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02【官场剧变】
    “已经定下了?”王渊问。

    王阳明表现得云淡风轻,微笑道:“定下了。”

    王渊又问:“何时离京?”

    王阳明说:“元宵之后。”

    杨廷和的动作好快!

    李东阳虽然已经致仕,但由于天寒地冻,打算开春之后再离京。就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杨廷和都已经等不及了,立即进行一系列人事调整。

    首当其冲的便是王阳明,他那职位太过重要。既然不愿依附杨廷和,就只能选择离开,被扔去南京太仆寺吃闲饭。

    不过嘛,由于王渊的关系,王阳明更受皇帝重视,因此当的官也更大些。历史上,王阳明是被扔去南京当太仆寺少卿,这回直接被任命为太仆寺卿!

    王阳明还没把包袱收拾好,光禄寺卿李良又被逼迫辞官。

    这次的理由很充分,御史弹劾李良道德有问题。此人是前任首辅刘健的学生,还把女儿许配给刘健的孙子。但在刘健失势之后,立即说女儿有疾病,把刘家给的聘礼都退了,活脱脱的小人面目。

    退婚流,还是反派角色,确实不适合再当光禄寺卿。

    既然有倒霉的,自然就有升官的。

    王阳明和李良腾出的位子暂且不提,工部尚书李遂被授予太子少傅,刑部左侍郎张子麟升为刑部尚书。

    张子麟就是按下三百条人命大案,帮着阁臣梁储的儿子脱罪那位,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立功升官了(之前笔误写成尚书,其实是左侍郎,现在才升为尚书)。

    还有国子监祭酒王鸿儒,被升为户部右侍郎;黄峨的父亲再次升官,直接提拔为刑部左侍郎;以前跟杨廷和闹得不愉快的张纶,现在完全投入杨廷和怀抱,被平调重用任命为刑部右侍郎。

    太仆寺卿刘永,被升为工部右侍郎;太常寺少卿杨廷仪(杨廷和的亲兄弟,曾衣服刘瑾做阉党),被升为太仆寺卿;太仆寺卿沈冬魁,被升为光禄寺卿。

    另外,各省也有相应调动,省级大佬换了好几个。

    为啥朱厚照死活不同意李东阳辞职?

    看看这局面就知道。

    李东阳致仕才半个月而已,人都还在京城没走呢,杨廷和就把户部、工部、刑部、兵部完全掌控。又给吏部继续掺沙子,杨一清这位吏部尚书,现在当得那叫一个憋屈!

    而且杨廷和的动作还没结束,比如吏部郎中黄河清,很快也要被扔去太常寺当少卿,而且是提督四夷馆这种扯淡工作。

    别说王渊拦不住,皇帝都拦不住,除非朱厚照想跟杨廷和撕破脸!

    现在的大明六部,只有吏部尚书杨一清、礼部尚书傅珪,还能勉强扛住杨廷和的压力。但也只是勉强支撑而已,他们已经快被架空了,必须保持与杨廷和的合作关系——杨廷和发号施令,他们老实配合。

    是不是有点权臣的味道?

    不是!

    杨廷和派系只是一个松散的文官联盟,靠着升官、许诺、拉拢、分利、排挤等手段,对大明中央朝廷进行集体统治。杨廷和虽然是文官之首,却并非一言九鼎,他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盟友的想法。

    合乎大家利益的事情,自然一呼百应。

    一旦杨廷和想进行改革,触及太多人的利益,这个派系立即就要从内部崩溃。

    朱厚照这段时间忙着调边军入京,一直都不理朝政,把政事全扔给司礼监。司礼监张永明显跟杨廷和有交易,对频繁的官员调动视若无睹,反正调谁升谁都由着杨廷和做主。

    等朱厚照反应过来,立即大吃一惊。但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质问边镇何时入京?军饷何时能安排好?

    杨廷和回答,已经准备好了,开春之后就能让边镇入京。

    君臣二人,心照不宣,悄然达成一笔政治交易。

    王渊谨遵李东阳的嘱咐,全程旁观,一言不发,只为苟住。他跳出来反对也没用,只要他表达不满,必然招来皇帝和百官的集体敌视!

    靳贵这个孤臣做得很憋屈,他只负责写圣旨而已。司礼监和内阁密切合作,皇帝又不管事儿,制敕房只能乖乖听话。

    不过嘛,在确定开春可以调边镇入京后,朱厚照连续召见了好几个大臣。

    一个是王渊,一个是靳贵,一个是王琼,一个是燕忠。

    王渊因制作蜡印机有功,加授从四品朝请大夫,散阶品级已经超过本职。这是可以的,而且领工资的时候,散阶更高就按散阶品级来领,以往加俸还可以另算。

    靳贵除了掌控制敕房外,他还有两个挂名兼职,一个是翰林学士,一个是礼部尚书。升官加散阶都不合适,再升就要入阁了,于是皇帝给靳贵的母亲和妻子加升诰命等级。

    王琼刚被提拔为户部左侍郎不久,这次也跟王渊一样,被加升一级散阶。

    燕忠同样被升散阶,但这位清官坚辞不受,说梁储儿子的杀人案还未了结,他先把这案子搞定了再说。此人是个工作狂,已经积劳成疾,活不了多久啦。

    反正,朱厚照通过这些赏赐,明确无误的告诉杨廷和:这四位都是我的人,你做事最好悠着点。

    王渊那天去见李东阳,正好碰到靳贵离开。

    靳贵很可能跟王渊一样,都得到李东阳的嘱托。具体内容不知,但李东阳肯定让他苟住。因此靳贵虽然是孤臣,却表现得好像依附杨廷和一般,整天沉默寡言不说任何废话。

    现在,各方关注的焦点,是还有一个阁臣的位置空缺!

    资历足够又受皇帝信任的靳贵,属于头号入阁之选。偏偏皇帝不放人,就是不让靳贵入阁,把靳贵死死钉在制敕房写圣旨。

    杨廷和推荐了好几个大臣入阁,全都遭到朱厚照的否定。

    有个叫孟津洋的试监察御史,估计想趁机邀名转正,也可能真的不畏强权,居然同时弹劾靳贵和梁储。他说靳贵阴狠奸诈、徇私舞弊,万万不能让其做阁臣。又说阁臣梁储,屡被弹劾,儿子杀了三百人居然敢护着,这种人还能做官实在没天理。

    于是,御史孟津洋被下诏狱,御史他娘的竟然因言获罪了——杨廷和与梁储还真干得出来!

    反而是被泼脏水的靳贵,因为遭受弹劾而主动辞职,并请求释放御史孟津洋。

    皇帝不同意靳贵辞职。

    至于那位孟御史,得罪了杨廷和、梁储还能好得了?在诏狱中被打个半死,剥夺其试御史职务,扔去外地当芝麻小官。

    王渊是翰林院侍读学士,职位清贵,不需理会纷扰,安安心心传播物理即可。

    就在春节之前,山东颜神镇传来好消息,那边的工匠终于研制出透明玻璃,还按照王渊的图纸发来部分样品。

    收到样品,王渊又是高兴又是失望。

    失望在于透明性太差,做望远镜、显微镜完全不合格。但用来做温度计、烧杯,却已经足够了,只有等透明玻璃技术一点点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