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36(补全)
    蒋丽听完赵兰香这番话,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她哥是谁?

    整个大院里的年青一代,属他最有前途。跟上头的几个样貌平平的哥哥不同的是,她哥净挑着父母好看的地方长,比他有出息的人没他有前途,比他有前途的长得不及他三分好。喜欢过她哥的女孩多得不说能从街头排到街尾,好歹一个加强连是有的。

    现在赵兰香居然说跟她哥掰了,还是在她哥写了这样“肉麻”的信的情况之下。

    蒋丽只想笑,但是看见赵兰香眼里的认真却笑不出来。

    她说:“难道还想让我哥把你当成祖宗地供着,求着你跟他好?”

    “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你让他心灰意冷,这辈子都没法进我蒋家的门。”

    蒋丽不觉得赵兰香的话是假的,她想到的是他哥之前那副爱理不理人的模样,那种把女孩子的真心践踏的贱模样,有时候她看得都牙痒。她对象要是敢这样对她,她保证利索地让人滚蛋。

    她以为赵兰香是“真闹脾气”了,但却没怀疑过赵兰香对他哥的真心。

    当初她那股死心塌地的模样,怎么可能一朝一夕就突然说改变就改变。

    赵兰香哦了一声,毫不感兴趣地说:“随你怎么看吧。”

    “不过看你哥的样子似乎还没有那种自觉,你可以稍微提点提点他。这年头给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写这种信,耍流.氓都没有他这么耍的。”

    她随意地拆开蒋建军的信扫了一眼。

    其实赵兰香是不怎么敢相信蒋建军会写“情书”给她的,上辈子这个时候他正在遭受着人生的低谷,被他宿命里的“克星”压制得死死的,名誉光荣勋章全都归了那位。他一个人惨兮兮地住院养伤,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白月光还为了事业远调他乡。

    最后估计他是认为这辈子跟白月光都没机会了,但总归要结婚,于是他随手挑了对他最热乎的一个。

    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写“肉麻”的情书给她呢?

    这一眼看过去,让赵兰香有些不对劲,一目十行的视线顿时变成了逐字逐句的审视。

    这个动作落在了蒋丽的眼里,更是变成了嘴硬心软的证明。

    她说:“哎,我不管你们的事了,我想吃包子。”

    赵兰香体验了一把蒋丽拆开信看的时候那种“洗眼睛”的滋味,她两辈子加在一起还是头一回见识到蒋建军这热烈大胆的一面,但看着看着,她蹙起了眉。

    一股离奇的念头钻入了她的脑里。

    他……现在,应该是很厌烦她的时候。

    怎么、可能、用这种恋人般的口吻给她写信!

    一时之间赵兰香怔忪了片刻,心中有说不出话来的惊愕,同时一股凉气顿时从脚底板冒到心上。

    蒋建军不会跟她一样也重生了吧?

    麻烦大了。

    先不论她跟蒋建军的那点破事,就贺松柏跟他的恩怨来说,当初贺松柏替她狠狠地教训了蒋建军一顿,把他弄得身败名裂,蒋建军要真是如她所想的那样,赵兰香不太愿意深想下去。

    蒋丽摇了摇赵兰香的身体。

    “好了好了,我哥的信也没有那么好看吧,至于让你一直盯着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我想吃包子,你有没有空做,我把肉都买来了。”蒋丽说着摇了摇手里拎着的猪肉,她手中的猪肉肥瘦掺半,一寸莹白的肥肉在阳光下泛着点点油润的光泽。

    赵兰香脑海里的想法千回万转,最后视线凝在了蒋丽的身上。

    她说:“我来跟你商量一件事,如果你答应的话,我给你做这顿包子,不答应……你就拎着你的猪肉回去自个儿做吧。”

    蒋丽狐疑地看了赵兰香一眼,问:“什么事?”

    赵兰香唇角勾起,冲她招了招手,附在她的耳边低声地交代了一通话。

    蒋丽听完后,简直莫名其妙,眉头皱得老高。

    她说:“我算是知道为啥别的女人都没被我哥看上,光看上你了,啧啧啧,这心机真是深……”

    蒋丽对赵兰香怎么跟她哥恩恩爱爱的事情没兴趣,她只想吃包子,热乎乎的包子!

    昨天她听周家珍憧憬怀念地说起赵兰香做的包子,口水都忍不住泛滥了。

    秋收完一休假,她就利落地去门市排队买肉。可惜第一天她起得太晚了,肉早就被抢光光了,轮到她啥都不剩了。所谓遇到的挫折越多,最后的期待感越高。

    今天一大早天蒙蒙黑地蒋丽就去了县里,抢了个前排,路过邮局还捎带了一封信,紧赶慢赶地赶回来看到赵兰香还在美滋滋地睡大觉,简直被虐得体无完肤了。

    赵兰香取过了蒋丽手中的肉,掂量了一下,挺沉的,估计有两斤重。

    “这么多猪肉你吃不完。”

    蒋丽哼哼地说:“没事,你尽管做,多做几只我拿回去当午饭晚饭吃。”

    赵兰香想了想说:“如果你想吃好点的,现在马上去大队转转,看看卖货郎有没有来,去跟他买几块碎冰拿回来。”

    这几天秋收天气燥热,一到中午闷得跟火炉子似的,长期暴露在太阳下的人容易中暑。谷场上有时会有挑着冰水来吆喝的卖货郎,很多人都愿意花上一两分钱买点冰块祛祛暑气。

    蒋丽不满意赵兰香这随意使唤人的态度,她瞪了赵兰香一眼,旋即美味的肉包子带来的诱惑让她屈服,她跺了跺脚转身去买冰块了。

    这时门外的唐清走了出来,问:“冰块吗?我去买就行。”

    赵兰香点了点头,拎着猪肉走去了柴房。

    好在这三天休假,赵兰香想着要做点好吃的东西,炉子上早就煨好了一夜的老高汤,用来做灌汤包正正好。灌汤包汁多味浓,薄薄嫩嫩有嚼劲的一层皮儿裹着浓浓的汤汁,咬一口汁水横流,那种富有层次感的口味可比单纯吃肉包的感觉好多了。纯正的灌汤包的窍门就在清澈醇厚的汤汁,让人吃了一只还想着另一只。

    用来当早茶吃再合适不过。

    赵兰香把面揉好之后,唐清的冰块就买回来了。

    她用猪皮和筒骨老高汤做成了皮冻汤,用冰块降温冷冻,高汤皮冻渐渐地凝成了琼脂状的固体。

    揉面皮儿的粉赵兰香用了生淀粉,揉了十八道褶子的包子皮儿,将碎肉和皮冻裹在一起。大火猛蒸,固体状的皮冻渐渐地融化成鲜美的汤汁,薄薄的一层包子皮儿在雾气的蒸腾下渐渐变成半透明,生淀粉蒸出来的面皮就会变得透明。

    很快一笼热腾腾的水晶灌汤包就做好了,豆角猪肉馅、玉米猪肉馅,香菇猪肉馅,三色的灌汤包在水晶皮儿下被勾勒只只如凝脂润玉,肥润小巧,每一道褶子都可爱诱人。

    蒋丽蹲在灶头边,一对眼睛闪闪地发亮,口水泛滥。

    这么好看的包子,她都舍不得下手了。

    唐清主动地装了一碟的灌汤包,还没有来得及坐下就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只塞进嘴里,还没尝出是啥滋味,舌头就被烫到了。

    他呼呼地吸气,牙齿稍微咬破了点儿面皮,霎时汁水四溢,流满了嘴巴。薄薄的面皮儿柔韧黏糯,肉馅肥而不腻,鲜美味浓,滚烫得令人忍不住吼叫的浓汤,将整只灌汤包的鲜推到了极致,直叫人痛并快乐着。

    吃完了一只灌汤包的唐清,狼吞虎咽地又开始咬起第二只,他含糊又激动地道:“好吃!”

    “我从来没吃过长得这样特别的包子。”

    直到吃到了第四只,唐清饥饿的胃和贪婪的舌头才得到了抚慰。他才肯减慢速度,开始慢条斯理地尝起每种馅料的灌汤包。

    “赵同志,你做包子的手艺绝对是这个的。”

    他毫不吝啬地竖起大拇指赞扬,唐清的母亲做饭也很好吃,他下乡后会常常想起母亲的菜肴。但自从吃过了赵兰香做的东西后,他想得更多的就是赵兰香的面汤和包子了。

    也许……他的单车转让成功以后,值得他想念的吃食还能更多一些。

    蒋丽吃完八只灌汤包,撑得肚子圆溜溜的,她用布袋打包走了剩下的包子。

    赵兰香颇有深意地说:“记得我说过的。”

    蒋丽摆了摆手,“得了,不用你提醒了,我像是那种会赖账的人吗?”

    赵兰香把两人送到了门外,蒋丽走了之后,唐清留了下来。

    他说:“单车你还要吗?”

    “单车对于我来说其实不是很必要的……”

    他轻咳了一声,继续道:“不过如果要转让单车,我只想转给你,是你让我有了卖单车的念头。”

    赵兰香毫不犹豫地掏出了买单车的钱,递给了唐清,她说:“要当然是要的,不过我没有足够的工业券,这个月你要是想来吃饭,提前知会我一声就可以。这样行吗?”

    这……当然行得很,正中唐清的下怀。

    他愉快地把自己的单车推了过来,放到了贺家的牛棚里。

    赵兰香用油纸包了三块芸豆糕递给他,“多谢你的单车,这是我今早刚做的,你可以尝尝,。”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