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 > 第六章 宗祠生波澜
    苏慕并没有忘记和掌门高远山的约定,简单洗漱用完早膳之后便第一时间来到了寒山宗祠。

    寒山宗祠是寒山最庄严肃穆的地方,一般只有每年的岁礼和祭祖的时候大家才会聚集在这里。平时都是宗门的禁地,由内阁护卫看守,一般的弟子就连靠近了看都不被允许。

    而此时苏慕显然感受到了宗祠里不一样的气氛。二师叔,三师叔,四师叔,以及几乎所有的内外宗弟子差不多都齐聚一堂,就连外宗的弟子们也都整整齐齐地站在偏殿或是殿外。黑压压的人群密密麻麻。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疑惑和不解,苏慕本就喜静,这种感觉有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看样子似乎也没人知道,掌门在这个很普通的日子里为什么要几乎全员聚集在这里。

    音羽也一早来到了人群之中,尽管昨天高远山答应要收音羽为亲传弟子,但毕竟没有正式昭告,暂时音羽还是不能进入内殿。

    苏慕和音羽隔着人群相视一笑,之后便走进了殿内。

    苏慕的到场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大部分人仅仅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关注。苏慕除了备受高远山偏爱以外本就没什么特别的存在感。加上最近也不与师兄弟们一同在道场练习,宗内众人已经越来越忘了这个憨憨的傻小子了。

    苏慕对于这样的态度也是见怪不怪,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直接挑了个大堂最边角的位置坐下了下来,隐没在了人群之中。甚至开始自顾自地回味起昨晚与师父比试时候的种种细节。

    记忆力惊人的他完美地在脑海里复盘着对决,并思考着有没有哪里可以再做改进。很快便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又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大堂内窃窃私语声突然安静了下来,原来是掌门高远山和三位内阁大长老来了。

    高远山看上去步伐轻快,神态轻松,与平日里众人印象中那个有些老态的形象大不相同。而三位大长老神情严肃,看不出他们在想些什么。

    “咳”在主位站定之后,高远山清了清嗓子,示意所有人肃静倾听,然后用苏慕很少听过的中气十足又有些亢奋的声音开口说道。

    “今天,我和三位大长老商量过后,临时决定让寒山剑宗全宗上下一千五百人齐聚于此,只为了宣布两件大事。”说到这里,掌门高远山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台下站着的三师叔李孟儒,继续说道。

    “第一件事便是,我,高远山,决定收第二十三代弟子音羽为第二位亲传弟子,以后跟着我的大弟子苏慕一起姓苏。”

    “刷”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殿外人群中不起眼的音羽。这个女孩虽然长得清秀可爱,但因为只是偏门弟子,剑道天赋也不出众,一直以来也没有得到众人的关注。眼下突然被收为掌门的亲传弟子,除了不解便是嫉妒。

    音羽的脸涨得通红,这是她梦里都不敢奢求的场面,如今却真实发生了。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群里正对着自己温柔笑着的哥哥带来的。

    “音羽,过来内殿吧。”高远山笑着对音羽挥了挥手。音羽在人群的注视下就这么走上了前去。她也没有选择去师父旁边最近的地方站着,享受众人的目光,而是站到了角落里的苏慕身边,笑吟吟地望着他。看的苏慕有些不好意思。

    “至于另一件事,”高远山接着说道,“大家都知道,我高远山是寒山剑宗第二十一代掌门,如今接任寒山剑宗掌门已有快五十年了。在这四十年里,我见证了寒山剑宗一代代弟子的成长,成熟。如今我也已经八十有余,一心沉醉剑道一生,也到了力不从心的年纪。如今第二十三代弟子都已经成长了起来,是时候要为寒山剑宗选出一位合格的新掌门了。”

    原来是新掌门的事,台下有些哗然,这的确是值得整个寒山剑宗齐聚一堂的大事。

    掌门高远山继续说道,“我寒山剑宗创立至今已有数百年,几经风霜虽仍然屹立不倒,却也难在图南国宗门评级中再进一步。前几年我就与三位大长老一起探讨过这件事,那时候我们一致认为,三师弟李孟儒一脉的弟子,也是第二十三代最杰出的大弟子李恩成,应当是下任掌门的最佳人选。但今时不同往日,我有了另一个我认为更合适的人选,经过我和三位长老的再次商议,最终决定,为了我寒山剑宗的复兴大业,为了能够冲击上三门的评级,有必要与在座各位讨论一下,关于我的亲传弟子苏慕,接任第二十三代掌门的事情。“

    完全没料到掌门高远山后半段的转折。台下包括三师叔李孟儒在内的所有人,几乎都愣住了,不少人的嘴都惊讶得合不上。三师叔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明显皱了皱眉头。站在三师叔身边的第二十三代大师兄李恩成也有些不解。几乎所有人心中的首要问题便是:

    苏慕?哪个苏慕?

    哦,就是掌门高远山一直最偏爱的那个苏慕。

    那个十岁不到的傻憨憨?

    我听说他好像从小脑子发育不是很好,一直有点毛病。

    这掌门师父是什么意思,这样的人能接任掌门?就因为掌门最喜欢他?真替大师兄不服。

    我早说了这人是掌门师父的私生子吧,当时你们还不信。

    很快众人便在人群的边角落里找到了不知所措的苏慕,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慕也是吃了一惊,他万没想到师父叫自己前来宗祠是为了这个。刚刚晋升为亲传弟子的音羽更是又惊又喜,自己刚成为现任掌门的弟子,马上又成了下任掌门的师妹?

    台下的窃窃私语越来越多,而掌门高远山并不在意,他只是直直的盯着三师叔李孟儒,观察着李孟儒的反应。

    高远山也知道,这件事众人的反应如何并不重要,关键还得看三师叔李孟儒认不认。

    如果李孟儒认了,那再多人反对也没什么意义,毕竟李孟儒和李恩成才是受直接影响的人。而李孟儒是性子直率的人,若是他不服,便不可能同意,若是他服了,便会心服口服,不会再有任何小九九。所以他在默默等待李孟儒的回应。

    “肃静!”隔了一阵,一直缄默不言的李孟儒终于开口说道,”你们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窃窃私语成何体统?这是内宗宗祠!寒山剑宗的祖辈们在看着你们,全部安静!”

    李孟儒的声音不大,也听不出什么情绪,却很有效果地镇压了场下的骚动。

    待人群安静下来,李孟儒转向台上的掌门高远山和三为长老鞠躬行礼,道:“掌门师兄,诸位长老,关于下任掌门人选,师弟李孟儒,有异议!”

    “嗯,你说。”掌门高远山答道。

    李孟儒站起了身,拂了拂衣袖。继续说道:“掌门乃一宗之主,兹事体大,不可随意决断。如今师弟的弟子李恩成刚满十六,真气修为已经达到星垂,剑术境界更是达到了圆融境顶峰,无论天赋天资还是实力资历皆是第二十三代弟子中的翘楚。师弟并非为自家弟子说话,如果掌门师兄执意要替换恩成,还望师兄给恩成和全宗上下弟子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罢,拿起了随身携带的佩剑,双手抱拳合剑,单膝下跪。

    “望掌门师兄给师弟一个合理的解释!”增大了音量,李孟儒再次重复道。

    这时候原本站在李孟儒身后的李恩成也走上了前,以一模一样的姿势握剑跪在了李孟儒身边。大声说道。

    “望掌门师父给恩成一个合理的解释!”

    刚满十六岁的大师兄李恩成,少年意气,风华正茂,即使是在整体天赋非常出色,人才辈出的第二十三代弟子中也是绝对的偶像级的人物。原本年满十六岁后便可下山历练修行,如今为了备战今年底七年一度的宗族大会,选择继续留在宗内精修,这一心向着宗门的态度也让许多长辈十分满意。从十岁进入内宗开始,便已经被宗内认定为下任掌门的不二人选。

    李恩成也是被寒山剑宗收养的孤儿,无父无母在宗里长大。对于李恩成自己来说,自小便把宗门的复兴看得比自身更重。若是真的有比自己更合适的人选,李恩成并不介意退位让贤,诚心辅佐。但若是掌门师父出于私情另立下任掌门,李恩成绝不会认同。

    如今要让这样杰出的弟子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孩让路,同样触及到了很多弟子的逆鳞。这是他们的一直以来的偶像大师兄啊。

    马上,第二十三代弟子的二师兄阮峰和四师兄李熙寒也走上前来,以几乎相同的姿势跪在大师兄李恩成身后。没有经过任何交流,越来越多的弟子起身,跪在了大师兄的身边,大声附和。

    “望掌门师父给一个解释!”

    早就料到事情发展的高远山波澜不惊,对着台下的李孟儒说道,“师弟,我知道你心里有气,这也是人之常情。但你要相信我的判断和决断绝对不是意气用事,而是真的为了整个寒山剑宗宗门考虑。你的弟子李恩成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全宗上下都十分认可。既然你要求个解释,我便给你。”

    说罢,掌门高远山对着人群角落里不知所措的苏慕招了招手道,“孩子,上前来。”

    “是,师父。”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苏慕回复道,听到掌门高远山的召唤,苏慕下意识地便走上了台前,越过了人群,在三师叔李孟儒的身边跪了下来。

    苏慕不敢看三师叔的脸,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发展。便听到掌门高远山继续开口道,“我想要立我的亲传弟子苏慕为下任掌门的原因很简单,苏慕,是宗门创立至今,从没出现过的超级天才!”

    超级天才,这评价再次让台下炸开了锅,这个傻乎乎的小孩是超级天才?

    开什么玩笑?

    李孟儒抬起了头,仔细打量着这个自己从没正眼瞧过的孩子。最早高远山把还在襁褓中的这孩子带回宗里的时候李孟儒没怎么在意,只当他是被送来宗内的孤儿其中一个。后来高远山要收他做唯一的亲传弟子的时候李孟儒也没太当回事,只觉得可能是师兄太久没有亲传弟子了,想要收一个为自己养养老。到如今高远山要立他做下任掌门,李孟儒发现有些看不透掌门师兄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