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64【仰吉八里】
    仰吉八里,元代汉人称其为“昌八剌城”,大明则音译为“彰八里城”,蒙古语意为“游牧与种植园地之城”。

    城池占地为一千亩,相当于五个王渊在京城的宅子。

    在西域已经算大城了,还有比这小得多的。

    就拿被王渊绕城劫掠的赤亭来说,占地面积三十亩,也就几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只有京城王家宅院的七分之一。那玩意儿顶多算个军事堡垒,塞几千士兵进去已经很挤了,可以把城墙站得密密麻麻。

    西域各城池里边,主要居住贵族、亲卫、奴仆、工匠、商人和少量百姓。而赤亭城那样的小城,甚至连百姓都没几个,几乎等同于领主的私人城堡。

    吐鲁番那些领主,已经统治此地近百年。

    百姓和士兵,或许穷得叮当响,贵族领主却富裕得很。近百年掠夺的财货,还有从阿克苏那边搬来的金银,此时全都堆积在城内,只等着王渊带人来抢!

    大白天的,王渊正在飙演技。

    牙木兰带着八百骑兵在前面奔逃,身上穿着吐鲁番士兵服饰。都不需要额外化妆,他们本就是投降的吐鲁番骑兵,连日风餐露宿、长途奔袭,衣服早就脏得不成样子。随便弄点牲畜血液上去,就是一群被杀得惊慌败逃的丧家之犬。

    王渊则带着其他骑兵部队,在后面疯狂追击。遇到牧场和种植园之后,立即停止追击,转而解放奴隶,抢夺吐鲁番牲畜和粮食。

    少数没有随军出征的吐鲁番青壮,以及能够骑马的老弱妇孺,下意识的跟着牙木兰一起逃命。

    当牙木兰来到仰吉八里城外时,不但自身狼狈不堪,身后还跟着数百当地难民。

    “快开城门,汉军和蒙古人杀来了!”牙木兰在城下大喊。

    城内的骑兵几乎都被调走,只剩下少量守城部队,用来维持治安和保护领主财产。守将在城头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牙木兰满脸血污,随便瞎编一个名字说:“我是柳城的亚查莫,跟随速檀征讨哈密,哈密人竟然勾结小列秃,对我们的士兵前后夹击。速檀击溃了他们的联军,又带我们追杀到草原上,结果被绰罗斯联盟伏击!”

    “难道速檀败了?”守将惊问。

    牙木兰说:“速檀虽然败了,但主力仍在,已经从哈密方向撤军。但我的部队却被蒙古人追杀,一路从草原追杀到这里,他们就在后面不远到处劫掠。快快打开城门,否则敌人就要来了!”

    守将惊疑不定,一时间难以做出抉择。

    这时,一个当地难民大喊:“我是为火者赫梯管理种植园的胡马木,蒙古草原骑兵真的杀来了,火者的种植园也被劫掠了。他们有好多骑兵,至少有几千人,快快把城门打开。”

    火者赫梯,正是城主的儿子之一,守将顿时不再有任何怀疑,立即下令开门放他们进来。

    “敌人有多少?”守将问。

    牙木兰回答道:“至少四五千!”

    守将忐忑到:“恐怕很难将其击败。”

    牙木兰说:“没事的,仰吉八里城池高大,那些蒙古骑兵杀不进来。”

    守将哭丧着脸说:“守城当然很容易,但火者老爷们在城外的牧场和种植园,恐怕都要被这些该死的蛮子抢光了。”

    王渊确实在疯狂抢劫,他将剩下的部队一分为二,绕着城池给抢了个遍。总共解救八百多奴隶,俘虏妇女孩童二千有余,收获各种牲畜四千多头,可惜其中没有多少马儿。

    直至傍晚,王渊才率部围城。

    守将惊讶道:“这些蛮子居然抢了财货不走,难道他们想要攻城吗?”

    牙木兰安慰道:“肯定不会的,可能是吓唬咱们。”

    “他们真的过来了!”守将连忙组织防御。

    牙木兰说:“我来帮你守城。”

    守将感激道:“谢谢你,我的朋友,你……”

    话只说到一半,牙木兰抽出弯刀,精准无比的将其割喉。

    “杀!”牙木兰麾下的八百士卒,对城内守军发起猝不及防的突袭。

    转眼之间,牙木兰就已经控制城门,把王渊的数千大军放进城内。

    “除了工匠之外,城中男丁全部杀死!”王渊带领着一群疲惫不堪的士卒开始造孽。

    百年之前,满速儿的祖辈们,也是这样占领仰吉八里的。他们甚至都不攻城,每次只把城外抢掠一空,多抢几次之后,连种地放牧都奇缺人手。这时,他们才选择攻打城池,在城内进行血腥屠杀,把仰吉八里生生杀成绿色。

    从傍晚杀到半夜,几乎城内每个角落有沾满血腥,其中不乏有士卒侮辱吐鲁番妇女。但王渊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正带人抄掠贵族和商人的财货,仰吉八里城近百年的积蓄正在向他敞开。

    第二天早晨,财宝、粮食已经堆积如山。

    吐鲁番根本不缺粮,至少贵族们不缺,他们只是舍不得分给普通士卒和百姓。所以今年错过春季生产之后,满速儿必须带兵出去劫掠,否则普通民众肯定会饿死一大片。

    “你叫什么名字?”王渊问一个奴隶。

    奴隶匍匐在地说:“尊贵的天朝将军,我叫道古鲁,是出生在哈密的畏兀儿人,七年前被该死的满速儿掳走做了奴隶。”

    畏兀儿的来源构成非常复杂,比如眼前这个,长得更像汉人或蒙古人。他们大多信奉佛教,历史上许多不肯改信,便内迁到大明境内,融入当地成了黄头回鹘(撒里维吾尔),渐渐演变成后世的裕固族。

    王渊点头道:“我听人说,你昨天表现得非常勇猛,其他奴隶都对你非常服气。可愿效忠于我?”

    道古鲁爬过来亲吻王渊的靴子:“我愿意终身侍奉天朝将军老爷!”

    “站起来说话。”王渊道。

    道古鲁连忙起身,佝偻身子站在王渊面前。

    王渊喝道:“站直身体!”

    道古鲁被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忐忑望向翻译。

    王渊说道:“我手下的人,一个个都挺直腰杆,是堂堂正正的男儿!你也是!”

    听完翻译内容,道古鲁激动不已,他感觉自己受到尊重,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人格上的满足。他昂首挺胸站在那里,等待着王渊的指示。

    王渊说:“我要带兵去攻打吐鲁番绿洲,仰吉八里就交给你了。你要带领那八百多奴隶,用弯刀为我守住财宝。等我下次回来,将分给你们土地和牧场,让你们成为这里的主人。你可以办到吗?”

    道古鲁跪下发誓:“我将用生命捍卫主人的财宝!”

    “好,带着你的手下,去领兵器吧。”王渊笑道。

    王渊没有多余人手,更没时间转运财货,只能用八百多奴隶看守战利品。这些奴隶如果脑抽,带着王渊的财货逃跑,那也没啥好下场可言,肯定会被草原部族给抢走。

    只要这个新任命的奴隶头子智商正常,就不会选择舍弃城池,跑到草原变成蒙古人的猎物。

    更何况,王渊答应赐给他们土地和牧场!

    在西域这破地方,只有依附强者才能生存,而王渊明显就是那个强者。

    在仰吉八里城休整一日,补充食物和饮水之后,王渊立即带领五千多骑兵南下,前方便是委鲁母(乌鲁木齐)。

    半路上,王渊途经交河故城,城内城外全是他娘的白骨。

    那是百多年前,满速儿的祖先干的好事,把交河故城给杀空了。城内、城外,街巷、道路,房屋、水井,全是累累白骨,连尸体都不带清理的。

    以至于把此地占领之后,他们自己都不肯住在城里,而是选择在附近的委鲁母(乌鲁木齐)重新发展城市。

    委鲁母,对王渊来说等于不设防,因为这座城市连城墙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