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01【另有所图】
    地方豪族,盘根错节。

    宁波杨氏,门生故吏遍布全国,在本地更是跟几大家族世代联姻。

    但就如张璁提醒的那样,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杨守随已经致仕好几年,在朝堂的影响几近于无。等这老家伙一死,杨家也只能被称为地方望族了,再等那些门生故吏的香火情断掉,杨家的影响力根本出不了宁波。

    谁让宁波杨氏,已近四十年没出过进士!

    历史上,佛郎机人很快就会来中国,杨氏及其盟友快速丧失供货商地位。无数赤贫搏命的小海盗,以及那些闻见血腥味的两淮商贾,结成利益共同体给弗朗机人供货。于是乎,两淮商人赚得盆满钵满,小海盗也从中渔利变成大海盗。

    比如汪直等海上巨寇,便是因此发家!

    而宁波杨氏,利润被疯狂侵占。再加上官面上不给力,渐渐就衰落下来,倒是在明末硬气了一把。杨氏子孙,杨文琦、杨文琮、杨文瓒、杨文球、杨文珽、杨文玠、杨秉紘等(这份名单很长),皆在抗请战争中牺牲。。

    杨文琦在狱中写诗明志:“生为大明臣,死作大明鬼。铁石或可磨,贞心良独韪。天生七尺躯,罔敢自卑菲。松柏岁寒青,讵曰同凡卉?”随即,慷慨就义!

    杨文瓒被救出狱,继续参加抗请斗争,最终再次被捕牺牲。其妻张夫人,大哭一场,又忍住眼泪说:“我夫死于忠分,为什么要哭?”遂请求丈夫的叔祖杨德周,为丈夫兄弟二人作传,杨德周畏惧满清不敢执笔。张夫人鄙之,留下遗书,自尽而亡。

    除了那老不死的杨德周,宁波杨氏可谓满门忠烈。

    眼下,这些忠烈的祖宗们,却在为自己的家族谋利,甚至不惜为此对抗朝廷。

    会客厅里,张璁坐在客位,杨氏家主杨美盛坐在主位。

    另外还有陆氏、张氏、方氏、屠氏等家族的代表,宁波豪族今天都汇聚一堂。

    陆氏从元代就开始做官,宣德年间开始出进士,祖上出过一个刑部尚书。

    有个陆氏子弟叫陆健,居然还跟王渊还很熟。王阳明在贵州的时候,陆健是贵州按察副使,经常找王阳明喝酒聊天,王渊也总是跟着蹭吃蹭喝。

    不仅如此,杨廷和的心腹、杨慎的好友徐文华,在贵州平叛时嚣张跋扈。这厮不但弹劾总督魏英,还抢夺其他同僚的战功,陆健站出来跟徐文华硬刚,被杨廷和扔去福建当按察副使。在贵州打了大胜仗,一点功劳都没捞到,只是平调转任而已,陆健因此在福建郁郁而终。

    另有陆偁,王阳明的至交好友,曾邀请王阳明担任山东乡试主考官。此人在福建打过倭寇,打得福建海盗和倭寇不敢上岸,还是杨守随大哥的女婿。其长子刚刚考中进士,另外两个儿子,不出意外也会中进士。

    陆氏子孙,陆宇鼎和陆宇景皆死于抗清活动,两人为了抗清散尽家财。在长江之役中,陆宇鼎是张煌言和郑成功的联络人,直至康熙年间还在密谋反清,最终被捕就义。

    其他几族就不细说了,屠氏有个后代很出名,就是拿诺贝尔奖的屠呦呦。

    “王总制给出的条件就是这样,”张璁摆明了态度,“五千两银子一张‘海引’。各位只要支持开海,杨家可免费得三张‘海引’,其余各家可免费得两张‘海引’,剩下的‘海引’就得出钱购买了。每家的‘海引’数量,上限是十张,不得多给!”

    陆氏家主问:“盐引、茶引,开中可得。这船引也得开中吗?”

    张璁笑道:“第一批海引,不必开中。献给朝廷海船一艘,可得十张海引资格,且不设上限。五年后发第二批海引,那就需要开中了。”

    方氏家主道:“我们在南方沿海,总不可能给边镇运粮食去吧?”

    张璁说道:“不需运粮食去边镇。只要能从海外运回粮食,达到一定数量,就可拥有购买海引的资格。”

    屠氏家主问:“我们都没船,上哪儿弄海船去?拿到海引也没用啊。”

    张璁说道:“各位拿到海引,可以转卖给福建海商,甚至可以转卖给海盗。当然,你们也可以给海商合作,共同经营手里的海引。”

    杨美盛问道:“出海关税是多少?”

    张璁说道:“这得细分。比如棉布、瓷器之类,出海税仅有百分之五。其他货物,最高不超过百分之二十。粮食、铜铁、硝土等物品,禁止出海!”

    杨美盛道:“张朋友,我们需要再商量一下。”

    “可以,限期一日,”张璁又对陆氏家主说,“陆先生,君美(陆偁)与文顺(陆健)二位先生,皆为王总制的尊长。不管事成与否,王总制都请陆先生到杭州一叙。”

    “王总制相邀,定然前往。”陆氏家主说。

    张璁一走,这些家伙就议论起来。

    陆氏家主道:“我觉得应该配合王总制开海。”

    方氏家主说:“海禁为大明祖制,就怕朝堂反复。若一两年之后,再度禁海怎么办?”

    张氏家主道:“对啊,就怕这个!王总制的意思明摆着,一家最多只给十张海引,就是防止某族独大。还把开海之所设在杭州,也是瓦解咱们宁波人对货物的把控。万一过两年再度禁海,咱们的供货又被杭州、两淮商人分走,到时候就闹得个两头空!”

    屠氏家主说:“我们好好做陆上的生意,为什么要去蹚海商的浑水?”

    方氏家主说:“如果王总制愿意给二十张海引,那还可以赌一把,十张海引也太少了。”

    张氏家主问:“能不能跟王总制谈谈,如果在宁波开海,我张家肯定支持他!”

    杨美盛摇头道:“恐怕谈不拢,对王总制来说,杭州多便利啊。”

    方氏家主突然说:“要不再拖一年?咱们答应支持开海,也帮王总制联络海商。海商那边可以慢慢谈嘛,到时候就说谈不拢,只要拖到九月份,就没有信风去日本了。”

    “到时候可以下南洋。”屠氏家主提醒道。

    杨美盛大笑:“下南洋好啊。咱们给海商供货,主要是去日本。如果能借着王总制卖货去南洋,不但没有损失,还能平添一笔财路。”

    南洋贸易,基本是福建、广东士绅在搞,跟浙江士绅没有屁的关系。

    张氏家主拍手道:“那就这样说定了。明面上支持开海,把时间拖到九月以后,届时就可走南洋的路子!至于日本的生意,该怎么做一切照旧。”

    杨美盛说:“就怕南洋的生意不好做,半路上还福建、广东海贼劫道!”

    “这倒是个问题,必须跟福建海商合作才行。”陆氏家主说。

    屠氏家主道:“先探探福建海商的口风吧。”

    这些家伙,既不想丢掉日本贸易的供货权、收货权,还想借王渊开辟南洋商路,好事儿都被他们占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