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 > 第513章 红小小的请求
    “向各大血库、器官库的救急申请已经发了,但是它们基本都没有库存。全国的血库、器官库存基本都是常年告急的状态。”红小小列出一长条列表,都是急需的血液和器官种类。

    这个问题不是红信国际医院一家医院所面临的,而是全世界所有医院都面临的问题。

    一般的解决情况,是号召志愿者捐献血液、器官,但这远远供不应求,这个问题卢子信一直在留意,想要找到一个相对完美的解决方案。

    数天后,红信国际医院出现了第一例死亡病例!

    医院里出现死亡病例,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不是所有的病都能得到救治,那样的地方不是医院,而是神殿了。

    但这一次,红信国际医院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因为这一次,死亡的病例并非是因为绝症无法治疗而死,而是因为肾衰竭得不到匹配的肾源,延误了最佳治疗期而死。

    正常来说,这种事情完全怪不到红信国际医院头上,因为该病人在转院之前,就已经过了最佳治疗期。而匹配的肾源这个东西,红信国际医院也无法变出来。

    但由于民众对红信国际医院的期待过高,加上这又是第一起死亡病例,自然引起了高度关注。

    媒体们像嗅到了血腥味的野狼,纷纷过来蹭肉。

    今日聚焦:“红信国际医院出现第一起死亡病例!”

    新闻热点:“红信国际医院出现死亡病例!世界第一医疗机构是否过誉?”

    新狼热搜:#红信国际医院出现死亡病例#。

    知乎热榜:“红信国际医院出现死亡病例,是否代表红信国际医院存在某些问题?”

    企鹅看点:红信国际医院死亡病例。

    ……

    媒体多是标题党,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到红信国际医院出现死亡病例,还以为是癌症治疗药物出现了问题,直接就开始叫衰了。

    “我就知道,癌症没那么容易治疗!”

    “还是出问题了吧?才一个多月吧,凉凉!”

    “原来之前都是吹牛的!”

    有人叫衰,自然有人辩论:“一群睿智!没看到死亡病例是肾衰竭吗?哪个医院不死人?”

    “我仔细看了,这个还真不能怪他们。没有匹配的肾源,他们也没办法。”

    “是作业写完了还是加班加完了,一群闲的无聊的人在这里瞎哔哔。”

    “不是癌症死的啊,那就好。”

    还有人论起器官资源的问题,乱七八糟,无论他们怎么说,都解决不了血库资源和器官库资源不足的问题。

    红信国际医院同样发布了声明,谴责造谣者,同时表示,将尽力解决这一困扰医疗界的难题。

    ……

    “真的能解决吗?”红信国际医院的院长,计鹏自己问自己,随后又摇摇头,叹息道:“目前来说,这是个无解的问题。”

    “卢总,我们医院建立不久。我们的血库、器官库资源非常有限。现在我们只能选择性的接收患者,那些需要器官移植或者大量输血的患者都不能接纳,虽然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医院声誉,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卢子信眉头微皱,红信国际医院打出的招牌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疗机构。而这所谓世界最好的医疗机构,居然连血液、器官的库存都没有,实在令人笑话。

    再者,他开医院,并不是为了赚钱。如果只是赚钱,直接高价卖抑制癌症的药物,就能赚的金盆满钵。解决人类的疾病难题,让红信国际医院成为未来医疗技术的领导者,才是他的目标。

    “那其他病例怎么样?”卢子信问道。

    “一些可以转移的病患,已经转移到其他医院了。但是还有一些病患,只能在医院住院治疗。”计鹏说道。

    有一些病患不愿意转移,因为他们知道,即便去了其他医院,他们还是面临缺乏血液或者匹配的器官的问题,那还不如在这里住院。

    “小小,你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卢子信问红小小。

    红小小说道:“阿爸,我只能在入院申请上做出条件筛选,将一部分患者拒绝就诊。但医院内部病患的情况是在不断变化的,有的需要进一步治疗或者病情恶化,需要的医疗资源是我无法预测的。”

    量子大脑智能根据大数据分析,但无法预测未来。而人体的变化,远不是计算机能预测的。每一分,每一秒,这所医院里病患的情况都在发生着不可预测的变化。

    卢子信也感到有些头疼,他自己对生物科技了解并不深,一时间想要想出个解决方案还真难。

    红小小的影像投影在卢子信面前,一脸诚恳的说道:“阿爸,我新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可是她也得了大病,你帮帮她好不好?”

    “嗯?谁啊?”卢子信好奇道,能够和人工智能成为朋友的人,可真难得。红小小天天在网络世界里,可是大多数只是当一个数据的收集和网络安全监控者,能让她感兴趣的人类非常少。

    “是她,红信国际医院的一名患者。”红小小投影出一个场景,那是红信国际医院里的一幕。

    病床上,一个小小的身影躺在上面,正在和医院里的虚拟护士聊天。这些虚拟护士,是一种智能程序,能简单的判断一些疾病问题,为病人提供护理服务。

    影像放大,卢子信看到。那是一位四五岁的小女孩,身体娇小,面黄肌瘦。看上去就像一朵娇柔的小花,一碰就凋零了。

    她虽然是一副病殃殃的样子,但双目之中格外有神,充满了好奇和童真。

    “护士姐姐,你会不会很累啊。”小女孩问虚拟护士。

    虚拟护士微微笑道:“不会呀,我是智能程序,不会感到疲惫的。”

    小女孩好奇道:“那为什么我会感到累啊,有时候还感觉好疼呢!”

    虚拟护士说道:“因为你生病了,身体虚弱。等你的病好,就不会这样了。”

    小女孩遗憾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想快点病好,这样爸爸妈妈就不会那么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