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18
    赵兰香把玻璃碎片拣了挖了个坑埋了进去,她很快托了下午要进城的知青帮忙带一瓶药油回来。

    晚上,贺松柏在他的窗前又看到了一瓶崭新的药油。他轻轻地旋开盖子,一股温和又微微刺鼻的味道溢了出来,他却微微地皱起了眉,锋利深邃的眉眼此刻沉默极了。

    不过赵兰香没有时间去关注贺松柏到底有没有涂药、腿好点了没有,因为很快她就陷入了繁重的劳动之中。这个月上边下达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要在山上挖水渠。拟将在秋冬开垦水田,引水渠的水灌溉,明年计划到山上种稻谷。

    这无疑是一个受益百年的举动,X省的地下水源丰沛,山林众多,若是能在半山腰开垦出水田来,山顶的林木可以涵养水源,一旦沟通好水渠开垦出水田来,以后的灌溉就不用依靠人力了。

    于是赵兰香这群知青又被抓苦力了,虽然没有需要干啥重活,但却也逃不了要干活的厄运。

    她就是有那个闲心思东想西想,也彻底没有时间钻牛角尖了。

    ……

    自上次梁铁柱说过要给赵兰香搬粮食的三天后,天还没大亮,他就骑着他的金鹿牌单车来到了贺家。

    赵兰香仍在睡梦中,就被勤快的铁柱叫了起来。

    铁柱吁喘着气,从他的“大金鹿”的背上取了一袋面粉下来,又陆续拿了一袋木耳蘑菇竹笋等等干货出来,最后还有一袋黏黏的黍米。困顿的赵兰香立即打起了精神,赶紧取出暖水壶倒了碗温水给他喝。

    铁柱咕咚地喝完了,赵兰香说:“现在不急吧,我马上就做早饭了,动作很利索的,等一会就可以吃了。”

    铁柱虽然起得早,但是干他们这行的又苦又累,哪里顾得上吃早饭。他习惯天不亮就把“货”送到客人的手里,三年了从来没吃过早饭。

    不过赵兰香的手艺特别好,做啥都好吃,她提出要留他吃早饭,铁柱求之不得呢!他猛地点头,忽然发现这黑漆漆的天,离天亮还很远,哪里到吃早饭的时间唷。

    赵知青真跟他柏哥说的那样,心地是善良的。

    梁铁柱卖了那么多年的粮食,还没有过哪个客人留他吃早饭。他们都是恨不得他交了粮食之后,立刻消失不见,唯恐方才那番交易被人发现。

    赵兰香很快钻去柴房做早餐了,家里已经没有肉了,这段时间她也懒得去门市买肉回来吃了。她看着梁铁柱捎来的那袋丰富的干货,于是转头跟铁柱说:

    “素锅贴吃吧?”

    此时梁铁柱已经把贺松柏叫了起来,他走到门口疑惑地说:“素锅贴?”

    赵兰香笑着说:“别小瞧它是素,素锅贴做得好吃,那比吃肉还有味道呢,你、你……们等等。”

    她说着发现贺松柏也来了,不知道啥时候来的,默不吭声地搬了张小板凳来蹲在柴房门口。

    他满脸都是还没睡够的困倦模样,顶着一头的鸡窝靠着墙小声地打了个哈欠。那双眯起的眼只露出一条缝,漆黑的眼在缝中流转出细碎的光芒。

    梁铁柱腼腆地挠了挠头,毕竟是孤男寡女,还是要注意点影响的,于是他把他柏哥也叫了起床。

    赵兰香转身去揉起了面,锅贴的名字其实名不副实,让人一听着眼前就浮现起焦乎乎的锅巴。

    实际上锅贴很像一种煎脆酥香的长版饺子,咬一口脆软鲜美,汤汁浓郁。那种滋味可比吃水饺强多了,然而做起来也麻烦了很多。

    锅贴要达到那种软脆又嫩酥,同时又要包得住馅,这就既要求了它的皮足够软,又要足够韧。太软了兜不住馅,皮容易破;太硬了也就没有那种软酥脆的美妙体验了。所以赵兰香和了两团面,一团烫水和的面,一团冷水面,烫水面软和,冷水面韧弹,最后揉成一股。

    她包好大饺子放到锅里炸,炸得金黄,边炸边浇蛋液,刷上猪油。木耳、山蘑菇、豆皮儿、竹笋揉成馅料,交织成一种不可思议的组合,各种山珍的鲜味浸入了猪油汤汁里,鲜极了,也香极了。

    猪油的香味夹杂着锅贴本身的香气溢了出来,把守在柴房外的两个男人都勾得精神了起来,铁柱期待地咽了咽口水,闻起来这么香,吃起来肯定好吃。

    赵兰香把热腾腾的锅贴端了出去,每人三只,她自己吃一只就够够的饱了。

    梁铁柱咬了一口,入口的软脆,煎得外焦内嫩,口感棒极了。再咬一口,锅贴包裹着的那股浓郁鲜美的菜汁就流了出来,带着各种山珍鲜美香咸的滋味,又烫又热,令铁柱嘶嘶地抽气。太好吃了,皮儿被炸得酥酥软软的口感令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连同被烫到的微微刺痛也变得享受。

    好吃得让人恨不得整只吞下,又不舍得狼吞虎咽,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一口口地尝了起来。

    贺松柏也享受地眯起了眼睛,慢吞吞地啃完了三只锅贴。

    赵兰香回房里取出了十块钱交给梁铁柱,铁柱找补了三块六毛给她,肚子饱饱的、一脸满足地骑着他的大金鹿离开了。

    天空初绽晨光,赵兰香吃饱了回房间歇息了一会,很快就投入紧张的劳动中。

    这次的工程除了村民都参与之外,政府还包了一支工程队,负责挖沟渠。

    大家都干劲儿十足,毕竟他们对这种把水由上往下放,次第灌溉水田的方法稀奇极了,听外地人提起的时候,那一脸的懵逼的表情别提多羡慕人家了!轮到干活的时候,平时一些惯爱偷懒的人也不敢放肆。

    赵兰香看见蒋丽也破天荒地勤奋了一些,不像平时那么懒惰娇气了。赵兰香觉得蒋丽可不是那种容易受周围人影响的人,当她把碎石头运下去的时候,看见了一群干事模样的人,才有些明悟。

    赵兰香虽然吃饱了早餐才来干活,但力气毕竟小,干了半天人就挨不住了。走的每一步路都跟背着大山似的沉重,她走着走着突然走不动了,只装了一点点碎石料的小推车,带着人往下滑。

    一只强健的手在后边稳稳地握住了推车,赵兰香转过头去看,是贺大姐。

    她笑眯眯地摸了摸赵兰香的头,双手有力地把车运到了废石堆里。她打着手势说:“你累了,去休息。”

    “我帮你干。”

    赵兰香也没有勉强自己,取了水壶给自己补充了水分盐分。她转头,看见蒋丽仍在坚持地干着活,提着头一点点地刨着土,她穿着浅红色的短袖被汗水打湿了,白花花的一层盐渍晒脱了出来。

    赵兰香到底是有些刮目相看了。

    不过打脸很快又来了,中午大伙干完活后,聚在一块吃自己从家里带来的便当。周家珍坐在树下的石头上乘凉,享受地吹着凉凉的山风,边吃边跟赵兰香咬耳朵。

    “兰香,你咋地刚刚没好好表现呢!”

    赵兰香嚼着米饭的动作有些迟钝,诧异地问:“怎么了?”

    周家珍恨铁不成钢地敲了敲她的脑袋,问:“难道你下乡不是为了那件事来的吗?”

    心虚的赵兰香闻言,心里地咯噔了一下,她的表现有这么明显?她刚才干活的时候,分明也没有往贺松柏那里看多少眼。

    不过她联系起前言后语,周家珍不像是发现了她想接近贺松柏的事,接近贺松柏还要什么“好好表现”?于是她淡定地问:“什么事?”

    周家珍还以为她还在装傻,忿忿地说,“当然是推选工农兵大学生了。”

    她看着赵兰香像是看着没心眼的傻大妞似的,没个上进心,点着她的额头心痛地说:“大伙在干活的时候,你干嘛去休息了。我才刚下去倒石头,没盯你干活,你就水成这样……哎。”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