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59【杀敌斩将】
    傍晚时分,双方列阵。

    中间一条道路,由于长期通行,相对比较平坦。两侧全是戈壁滩,可以策马奔行,但颇多石子,且坑洼不平。

    王渊本阵是两千汉骑、两千蒙古骑,左右各遣千骑进行包抄。

    包抄还没完成,吐鲁番骑兵直接就冲上来。没有任何花哨动作,也不防备两翼,四千余骑直扑王渊本阵,中途放了一箭便抽刀冲锋。

    吐鲁番的将领名叫马黑麻,是满速儿手下又一员大将。

    他本该驻守在火州,因为北边小列秃有异动,受命率领两千骑兵驻守赤亭。结果刚率军来到必残(鄯善),就听说赤亭周边被人劫掠,于是便沿途收拢骑兵追上来了。

    八千杂兵,马黑麻并不害怕,他认为自己的四千骑兵足够将其冲溃。

    事实,也相差不远。

    由于马黑麻的进攻太过迅速,王渊后方又有俘虏和粮草,咱王二郎只能提前下令冲锋。不能撤退,也不能转换阵型,更没时间等着两翼包抄。

    双方都以蒙古骑兵为主,却都没选择骑射,同时选择向前冲锋。

    马黑麻属于长途追击,战马没有多余的体力绕圈子骑射。而王渊身后是俘虏和财货,又是临时拼凑的杂牌部队,害怕射着射着就失去组织度。

    在互相冲锋的过程中,各自放了一箭,互有损伤。

    大概相距六十步时,吐鲁番骑兵加速冲锋,而王渊率领的骑兵却下意识减速。这直接证明双方的士气差距,王渊这边明显兵力占优,可内心已经有些怯懦,很可能在即将接敌的一瞬间崩溃。

    王渊本来在刻意压制马速,以保持阵型整齐。可就在他下令加速冲锋时,发现自己的部队反而减速,顿时就感觉不妙,立即拔刀大呼:“王二郎在此,随我杀敌!”

    “杀!”朱当沍热血上涌,立即催马狂奔。

    朱英和张伟却怂得很,他们没有经历过如此场面的骑兵对冲,不自觉的就产生怯战心理。他们一慢下来,身后的部队也慢下来,此时被王渊举动激励,才稍微加快了一点速度。

    王渊越奔越快,袁达和朱当沍紧紧跟随,三人已经脱离了本阵。

    心好累啊,在京畿迎击反贼,需要王渊举枪在前。现在到了西域,还他娘的要一马当先,否则身后那群怂兵肯定崩溃。

    当然也有例外,牙木兰率着数百降骑,同样在数十步时全速冲锋。这货能以一介奴隶之身,刚满二十岁就被提拔为火者,不骁勇善战那是不可能的!

    双方仅剩十余步时,王渊率领的大部分骑兵,都被迫加速冲锋,现在怯战已经来不及了。

    但也有一些骑兵,始终在减速观望,渐渐落到最后方,接敌之前直接掠向侧翼保命。其中,以那些藩属部众居多,比如帖木哥、土巴的部队,他们连关西七卫都不是,属于关西七卫辖下的小部落,被硬生生拉来打仗的。

    王渊率领四千骑兵冲阵,还未接敌,便有八百余骑脱阵而走。若非他一马当先,表现得悍不畏死,很可能一个照面就要被冲溃。

    临时征召的杂牌部队,就是这般不经打!

    王渊直奔敌将马黑麻而去,这家伙穿得就不一样,浑身装备齐全得很,而且身边明显有亲卫保护。

    双方骑兵都伏低身体,将兵器拖在旁边,接敌时只那么顺势一撩。

    骑在马上劈砍,那纯属扯淡,只在追杀时使用。正面对冲都不敢乱来,劈砍只会更耗体力,而且增大自己的被攻击面积,稍不注意还会被那力道反震落马。

    马儿是有灵性的,在即将接敌时,都不愿再前进,必须由骑兵强制驾驭冲锋。没有经过训练的战马,此时多半会失控,连主人的话都不听了。

    “砰砰砰!”

    不时响起撞击声,那是双方骑兵闪避不急,陆续传来的车祸声响。

    但大部分骑兵,都从双方阵型空隙杀入,用刀子去撩旁边的敌人或战马。

    王渊是最先接敌,同时面临左右两把弯刀。他根本没有闪避的余地,只能放弃缰绳,用刀鞘格挡一侧攻击,再撩起龙雀刀将另一个敌人的手腕斩断。

    龙雀刀,比敌人的弯刀要长得多!

    一刀撩出,再搬空划一个圈,第二刀借力向斜下放劈开。王渊的速度其快,一刀劈在对方腋下,甲胄很难防御那里。同时,王渊顺势向右倾斜,险险避开另一侧的弯刀,但衣服依旧被割破了,露出里边的锁子甲。

    身后的朱当沍和袁达同时中刀,幸好全都穿着锁子甲。

    王渊第二刀劈下,第三刀再次上撩,撩中敌骑的马颈。马儿吃痛之下失控,将那个吐鲁番骑兵直接掀飞。

    没有多余招数,就是上撩,斜劈,上撩,再斜劈,循环往复,就像是在用刀子画圆圈。

    只瞬息之间,马黑麻的亲卫,就被王渊一个斩断右手、一个割伤右腋、一个伤马掀翻。前两个几乎等于失去战斗力,最后一个落地被踩成肉酱。

    “当!”

    双方主将终于交汇。

    马黑麻的弯刀,直接被龙雀刀斩断。但也仅此而已,两人已经错马而过,各自继续杀向前方。

    第一次交锋结束,双方转换了位置,中间留下一地尸体。

    王渊本阵的四个千人队,竟有一个被吐鲁番骑兵当场冲溃,都是因为怯战而导致的。

    另外,负责包抄两翼的千人队,此刻已经冲锋杀来。

    马黑麻又惊又怒,以他常年作战的经验,眼前这种杂牌骑兵,肯定是一个照面全部冲溃的。只要敌方本阵溃败,两翼的部队也得跟着溃,他跟小列秃的骑兵打仗经常如此。

    可王渊实在太勇猛了,单骑往他的亲卫队里冲,连续杀伤他几个亲卫,还将他的弯刀斩断。

    这种情况,导致王渊身后的骑兵,如同打了肾上腺素一般,将马黑麻的本部骑兵杀得七零八落。

    此时负责左右包抄的二千骑赶至,杀得马黑麻根本不敢停下,只能继续全速前进。跑得慢的数百骑兵,直接被左右夹击给吃掉,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冲锋时逃走八百多藩属骑兵,见此情形也跑回来占便宜,撵着马黑麻的屁股疯狂追杀。

    负责率领两千骑押送俘虏的李应,此时已经召集部队回身掠阵,马黑麻正带着残部直扑而来。

    李三郎在激动之余又有些害怕,声音颤抖着大喊:“随我杀贼!”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马黑麻在脱离两翼敌军之后,立即侧向奔逃。如此临阵变向,必然速度减缓,瞬间又被吃掉几百尾巴。

    马黑麻带来的四千余骑,此刻只剩下千余人马,而且奔逃于戈壁滩上。由于石子太多、坑洼不平,不时出现人仰马翻的情况,只能被迫减缓逃跑速度。

    马黑麻如今后悔得要死,早知对方如此难缠,他还长途追击个屁啊。

    可关西七卫很容易对付啊,早就被吐鲁番杀得没胆,哪次不是一冲就溃的?就算由一个悍将统领,也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变化。

    很简单,王渊手下有三千汉骑,从去年秋天就在不断训练。还有两千鄂尔多斯蒙古骑,虽然属于丧家之犬,却是在河套跟蒙古小王子打了好几年的身经百战者。另有牙木兰统率的数百吐鲁番降骑,同样也是猛得一匹。

    这五千多骑兵,才是王渊的真正倚仗,关西七卫的骑兵纯属凑数。

    马黑麻只剩下逃命的份儿,但他们长途追击而来,渐渐的战马体力跟不上。而王渊那边则好得多,因为要押送俘虏和财货,一路行军速度非常慢,战马有着足够的体力进行追击。

    终于,马黑麻发狠了,大喝道:“勒马减速,杀回去拼了!”

    亲卫全部勒马回击,沿途收拢的骑兵,则根本不听指挥,甚至开始四散奔逃。

    而且在他们减速转身的瞬间,王渊已经带兵杀到。一边刚刚回身,一边却在追击状态,几乎是风卷残云般将马黑麻淹没。

    王渊策马一刀斩出,直接将马黑麻的头颅砍得飞起,然后用刚学会的蹩脚蒙古语大喊:“贼将已死,速速投降!”

    出乎王渊意料的情况发生了,马黑麻残存的亲卫们,居然还在负隅顽抗,直至被斩杀殆尽也很少有投降的。

    当然,其余的吐鲁番骑兵,就没有那么悍勇了。要么投降,要么逃跑,最后投降的有二百余骑,另有五六百骑四散于茫茫戈壁滩。

    王渊又是高兴,又是心忧。

    高兴是因为吐鲁番总共两万多骑兵,今天直接被他吃掉将近四千,简直就是老天爷送来的礼物。再扣去赤亭城附近被杀掉的青壮,吐鲁番撑死了还能调集一万五千骑,今后打仗将会容易得多。

    心忧却来自于马黑麻的亲卫,这他娘可是古代骑兵,士气能不能别那么高?

    打扫战场,统计伤亡。

    王渊收获了许多战马和甲胄,也收获了两千多的伤亡,其中阵亡士卒便有一千余人!

    王渊的心在滴血,他总共也才八千多骑兵啊。

    “刚才哪些临阵而逃的?自己给我站出来!”王渊想要撒气和立威。

    但凡没有临阵退缩的,此时全部怒目相向,那八百多骑只能出来接受惩罚。想抵赖都没办法,因为都是以部族为单位避战,只有个别属于擅自逃跑。

    王渊一眼扫去,发现全是藩属骑兵,即关西七卫的仆从军。

    “很好,”王渊冷笑道,“这次出征,你们的赏赐没了,战利品没有你们的份儿!下次再敢逃跑,别怪我刀下不留情!还有,你们这些头人,全部给我滚回部落,士卒交给所属卫所统率!”

    王渊的兵力太少,不敢胡乱杀人,因为一杀就是一片。

    剥夺逃兵的战利品,剥夺逃兵头领的指挥权,这种惩罚算是比较合适的选择。

    天色已晚,王渊原地扎营休息,同时派遣数百骑兵,将战报射进赤亭城内。歼灭四千吐鲁番骑,阵斩火者马黑麻,足够赤亭城吓得不敢动弹。

    而且这个消息,多半会传到小列秃,小列秃那边也该出来烧杀抢掠了。

    咱轮换着劫掠,不让吐鲁番休息,就看满速儿如何应付。

    满速儿嘛,当然是气炸了,吐鲁番贵族们也炸了。

    这种内政混乱的战争机器,顺风顺水时威风八面,一旦出现挫折,首先暴露的便是内部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