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98【官民反应】
    为啥王渊要查浙江北关?

    当然不是为了打击贪腐,他的主要任务是开海,又何必横生枝节呢。

    但欲开海,北关必须拿下。因为整个南直隶的货物,都必须经过这里,才能最终流向海上。

    如果北关落入反对开海者手中,只要横征暴敛、勒索克扣,就会使杭州以北的货物,运输成本成倍增长。到时候,恐怕很多商贾都选择走私,而不是从杭州的官方港口出海。

    另外,王渊开府建牙,还有一千士兵,都需要大量钱财支持。

    比如王阳明在江西练兵剿匪,用的便是江西商税银子。王渊这边也差不多,他还指望着北关和南关税银吃饭,自家饭碗怎么可能由别人端着?

    最后,若跟浙江北关有牵扯的官员,敢用政治手段抵制开海,那王渊就直接引爆钞关那颗炸雷。老子大不了开海失败回京,你们就等着丢官流放吧!

    浙江都指挥使李隆就吓尿了,都不敢亲自来拜见,只让亲信送来土特产——杭州大厨烹制的鱼翅。

    “怎么端回来了?”李隆问道。

    亲信禀报道:“王总制吃了一口,说海味不敢多吃,怕闹肚子。”

    李隆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只能把师爷叫来:“先生,王总制吃了一口,又给端回来了。还说海味不敢多吃,怕闹肚子。他什么意思啊?”

    师爷仔细思索道:“恐怕,王总制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既然吃了一口,就表明不会直接翻脸。至于他那句话,恐怕是不信任本地官员,无非是让咱们配合他开海。”

    “开海哪有那么容易?”李隆摇头不已。

    师爷笑道:“不妨表面上配合,至少不能得罪这位王总制。”

    李隆问道:“如何表面配合?”

    师爷说道:“都司可以亲自去拜访,试探一下王总制的口风。”

    “我再想想,看布政司和按察司怎么应对。”李隆说。

    ……

    现任浙江巡按御史叫唐凤仪,正德三年进士,跟杨慎的关系较好。

    历史上,此人官至左都御史,执掌南京都察院,主要有两大政绩——

    第一,巡按浙江之时,当地婚嫁奢靡成风,无论嫁妆和彩礼都要求很高,导致许多未婚夫妻不断推迟结婚。唐凤仪脑洞大开,直接推行限年法令,规定男女加冠、及笄之前必须结婚,以此来刹住婚嫁奢靡之风。

    第二,巡抚四川之时,朝廷对镇雄府改土归流,激得当地土司叛乱。朝廷出兵刚刚平叛,隔壁土司又闹起来。唐凤仪因此上疏,说改土归流让附近土司不安,干脆把流官变成土官。于是镇雄府仍由土司实质统治,叛乱即息,唐凤仪因功升迁。

    杭州府衙。

    知府梁材怒道:“王若虚此人,乃幸进佞臣。他生在贵州蛮荒之地,所作所为亦有蛮夷之风,虽为钦点状元,却如武人行事。他一个开海总督,哪有权力带兵包围钞关查账!若各地督抚皆如此跋扈,那地方政事还怎么做得下去!”

    “梁太守所言甚是,本官定要参他一本!”唐凤仪大义凛然道。

    总督和巡抚,在地方上权力很大,但就怕遇到小小的巡按御史。

    一旦督抚被巡按御史弹劾,那基本是无法继续留任的。除非有重臣硬保下来,否则督抚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直接辞官走人;第二,回京自证清白。

    嗯,还有第三种选择。

    督抚可以回参巡按御史一本,至于下场嘛,督抚和巡按御史双双被查办,而且最轻的处罚都是被贬职。

    整个浙江,只有唐凤仪这种七品御史,可以从制度上威胁王渊。

    一旦唐凤仪上疏弹劾,朝中众臣就可趁机发难。届时,王渊要么辞官,要么回京,要么跟唐凤仪一起被停职查办。

    唐凤仪回到官舍,刷刷就是一篇奏疏,历数王渊在浙江的不法之事。

    相对于唐凤仪的“刚烈无私”、梁材的“清廉正直”,左布政使王绍选择当缩头乌龟,啥事儿不干慢慢观望,反正他刚刚上任一个月。右布政使任鉴则心急如焚,只盼再熬一个月,平平安安回京述职,祈求妈祖保佑别把事情搞大。

    左参政闵楷,右参政刘文庄,出境就非常尴尬了。顶头上司左右布政使,一个刚来,一个要走,都不管事儿的,他们如今惶惶不可终日,生怕王渊脑抽了直接引爆炸雷。

    不管如何,反正杭州的官员,注意力全都被转移了。没几个人再关注开海,都盯着钞关那边呢,已经快忘了王渊是来干啥的。

    ……

    钞关只剩二百军士看管,剩下的火铳兵都调回总督府。

    北关主事喻智,开始做清官干吏。他严肃整顿北关七局,哪个佐吏敢不听话,直接扔给驻留军士,拖去总督府严加拷问。

    关检人员,不再勒索商贾,货物估价只稍高于市价。

    如此,来往客商欢呼雀跃,直呼王渊是青天大老爷,打心里开始信服这位浙江总督。

    紧接着,喻智开始工作改革。

    对那些需要上税不足五钱的船只,简化报关、纳税程序,发给小额报关票,随纳随报,名曰“便民小票”。这个改动,使得整体报关速度快了三分之一,极大方便过往客商,商贾们对王总督更加信服。

    再然后,喻智宣布挪款修路,要把破烂不堪的钞关街重新修一遍。并且不请地方官征发役夫,由北关花钱请人修路,非但于民无扰,还能便利百姓。

    这下不但是商贾,整个杭州城以北,沿河十余里的百姓都高兴起来。

    虽然都是喻智在做好事,但人们又不是傻子,用屁股思考都知道是王渊在背后推动。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都盼着王总督能在杭州多留几年。有王总督镇着场子,大家今后的日子,说不定能越来越好呢。

    老百姓要求真的不高,只做几件实事就能收买民心。

    这个民心,不包括士绅在内。

    “王总制端的好手段啊!”张璁暗中观察数日,对王渊的手段佩服不已,终于现身前往总督府应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