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12
    她闹红了脸,桌上一堆她啃剩下的骨头,她这一顿究竟吃了多少肉啊,她这辈子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多的肉!

    她呐呐地看着赵知青投来的视线,破天荒地有了种不知如何解释的语塞。不过食物给她带来的饱涨涨的满足感,让她有了种就算死了也没有遗憾的冲动。

    赵兰香笑眯眯地看着贺大姐空空的碗,满意极了。

    从某种角度上说贺家的大姐和老男人都曾是她的恩人,当初她被蒋建军伤透了身心之后,果断地提出了离婚,并且向他的上级揭穿了他婚内出轨的丑闻。离婚对于蒋建军蓬勃上升的事业来说无异于丑闻,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放过她?

    那阵子的赵兰香宛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最后是贺家姐弟给她解了围,狠狠地教训了渣男一顿。

    赵兰香抿抿唇,含笑地说:“阿婆那里还没有吃饭哩,大姐你快盛一碗端去给她吃吧。”

    说着,她把自己面前的那碗饭往前推了推,饭碗里装盛的肉都是经过赵兰香精挑细选的,特地把它们放在锅里多炖了一会,炖得软软烂烂的有种一吮即破的软滑感,正适合牙口不好的老人食用。

    贺大姐感激地点了点头,端起碗走进了里屋。她真的是被那顿饭迷得彻底昏了头了,连祖母还没吃晚饭都给忘记了,赵知青做的饭真的是有股邪乎的劲儿,让人神魂颠倒!

    ……

    次日,赵兰香一大清早用罐子装好了冷食鸭肉,密封得严严实实再放进书包里。

    今天是周末,她也免去了跟李大力请假的麻烦,又正逢圩日,是千载难逢的好日子,青禾县里的人流会比往日多出很多。赵兰香不去县里做生意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做的这罐香喷喷的肉。

    赵兰香收拾完毕后先去了大队长的家,李大力推开门看见这个赵同志就有些头大。他皱着眉问:“又来请假?”

    赵兰香摇摇头,“今天是周末,我来找唐清。”

    她打算找唐清借一辆自行车,唐清是村里唯一拥有单车的人。作为拥有了全村第一辆二八式车男人,他每次骑着车从大路呼啸而过的时候,总能收获一堆艳羡的眼神。

    赵兰香跟唐清说明了来意之后,唐清点头爽快地把单车借给了她。

    唐清虽然不是她的老乡,但却是邻市的。

    这是个能歌善舞的男生,一群知青在火车上打扑克或者百无聊赖地抽烟、聊天的时候,他用口风琴吹了一曲,还主动地组织起彼此陌生的知青们一块表演绝技,打成一片。

    “你的面条做得真香,上次还没来得及谢你。”唐清说。

    赵兰香双腿蹬上了这款二八式的单车,冲他摆了摆手,“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吃一顿。”

    唐清应下来了,他说:“单车很高,你们女孩子踩有些不方便,走山路的时候记得踩慢一点。”

    赵兰香急着赶路去县里卖肉食,她冲唐清摆了摆手,蹬着单车骑出了十多米远。

    赵兰香来到了黑市一条街的时候,有利的位置早已经被人占满了。所谓的有利位置也就是显眼、惹人注意,又能在公安来了之后以最快的速度闻风而跑的地方。她年纪轻又是新来的,只能乖乖地往里边走。

    她寻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从书包里抖出一块干净的布摆在地上。旁边摆摊卖粮食的冲她挤眉弄眼。也许是不想让人看见他的模样,他戴了一顶帽子,长长的帽檐几乎遮住了眼睛,

    “你是新来的吧,我跟你说在这里摆,要摆到天黑哦!”

    “反正我也要卖东西,如果你肯给我五毛钱,你把东西放我这,我可以顺带着帮你一块卖了。话说……你卖啥的?”

    赵兰香慢条斯理地取出了陶罐子,缓缓地掀开了盖子。

    冷食鸭肉已经没有了刚做出来的时候那股子香飘十里的霸道劲,但凑近了还是能嗅到一些的。因为属于腌制卤味食品的缘故,它们的卖相都不算好,酱乎乎的一团。

    卖粮食的青年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撇了撇嘴:“怎么都是骨头?这些你打算卖多少钱一斤,要不要肉票?”

    赵兰香说:“当然,要两斤肉票。”

    青年吓了一跳,“你真是妄想,我都不敢能包得帮你卖出去,改一改价钱吧!”

    “虽然是黑市,可不带你这么坑的。把咱们这片的名声坏了,以后四叔可不饶你。”

    赵兰香听到“四叔”不说话了,只默默地取出了一只干净的碗和若干双筷子。

    她准备了一会才从兜里掏出一叠早已准备好的纸条,沉默地递给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她其实也不是无的放矢,碰见了衣着穿得体面的人,才会掏出纸条递给人看。

    “好吃的鸭肉,采用独家秘方、精心烹饪而成,香辣爽口、醇厚不腻,让你满口的余味无穷。”

    她眨着眼,又换了另外一张纸条:

    “不好吃不要钱,可以免费试吃。”

    那青年收回了视线,脸上一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表情。

    一顿“推销”完仍无人问津,赵兰香也浑然不在意。

    卖粮食的嘴上叼着一根草,吊儿郎当地背靠着墙壁坐着,微微挑起的嘴角有一种看好戏的意思。

    她又鼓起信心继续推销,这时她直接上去逮住了一个从她跟前走过的人,立刻写了一句话在白纸上递给了路人看。

    “独家秘方制成,可以试吃。保证好吃,不好吃不要钱!”

    路人直觉地不太相信这个姑娘的“广告词”,太浮夸了!肉多精贵的东西,咋能不要钱呢?

    万一吃了人又要你赔钱,这该怎么算。于是大家看见了这姑娘的话也没停下脚步,反而走得更快了。

    赵兰香热情地拿出了筷子和碗,夹了块鸭肉放到了客人的面前。在她再三保证绝不坑人的情况之下,这人才将信将疑地把第一块鸭肉放进了嘴里。

    刹那间——

    一股鲜辣劲爽的感觉刺激了他的舌头,那种刺激的感觉宛如绚烂的烟花怦然在脑海中爆炸,又麻又辣,麻得让人眼角湿润,一股甘醇绵厚的滋味流淌在味蕾上,让人吃得停不下来,越嚼越香,甚至连骨头都带着那股香气。

    这人很快吃完了一块肉,连带着连骨头都嚼碎地干干净净,骨髓里那股勾人的香劲儿反而比肉还有有滋有味!他从来都没有吃过那么有滋味的肉啊!

    他压低了声音,跟着赵兰香进了角落迫不及待地问:“还有吗?”

    赵兰香点了点头,小声地道:“有,一毛五一两,饶带二两的肉票。”

    虽然这个价钱让人有些肉疼,但也不是让人接受不了的。客人一口气买了二两的鸭肉,一两的鸭脖子,美滋滋地一路啃着逛街。

    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有了,赵兰香摊子前渐渐地来了第二、第三、四、五六七八个。每个试吃过后的客人都会掏出腰包,爽快地买上一点。最后一个客人干脆把剩下的鸭食都买下了。

    他们啧啧称奇,压低了声音也无法抑制兴奋,“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小姑娘你这手艺可真绝了,咋做的,我家那婆娘连你做的一指甲盖的好都没有。”

    “明天还来摆摊吗,今天没带够钱。”

    赵兰香都微笑地一一回应了,“不摆,每个月只摆三次摊,时间暂时还不固定,大家不要抱太大希望。另外,以后除了肉票之外的布票、工业券、鱼票、糖票、肥皂票等等我这也收,价值约等同就可以了。”

    她说完之后,把自己简陋的摊面布整整齐齐地折好放入书包中,默默地退出了黑市。

    卖粮食的人坐不住了,伸直了腰杆。

    哟呵,有钱都不赚。这么有个性的倒爷,这年头可不多见了。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