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05【两头大】
    袁达趴在饭桌上狼吞虎咽,干了一大碗米饭垫底,这才稍微慢下来。

    他虽然年龄比王渊大两岁,却也毫无心理障碍的叫二哥:“二哥,寨子里的人都说,你当上状元之后,在北京天天能吃山珍海味。这怎么只有一只烧鸡?”

    王渊笑道:“当上状元也只是小官,每个月俸禄就那么多,哪有钱买山珍海味?”

    袁达反问:“那你有钱买这么大宅子?”

    “皇帝赏赐的。”王渊说道。

    袁达感慨道:“皇帝真大方。可惜我不是读书的料,几年下来也就会背《三字经》,不然我肯定也要考个官来做。”

    王渊好久没跟这么单纯的人相处了,顿觉轻松无比,说道:“皇帝也不是谁都赏赐,这套宅子,是我杀敌建功换来的。”

    “对对对,”袁达立即来劲了,“灵儿姑娘说,你在战场上厉害得很,带着两百骑兵就敢冲杀万余反贼,而且把这些反贼杀得屁滚尿流。二哥,干脆我也别回去了,跟着你在北京杀贼立功当大官!”

    王渊不置可否,问道:“你在贵州没有上阵杀贼吗?”

    “有啊,贵州的反贼不经打,”袁达笑着叙述贵州局势,“灵儿姑娘回去以后,说自己是锦衣卫千户,镇守太监帮她弄了两千卫所兵。宋马头(宋坚)手里的一千多土司兵,也全都投在灵儿姑娘麾下。还有咱们穿青寨,聚了五百义兵,也跟着灵儿姑娘打仗。”

    那二十多封来信,只是讲述大概,具体情况王渊不知道,于是问:“也就是说,灵儿手里有三千多兵?”

    “一开头是只有三千多,”袁达笑道,“打了几仗就变五千多,我阿爸作战勇猛,被灵儿姑娘任命为副将,统率五百穿青寨义兵和一千多苗兵。”

    “苗兵?”王渊不解。

    袁达解释道:“反贼不是有三个苗酋吗?阿朵早就战死了。阿札的寨子被官军围困一个多月,族人就把他杀死了,带着几千苗民投降。灵儿姑娘把老弱病残放回去种地,只选了一千多精壮苗兵入伙,全都交给我阿爸统率。”

    这是王渊的计策生效了。

    他让宋灵儿以宋氏名义,承诺举义投降的苗民,今后可以免税三年,并可自行选出舍把(寨主兼收税官)。

    宋家其他人为了保存实力,一直出工不出力,只有宋灵儿在战场奋力杀贼。贵州一切以实力为尊,于是在反贼眼里,宋灵儿可以代表宋家。他们不投降别人,只投降宋灵儿,这个便是主要原因。

    至于朝廷,苗民只认土司,不认见鬼的朝廷!

    “你离开贵州的时候,反贼还剩多少?”王渊问道。

    袁达说道:“三苗酋只剩阿贾了,他说自己有五万精兵,撑死了能有一两万,而且还有很多是充数的。阿贾现在都不守寨子了,官军一来他就跑进山里,官军一走他又出来闹事。”

    这他娘是在打游击啊,贵州遍地山区,钻进山里还真不好剿灭,难怪官军连战连捷却无法灭贼。

    “宋氏和安氏情况如何?”王渊问道。

    袁达回答说:“安贵荣总算死了,他三个儿子争得厉害。魏巡抚说朝廷要把水西一分为三,谁杀贼立功最多,谁就能继承宣慰使,分到最大的一块地盘。安家的老大不干,说他是长子,本就该继承宣慰使。老二、老三都站在魏巡抚那边,特别是老二,打仗特别勇猛,整个贵州就安家老二杀敌最多!”

    “魏巡抚干得不错。”王渊不禁笑道。

    袁达又说:“宋家现在很乱,宋氏十二马头,有两个马头直接被反贼灭了。剩下的那些马头,兵少的只剩下几百,兵多的也就一千多。还我不服你,你不服我,灵儿姑娘她阿爸又不管事,那个代理土司也镇不住场子。”

    宋然自知死罪,躲起来当缩头乌龟,让过继子宋仁代理土司。

    偏偏宋仁的独子死了,没有继承人,宋仁自己也染病,宋家那些马头都蠢蠢欲动想争位。

    宋公子作为上一代的嫡长孙,拥有足够继承权,但比不上宋仁的弟弟和侄子。

    王渊不是被宋坚资助读书,承诺来日报恩吗?现在就是报恩的时候。

    王渊写了一封信给宋坚,让宋灵儿带过去,宋坚立即就把麾下一千多土司兵,全部交给宋灵儿统率。换来宋灵儿支持宋公子继承土司!

    宋公子那里,也有王渊的一封信。

    这书呆子很好忽悠,晓以大义即可。王渊对宋公子说,宋氏衰落不堪,辖地生灵涂炭,必须力行仁政、修生养息。而纵观整个宋氏,谁出来继承土司,都不可能行仁政,只有宋公子自己上位才行。

    王渊还在信中描绘了未来蓝图,轻徭薄赋啊、推行教化啊、兴修水利啊。水东百姓将在宋公子的领导下,人人安居乐业,成为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宋公子把信读完,立即就不教书了,现在正忙着争位。

    可以说,除了安贵荣什么时候死没料到,贵州一切局势都在王渊掌握当中。他不但给当官者写信,还给贵州的书香世家、地主豪绅写信,让这些家族支持宋公子,今后才不会陷入宋氏的残暴统治当中。

    从巡抚到总兵,再到镇守太监和当地乡绅,几乎一面倒的支持宋公子!

    没办法,宋公子名声在外,一个书呆子更好糊弄,王渊写信只是起到串联作用而已。

    ……

    翌日。

    王渊家里的人更少,回家过年的又走了几个。

    黄峨这次只带丫鬟夏婵过来,主仆二人提着年糕,换着法儿的做东西给王渊吃。

    王渊吃着年糕,想起宋灵儿的那封信,心中生出一阵感慨。

    “小妹十五岁了吧?”王渊突然问。

    少女的年龄可不能随便透露,黄峨红着脸说:“虚岁都快十六了。”

    屁的十六岁,她现在才十四,三个月后十五岁而已!

    王渊并非木头,也不是傻子,可不相信黄峨天天跑来,真是为了研究什么物理。事情总要解决,一直拖着不好,容易耽误姑娘家的青春。

    王渊对夏婵说:“你先出去一下。”

    夏婵望着黄峨:“小姐,阁中少女,不能与男子单独共处一室的。”

    黄峨道:“我晓得,你出去吧。”

    夏婵噘噘嘴,顺手抄起一块年糕往外走。

    等丫鬟离开,王渊缓缓说道:“你宋姐姐,已经怀孕了。”

    “啊?”

    “什么?”

    黄峨一声惊呼,复又询问,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渊说:“我的孩子。”

    “我……你们……”黄峨脑子一片混乱,完全丧失思考能力。

    王渊把那封信给她:“自己看吧。”

    黄峨在读信的过程中,才慢慢恢复理智。她心里感到很别扭,有些伤心,有些生气,又有些感动,说道:“宋姐姐是真的喜欢你呢,她不想耽误你的前程,所以才逼着你娶我。若你实在不愿,我今后也不过来了,省得你左右为难。”

    “你自己怎么办?”王渊问道。

    “就那样呗。”黄峨低头。

    黄峨一直蒙着面纱,大家对她的身份,本来还只是猜测。直至黄峤也跑来,立即就确认了,人多眼杂怎么可能不传出去?

    现在京城的长舌妇们,已经在疯传闲言碎语,说刑部左侍郎家的二小姐,已经跟翰林院王学士私定终身,天天都要跑去王家幽会。

    有此风言风语,黄峨不好嫁人啊。

    都是黄珂那老家伙搞出来的,黄峨一直披着面纱,有什么闲话都可以不承认。他非要让儿子也一起来,想抵赖都不成了,明摆着想把女儿扔给王渊。

    王渊现在头疼得很,一会儿想着宋灵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会儿又想着黄峨的情意和境遇。

    “我还没成亲,就已经有了私生子,你不介意吗?”王渊问道。

    “这种事很常见吧。”黄峨表现得满不在乎,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确实很常见,特别是立志科举的大户子弟。

    这些士子在二十岁以前,很多都选择不结婚,越有希望考进士的越如此。金罍就是典型,儿子每考中一级,家里的眼光就提升一等,现在终于攀上了翰林学士靳贵。

    但年轻人火气旺,有生理需求怎么办?除了去青楼,便是跟家里的丫鬟乱搞,结婚之前有私生子的很多。

    门第越高,越要脸面,往往把生下孩子的丫鬟,弄到别处去居住,相当于养个外室。

    王渊今天想把话说通:“小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的心意我明白。”

    黄峨脸蛋一红:“我没什么心意啊。”

    王渊继续说:“今后,我打算找个机会,请求陛下赐婚,取灵儿为平妻。你若愿意,我立即请媒人下聘礼。”

    “平妻?”黄峨惊讶道,“这是不许的,就算娶了,也不算数。”

    王渊说:“如果是陛下赐婚,当为例外。”

    中国封建社会,一直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包括皇帝亦是如此。这涉及到继承制度,法律只保护正妻,妾是没有任何地位的。

    《大明律》规定:有妻再娶者,杖九十,(后妻)离异(子嗣归宗)。

    直至清朝乾隆末年,才破天荒的允许平妻,法律规定平妻也有地位,但前提是两个妻子皆同意。

    黄峨默然,心事重重。

    王渊又说:“子嗣继承,我会在自己死之前安排好,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

    “这……也想得太远了吧,”黄峨低头看着脚尖,并不正面回答,只是说,“宋姐姐挺好的,我也喜欢她,我们本来就情同姐妹。”

    王渊吐了一口浊气,整个人轻松许多,说道:“我改日请媒人下聘礼。”

    “人家可没答应。”黄峨红着脸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