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63【差点被反杀】
    “呜~呜~呜~~~~~”

    达延汗命令亲卫疯狂吹号集结,渐渐的,便有数千骑兵聚在他周围。

    朱厚照此刻处于高度兴奋状态,已完全失去理智,只顾带领卸去重甲的五百骑兵追杀。当达延汗能够有效聚兵之时,明军只有王渊带着五千骑兵赶上,其余步卒全都被皇帝甩在身后。

    正德朝的大明边军还没烂透,边将们的基本素质也不错,更何况参与此战的将领,都是朱厚照精心挑选过的。

    “坏了!”

    眼见皇帝越跑越远,所有边将全都冷静下来,瞬间浑身冰凉惊恐万分。他们熟悉蒙古骑兵战法,达延汗完全有能力中途聚兵,然后突然杀一个回马枪,之前的溃败也能变成诱敌深入。

    边将们立即下令停止追击,一边收拢士卒,一边缓慢前进,随即以急行军的状态朝皇帝靠拢——若是皇帝被反冲锋,只要不当场战死,他们也能在后边有效接应。

    皇帝和五百豹房骑兵,胯下全是精挑细选的良驹。

    别说步卒追不上,便是明军骑兵都追不上。

    王渊之前沿途传令,耽误了不少时间。如今只能让袁达临时统率部队,自己骑着阿黑疯狂追赶,等追上皇帝的时候,已经进入他娘的朔州地界。

    追了好几十里!

    “陛下,快停止追击。”王渊奔至朱厚照身边。

    朱厚照回头一看,顿时催促道:“让你的兵搞快些。”

    王渊焦急喊道:“再追就中了鞑子的诱敌之策,陛下你清醒一点!”

    朱厚照愣了愣,瞬间恢复神智,连忙下令停止前进。

    前方不远处,一个蒙古首领喊道:“大汗,汉人皇帝没追了!”

    “那咱们杀回去。”达延汗笑得很开心。

    除了四散而逃的骑兵,此时此刻,达延汗身边可供调遣的兵力,竟然还有两万多人马。他在半路上就止住溃败之势,因为这些鞑靼骑兵早就习惯佯败诱敌,刚开始可能被恐怖的明军火力打蒙,但奔逃几十里怎么可能还不恢复?

    这些鞑子骑兵非但重振士气,而且还顺便发挥演技,一直都做出慌乱逃跑的样子。

    其目的,无非是把明军拉得越散越好,把汉人皇帝引诱得越远越好。

    历史上,此战细节已经无从知晓,只说朱厚照亲率大军,从应州一直追到朔州。突然间起了沙尘暴,双方只能各自罢兵,也不知道是达延汗运气好逃出生天,还是朱厚照因此躲过蒙古骑兵的引诱。

    反正,朱厚照胳膊腿儿齐全的回京,而达延汗回到草原不久就死了。

    不管如何,现在被蝴蝶翅膀一扇,双方作战时间已经改变,至少今天不可能有沙尘暴帮忙解围。

    在朱厚照和王渊撤退之时,达延汗立即回身反击。震天号角声中,那些胡乱奔逃的蒙古骑兵,也渐渐从两翼汇聚起来,几十上百人一队开始袭扰朱厚照。

    五百豹房骑兵与五千轻骑成功汇合,王渊挥手下达指令,竟没有选择原路返回,而是折身向北直奔山区。

    北边是绵延数百里的洪涛山脉,属于阴山山脉的余脉。

    虽然不知道王渊什么想法,但皇帝和士卒都选择相信王二郎。足足狂奔两刻钟,众人终于抵达山区,沿着山脚一阵奔跑,王渊瞅准一个山谷冲进去。

    山谷狭窄,只能容纳两三骑同时奔跑,大规模骑兵部队根本没法展开。

    在山谷行军一刻钟,王渊突然下令:“全体下马,积蓄马力。袁二,你带数骑继续前进,看看更里面是什么情况。”

    谷外。

    “大汗,要追进去吗?”一个部落首领问。

    达延汗犹豫不决,一旦进入山谷,蒙古骑兵战法就得抓瞎。若是不能短时间将皇帝拿下,等明军大部队赶来,追进去的骑兵全都会被堵住,并且遭受明军的前后夹击。

    可山谷之中,是汉人皇帝,错过这次机会,今后再没有抓住皇帝的可能。

    好难抉择啊!

    达延汗七岁继位,娶了自己名义上的祖母,即他爷爷的第二任妻子。在妻子兼奶奶的辅佐之下,达延汗还没亲政,就开始征讨更强大的瓦剌部落。接着,达延汗又征服朵颜三卫,联合朵颜三卫打败亦思马因,抢回自己的亲生母亲。

    这个时候,达延汗不过才十三岁而已。

    他十四岁亲政,废除北元政体,恢复成吉思汗旧制。接着又征服鄂尔多斯、土默特等部,再度统一蒙古,被视为蒙古中兴之主,人人皆呼其“成吉思汗第二”。

    到如今,达延汗也只有四十四岁!

    这些年来,达延汗南征北战,无往而不利,还真没遭受过今天这样惨重的损失。将近五千蒙古轻骑,要么被当场战死,要么死于溃败途中,就连麾下第一悍将都阵亡了。

    这口恶气,达延汗实在吞不下,更何况还有一个皇帝在诱惑他。

    “阿尔苏,你率领一万五千骑,袭扰后面的明军,”达延汗当即下令,“不求杀伤,主要是拖住他们。找几个懂汉话的,在阵前高呼‘汉人皇帝已死’,明军必定慌乱不堪。若没有机会将其一举击溃,就一直袭扰,把这些明军引向朔州方向,让他们误以为汉人皇帝去了朔州。”

    阿尔苏,又名“阿尔苏博罗特”,全名“我折黄太吉·孛儿只斤”,是达延汗跟祖母生的第四子,现为多伦土默特部之首领,他的领地正是河套地区。

    等第四子阿尔苏率部离开,达延汗立即亲率万余骑兵,一头钻进那陌生山谷之中。

    王渊则派遣两个士卒,爬到山顶轮番吹号角,以吸引明军各部朝这边靠拢。

    当达延汗带兵进入山谷时,负责打探前路的袁达,派人回来禀报:“陛下,王总督,前方数里之外,有一开阔地带,甚至还有几户山中居民。”

    “走!”王渊立即下令。

    朱厚照此时也不打岔,他正在反思自身过错,一切军权都移交给王渊。

    五千多骑兵,连人带马,很快穿过狭窄地带,前方顿时豁然开朗,王渊还看到山坡升起炊烟。

    朱厚照终于开心起来,一点都不见害怕,甚至笑着说:“此地易守难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

    确实很好防守,来时的山谷,只容两三骑并行,而此处可并排站立十多个人。

    王渊运气很好,这是绝佳地形,蒙古鞑子来再多,也得老老实实排队厮杀。

    当然,若是运气不好,全军陷入绝境,王渊就会下令弃马,带着皇帝爬到山上打游击。

    之前不原路返回,而是率领骑兵进入山谷,其原因是害怕回去遇到敌人。如果达延汗在应州埋伏数千骑兵,明军大部的纯步兵队伍根本拦不住,到时候皇帝必然被前后夹击。

    事实也是如此,达延汗第三子巴尔斯博罗特,率领上万骑兵掩杀过来,却被严阵以待神枪营、神机营击退。他立即绕道奔向朔州方向,沿途还将没来得及整队的左钦部击溃,一阵追杀之后便继续前进。

    其他明军各部,纷纷整队阻击。巴尔斯博罗特见没有突袭机会,便杀向朔州跟达延汗汇合。

    若王渊选择原路返回,必然跟巴尔斯博罗特撞个正着。

    王渊来到相对开阔处的山谷,立即命令士卒砍树搬石,将身后狭窄处山谷给堵住。接着又派人“请”来山民,拱手问道:“各位老乡,我等乃大明官军,可还有其他出谷的道路?”

    山民们被吓得不轻,浑身发抖不敢说话。

    朱厚照解下玉带,递给一个年长的山民,和蔼可亲道:“老丈,可有其他出谷的道路?”

    老者跪地磕头说:“这位将……将军,那边确实有条山路,但不能骑马通行。走两天可以出山,出去再走小半个时辰就是山阴县城。”

    朱厚照立即解下玉佩,交给两个豹房亲信:“你们到了山阴县,立即骑马去报信,带大军将这些鞑子堵在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