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79【赐服斗牛,冠加三英】
    剌把罕害怕自己的女儿孤单,在王渊离开吐鲁番的时候,又塞了个侍女过来。

    这货绝逼居心叵测,因为那侍女乃美人胚子,听说还具有波斯血统。是一个当地富商,与波斯舞女的私生女,打算献给满速儿的次子为侍。还没送出去的原因很简单,这女娃才他娘的八岁!

    女娃的父亲,在破城时死于非命。剌把罕凭借王渊的关系,把这女娃买了下来,最近半年一直在教其说汉话。

    严格来讲,王渊是她的杀父仇人。

    自己的女儿远嫁中原,而且身份属于妾室。自然得安排一个美貌侍女,可以帮着女儿争宠,互相之间也算有依靠。

    王渊没有多想,以为这女娃是剌把罕家养的,就随便让香香带在身边——谁会对一个八岁女娃起心思啊?王二郎又不是变态。

    风雪稍霁,启程东归。

    香香坐在马车里,不时扭头往后看,却不敢真正掀开帘子。她从小的生活衣食无忧,学习舞蹈、乐器和经书,也会做一些简单奶制品,既定命运是嫁给某个吐鲁番贵人。

    谁知一朝剧变,居然要嫁去中原,那是一个她毫无概念的地方。

    “小姐,别怕。”绮云安慰道。

    绮云就是那个八岁女娃,剌把罕请张子皋取的汉名,意思是美丽绚烂的云彩。

    香香用察合台语问道:“只有我们两个,为什么要说汉话?”

    绮云道:“火者(主人)说将军不喜欢,让我跟小姐一定要说汉话,今后把自己当做是汉人。”

    香香默然,她并非抵触,而是觉得汉话太难了。

    察合台语是维吾尔语和乌兹别克语的前身,曾经属于中亚地区的通用语言,就连莫卧儿帝国和埃及都使用过。它带着一些蒙古语的根基,又吸收了阿拉伯—波斯和回鹘语,属于突厥语系的一个分支。

    在此时的吐鲁番,察合台语和察合台文,已经跟后世的维吾尔语和维吾尔文字有些接近。但他们说出的话,遇到北方蒙古人,也勉强能够听懂。

    香香对未来有些恐惧,也有一些期待,她抱着自己的侍女说:“以后就我们两个了。”

    “嗯,就我们两个,”绮云说,“小姐,我们来练习汉话吧。”

    绮云虽然只有八岁,却比香香有主见得多。她的母亲是舞女,是乌兹别克入侵波斯时,依靠战争抢回来的奴隶,接着又倒手几次转卖到吐鲁番。她从小都不被父亲待见,只教她歌舞和乐器,等她年满九岁就献给贵人。

    在这种环境当中成长,绮云很小就懂得察言观色。她的本名叫廓里括慈,其实就是古丽克孜,意为“花儿一般的姑娘”。

    两个女娃子,一个十四岁,一个仅八岁,就这样坐在马车里练起汉话。

    她们有个小本本,记录着日常用语,还在旁边标注有读音,只不过注音稍显有些古怪。

    练习一阵,香香实在有些乏了,便拿出自己二弦琴弹奏起来。弹的还是玛卡姆,一种正式且宏大的乐曲形式,后世存在于新疆、中亚、波斯、阿拉伯、土耳其、北非和西班牙。

    王渊听着马车里叮叮咚咚的声音,不仅感觉有些好笑,自己来西域打一仗,回家时居然多出个妾室和侍女。

    路上积雪不易行走,耗费一个多月时间,王渊终于来到肃州。

    这里只有一个守将,以及部分守城士卒,副总兵带着主力协防延绥去了。

    又继续赶路来到甘州,王渊碰到回师的甘肃士兵。说是蒙古小王子已经撤军,大明边地被突入二百余里,沿途堡垒全部沦陷,当地百姓被劫掠无数。

    十多万蒙古大军,不是被大明打回去的,而是抢得心满意足,大摇大摆回草原过冬。

    陕西边将,被降职、撤职一大堆。

    为巩固边防,户部这次大出血,耗费十八万两白银,在山西、河北、辽东开中运粮草。又拿出二万五千两银子、三千匹马运到山西补充损失。再拿出五万两,运到陕西以供军饷。

    相比起来,西凉王朱当沍,简直还不如小妈养的!

    ……

    抵达兰州时,已是元宵佳节,王渊在庄浪卫渡过的春节。

    虽然其他士卒早已回京,但他麾下仍有一千骑兵追随。这些官兵,要么官升一两级,要么有足额赏银,跟着王二郎打仗不吃亏。

    过金城关时,香香和绮云都在马车内,直至兰州城外她们终于下车。

    “好高好大的城墙!”

    两个异族女孩子震惊不已。

    香香嘀咕道:“这该是天底下最壮阔的城市吧,不知道北京城比这里如何。”

    绮云说:“北京城应该更大,那是大明的皇城呢。”

    别怪她们没有见识,吐鲁番被蹂躏上百年,一个个雄伟古城全部废弃,就连国主满速儿都住在小城堡里。沿途的甘州和肃州倒也挺大,但那城墙如今全是夯土而建,一眼望去土里吧唧的,哪比得上砖石结构的兰州城?

    嗯,如今兰州还属于陕西省,是毗邻甘肃的战略要冲城市。

    王渊没有进城打扰本地官员,命令士卒就地扎营。除了一千骑兵之外,还有两千民夫跟着,都是从甘肃镇借来的,进入陕西他们都得回去。

    也没带啥辎重粮草,全靠沿途补给。倒是毛毡带得多,扎帐篷、打地铺非常暖和,王渊自己睡的也是毛毡铺。

    让袁达带着自己的亲笔信进城,很快知州就亲自出来拜会。

    “王总制一路劳顿,不如进城歇息。”知州宋轶说道。

    王渊摆手道:“宋太守的好意,鄙人心领了,甲胄在身,不便进城。还请宋太守召集两千民夫,筹措二百石粮食、草料若干,等到了巩昌府,我就发放口粮让他们回来。”

    宋轶只得说:“在下尽快筹措,烦请王总制等待三五天。”

    甘肃跟来的二千民夫,第二天早晨就回去了。王渊苦等三日,兰州知州终于把事情搞定,于是带着本地民夫和粮草继续赶路。

    知州宋轶带着本地官员相送,这还没启程呢,突然有数骑渡河而来。

    “可是王总制?”一个太监老远喊道。

    王渊抱拳说:“正是!”

    太监是来宣赏的,昨晚住在船上,今儿个一大早赶路,正好在甘州城外碰见王渊。

    “礼部右侍郎、翰林院侍读学士、詹事府少詹事王渊听赏!”太监顿时跳下马来,打开制敕就要宣读。

    王渊心里纳闷儿,不是早就封赏过了吗?咋又来一次?

    太监立即宣读制敕,开头是一番套话,接着才是实质内容:“……赐斗牛服一袭,冠加三英,加俸二十石,长芦盐课一千引……”

    这是追加赏赐,估计朱厚照被北方大败给刺激到,更加凸显王渊在西域的胜利是多么可贵。

    又加俸二十石,王渊现在的工资,已经超过一品大员的法定月薪了。

    赏赐京郊良田五百亩且不说,居然还赏了一千盐引,这玩意儿可是硬通货,能值老鼻子钱呢。

    最难得的是斗牛服。

    王渊第一次打仗,赐的是麒麟服;第二次打仗,赐的是飞鱼服;前段时间在西域,赐的还是飞鱼服。现在走半路上,皇帝莫名其妙送来一件斗牛服!

    历史上,朱厚照赐服泛滥,那是正德十三年的事情。他御驾亲征跑去跟蒙古小王子开瓢,打了一场大胜仗,得胜回朝,见者有份,乱七八糟赏赐了一大堆。

    此时还比较稀罕,近几十年来,王渊是第一个获赐斗牛服的文官。

    而且,还冠加三英!

    英,就是靛染天鹅翎,用来缀在帽子上做装饰品。王渊不能穿斗牛服去上朝,却能在官帽缀三英去上朝,那玩意儿简直有着群嘲效果。

    在另一个时空,兵部尚书王琼功勋无数,也只冠加一英而已,靠着这一英就能藐视重臣,王渊现在直接冠加三英!

    途中封赏,没那么多讲究。

    把行军毛毡叠成贡案状,太监宣读完毕,将制敕往上一放,便主动退到旁边等候。

    王渊立即跪下,对着封赏诏书叩拜,然后起身将其塞进怀里。

    “恭喜王总制!”知州带着属官前来道贺。

    王渊拱手道:“为国杀敌,人臣本分,诸位告辞!”

    一堆地方官目送王渊离开,心里那个羡慕崇拜啊,皇帝居然赏赐斗牛服,还他娘的冠加三英!

    太监追上来,笑着说:“王总制,陛下让你穿着斗牛服、冠加三英入京,让朝中那帮酒囊饭袋好生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