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43【朝会应对】
    王渊回京听到的第一件事,是皇帝把自己的寝宫给点着了。

    任蝴蝶翅膀如何扇动,都没把这场皇宫大火扇走!

    宁王依旧每年元宵进献花灯,今年进献的花灯数量众多且漂亮,朱厚照让宫人将其挂在柱璧之上。这已经比较危险,更扯淡的是,檐下还放置毡幕,幕中储存有烟花火药等物。

    烟花一放,点燃花灯,花灯再点燃梁柱,于是就有了朱厚照那句:“好一棚大烟火也!”

    乾清宫被烧个精光。

    而乾清宫是用来干啥的?

    明朝历代皇帝起居与办公的所在!

    王渊一回到京城,就接到上疏议政的任务。所有官员都必须议政,检讨皇帝和众臣得失,因为乾清宫大火肯定是上天在昭示什么。

    这次群臣没有自我检讨,都把矛头对准了皇帝,谁让火灾正好烧毁皇帝的寝宫呢。

    内容无非以下几点:

    第一,皇帝不该长住豹房,应该回皇宫居住。

    第二,皇帝不该宠幸边将,应该把边军从京城调走。

    第三,皇帝不该亲近番僧,应该尊崇儒家、勤修文德。

    第四,皇帝不该怠政厌学,应该勤于朝政,按时出席朝会和经筵。

    第五,皇帝不该偏信佞臣,应该广纳百官之言。

    朱厚照被文官们喷得狗血淋头,还没法反驳,只能在豹房发脾气,毕竟他确实把自己的寝宫给烧没了。

    另外,朱厚照终究还是信佛了,在豹房里养了无数番僧。

    起因是朱厚照想生儿子,带着庄妃去寺庙拜祭。这事儿被钱宁知道以后,日渐失宠的钱宁,立即弄来所谓德高望重的番僧。

    朱厚照什么事情都图新鲜,跟番僧聊了一阵,便对佛学产生兴趣。也不顾庄妃劝阻,便把番僧留在豹房,并为其在修建寺庙,他还煞有介事的学习梵文。

    这很朱厚照!

    几年前,刘瑾还没死的时候,朱厚照曾经信奉回教,还给自己起个阿拉伯名字叫“妙吉敖兰”,意为“安拉的荣耀”。不过嘛,啥事儿都三分钟热度,很快就把兴趣投向其他地方。

    ……

    王宅。

    王全、王姜氏和王猛还没走,就等王渊回家之后,他们才启程去贵州。

    女仆端上来一大盘饺子,黄峨笑着说:“二哥,你在外面肯定吃得不好,这是我亲自下厨给你做的扁食!阿爸,阿妈,大哥,你们也吃。”

    王姜氏眉开眼笑:“渊哥儿,你娶的堂客多贤惠啊。这些日子你不在,阿眉(黄峨)把家里管得妥妥当当,她还要抽空帮你编那个什么报纸。”

    王全说:“就是,你以后要好好待她。”

    王渊连连点头:“孩儿谨记教诲。”

    一大家子人热闹吃饭,当天晚上,又把王阳明请来聚餐,父母一直念着要感谢王渊的恩师。

    忙活大半天,王渊终于有空跟老婆亲热,然后搂在一起说些私密话。

    “有没有想我啊?”王渊笑问。

    黄峨偎在王渊怀里,额头还有细汗,喘着气说:“想得要命,就跟失了魂儿一样,天天盼着你回来。”

    王渊双手悄悄滑动,逗趣道:“想我回来做什么?”

    “哎呀,你不要乱摸,就知道做坏事,”黄峨羞红着脸,“人家只是想跟你每天说话,每天都能见着你而已。”

    王渊问道:“真没有其他?”

    黄峨窘道:“也有一点点,宁儿姐姐的孩子,想来现在已经生了,我也想跟你有个孩子。”

    王渊突然翻身:“那就再努力一下!”

    黄峨羞得说不出话,只能闭上眼睛,把王渊紧紧抱住,任由这个家伙瞎折腾。

    折腾完毕,就该洗漱上朝了,睡觉这种事情可以留在朝会上进行。

    自从把乾清宫烧毁之后,朱厚照变得勤政起来,已经连续上朝大半个月,期间还举办了好几次经筵。

    群臣反而有些不适应,突然要天天半夜起床,这搁谁受得了啊?大家都在暗中猜测,看皇帝这次能勤政多久,没人觉得皇帝能坚持一个月以上。

    候朝的时候,王渊看到了自己的岳父。

    黄珂这两年升官就跟坐火箭一样,他既是杨廷和的心腹,又是王渊的老丈人,哪边都愿意给他升官。之前是户部右侍郎,从河南督粮回来就升刑部左侍郎,现在又平调(重用)为兵部左侍郎。

    很有意思的是,皇帝似乎跟杨廷和达成了默契。

    杨廷和的人一旦升迁,往往伴随着帝党升迁。黄珂这次调任兵部左侍郎的同时,皇帝从南京召回一个大臣担任兵部右侍郎,同时论功将严嵩升为户部郎中,继续管理山东财政和天下盐税。

    “贤婿,你在山东做得太过火了,当心朝堂暗箭!”黄珂提醒道。

    王渊笑道:“多谢泰山大人关心,我坐得直、行得正,不怕那些跳梁宵小。”

    黄珂说道:“归善王谋反案,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归善王不是已经自证清白了吗?”王渊没弄明白。

    一个王爷的谋反案,一时半会儿无法判决。即便办案者伙同诬陷,大家都认为确实谋反,但几个月过去还在讨论该如何处置。在此期间,消息一直封锁,归善王也处于软禁状态,王渊忙着治水居然不知道事情变化。

    也没人提醒王渊,或许,李充嗣之类的官员,都以为王渊跟其他办案者是一伙的,因此不敢冒昧提起这个话题。

    众臣按着班次,来到奉天殿站好。

    王渊叩拜皇帝之后,便闭上眼打盹儿,站着睡觉他已经练出来了。

    大臣还未发现,朱厚照就打预防针说:“今日,不许再提乾清宫火灾,也不许再提什么边将、番僧!”

    言官们面面相觑,都觉得好没意思,不能以正当理由疯狂喷皇帝了。

    首辅杨廷和出列奏事:“陛下,臣请停止一应工作,减免各处织造事务。除司礼监书堂、东朝房及各京仓需要继续修理,其余兵仗局、大慈恩寺僧舍、皇城街路红铺、豹房扩建等,都该停工停建。南京苏杭各处织造,也应即刻停止。实在是户部银子不多,需得集中钱粮全力重修乾清宫。”

    这是正事儿,无人反对,朱厚照也说:“准奏。”

    阁臣梁储随即出列,直接跪在地上:“臣教子不严,以至其草菅人命,请求致仕并重惩那不孝之子!”

    朱厚照不耐烦道:“此案已结,勿须再提。”

    身为内阁重臣,自是众矢之的,任何疏漏都要被无限放大,更何况儿子手里有三百条人命。

    但凡遇到什么事情,这桩旧案都会翻出来。

    恰巧遇到乾清宫大火,又有言官旧事重提,认为内阁官员德行有亏,上天才会降下灾祸以示警,梁储陪着皇帝一起被骂得狗血淋头。

    一位年轻的给事中出列:“陛下,阁臣梁储之子,杀害三百条人命,却只判个发配戍边,实在有失公允。臣请重审此案!”

    朱厚照烦躁得很,他好不容易坚持上朝,天天就听这些弹劾内容,已经听得快吐了。当即猛拍金座:“朕说了,此事不要再提!”

    大理寺少卿王纯出列:“陛下,归善王谋反一案,证据确凿。有司商议之后,认为应该将归善王贬为庶人,发配肃州戍边。山东巡按御史李翰臣,收受贿赂为归善王脱罪,应重重严惩之!”

    监察御史程启充出列,反驳道:“陛下,归善王谋反案,还有诸多疑惑之处,臣请另责官员重新审理。此外坊间疯传,举报者梁谷,乃王守仁之徒,与翰林院王学士乃同年兼同门。王学士当时参与查案,是否有偏帮同门之嫌?”

    王阳明今天也来上朝了,没想到自己会卷入王爷谋反案。

    跟王渊有过矛盾的安磐出列:“陛下,臣弹劾翰林院侍读学士王渊,其在山东治河期间飞扬跋扈,视臣民为家奴,生杀予夺,贪污强占,任意行事。致使东昌府民怨沸腾,官吏士绅皆苦其戾政……”

    “好了!”

    朱厚照打断道:“一桩一桩说。王二郎,归善王到底怎么回事?”

    王渊终于睁开睡眼,慢悠悠出列道:“陛下,因临清数千百姓聚集工地,臣害怕闹出民变,因此提前离开兖州。臣离开兖州的时候,曾在断案文书上签字,那份文书判断归善王是清白的,并没有谋反之举。至于为何发展成现在的样子,臣实在不明内情。”

    伙同诬陷归善王的王纯和韩端,听闻此言面色剧变。

    王纯连忙说:“王学士离开之后,案情另有线索。”

    王渊问道:“什么线索?”

    王纯说道:“兖州豪强陈环、江湖术士李佐秀,投案揭发归善王谋反事。”

    王渊质问:“这两人何在?”

    王纯说道:“已畏罪自杀。”

    王渊大怒:“投案揭发之后又畏罪自杀,你当天下人好糊弄吗?陛下,臣请求重审此案!还有,巡按御史李翰臣,对案情比较了解,也应该参与其中。”

    倒霉御史李翰臣,此刻还在大牢里,已经被打得半死不活。

    朱厚照说道:“就依王学士的意思,着司礼监、锦衣卫、大理寺各派一人,与李翰臣共同审理归善王谋反案。在案情查清之前,此事不要再提,朕已经被你们搞得很烦了!王二郎,现在说你在山东乱杀官吏的事情。”

    王渊笑道:“臣乃被弹劾者,不便多说。臣在山东的所作所为,十位御史都看在眼里,由他们来讲最合适。”

    十位年轻御史一起出列。

    礼科给事中蔡佑,是临时作为御史巡按治河工程的。他冷笑着问安磐:“安给事中,你若出京治河,敢主动请陛下派遣十位御史监督自己吗?若王学士真的贪赃枉法,他怎会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安磐说道:“不要讲这些虚言。王学士究竟有没有滥杀官吏,究竟有没有中饱私囊,究竟有没有把东昌府搞得名媛沸腾?你且讲讲这个!”

    监察御史张鳌山说:“安给事中,你可知王学士治水,修滚水坝一道、闸门三道、河渠一条、水库一座,究竟所费钱粮几何?”

    安磐问道:“想必靡费无数。”

    张鳌山大声说:“只用了朝廷的白银三千七百二十八两零五钱,粮食九万余石。这些钱粮,还包括赈济六万灾民三个月,发给灾民回家路费、种子和干粮,还发给灾民每人两套棉衣和棉鞋!安给事中,你说王学士中饱私囊,换你来督造此等工程,翻三倍的造价能竣工吗?”

    蔡佑笑道:“翻三倍太为难安给事中了,或许翻五倍还有可能。”

    安磐瞠目结舌:“怎么可能只花这点钱粮?定然是盘剥百姓,将工程所需钱粮都摊在百姓身上!”

    临时担任御史的吏科给事中黄臣说:“盘剥百姓?你自己去打听打听,工程竣工当日,六万多治河灾民,自发给王学士下跪谢恩。王学士回京那天,临清百姓聚集于卫河两岸,同样自发给王学士磕头送行。如果不信,也不想去临清查问,可以问问舒都御史和俞侍郎,他们也是亲眼所见的!”

    舒昆山和俞琳齐齐出列,给王渊作证道:“确为实情。数万灾民与临清百姓,皆视王学士为青天,当日哭嚎挽留,遍地跪拜谢恩。”

    安磐脑子都懵了:“不把钱粮摊在百姓头上,难道他能自己变出银子和粮食?”

    王渊只能解释:“陛下,当地有不法豪强,曾经勾结刘六刘七,又煽动百姓阻拦工程,所以臣率领运军将其抄家。这钱粮和银子嘛,也抄出了一些,全都用在治理河道上。包括归善王送给臣的银子,也全都拿去治河了,臣分文未取,账目写得非常清楚。真正消耗的钱粮,白银用了四万多两,粮食用了将近十万石。”

    这才说得过去,群臣恍然。

    但也都选择闭嘴了,不敢再拿工程款说事儿。

    这些钱粮,让他们做工程都已经够呛,更何况还兼着赈济六万灾民,还发了棉衣、棉鞋、路费和种子。

    清官,干臣!

    就连安磐都不说话了,恭恭敬敬对着王渊行礼,老实退回自己的班次站好。

    朱厚照笑道:“有功必赏。王二郎这次做得大事,又给朝廷省了银子,擢升其为礼部右侍郎!”

    杨廷和劝谏道:“陛下,王学士还是今科状元,是不是太急了点?”

    朱厚照说:“再过一月就要会试了,那就等殿试结束,再升王二郎为礼部右侍郎。至于其他治河功臣,内阁和吏部商讨个章程出来。”

    朝会散去,不少年轻官员,纷纷朝王渊作揖行礼,只为表达对清官与干臣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