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03【单刀赴会】
    朱元璋时期,张士诚、方国珍余孽逃窜海上,福建蒙元余孽也逃到海上,再与日本来的浪人合流,这就形成了明代最早的倭寇。

    其实力非常强悍,动辄纠结三五万人,每每袭击沿海地区,大明官军防不胜防。

    于是,就有了海禁祖制。

    舟山群岛,虽然设有两个千户所。但汤和负责浙江防御时,不断抽调舟山士卒,加强浙江沿岸的海防力量。到了明中期,又有大量军户逃亡,如今舟山的卫所军力不足五百。

    五百卫所兵能干啥?

    舟山地区水域宽广,岛屿众多,早就成了海盗的天堂。

    但这些海盗不懂建设,或者说朝不保夕懒得建设。就拿双屿岛来说,零散民居乱七八糟,港口码头能用就行,哪有浙江最大海盗基地的样子?

    一架小舟自西而来。

    王渊立于船头,腰悬长刀,背挂弓箭,身穿襕衫,头戴方巾,一副儒侠打扮。

    庞健摇撸操舟,渐渐接近港口。

    早有海盗发现他们,等小舟靠岸,立即将二人团团围住。

    “胡兄弟,”庞健抱拳说,“我带浙江总督府师爷王先生来见,烦请向陈哒哪通报一声。”

    胡姓海盗大笑:“那个王总督,果然不敢自己来吗?只派一个书生过来。”

    庞健说:“王总制另有要务,这位王先生是他的族人,可以代表总督全权行事。”

    “跟我来吧,”胡姓海盗觑了王渊一眼,点头说,“你这书生胆子很大,就不把被砍了丢进海里喂鱼吗?”

    王渊反问:“砍了我,对你们有啥好处?”

    胡姓海盗想了想,笑道:“也对。你是那个王总督的族人,不如把你绑起来要赎金。”

    王渊问道:“胡兄认为我值多少钱?”

    胡姓海盗伸出三根指头:“做官的都有钱,做总督的就更富裕,绑了你至少能弄到三千两!”

    王渊琢磨道:“倒是不便宜。”

    “哈哈哈哈!”

    胡姓海盗大笑:“你这书生有点意思。来吧,把眼睛蒙上,我带你去见哒哪。”

    王渊站在那里全无反抗,任由海盗蒙住自己的双眼,连身上的兵器都被夺走。

    被海盗引着往前走,黑暗当中,王渊听到胡姓海盗的赞叹声:“好刀!”

    王渊笑道:“我追随王总制数年,在中原杀反贼,在西域杀蛮夷。前前后后,这把刀也沾了两三百条人命,却还没有卷刃缺口,你说这是不是好刀?”

    胡姓海盗讶然望向王渊:“就你一个书生,能亲手杀两三百人?”

    王渊说道:“这算什么?王总制兵锋所指,军旗所向,已斩杀贼寇数万。就连西域吐鲁番国的国王,都被王总制生擒,抓回北京献给皇帝!”

    “斩杀贼寇数万?怕是杀良冒功吧,官军就喜欢这套。”胡姓海盗讥讽道。

    王渊嗤笑:“王总制前后生俘数万人,用得着杀良冒功?二十一岁的兵部右侍郎兼浙江总督,你以为怎么来的?”

    胡姓海盗张张嘴,没有接话。

    不管是海盗还是马匪,口头上对读书人不屑,心里还是很羡慕佩服的。更何况,王渊不但高中状元,还二十一岁就担任兵部右侍郎兼总督,对海盗而言那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片刻之后,王渊被带进一座木屋,胡姓海盗将弓刀呈上去。

    陈哒哪本名陈双喜,他爹当年海战获胜,又正巧儿子出生,可谓双喜临门,于是便有了这名字。

    陈双喜坐在椅子上,把玩着龙雀刀,随口说:“蒙布解了。”

    王渊和庞健重见光明,拱手道:“见过陈哒哪!”

    陈双喜笑问:“那位王总督不敢来吗?”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民房,没啥富丽堂皇的陈设,一点也不像海上巨寇的老窝。

    王渊扫了陈双喜一眼,此人五短身材,光着膀子,敦实健壮,皮肤被晒成古铜色。脸上、胸前都有刀疤,但没啥刺青之类,一副络腮胡子平添几分威严。

    王渊问道:“若王总制亲来此地,陈哒哪真的愿意归附朝廷?”

    “海商讨活的汉子,一口一个唾沫,我陈双喜说一不二!”陈双喜斩钉截铁道。

    王渊笑道:“陈哒哪,请屏退左右。”

    庞健立即退出房间,被门口两个海盗堵住。

    陈双喜撇撇嘴,挥手说:“你们都出去,我看这书生想干什么。”

    屋内的海盗全部离开,王渊提醒道:“把门带上。”

    陈双喜更觉有意思,说道:“听他的,把门关上。”

    屋内只剩二人,王渊踱步朝陈双喜走去,陈双喜立即握住刀柄。

    王渊伸手抓住一张椅子,拖到对方面前坐下:“你猜,我是谁?”

    陈双喜笑道:“听说浙江总督很年轻,你总不能是那位王总督吧?”

    王渊拱手说:“陈哒哪好眼力!”

    陈双喜笑容一滞,死盯着王渊说:“我不信。”

    王渊问道:“关于浙江总督王渊,陈哒哪知道多少消息?”

    陈双喜说:“听说十多岁就中状元,带兵灭过刘六刘七,好像还在西域打了一场胜仗。”

    王渊笑道:“不是打一场胜仗,而是在西域灭了一国。陈哒哪有没有去过朝鲜?”

    “自然去过。”陈双喜道。

    王渊突然翘起二郎腿,语气粗鲁道:“老子在西域所灭之国,地盘比朝鲜还大,为我大明拓土两千余里!”

    陈双喜皱起眉头,身子也坐得正了些,问道:“你真是王总督?”

    “如假包换!”王渊说。

    陈双喜突然笑起来,指着王渊说:“你这书生,差点把我唬住了,爷爷可不相信当官的敢来贼窝。”

    “那要看当官的是谁!”

    王渊眯眼看着对方:

    “你的消息很不灵通啊。”

    “老子还没考上状元的时候,就敢单骑追杀数百贼骑几十里,一人一马杀了几十个反贼!”

    “老子带着两百骑兵出征,第一仗就硬冲万余贼阵,当场俘虏数千反贼!”

    “老子带着百多个骑兵,就敢追杀贼军主力,把刘六刘七的脑袋提回去见皇帝!”

    “老子带着只训练两个月的几千新兵,就冲破上万老贼,断了几根肋骨还追杀贼首上百里,把贼将齐彦名给生擒回来!”

    “老子带着四千兵马,就降服关西十个蒙古部落,千里奔袭吐鲁番王城,将那吐鲁番国王满速儿生擒回北京!”

    “你这破贼窝子?也配被老子放在眼里?”

    “要么归顺朝廷,要么把老子杀了。老子是皇帝最亲信的大臣,杀了老子以后,别说是你,浙江、福建、广东的海商海贼全都要给老子陪葬!”

    陈双喜张大了嘴巴,傻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