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28【打着红旗反红旗】
    “王总制真干臣也!”唐凤仪拍手大赞。

    同样的手段,用于开海是飞扬跋扈,用于打压奢靡风气便是干臣。唐御史的双标玩得很溜,而且他似乎还没意识到这点,逢人便夸王渊干得漂亮!

    倪家当即退还九成嫁妆,虞氏回娘家重嫁一遍。

    紧接着,虞家宣布支持总督,从此要以节俭持家,主动退还倪家九成聘礼。

    不仅如此,倪、虞两家纷纷拆除宅第违制之处,两族子弟出门皆身穿葛衣。虞家在杭州创建的诗社,举办文会之时,也每以素食茶茗招待,不再有酒肉之类饮食。

    一句话,这两大豪族,被王总督吓坏了!

    杭州其他家族,同样吓得不轻,飞快进行房屋改造,反正不能给总督留下违制的把柄。

    钱塘、仁和、海宁、富阳、余杭、临安六县,这些紧挨着杭州府的县城,知县们陆续开展婚姻清查工作。他们没法直接管理乡下,只对县城进行清理,挨家挨户询问是否有婚约。

    若其子女已有婚约,又超过规定年龄未完婚,则勒令其半月之内必须拜堂!

    近期吉日,也就那么一天而已,搞得六县城中扎堆举办婚礼。

    就像唐凤仪说的那样,规定男女婚姻年龄,真正目的并非强制执行,而是给婚姻双方家庭一个台阶下。

    特别是那些普通民家,因为好面子没法完婚。现在有官府的命令,总算不用巨额嫁妆,也不怕邻居说三道四,一个个欢天喜地迎接新娘过门。

    唐凤仪正在与王渊闲聊,突然有属吏来报:“总制,营外有百姓喊冤!”

    “带他进来。”王渊说。

    唐凤仪也坐在旁边,等着看王总督审理案件。

    喊冤者竟有好几个,全都是穿着破旧的农夫农妇,一进土地庙正殿就齐刷刷跪倒。

    王渊问道:“你等有何冤情?”

    其中一个农夫似乎念过几天书,说话条理分明:“总督老爷,我等皆为富阳县永安乡良民。家中虽有子女,但并无婚约,也没有超过总督老爷规定的年龄。但县中皂吏与乡间无赖合谋,硬说我等违抗了总督法令。”

    王渊已经猜到了真相,问道:“他们借机敲诈?”

    那农夫说:“每家需纳一两违婚钱,否则就要罚作役夫。那些皂吏和无赖说,这是总督老爷的规矩,谁敢违抗就抄家流放。但凡家有适婚子女者,方圆十余里皆如此,必须给钱才能免除徭役。草民听说总督老爷是好官,定不会做此等恶事,于是便带着乡民前来喊冤。”

    王渊怒极而笑,对唐凤仪说:“唐御史,看到没有?打着咱们的招牌弄钱,好事也能给你变成坏事。若将此令强制推行全省,不知有多少百姓因此破家,你我都要因一纸限婚令而背上骂名。”

    “胆大包天!”

    唐凤仪气得脸红脖子粗,他最看重的便是清誉美名,哪里容得了如此诬赖?当即拱手道:“王总制,此等奸人必须严惩!”

    王渊说道:“给你一百士卒,务必把这些恶贼拿下,若有拒捕抗令者可当场杀之。”突然,王渊面色一冷,“查清谁在给他们撑腰,若有豪绅参与其中,直接流放戍边,西域正好还缺人口呢。”

    “在下立即去办。”唐凤仪拱手听令,这事儿他比谁都着急。

    王渊反而没唐凤仪那么激动,打着红旗反红旗,这是天下官吏的惯用伎俩。

    限婚都能成为贪官污吏的捞钱手段,若是立即在全省严厉清查溺婴,恐怕会把浙江搞得天怒人怨。

    朝廷虽然明文规定,溺婴者流放充军,知情不报者同罪,但根本就没有实际操作可能。你说某家溺婴了,别人说是夭折,这该如何判定真假?左邻右舍为了避免连坐,肯定帮忙开脱。

    若主官逼得狠了,给佐官皂吏下派任务,必然要搞出冤假错案。很有可能,那些真正夭折婴儿的人家,却被皂吏诬陷为溺婴问罪。

    最后只能有一个结果,有钱有势的家庭,溺婴屁事没有。无钱无势的家庭,被官府弄得家破人亡,而皂吏们则可以在操作过程中疯狂敛财。

    这种事情,不是朝廷能处理的,至少不是古代朝廷能处理的。

    唐凤仪带兵去处理恶吏,接着还要巡视全省,免得被人借机破坏自己清誉。这货为了自己的名声,办事特别积极,王渊相信他能认真解决相关问题。

    唐凤仪一走,王渊立即召见唐伯虎。

    “子畏,婚嫁奢靡、溺婴恶俗,皆难强行纠正过来,”王渊问道,“你有什么好法子?”

    唐伯虎说:“婚嫁奢靡,乃因江南富庶所致。总制在时或可压住,一旦总制离开浙江,奢靡之风必定复行。而溺婴习俗,一因嫁女妆奁太厚,二因头胎溺女习俗。特别是头胎溺女,总制可知民间是什么叫法?”

    “是何叫法?”王渊问。

    “洗儿!”唐伯虎说。

    “洗儿,洗儿……啪!”王渊念叨两声,猛然明白是什么意思,气得一巴掌狠狠拍在桌案上。

    就好比玩德州扑克,第一张就发个小牌,于是把这张牌撕掉,洗牌之后重新再发,非得发一个A、一个K才行。

    女婴,便是被撕掉的小牌;男婴,便是洗牌重发的大牌。

    此谓,洗儿!

    唐伯虎说:“溺毙女婴,古已有之。《韩非子》便有记载:‘产男则相贺,产女则杀之。’为何非得溺死?民间也有个说法。一旦把女婴溺死,女鬼就不敢再来头胎,因此下一胎必定生男。”

    几百年后,奶奶用针扎孙女,这种新闻也时常出现。有的女子,甚至成年之后身体疼痛,跑去医院拍片子才发现体内有多少根针。

    这种做法,跟溺毙女婴相同,都是为了吓退女鬼。狠狠虐待女孩,女鬼就不敢来投胎了!

    唐伯虎说:“因为江南溺女成风,于是民间又有说法。别家溺女把女鬼吓退了,若谁家头胎生女不溺死,便会被女鬼认为好欺负,之后几胎会一直生女,因为有无数女鬼争相来这家投胎。越是富庶之家,就越信这个,生怕自家不来男丁,往往把头胎女婴给溺死。”

    王渊沉默许久,突然说:“看来劝道是不可能的,那就得用恐吓之法。”

    唐伯虎问:“如何恐吓?”

    王渊说道:“写小说、编戏文,就说被溺死的女婴,无法正常投胎转世,会化为厉鬼一直缠着父母,会闹得这户人家永世不得安宁。一定要把被溺死的女婴厉鬼写得法力高强,便是大德高僧都无法收服。嗯,定要有这种故事,某家溺死女婴之后,从此走了霉运,请高僧超度,结果高僧被女鬼杀得被迫还俗。”

    “这……总制英明,或许能吓住一些愚夫愚妇。”唐伯虎哭笑不得。

    王渊又说:“江南不是信奉妈祖吗?再编几个故事,就说生男生女,皆为妈祖的恩赏。谁家若是溺女,天妃娘娘就不会再保佑,且子子孙孙都不会被天妃保佑。当然,妈祖心地善良,也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不再继续溺女,从此积德行善,三代行善之后,天妃也会再来保佑这家人。若屡教不改,妈祖非但不保佑,还会降下怒火惩罚其断嗣绝后!”

    唐伯虎由衷佩服:“王总制好手段!”

    王渊笑道:“编戏文写小说这种事,我就交给你了,子畏不会让我失望吧?”

    唐伯虎拱手道:“此举功德无量,吾当全力以赴。”

    王渊叹气说:“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忙活,我明日便拜会杭州的僧道高人。让他们也帮帮忙,统一口径,吓唬吓唬那些善男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