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57【抢他娘的】
    数千蒙古骑兵没有进城抢掠,因为能抢的东西,都被吐鲁番抢得差不多了,城内百姓也就剩那么点口粮而已。

    至于吐鲁番留下的军粮,牙木兰表现得非常大方,派兵从城里运出来,全部交给王渊统一调配。

    对此,王渊特别欣赏牙木兰,问道:“吐鲁番究竟实力如何?”

    牙木兰拿出地图说:“满速儿自称(东)察合台汗国的大汗,但蒙古斯坦之地,早就被哈萨克人占据了。满速儿的父亲和叔父,也被月即别汗(金帐汗国后裔,并非真正的月即别汗)击败,满速儿继承大汗之位后,只能主动放弃国都阿克苏。月即别汗随即又攻打拜城和苦先,将这两地的人口全部掳到阿克苏。现在,满速儿只有吐鲁番、火州和柳城,他的其他地盘可以忽略不计。”

    王渊看着那张简易地图,感动得简直想要落泪,他终于知道敌人的真实情况,终于不再是两眼一抹黑!

    牙木兰又指着地图说:“满速儿有几个兄弟,全都被他赶走。其中一个兄弟叫赛依德,这些年来迅速崛起,竟然击败了月即别汗,重新占据国都阿克苏,自称‘叶儿羌汗’。”

    王渊问道:“如果联络赛依德,他会帮忙攻打吐鲁番吗?”

    牙木兰点头说:“会的。但在击败吐鲁番之后,满速儿很可能投靠赛依德,吐鲁番和叶儿羌将合而为一,变成真正的(东)察合台汗国。然后,赛依德会成为大汗,调头过来攻击我们!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满速儿也可能向西遁逃,让赛依德跟我们打生打死。”

    王渊思索道:“也即是说,只要我们占领吐鲁番,赛依德必定会来进攻我们?”

    牙木兰说道:“不一定是立即进攻,有可能是十年之后再进攻,毕竟赛依德刚刚建立叶儿羌汗国,他需要处理很多内部事务。”

    王渊又问:“吐鲁番的国情如何?”

    牙木兰说:“因为满速儿不断攻击哈密,导致大明与吐鲁番断绝贸易。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商贾百姓,全都痛恨他的残暴统治。但是,没人敢反对他,因为满速儿军事强悍,士兵作战也非常勇猛。我只是一个奴隶,却能因为战功成为火者,而且是刚满二十岁的年轻火者。如果不是看到曲先部的旗帜,我也会继续忠于满速儿。”

    王渊默然。

    按照牙木兰的说法,吐鲁番的内政一塌糊涂,国内普遍反对满速儿的统治。但这却是一台战争机器,奴隶都能靠打仗荣升高位,普通士兵怎么可能不拼死作战?

    “吐鲁番有多少兵力?”王渊问道。

    牙木兰说:“镇守各城的步卒,加起来应该有上万人,骑兵至少在两万以上。若我们主动去攻城,满速儿随时可以召集数万步卒,甚至女人和孩童都能抓来打仗。”

    王渊问道:“那带兵袭扰吐鲁番的牧场和村镇如何?”

    牙木兰说:“可以的。对付那些牧场和村镇,必须将青壮全部杀死,抢走他们的妇女和孩童,抢走他们的牲畜和粮食,只留给他们一堆饿肚子的老人!满速儿必定勃然大怒,亲自带着骑兵出战,这样我们就不用攻城了,只需要对付吐鲁番骑兵。”

    牙木兰这家伙虽然真性情,但同样残忍冷血,动辄就是杀死全部青壮、抢走妇女儿童,把吐鲁番那套学得彻彻底底。

    若非哈密要留着跟大明谈判通商,估计哈密八城的百姓,此刻已经没剩下几个。

    数千骑兵一宿没睡,王渊就在拉木城驻扎下来。

    等到第二天早晨,王渊将骑兵分为六部,分别进攻剩下的哈密六城。有些城市连城墙都没有,也没有几个吐鲁番士兵镇守,几乎是兵不血刃就打下来。

    至此,哈密八城全部收复。

    朱英、张伟和朱当沍带兵赶到,对此欣喜不已,已经忙着派人回京报功了。

    王渊对此没啥成就感,快速收复八座城池,看似很牛逼的样子。其实也就面对一两千分散的吐鲁番士兵,其中好几百还主动投降归附,军事难度还不如跟反贼打一场。

    当然,对王渊来说很简单,对其他大明官员可就不好说了。就像历史上的彭泽,连嘉峪关都不敢出,更别提什么召集关西蒙古骑兵作战。

    嗯,那些蒙古骑兵很让人头疼!

    在收复哈密八城之后,一个个闹着要回家放牧种地,害怕耽误了春天这个关键季节。同时,因为没有得到多少战利品,各部首领也心生怨气,王渊已经快指挥不动了。

    “朱兄弟,你的报捷文书发了吗?”王渊问朱英。

    朱英说道:“已经写好了。”

    王渊拿出一封奏疏:“帮我一起发回去。”

    王渊的奏疏主要有以下内容:

    第一,哈密八城已经收复,但哈密王死了,哈密王的金印仍在吐鲁番手中,请重新册封一个忠顺王。

    第二,哈密僧纲司已被吐鲁番屠尽,请朝廷赶紧派遣一些僧人过来,重新组建哈密僧纲司。

    第三,请求朝廷允许新附蒙古部落,在西海地区游牧,设置西海卫,并册封黄金家族后裔亦卜次为忠义王。

    第四,派遣僧人前往西海,设置西海僧纲司。

    第五,派往哈密和西海的僧人中,可以由朝廷册封两位高僧为活佛,最好给其他关西部落也送几个活佛。活佛无价,打包批发。

    此外,王渊又分别给陕西和甘肃写了一封信,让他们把难以安置的流民,都弄到哈密这边来。哈密人口锐减,一来可以充实人口,二来可以增加汉民比例。

    剩下就是催促赶紧运粮,王渊手里的军粮已经所剩无几,因为他拨了不少来赈济关西七卫,否则那些蒙古骑兵怎会甘愿卖命?

    这些信函刚刚发出,各部首领就来集体请愿:“王总制,大家都希望撤军,毕竟现在是春天。只有撤军,才能让牲畜繁衍生息,让土地有人耕种,让战马可以重新养膘。”

    王渊踢翻桌子,冷笑道:“自己生产有什么意思?都跟老子去吐鲁番抢!也不攻打城池,只抢他们的牧场和村镇,抢来的东西够你们生产好几年。”

    各部首领面面相觑,以前只有吐鲁番抢他们,现在跑去抢吐鲁番,还真有点畏惧忐忑,且……莫名兴奋!

    王渊又补了一句:“如果春天不去抢吐鲁番,到了秋天,就该吐鲁番卷土重来抢你们了。到时候,大家都分散在各地,有谁能抵挡吐鲁番的上万骑兵?”

    赤斤都督锁南束问:“如果吐鲁番调集大军追杀怎么办?”

    “跑呗,咱们跑回哈密,”王渊笑道,“我麾下的大军,已经从甘肃出发了,一个月内就能驻守哈密诸城。”

    加上哈密和牙木兰的军队,王渊带着足足八千五百骑兵,直奔吐鲁番烧杀抢掠。他们仅带了少量军粮,如果抢劫失败,只能饿着肚子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