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19
    “本来你也是挺有机会的,文化高、人缘还不错,要是群众投票肯定也有你的份儿。领导就站在这,你刚刚在干什么啊你?”

    周家珍既愤慨又惋惜。

    赵兰香哭笑不得,原来还有这回事。

    不过她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好像当年的蒋丽还真是没多久就去上大学了。

    所谓的工农兵大学生也叫做工农兵学员,是地方从工人、农民、解放军之中选拔学生,到学校接受几年的教育再回到生产之中。

    不过看着一脸惋惜的周家珍,赵兰香不由地安慰道:“没事的,我不在意。”

    她真的不羡慕工农兵大学生,完全没想过要竞选这个名额。

    赵兰香清楚77年高考就恢复了,从此之后上大学不再需要地方推荐,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样可以念得了大学。

    虽然工农兵大学生出身的人里边也不乏有许多优秀的人才。同样是念完了大学的学生,但因为后来走后门的现象越来越多,推荐选拔.出来的学员质量良莠不齐,以至于后来工农兵学员的学历反倒不被认可。一个是推荐去上大学的,另一个是靠自身的实力考上大学的,哪个更让人信服这根本就不用说了。

    “工农兵学员”这个香饽饽别人抢得头破血流,对于赵兰香来说却没那么大的诱惑力。不过放在眼下它却是跳出农村户籍、吃上商品粮的很光明的一条大道。为了抢这么一个名额,普通人付出的代价,沉重得根本令人无法想象。

    她喝了口水,笑眯眯地说:“这个机会当然是得留给艰苦奋斗、产生了积极作用的人。我这‘消极分子’哪里还敢肖想。”

    周家珍呸了声,随后沉默了许久才说:“我也不敢想了。”

    赵兰香摸了摸她鬓边干枯的发,杏眸闪闪道:“虽然也指望着被选上了,但学习读书这件事却是值得坚持的。即便现在没有大学读,梦想总有一天也会达到的。”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周家珍揪着赵兰香的马尾,笑骂道:“呸呸呸,都一把年纪的老姑娘了还敢想什么读大学。”

    赵兰香把水壶递给周家珍,“来喝口水,等会还要去干活。”

    中午休息结束后大伙又开始干起活来,赵兰香提着?头刨土,学着别人挖沟渠姿势刨起了土,她活干得慢,别人都干完去歇息了,她还在后头慢吞吞地刨。

    突然周家珍推了推赵兰香的胳膊,吃惊地问:“你看,那个二流子怎么来了。”

    赵兰香抬起头,贺松柏不知什么时候从山上下来了,此刻站在她身后。

    他说:“我的活干完了。”

    赵兰香说:“你活干完了就干完了呗,跑来这里干什么?”

    她抿着唇,压了压唇角上扬的弧度。

    贺松柏说:“我姐让我来的,帮你干活。”

    赵兰香抓着头的手紧了紧,唇角边弥漫着的笑意也淡了。

    “噢,我多谢大姐心里牵挂我了……不过她上午帮过我一回,下午就不用了。”

    贺松柏闻言,浓黑的剑眉纠结在一起。

    仿佛男人的心里,此刻正在思考女人怎么是种这么麻烦的生物,赵兰香把头撇过了一遍,握着头弯腰刨起土来。

    贺松柏很快地扫了眼四周围,压低声音说:“你力气小,别逞强了,快给我等会人多了我就帮不了你了。”

    说完他就抢过了赵兰香手里的头,把拉到了另一边,自个儿弯着腰卖劲儿地刨起土来。他的锄头砸落到地里,四周围的泥土噗噗噗地飞溅起来,女人要要花一整个下午才能完成的工作,他半个小时就做完了。坑挖得又深又工整,刨出来的土还整整齐齐地码在两道。

    贺松柏额间滚滚地流汗,他说:“以后这个时间点,我都来帮你干,听话。”

    他说完扔下这句话后,走了,轻轻的声音淹没在风中。

    “听话”这个词,让赵兰香忽然怔忪住了。

    老男人也常常把这两个字挂在嘴边,每次轻轻说出这个词来的时候,他的脸上都是无尽的包容宠溺。她终于找到了一点点他们之间相似的地方了。

    赵兰香摸了摸自己砰砰跳的心。

    周家珍忍不住惊讶地叫了起来,在她的意识里,只有处了对象的人才会这样光明正大地来帮干活。

    赵兰香赶紧捂住她的嘴,说:“贺家姐弟的人都是很不错的,你不要对他们的有偏见。”

    周家珍宛如听见了鬼话一般的震惊,她说:“你咋的也被他们欺骗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老话说得果然没错。”

    赵兰香又说:“我信我眼睛看到的、自己感受到的,而不是去盲目相信流言。你住进了支书家,平时都是帮他们家收拣家务,房租也按时给,他们家的人肯来帮你干活吗?”

    周家珍有些语塞,“他们都是大忙人咧,哪里有空做这些活。”

    赵兰香却又说:“支书家的干少点活都不用愁吃不饱饭,贺家的姐弟不干活就没公分挣就要饿肚子,可是他们还是选择了来帮我干完活。”

    周家珍没说话。

    赵兰香叹了口气,说:“干活吧。”

    周家珍说:“好咧!”

    接下来的每一天,虽然赵兰香很不愿意,贺松柏都按时来顶她的活干。老知青们收完工看着她和周家珍共同挖的那段坑,也不由地夸赞起来。

    周家珍哪里好意思受这份夸奖唷,她不想承认也得承认,她还沾了赵兰香的光。

    因为贺老二来帮赵兰香干活的时候,也顺便挖了挖她的那份。

    赵兰香看着贺松柏这么辛苦,自己也过意不去,于是周末跑去门市买肉也买得勤快了,隔三差五地给他补给点油水。

    村子里的人羡慕极了,贺家人真是享福了!

    自从那个城里来的女知青住进贺家之后,贺家人也跟着沾光,吃肉吃肉,爱吃粮吃粮。原本瘦得跟非洲难民似的他们吃得油光焕发,俨然村子里的“欧洲人”了。

    大伙同样都是一样累成狗,结果回到家里你们吃的吧唧吧唧香,他们碗里的依旧是红薯豆钱饭,吃得脸都绿了。而且这种带着气味的、生动的对比,才最令人痛苦。

    他们又不能厚着脸皮上门讨点吃,又天天被逼着闻这股味。谁让他们很多人当初还是批.斗贺家的主力军,这么多年来关系从来没修好过。

    想上门讨肉吃?

    他们还要点脸,他们这些成分好的怎么可能为着这几口吃的向那些坏分子低头?

    于是他们只能在饭点紧闭大门,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地把碗里的红薯豆钱饭想象成肉,高高兴兴地闻着空气中的肉香味吃完每一顿饭。

    哎!那个赵知青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怎么这么香,天天都那么香!要是赵知青来的是他家就正正好哩!凭啥子贺家那种坏分子能沾光,他们连点米汤都喝不着。

    结果贺松柏某天去帮赵兰香干活,被同队的人撞见后,这些人就仿佛抓住了宣泄口,成天逮着人的痛脚踩,见缝插针地在干活的时候说酸溜溜的话。

    贺大姐的两耳清净极了,本身她也是个聋子,别人在她面前喊得喉咙都破了,她一个字都听不见。在她面前嚼舌根纯属浪费精力,吃饱了撑得慌。

    只是可怜了贺松柏,遭受到的“关照”是双倍的,耳朵一直没清净过。

    “女娃娃啊长得俊,又给郎吃肉来,又给郎暖被……”

    “闭嘴。”贺松柏淡声道,低哑的声音含着威胁。

    那人更加兴奋地又在贺松柏面前唱了一遍,唱顺口溜的人叫王癞子,又穷又邋遢,三十多岁了还讨不上老婆,每当听见沾点男女关系的桃色他就闻风而动,一双浑浊的眼绽放射出异样的光亮,激动又兴奋。

    旁人嘘声一片,轰然嘲笑。

    “贺老二家早穷得只剩两间破屋了,连偷子都不愿过门。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配不配得上人家城里来的文化人阿……”

    王癞子愈发得意,更是摇头晃脑地唱起那两句顺口溜来,贺松柏一把甩开了?头,砂锅般的拳头流星似的往王癞子身上招呼。

    这一天,赵兰香没等得来贺松柏给她挖沟沟,倒碎石。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贺三丫眼里包着两团泪跑来找赵兰香,“姐姐可不可以去看看我大哥,他流了好多血。”

    贺三丫指了指那个方向,鼻涕眼泪掉下来。赵兰香立刻扔下了小推车,飞奔一般地跑去了贺松柏上工的地方。她看见地上流着一滩血,整个人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抓了个人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问清楚大概来龙去脉后,她跑回了贺家老屋,急匆匆地推开了贺松柏房间的门,只见光线昏暗的房间内,男人趴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只露出一头黑色的短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油的味道,刺鼻而浓烈。

    赵兰香走了过去,看到人还好好地躺着,眼眶里弥漫的湿润收住了。

    她佯作若无其事地问:“哦,这段时间太忙了我还没来得及问,你的腿好点了吗?”

    “我要看看你的腿。”

    贺松柏攥住了被子,淡淡地说:“没事了。”

    赵兰香一把掀开了他身上薄薄的被子,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身上的伤痕,麦色的胸膛上布满了鳞鳞的淤青,很多地方甚至渗出紫红色的淤痕,他深邃锋利的眉角上凝固了一块血疤,鲜血一路流到脸颊。模样看起来可怕极了。

    她用手指轻轻地按了按他的皮肤。

    男人立即嘶嘶地叫了起来,赵兰香说:“活该,犯得着打架?”

    贺松柏皱着眉,疼得抽气地疼,连神经都是麻木的,也分不出心思再去思考什么,他声音沙哑地说:“乱说话,该教训。”

    赵兰香从自己房间找出了更多的药,用酒精给他洗了洗伤口,又给他敷上了药,最后淡淡地说:“没有乱说话。”

    温和的药给火辣辣的伤口带来了一丝慰藉,痛得麻木的伤口此刻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贺松柏嘶嘶抽气的声音顿停,此刻他才能腾得出多余的精力,去想身旁的女人是何时俯下身坐到了他身旁,又是何时弯下腰来仔细地摸着他的胸膛,以及她整个人宛如坐到了他怀里的姿势,又是究竟有多么不合时宜。

    距离近得他呼吸之间都能攫取到从她嘴里吐出来的气,没受伤的那只手贴着她温暖绵软的丰润,昏暗的房间里静悄悄的,视觉的弱势增强了其他感觉的敏锐。他甚至能从一堆刺鼻的气味里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香。

    “什、什么?”

    贺松柏宛如被烫到一般,动作僵硬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赵兰香眨了眨眼,认真地说:“他没有乱说话。”

    那对澄澈的杏眼宛如秋水,温柔又妩媚,眨得贺松柏眼皮一跳,太阳穴抽抽地疼。

    她笑了笑,按住了他撤退的手,窈窕的身躯朝他贴得更紧了,贺松柏的唇瓣一片温软濡湿,脑袋陡然变得空白,只感觉整个人如遭雷劈,浑身滚烫宛如岩浆、要炸开了一般。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