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14【自投罗网】
    慈溪县。

    观海卫附近小渔村。

    一个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胖子,跟随渔民摸黑来到海边。

    “就这条,”渔民指着破渔船,摊手道,“银子呢?”

    胖子一手握着匕首,故意亮出来刃尖,另一只手扔过去钱袋:“钱货两清,你可以走了。”

    渔民清点银子之后,挥了挥手中鱼叉,讥讽道:“我若有歹心,早弄死你了,还用等到现在?”说着,渔民突然转身,朝黑暗中喊道,“出来吧,你已经跟了一路!”

    趴伏于地的赵一刀,缓缓站起,对渔民说:“跟你没关系。”

    渔民看看胖子,又看看赵一刀,笑了笑:“那你们慢慢叙旧,爷爷回家喝酒去。”

    转眼间,渔民消失于夜色中。

    赵一刀拔刀出鞘:“林兄,你许诺的银子呢?可还有三千两没结清啊。”

    姓林的胖子哭丧着脸:“我自己都成了丧家犬,哪还有银子给你?”

    “怎么讲?”赵一刀问。

    林胖子哀叹道:“我家被人暗中围住,就等我回去送命。幸好我多留了几个心眼,不然早已在宁波死透!”

    赵一刀问:“王总督已经追到宁波了?”

    “不是王总督,是那杀千刀的王臣!”林胖子愤懑道。

    “王臣是事主吧?”赵一刀追问。

    “你还想找他要钱?”林胖子快步走向破渔船,挥手说,“快一起逃命吧。王臣是宁波市舶司官牙主事,这事儿就是他逼着我干的,不干都不行。我本来以为,只要事情不露跟脚,就肯定能平安无事,还能捞到不少好处。结果这厮不安好心,居然想杀我灭口。现在我跑了,说不定家人还能活,我若回去必被灭了满门!还是你快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有什么拖累。”

    赵一刀跟着上船,问道:“去哪儿?”

    林胖子说:“当然是去投奔海贼,你还敢上岸不成?”

    赵一刀帮着划船,问道:“王臣一个小小主事,不敢跟王总督对着干吧?难道是市舶司的提督太监?”

    林胖子指着璀璨星空:“依我看,此事通天了呢。”

    “朝中有人指使?”赵一刀惊道。

    林胖子道:“反正不管是谁,都是咱惹不起的。”

    林胖子出身于宁波林氏的旁支,不知歪了多少辈那种,反正早跟主宗断了来往。这货没有住在城内,而是郊外的村霸,他妹妹是市舶司下属牙行孔目的小妾,靠着这层关系就能鱼肉乡里。

    就在前些天,林胖子突然被牙行主事王臣喊去,逼着他前往杭州,雇人烧毁海边货栈。

    林胖子之所以被选中,一来他有把柄被牙行抓住,二来他是林氏家族的旁支。万一事情败露,可以直接杀人灭口,再把放火之事推给林家。

    反正,借王渊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在缺乏人证物证的情况下,跑去宁波找市舶司提督太监的麻烦。

    市舶司背后是御用监,御用监掌印是大太监张永!

    张永原本是司礼监掌印,因为把七千两库银,不做任何账面遮掩,直接搬回自家私宅,由此被弹劾罢职闲住。乾清宫火灾之后,张永被重新起用,摇身变成御用监掌印,并且总督乾清宫的重建工作。

    蒙古小王子大举入侵,朱厚照便让张永提督三边,带着京营前往边镇整顿防务。

    如今,张永的主职为御用监掌印,临时职务是三边总督,同时还提督尚膳、尚衣、司设等监,重新超过谷大用成为顶级大太监。当然,他的司礼监职位丢了,现在的司礼监掌印是张雄。

    除非有倭寇袭扰,否则各市舶司提督太监,必然是从御用监派遣的。

    也即是说,各地市舶司,皆为张永的钱袋子!

    这死太监肯定不敢独自对抗王渊,必然有其他人帮忙,比如……内阁、六部某些大佬。

    赵一刀和林胖子,自然不清楚这些弯弯绕绕,他们只是被利用的小人物而已。

    两个小人物,操着小渔船,连夜前往舟山投靠海盗。

    他们投靠的并非陈双喜,而是一伙仅有四条船的小海盗。靠岸不久便被逮住,林胖子大喊:“兄台,我跟你们张二总是旧友,劳烦你通报一声!”

    不多时,两人被带到张二总面前。

    张二总,即这个海盗团伙的二当家。他哈哈大笑,拍着林胖子的肩膀说:“林兄弟,哪阵风把你吹上岛了?”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啊,”林胖子长吁短叹,“唉,小弟在岸上过不下去,今后须仰仗哥哥给口饭吃。”

    “好说,”张二总指着赵一刀,“这位是?”

    林胖子说:“这位是我的生死之交……”

    赵一刀连忙拱手:“李振拜见张二总!”

    张二总哈哈大笑:“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多礼。走先去吃一顿,喝几口热酒暖身子。”

    两人初到贼窝,不敢大醉,但碍于颜面,不好拒绝劝酒,全都给灌得半醉。

    及至下午,贼首黄哒哪从双屿岛回来,立即宣布:“明日准备,后天一起去杭州装货出海!”

    张二总问:“真要去赌一把?”

    黄哒哪笑道:“姓陈的十二条船都敢赌,我们四条船怕什么?你若不敢,便留在岛上,等我赚银子回来。”

    岛上四条远洋海船,其中一条是张二总的,他也笑道:“那就跟哥哥赌一把。对了,今日有故友来投,他在岸上有些人脉,以后哪天或许用得上。”

    “既是朋友,那便见见。”黄哒哪说。

    赵一刀和林胖子,划了一宿的船,又被灌得半醉,如今正呼噜连天在补觉。

    等他们醒来,已经是当天下午,立即被带去拜会贼首。

    黄哒哪见到二人,明显愣了愣,盯着赵一刀问:“兄弟可是姓赵?”

    赵一刀吓得不轻,强自镇定说:“哒哪怕是认错人了,在下姓李。”

    “狗屁!”

    黄哒哪顿时抽刀:“把这两个贼厮捆起来!那画像虽然不是画得一模一样,但眉眼总相似的。一个人相似是巧合,两个人都相似便是正主儿,这他娘是老天给我送来二千两赏银!”

    张二总忙说:“哥哥,怕是有甚误会。”

    “没有误会,”黄哒哪笑道,“今日去双屿岛,众好汉商议出海之事。陈双喜拿出两副全省通缉的画像,一人值一千两赏银,便是眼前这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