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95【王莽谦恭未篡时】
    有一位神童,五岁开蒙,九岁童生,十岁秀才,十九岁中举,二十五岁殿试二甲二名,馆选录为庶吉士。

    他本来可以更早中举,十五岁那年,父亲暴毙。他在乡试途中收到消息,不顾众人劝说,毅然折返回家,为父亲守孝三年。

    散馆之后,他得授翰林院编修。眼看前程似锦,母亲不巧病逝,立即回乡又守孝三年。

    就此蹉跎至今。

    他叫严嵩,大孝子,也是大奸臣!

    几个月前,严嵩守孝期满,被袁州知府请去编撰府志。没编多久,知府离任,严嵩也失去工作。

    严嵩心想,老子是翰林院编修啊,既然朝廷把我忘了,我好歹也要去吏部报备一下。

    于是,时隔多年,严嵩再次来到北京。

    严嵩家境贫寒,能凑足路费就不错了,自然住不起高档酒楼。在城外旅店凑合一宿,严嵩第二天赶早起床,买个馒头就直奔户部。

    还好他翰林院的凭证尚在,否则连长安门都进不去,更别提去吏部报备了。

    吏部倒是照章接待严嵩,但也仅此而已,给他做个丁忧期满的记录,便让严嵩回去慢慢等安排。

    严嵩又想去拜会自己的座师,结果在户部一打听,座师张元祯早就病死。

    那年的副主考杨廷和混得蛮不错,可严嵩递上名刺之后,连杨家的大门都进不去。

    严嵩转而打听自己房师的下落,很不凑巧,他的房师在外地当官。

    怎么办?

    身上的盘缠可不多了!

    既是翰林院编修,肯定可以复官。但朝中无人,也不知哪天能被翻牌子,如果一直留在京城等待,估计还没等到复官就先饿死啦。

    “卖报,卖报!《物理学报》!”

    “状元王二郎亲任总裁,榜眼、探花美文刊载!”

    “万寿节将至,陛下赐一百二十七位义子俱姓朱!”

    “昨日蹴鞠联赛,永安队大战张家队,谁胜谁负买报可知分晓!”

    “……”

    一个孩童朝严嵩奔来,嘴里喊着些听不懂的内容。

    严嵩招手问道:“你卖的是何东西?”

    那孩童举起手中报纸:“物理学报,相公可要买一份?”

    “多少钱?”严嵩问。

    那孩童说:“不贵,一份只要三分钱。”

    三分钱便是0.3钱银子,根据铜钱的优劣,大概在几十文到百来文之间,这点小钱严嵩还拿得出来。

    摊开报纸,印刷质量就让严嵩皱眉,他想起自己少年家贫时购买的劣质刻本。

    报头处是“物理学报”四个大字,由皇帝朱厚照御笔亲书。

    报眉印有年月日,是昨天新鲜出炉的,还有“物理学报第一期创刊号”等字样。

    报头下方是朱熹的名言:“物理之极处无不到也,吾心之所知无不尽也。”

    “好大的口气!”严嵩忍不住嗤笑。

    第一篇文章是创刊寄语,由王渊亲手编写,阐述自己办报的宗旨,阐述物理学派的追求等等。

    前面两个新闻板块,跟朝廷邸报差不多,严嵩可以趁机了解时局。

    紧接着是杨慎的散曲,余本的散文,常伦、金罍、席彖等人的诗词。之后便是一部名为《倩女幽魂》的小说连载,作者栏为:黑山大王口述,光明居士编录。

    严嵩居然看得津津有味,说元末乱世,有个叫宁采臣的士子屡试不第。父母俱被豪强逼迫致死,只能投靠定了娃娃亲的准岳父,开篇便展现出一副乱世画卷,蒙元官员贪污腐败,豪商劣绅鱼肉乡里,盗贼土匪横行无忌,宁采臣一路上险象环生。

    好不容易来到准岳父家,却被打发几十文铜钱,然后直接轰出门去。

    退婚流,永不过时!

    至少对严嵩而言很有代入感,看到此处,已经为宁采臣而不忿,只盼主角时来运转能打准岳父的脸。

    可惜,没啦。

    连载到宁采臣被轰出门,小说戛然而止,还来个“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真真吊人胃口。”严嵩颇为郁闷。

    再看后面,是几则幽默故事,勉强能让人笑出声来。

    剩下的内容严嵩就看不懂了,什么改良版泰西数字,什么物理常规实验。也就物理小识,写得深入浅出,严嵩一看便知,原来筷子用的是杠杆原理,轱辘打井水和回回炮也是杠杆原理。

    眼看到了中午,严嵩来到个小饭馆吃面。

    旁边坐着三个士子,也在那里吃东西。观其穿着,不是啥富贵子弟,有点像家境普通的京郊士子。

    “王二郎这份学报办得不错,就是后面的什么物理太过多余。”

    “杨编修(杨慎)的散曲堪称绝妙,其才情惊艳至斯耶!”

    “我最喜欢《倩女幽魂》。可怜宁采臣一介书生,家道中落,父母皆被豪强所害,历尽艰辛终于投奔岳父。那岳父寡廉鲜耻,竟将女婿轰出门去!”

    “何止呢,还打发宁采臣几十文钱,而且是最劣质的铁钱。如此嗟来之食,我辈读书人怎会接受?”

    “但宁采臣没有直接扔掉,而是将钱赠与路边瘸腿乞丐。由此可知,宁采臣一不迂腐,二有善心,可称君子矣,实乃我辈中人。”

    “你们说,此小说为何叫《倩女幽魂》?难道是鬼故事?”

    “哈哈,可能还是美貌女鬼的故事。宁采臣定然遇到一美貌女鬼,习得高明法术,于元末乱世锄强扶弱。”

    “不对,我觉得是宁采臣有女鬼相助,高中状元,衣锦还乡,把岳父羞愧得不敢见人。”

    “元朝的状元有何用?还不如修炼法术呢。”

    “……”

    这几个士子居然当场争论起来,把严嵩听得暗自发笑。

    一碗面吃完,严嵩过去拱手说:“几位朋友有礼了,鄙人严嵩,字惟中。”

    那些士子纷纷起身行礼,互道姓名之后,有人问:“严朋友是哪年进学的?”

    严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弘治十八年进士。”

    那些士子顿时肃然起敬:“原来前辈有官身,失敬,失敬!”

    严嵩笑道:“不必拘礼,我此时没有一官半职。刚被授予翰林院编修,便回乡丁忧至今。”

    神他妈翰林院编修,那些士子听得瞠目结舌!

    便是被录为庶吉士,都不一定能做翰林院编修,严嵩的来头太大了。

    严嵩问道:“我初回京城,一路听不少人提起王二郎,可是去年的状元王若虚?”

    “自是王学士,”那些士子说,“王学士文武双全,广受百姓爱戴。我本良乡县生员,被恩师荐来顺天府学读书。若没有王学士身先士卒,以众击寡,我的老家县城怕是要被贼寇攻陷。王学士于我良乡百姓,皆有活命之恩!”

    “原来如此。”严嵩点头道。

    又有士子说:“不止是良乡县,整个京城的百姓,有谁人不知王二郎?便是地痞无赖,提起王二郎也尊崇有加。”

    严嵩回乡丁忧,一直在闭门苦读,还真不知外面发生的事情。他问道:“王状元去年参加殿试,为何今年就获授学士?”

    那些士子哈哈大笑:“以王学士的功绩,若非翰林院升官不能太快,他怕是已经兼任侍郎了。”

    “陛下可对王学士信任得很呢,阉贼刘瑾的宅子,都赐给王学士了。”另一个士子说。

    吏部官员不会胡乱说话,严嵩通过这几个士子,反而能了解到更多京城情况。

    原来,如今皇帝最宠幸的武将是江彬,最宠幸的文官是王渊。

    既然见不到威风八面的杨廷和,那为何不去拜访王二郎?

    但严嵩有些拉不下脸,毕竟王渊比他晚了两届进士,真不好意思恬着脸去巴结。

    青年时代的严嵩,一腔热血,为人正直,而且脸皮薄,并非晚年那个不择手段的大奸臣。

    严嵩躺在旅店里,翻来覆去一整夜,总觉得依附“晚辈”颇为可耻。

    一直盘桓数日,都快不够回家的路费了,严嵩终于前往城西王宅。他还是不愿巴结谁,打定主意平辈论交,有礼有节,不卑不亢。若谈得拢,就跟王渊做朋友,谈不拢立即回老家读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