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63【千里奔袭】
    王渊只带了四千六百骑,一人双马,轻装前进。

    三千汉骑,因为伤亡和生病,此时能打的只剩二千二百人。新附的鄂尔多斯骑兵(亦卜次、卜儿孩两部),此时也有一千六百人可以出战。降将牙木兰的骑兵越打越多,投降的吐鲁番骑兵,全都归他调遣,此时已有八百人。

    至于关西七卫的骑兵,王渊一个没带,全都扔在拉木城、昆莫城和赤斤堡。防备吐鲁番撤军之后,小列秃会失心疯的跑来抢劫。

    但是,关西七卫的战马,被王渊带走大半,承诺将来连本带利归还。

    这些关西骑兵虽然窝囊,但还是非常听话的。因为他们不得不听,若没有王渊出面抗击吐鲁番,他们过几年就会被吐鲁番吞并。

    不仅仅是吞并那么简单,要么选择死亡,要么选择改变信仰!

    王渊率兵从巴里坤(天山东部余脉)山口北行,立即进入巴里坤草原。这里是小列秃的地盘,王渊曾经来过一次,也算轻车熟路了。

    刚刚穿过山口,就把小列秃吓得够呛。

    小列秃部落被王渊忽悠着,前段时间跑去必残城劫掠。收获倒是不少,却被满速儿率兵追上,一场小败便退回草原不敢动弹。

    “父亲,南边的牧民来报,说汉军杀来草原了!”翁高查惊慌失措的冲进大帐。

    阿歹卜六斥责道:“胡说,汉军只会攻击吐鲁番,怎么可能现在来打我们?”

    翁高查说:“真的,他们朝西去了。”

    “朝西?”

    阿歹卜六猛地一惊,顿足道:“好狠的汉人,他们想要绕过天山,直接奔袭吐鲁番的后方!”

    “绕过天山?”翁高查瞠目结舌。

    阿歹卜六说:“我已经老了,经不起那般折腾。你立即召集一千骑兵,一人双马,前去追赶汉军部队。”

    翁高查问道:“我追汉军做什么?”

    阿歹卜六道:“追上汉军,加入汉军。如果奔袭顺利,那就跟着汉军打仗得好处。如果奔袭不顺利,立即从仰吉八里撤回来,财货也不要带回,保住部落男儿的性命便可!撤退途中如果断粮,就近去寻求和硕特部的帮助。”

    “好,我立即就去!”翁高查兴奋莫名。

    古代骑兵的行军速度,最高可以达到每日三百多里,但那属于非正常的强行军。

    在成吉思汗时期,蒙古骑兵的正常行军速度,可以达到每日两百里。

    王渊一人双马,轻装前进,又只有四千多奇袭部队,因此与蒙古骑兵的行军速度相当,每天大概前进一百八十里左右。穿过山口之后,路就好走得很,沿途全是大草原,而且以天山为坐标也不怕迷路!

    傍晚。

    朱当沍跳下马来,笑着对王渊说:“王学士,若非跟着你打仗,我这一辈子都体会不到千里奔袭的乐趣。壮哉!”

    “王爷不累吗?”王渊问道。

    朱当沍说:“累得要死,腰都快断了。不过好男儿该当如此,整日闲在家中,反而让人闷得发慌。”

    王渊摘下阿黑身上的马具,搅拌盐水喂马,又给马儿喂豆子。等马儿自己去啃青草,他才说:“王爷可愿做这西域之主?”

    朱当沍连忙说:“王学士不要乱说。”

    王渊笑道:“我说真的。此战必将嘉峪关以西之地全部打烂,西边和南边有叶儿羌汗国,北边有小列秃部与和硕特部,亦卜次部也将到西海放牧。到时候,吐鲁番即便打下来,也是孤悬在外被团团包围。若只设立卫所,册封蒙古亲王,数十年后必定西域糜烂。”

    朱当沍说:“能安定西域数十载,王学士已经立下不世奇功。”

    王渊摇头道:“我欲效仿汉唐雄风,在吐鲁番设置西域都护肤,当然现在该叫‘西域都司’。一定要有一位汉人亲王,在西域屯垦驻守,才能保证此地为汉家所有。若王爷愿意,等此仗打完,我就请求陛下册封王爷为镇西王,依黔国公例兼任西域总兵官。”

    “此事不妥,必然招致非议。”朱当沍摆手道。

    王渊笑着说:“镇西王可不是享福的,西域汉民稀少,强敌环伺。王爷在此,至少得苦心经营三十年,才能稍微有点成效,期间还得防备外敌入侵。王爷,你是愿意回到山东,当一个无兵无田的郡王,弄点土地还得担心文官弹劾。还是愿意留在西域,做一个为大明开疆拓土的亲王?”

    朱当沍默然不语,其实已经热血沸腾,谁不想当西域之主啊!

    王渊又说:“王爷若是愿意,我连镇西王的长史都选好了。哈密那个叫张子皋的,阴险毒辣,非常适合辅佐王爷镇守西域。”

    “再说吧。”朱当沍没有直接拒绝。

    突然,散出去的哨骑奔回:“王总制,后边有蒙古骑兵追来,已经停在三里之外。”

    王渊下令让骑兵做战斗准备,又对哨骑说:“去问问情况。”

    不多时,翁高查单骑前来拜见,单膝跪地说:“听说王总制千里奔袭仰吉八里,小列秃部愿舍命相随!”

    “你带了多少人?”王渊问道。

    翁高查回答:“一千骑兵,两千战马!”

    王渊笑道:“那就一起行军吧。”

    四千六百骑,莫名其妙就成了五千六百骑。

    又奔行半日,王渊抵达別失八里城。

    此城在唐朝属于庭州金满县,后来成为北庭都护府的治所,渐渐演变成高昌回鹘的首都。元代为蒙古统治,丘处机还曾经过这里,称此城为“大城”,城中有不少僧、道、儒。

    明朝称东察合台汗国为別失八里国,其实属于美丽的误会。

    別失八里城已经荒废,位于小列秃地盘的边缘,也就一些零散牧民在此游牧。

    王渊下令全军歇息片刻,仔细观察別失八里城附近的情况。这里有天山流淌过来的雪水,非常适合农耕,完全可以屯垦,难怪曾是北庭都护府的治所。

    可惜,大明的财政太糟糕,否则王渊绝对带兵过来,重建属于大明的北庭都护府!

    紧赶慢赶,又过数日,王渊来到仰吉八里(昌吉)。

    这是吐鲁番最后方的城市!

    中途遇到几个小部落,都属于和硕特部。有翁高查出面交涉,这些部落不但放行,而且主动提供少量粮食作为礼物。

    实在是和硕特部太弱小,由大大小小的部落联盟而成,偶尔还跟西北的土尔扈特部打仗,或者是被吐鲁番偷袭劫掠,根本不敢再轻易招惹外敌。他们不但礼送王渊出境,还派向导指路,带领王渊以最近的路途直奔仰吉八里。

    数千骑兵又累又困,王渊提前休息半日,然后狂奔数十里直取仰吉八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