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28
    赵兰香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男人心里横着的那道坎,它就像一道无形的尺子,横贯于他的底线。他有他的骨气和骄傲,他不愿意吃女人的软饭。他希望自己能够像顶天立地的好男儿,给自己的婆娘、家人撑起一片天。他希望他吃的每一粒粮食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挣来的。

    他的这些想法,赵兰香后来明白了,于是饭桌上美味的可口菜肴换成了红薯豆饭,精细粮变成了不见油水的米糠野菜。她顿顿跟着吃,向他表明了她能跟着他一块吃苦的决心。

    但是现在赵兰香不愿意再让他继续吃糠噎菜了,他现在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蛮牛,把浑身的精血都撒在了庄稼上,他急需补充营养,吃点好的东西。她让他努力一点,才不是这种拼命式地干活。

    她希望他活得更积极点,没想到他却积极过了头。

    赵兰香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凑近他的耳朵,小声地说:“阿婆前几天给了我一张纸条,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你帮我看看?”

    说着她从兜里取出了那张皱巴巴的纸条。

    贺松柏浑身都冒着蒸腾的热汗,汗水顺着漆黑的发流了下来。他浑身臭烘烘的难闻,可是那个刚洗完澡香喷喷的女人还往他身边凑。

    贺松柏可真是对她无奈!哪里见过这样黏人的婆娘!

    贺松柏都有些替她担忧,同时又觉得浑身燥得厉害。他时常会为自己这种控制不住的生理反应而愧疚,他到底是个口是心非的男人,心思龌龊!

    贺松柏大概是不知道,女人不仅不嫌弃他的汗味,此刻的他在她眼中是那么的有男人味,他虽然流汗多,但爱干净,天天都洗澡换衣服,跟农村邋遢的男人都不一样。

    赵兰香扯了扯贺松柏的耳朵,让他仔细看阿婆留下的纸条。

    她说:“我怀疑阿婆给我留下了一笔宝藏,我们……现在就去找找?”

    贺松柏正在擦拭着汗水的手停滞在半空中,深邃锋利的眼角控制不住地抽了抽。

    他轻咳了一声,颇有些窘迫地说:“我家穷,哪里还有什么宝藏。”

    赵兰香把手摊开,把纸条贴在他眼前展示给他看,“不然你以为阿婆特意写这句话是啥意思?你今晚要陪我去吗,如果不陪,那我就自己去。”

    他突然翻了脸了,狠狠地教训她说:“女孩子大晚上不能乱跑,你爸妈没有教过你吗?”

    赵兰香把纸条折好收入兜里,认真地问他:“所以这不是让你一块去么,你是去还是不去?”

    贺松柏发完脾气后,看见了她眼中透露的势在必得,是拿这个善变的女人没辙了,很快他提着铲子跟着她摸黑去了牛角山。

    赵兰香慢慢地丈量着百步的距离,用手电筒照着山脚下那片葱郁的林子。

    “槐树、槐树,这里哪有什么槐树。”

    贺松柏却四处张望了一下,忽然蹲了下来,用拇指探寻了一下。他摸着粗糙的半截木墩,又用手电筒照了照。那块被砍掉的木墩其实已经残破得不成样,稀疏稠密的年轮在灯光下隐隐发黑。

    “我挖了。”贺松柏说。

    赵兰香拿着手电筒继续找别的地方,“我去那边看看。”

    贺松柏拉住了到处乱跑的女人,宽厚的手掌罩着她的脑袋,“不用去了。”

    说着他卖劲儿地刨起土,旁边的空地很快堆起了一座小土包。赵兰香举着手电筒给男人照着光,他挖着挖着坚硬的铁铲突然挖不动了,底下发出闷闷的声音。

    女人声音里的惊讶和兴奋简直无法抑制,“哎,不要再挖了,真的被你找到了。”

    贺松柏沉默地用铲子翻出了那块硬物。

    这是一个沾满了泥的盒子,赵兰香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打开它。她又暂时看不出这是个啥玩意,不舍得暴力地打开毁了它。

    贺松柏不嫌脏地把它拣了起来,闷声道:“满意了没有?回去吧。”

    赵兰香点点头,果然跟她预想的差不多。

    回到贺家赵兰香打了一桶水仔仔细细地给它洗刷一遍,小小的盒子褪去了丑陋的外壳,露出了古雅厚重的外表。木材纹理细腻,入手沉实,仔细嗅还有一层淡淡的芳香。

    这是……紫檀木。

    赵兰香没有打开盒子,便觉得阿婆给的宝物,所有的价值都体现在这只木盒身上了。只见木盒上挂着一道锁,繁复又小巧,一堆纠结在一块的紫檀木,构成了精细巧妙的一把锁。如果强行破坏了这把木锁,整只檀木箱的美观就大大地破坏了。

    这可真是个有意思的盒子,极具收藏价值,不知道卖出去得值多少钱!不过这种念头,赵兰香只是稍稍地想了想,很快就打消了。

    这种复古的宝贝,现在是一文不值,不仅没有市场,反倒是烫手的玩意。她能做的是紧紧地捂实了它,收藏起来。

    贺松柏看清了这只盒子,眉梢微不可见地抽了抽,他淡淡地说:

    “去睡觉吧,里面没有什么宝贝。”

    他开始撵人了。

    赵兰香好不容易才挖到这个宝贝,哪里肯走,况且男人此刻的表情很耐人寻味。她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解开了盒子上的鲁班锁,“啪”地一声翻开了盒子。

    贺松柏用手掌抹了一把脸,沉默极了。

    赵兰香看见了里面整整齐齐地铺着防潮的干草,将它们取了出来掉下了一块小小的如意锁,还有几张破烂的纸。

    如意锁小巧而精致,金片被磨得发亮,触手生滑。

    上面用模模糊糊地写了一个“柏”字,刻以丁酉,丙申。一看就知道这是给小孩压岁的平安锁。

    赵兰香忍不住捂住了嘴,阿婆居然把自个儿乖孙孙的宝贝拿出来送给她了。

    她又抖了抖那破烂的小本本,上面用稚嫩的笔触画了胖乎乎的小猪仔,歪歪斜斜地写,想,吃。后面应该还有更精彩的内容,但是——

    赵兰香觑了眼贺松柏,男人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

    他说:“别看了。”

    赵兰香把平安锁托在手心里,掂量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说:“这只锁有点沉,应该能买下一只猪。”

    贺松柏把小本子收了起来,硬邦邦地说:“睡吧,不要想那么多。”

    赵兰香摇了摇头,“你不明白阿婆的意思,她把锁给我,就是想让你们俩吃点好的。明天我就去买猪肉,这回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吃个饱了吧?”

    她笑眯眯地将这把贵重的锁收入囊中,声音中透露出一抹戏谑和揶揄。

    阿婆给她写纸条的那段时间,正好就是她“断粮”的时候,这还有什么难懂的,阿婆她就是想让孙孙和孙女吃香喝辣,吃饱饱的。

    所以她破天荒地搭理了她这个“外人”。

    她并不是麻木的、冷漠的,她只是静静地用那双浑浊的眼睛,看待着这一切的变化。阿婆扔了这团纸条给她,既是弥补,也是鼓励。

    阿婆希望她继续做好吃的,这让赵兰香隐隐愧疚的心,松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喂食的行为会变成了贺松柏的负担,然而这一家之长都开口了,赵兰香还管什么愧疚不愧疚的。

    阿婆说要继续吃,那就继续吃。她的金锁片和紫檀木的价值够这两姐弟吃上很多顿可口的饭菜了。

    次日,赵兰香很早地就赶去了门市排队,用肉票买了只肥肥的猪蹄髈,一寸白腻的肉宛如雪花。赵兰香挑的是贺松柏最喜欢吃的肥肉,一道红烧猪蹄髈很快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赵兰香心满意足地抱着它回了贺家,切姜葱蒜片,下锅将蹄髈煎炒至两面金黄,白糖炒成糖色晕染蹄髈,滋滋的声音冒出来,金黄澄澈的油花一点点流出,猪油裹着蹄髈催生出一股香滑。

    赵兰香把炒成红色的猪蹄髈放在陶碗里,锅里添水,灶底一顿旺火猛蒸,蒸得煎炸得脆香的蹄髈渐渐软烂,红红的表皮冒出点点油光。一根筷子戳下去又抽回来,被肉咬住的筷子发出“嘣”的一声,极具黏滑,这时候她就知道蹄髈已经软滑得可以出锅了,保证能吃得人满嘴流油,入口即化的肉肥而不腻,香滑诱人。

    她端了一碗到老人家的屋子里,年迈的老人正坐在窗前,发呆。她发现了赵兰香的身影,沧桑的老脸皱了起来。

    “把东西给我。”

    赵兰香疑惑地看着她。

    阿婆冷漠地说:“金锁片你融了拿去换钱,盒子里的那本连环画还给我。”

    赵兰香忍不住笑,“那本原来是连环画,可惜它不在我这里,被贺二哥拿走了。”

    她看到阿婆突然认真的打量的视线,顿了顿继续说:“我看见金锁上有个柏字,想来肯定是贺二哥的东西,于是拿给了他。”

    赵兰香暗暗地吁了口气,贺松柏这个老祖母的眼神要不要这么犀利,她快要兜不住底了!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