罪恶感。

    趴在窗前无所事事,黄峨拔下金钗,夹在手指间转来转去,突然没来由的傻笑起来。

    “嘻嘻!”

    黄峨用金钗扎破窗纸,连戳好几个洞,她也不知为何如此,反正此刻精神得很,只想做点蠢事发泄一下。

    猛地把窗推开,窗外梅花未谢,一阵风儿吹来,花瓣满地散落。

    黄峨眼睛盯着梅花出神,思绪已经飞到天外,不知不觉竟已快到黄昏。一只蚂蚁沿着墙角爬上来,居然驮着小片梅花,黄峨笑道:“你们也吃花蜜吗?”

    “小姐,该用餐了!”丫鬟在身后喊。

    黄峨捡起砚台开始研墨,对丫鬟说:“我马上就去。”

    囫囵把墨研好,黄峨铺开宣纸,挥毫写下一首诗:“金钗笑刺红窗纸,引入梅花一线香。蝼蚁也怜春色早,倒拖花瓣上东墙。”

    ……

    王渊这晚被折腾得够呛,生怕自己还未完全愈合的肋骨,被某位女将军骑马给重新抖断了。

    宋灵儿像是要把他吃了一般,累得气喘吁吁还要来,歇息片刻便重整旗鼓,一次又一次,睡觉时都已经到了早朝时间。

    “咚咚咚!”

    两人睡得迷迷糊糊,周冲突然来敲门:“二哥,已是辰时了!”

    这叫人形闹钟。

    王渊拍拍宋灵儿的背心,凑在她耳边说:“小懒猫,该起床啦。”

    “唔……”宋灵儿皱着眉头,迷迷糊糊道,“别吵,让我再睡一会儿。”

    王渊笑道:“我去告诉那些锦衣卫,让他们明天再走。”

    “锦衣卫?”

    “对了,我今天要出发,还跟黄侍郎约好了!”

    宋灵儿瞬间坐起来,慌慌张张穿衣服,跳下床时一声痛呼,双腿发软有些站不稳。

    王渊问:“怎么了?”

    宋灵儿窘道:“腿筋好像被拉伤了,昨晚用力过度。”

    王渊无语道:“让你悠着点嘛。”

    “我就是要把你榨干,保证一定能怀上儿子,”宋灵儿把衣服穿好,腰上悬着绣春刀,对王渊说,“你继续睡吧,我走了!”

    “睡个屁,你回贵州,难道我不送你?”王渊也起来穿衣,感觉身体有点虚,似乎被妖女给掏空了。

    二人骑马与锦衣卫汇合,然后直奔城外驿站,在那里等候黄珂的队伍。

    黄珂这次总督河南粮饷,要运五万两太仓银出京,运银队伍就是长长的一大截。

    “贤侄,你来送宋千户啊?”黄珂满脸微笑,似乎老婆已经跟他商量过,此刻是以老丈人的角度观察王渊。

    并非良配?

    黄侍郎从来没有说过那种话。

    黄珂作为杨廷和的心腹,女儿一旦与王渊成亲,无疑是为自身派系拉来一员猛将。

    王渊抱拳说:“灵儿就拜托伯父照顾了。”

    “好说,都是自己人。”黄珂笑道。

    王渊又把宋灵儿拉到一边,说了半天悄悄话。待黄珂的队伍准备出发,他才说:“此去贵州数千里,你一路要保重,到了贵州别逞能,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

    “我晓得,你别啰嗦了,反复唠叨跟个老婆婆一样。”宋灵儿笑道。

    王渊叹息道:“你太跳脱了,哪能让人不担心。”

    宋灵儿突然翻身上马:“我可比你年龄大。我走啦,你别再送了!”

    王渊突然扯下自己的项链,塞到宋灵儿手里说:“这是我进京赶考的时候,阿妈用狼牙给我做的护身符。你带上!”

    “嗯。”

    宋灵儿突然想哭,抽刀割下一缕秀发,塞给王渊说:“你也拿着,见发如见我。”

    王渊低声说道:“再给我几年时间,我一定娶你为妻,而且肯定能做阁臣。到时候,你也不用担心影响我的前程了。”

    宋灵儿说:“傻子,我给你留了一封信,你看信之后老老实实照做。”

    “什么信?”王渊问道。

    宋灵儿说:“有人会给你送来。”

    黄珂远远注视着这一幕,突然想起自己的亡妻。他们也曾这样分别,结果一别成永别,虽然跟现在的妻子也很恩爱,但黄珂最想念的还是亡妻,那是他的初恋。

    王渊站在驿道上,目送宋灵儿远去,突然记起不知何时背诵过的诗句。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第四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