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14
    只见贺松柏闻言皱起了眉,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那黝黑沉默的眼神宛如孤傲的狼似的,晶莹的汗珠顺着他的面庞流下,让赵兰香清晰地看见他深邃的轮廓、高高凸起的颧骨,麦色的皮肤被阳光晒得发黑,又黑又瘦。

    但光着膀子干活的模样却无疑充满了男人的味道。

    这是年轻的贺松柏啊……肌肉紧实,富有力量。

    赵兰香的脸不由地发热,心跟着也热了起来,砰砰的乱跳,说完话后她便一头扎向了柴房。

    贺松柏用手掌胡乱地擦了一把脸,目光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才将淡淡的目光继续投入那堆柴中,沉默又有力地劈柴,周而复始地重复枯燥的动作。

    他虽然瘦,但跟青年人一样拥有浑身使不完的劲,加上这段时间肚子总算见到一些油星了,黝黑的皮下悄悄地长了些肉。

    ……

    赵兰香不知道的是等她走到柴房的时候,柴房里的两个人就从来没吃饱过饭似的,一个赛一个地吃得欢。

    唐清教养好,好歹能克制一些,即便是狼吞虎咽吃象也不难看。

    而蒋丽俨然已抛弃了女孩子家的矜持羞涩,也忘记了跟她同桌吃饭的男生是她暗自心悦的对象。

    唉!她总算是明白了那天周家珍为啥故意把面条呲溜呲溜地吸得那么大声,活跟这辈子没吃过面似的。

    因为……太、太好吃了!

    碰上了已经一个月没好好吃饭的蒋丽,八分的好吃也变成了十分。赵兰香的面对于蒋丽来说就是十二分的好吃。汤汁浓郁鲜美,面条爽滑脆弹,牙齿嚼着仿佛都能感觉到它们被咬断的那一刹那的韧劲儿,面上挂着的猪肚更是脆得让人着迷,一口咬下去又脆又香,越嚼越有劲儿,满口的余味无穷。捧着这碗热腾腾的面吃,蒋丽在想还好跟着赵兰香来了,否则哪里吃得到这样好吃的东西。

    此时她完完全全把包子抛到了脑后,被面彻底地俘获了芳心。

    蒋丽吸着面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完了一大碗,“嗝”地打了个饱嗝。

    她瞅了眼锅里剩下的面条,跟赵兰香说:“我还要一碗。”

    赵兰香这时也坐了下来,慢吞吞地吃起了属于自己的那碗面。

    蒋丽见赵兰香没有搭理她,磨了磨牙,不过她却不气。因为此时的她满脑子都是那香喷喷的面了,她自顾地去锅头装了大半碗。

    赵兰香吞了一口面,冲蒋丽说:“贺家大姐和三丫都没回来吃饭,你不要装太多。”

    蒋丽哼哼地说:“你难得请我吃顿面,还这么小气,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得亏赵兰香想着这两人来到乡下后没吃过什么好东西,恐怕还挺能吃的,于是多揉了一团面进去。否则凭蒋小姐和唐公子的胃口,大姐和小妹的午饭早就没了。

    唐清吃碗面,慢慢地啜起汤来了,他说:“整碗面最有营养的就是汤了,赵同志你这汤做得好喝啊。”

    赵兰香笑,“多谢夸奖。”

    赵兰香陪着老男人应酬酒会宴会多了,说话的那一套也比较美式。一般人受到夸奖就会说哪里哪里,轮到她就直接大方地受了下来。

    唐清本来还想顺着“哪里哪里”的势问问汤怎么做的,这下也哑然失笑了。

    赵兰香看出了他眼中的好奇,含笑地道:“其实这个汤没什么稀奇的,你照着我这个法子做以后周末馋了自己也能捣鼓着吃。有空你可以去门市拣些没有肉的猪筒骨回来,放心,它不用肉票的,一毛钱就能买到很多,便宜得很。用猪筒骨炖个两三个钟头的汤底,味道就是你喝的这样了。”

    当然她还加了点别的料,这些就不宜外道了。这猪肚面看起来虽然简单,然而汤底却是某家连锁店的镇店秘方,放在后世可是价值千金。

    搁眼下它的意义也只能是让人吃得更尽兴了。

    唐清说:“原来是这样,你们女同志的心思可真巧,做碗面还大有学问。”

    蒋丽装了半碗面,呲溜呲溜地吸着面,平心而论这碗面做得真的是没得说,她家里请的小保姆都没这手艺。不过碍于面子,蒋丽才不会发自内心地夸赞赵兰香的手艺,只是默默地吸面。

    唐清解决了一个问题,又兴致勃勃地问:“不过我做的面从来都是软趴趴的粘牙,蹭了你一顿可算是吃到像样的面了。你这面怎么做到这么弹的?”

    赵兰香本来没打算回答唐清的问题。

    不过她看见了蒋丽抬起好奇的眼,一副渴求的模样,她心里就门清了,大小姐也想学。难怪刚才一直没插嘴说话,敢情是支起耳朵默默记下呢。

    赵兰香也没藏私,这些小技巧都是微不足道的。

    她把面吃干净了,又喝了一口汤说:“和面的时候敲只鸡蛋进去,再加点碱水就可以了。还有富强粉做的面更有筋道,用别的面粉就没有这么好。”

    唐清这下终于满足了,他愉快地享用起自己碗里的汤,喝得一滴都不剩。

    他心想赵同志还是多借他几次单车吧,多借借指不定下一顿就有着落了。

    此时的唐清心里还惦记着赵兰香做的那顿包子,上回他在农具房里闻着那股香飘飘的肉味,肚子里的馋虫早就被勾出来了。啥时候有幸能吃上一回才算了却了心愿诶。

    赵兰香说:“吃饱了吗?你们的碗筷放着就好,等会我一块收拾了。”

    唐清吃完面后递了一张粮票给赵兰香,毕竟也是结结实实地吃了人一顿精细粮,白蹭粮食可不是好作风。

    蒋丽自觉得赵兰香就是为了讨好她哥进而讨好她的,压根没想过要给赵兰香粮票。但见了唐清拿出了粮票,她也不好意思空着白手,这才咬牙也跟着掏了一张粮票。

    蒋丽根本吃不惯乡下没油水的红薯豆钱饭,经常去县里的饭店吃饭,粮票和钱花得都很快,眼看着就撑不到月底了。好在蒋建军寄来的信中夹了二十斤的粮票,要不然她都揭不开锅了。

    赵兰香看出了蒋丽眼里的肉痛,笑着拒绝了,“说了是请你们吃的,要还拿了粮票我下次可不敢请人来吃了。”

    “都好好地回去工作、休息吧。”

    听罢,两个人这才惭愧(满足)地离开了贺家,走之前把桌上的碗筷都洗干净了,连连跟赵兰香道谢。当然,这里主要指是唐清。

    把这两个人送走后,赵兰香才算松了口气。

    半大的小子吃穷娘这句糙话说得可真一点不糙,要不是她去捣鼓了点黑市贸易,她的粮票很快也要捉襟见肘了,哪里还能这么“阔气”地请人吃饭?

    赵兰香想着下一次的黑市交易,寻思着该做点什么拿出去卖。

    过了几天,赵兰香就有主意了,她从农民手里收了三斤绿豆。

    次日她贪黑起了个大早,新鲜的绿豆用水泡了三个小时,而后放到蒸笼上蒸,蒸得软糯发粉了取出来揉成绿豆泥。她撒上了刚买回来的雪白的冰糖,把绿豆粉和面和在了一起,嫩生生的软面被她捏成各种花纹形状。她做了三笼屉合计十斤的绿豆饼糕,新鲜的绿豆掺着甜甜的清香,赵兰香尝了口甜丝丝的,又香又糯,跟她想象中的一样好吃。

    她把这热腾腾的绿豆糕小心地放入书包中,她怕山路太崎岖蹭坏了这娇贵的玩意,书包里还塞了一把晒干的草防震。趁着天还没大亮的时候,她骑着单车去城里把这些香糯糯的绿豆糕给卖了。

    然而还没等她走出大门,跟前就拦了个人。

    又高又瘦的男人沉默地站在她前面,面色冷峻。黑黢黢的夜色中,他那深邃冷清的眼直直地看她,声音又沙哑又低沉:“你想干什么,这么早要去哪里?”

    赵兰香摸了摸自己包里热腾腾的绿豆糕,理直气壮地低声说:“我要去卖绿豆糕!”

    贺松柏说:“不准去。”

    赵兰香攥紧了书包的带子,突然抬起头,杏眼里划过一丝揶揄,“你管我?”

    “我这辈子只服家里人的管教,我爸我妈,我爷爷奶奶,你是谁……要来管我,嗯?”

    她仰起头嗯了一声,尾音稍抬起,目光灼灼地看着贺松柏。

    夜色朦胧,熹微的晨光照不清男人脸上的表情。

    他静默了一会,用手取下了她肩上的带子,淡淡地说:“我帮你卖。”

    说着他把书包背上了肩,眨眼之间骑上了单车,很快骑出了十几米远。

    赵兰香惊恐地看着贺松柏身手矫捷地“打劫”了她。

    她追在后面,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等等——”

    贺松柏刹了车停了下来,只见女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只大大的圆锥形的斗笠,一把戴到他的脑袋上,没好气地说:

    “书包里有包灶膛灰,你进城里卖东西的时候记得往脸上抹一点。还有……绿豆糕每斤卖六毛钱,要一斤粮票。肉票、布票、工业券、肥皂票这些的,你看着些收,别让我亏太多了,这绿豆糕我四点爬起来做的。”

    别小瞧绿豆糕才六毛一斤的价钱,肯定是比不上卖鸭食的时候卖一毛五一两值钱。但首先它不是肉,其次蒸绿豆糕的时候面里吸了点水,净重比原材料的还要沉实一些。鸭食用的三十多种香料调料贵、费的人工也多,而绿豆糕贵一点的就是白糖了。仔细算下来,利润空间倒不比卖鸭食的差多少。

    贺松柏皱了皱眉。

    赵兰香说:“走吧,早去早点卖完。”

    贺松柏踩着单车一溜烟消失在了赵兰香的目之所及,这时天空才渐渐地放明,撒下几缕微弱的晨光,赵兰香陷在草地里鞋袜都沾了薄薄一层的露珠水了。

    贺松柏不见了人影之后,赵兰香才忍不住扬起了唇角。

    这男人虽然话少了点、嘴不甜,倒也不是那么不知趣的嘛。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