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41
    赵兰香就这样隔着长长的一段距离,看着贺松柏是如何地搬猪烫毛,再下大劲儿把猪肉猪骨劈开。刀落下劈到坚硬的骨头,又快又猛,有时候会溅出火星子。

    贺松柏劈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四头猪劈完。

    他完成任务后,何师傅挑了三十斤卖相特别好的半肥瘦的肉给他拿回去。

    贺松柏问:“猪下水我能拣点吗?”

    他对象喜欢吃猪下水比喜欢吃猪肉还多,猪蹄在她眼里估计比肥肉还更可爱。

    何师傅爽快地摆了摆手:“随便拣吧。”

    反正猪下水也买不了几个钱。

    杀猪的师傅又累又辛苦,每天干完活后这边都会允许他们带点猪肉回去补补身子,猪下水算个啥。何师傅想着又多添了两斤肥肉进去,算作贺松柏这天的“辛苦费”。

    “劈出来的猪头骨你要是想要,也拣点回去。”何师傅添了一句话,仿佛觉得贺松柏这小子又穷又寒酸,有些看不过眼。

    猪头骨跟猪排骨和不一样,头骨那是一丁点儿肉都没有,几分钱能得一大把,他们用低贱的价格打包卖给倒爷,自己人想要些回去煲汤喝都是随便拿的。

    贺松柏问完这些话后,下意识地侧了个头,浑身蓦然地震住了。

    他那个此刻应该呆在家里香香甜甜地睡着觉的对象,此刻正泪眼朦胧地看着他,不知在那站了多久。

    刚才还觉得“捡了便宜”、正高兴的贺松柏,这会惊喜的心情全都不翼而飞。

    他涩的声音透出一分紧张。

    “你……你怎么来了?”

    赵兰香擦干了眼泪,既心疼又气愤地说:“我不来,还不知道你准备每天来这里‘买猪肉’。”

    贺松柏下意识地拉开了几步说:“我浑身又脏又臭。”

    话说完他的指尖还淌下了几滴猪血。

    赵兰香掏出手帕,递给他擦擦脸。

    “我又不嫌,再脏再臭还不是我男人?”

    贺松柏赶紧转身去水池里洗了把手,用手帕擦脸。他一边洗脸,一边同赵兰香说话。极低的声音里透出一分坚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铁柱一定跟你说了。”

    “这份活我会做下去,今年不会改。好了,擦擦你的眼泪,是不是杀猪的场面太血腥吓到你了?”

    其实当这个干净漂亮的女人出现在这个又脏又臭的屠宰场的时候,会令人觉得那一瞬整间屋子仿佛都亮了几分。

    那些干苦活的伙计向他投来的艳羡又嫉妒的眼神,让贺松柏再次感受到了云和泥之间的差别,他是地里腥臭的泥,注定一辈子混迹在泥里。而她是纯洁干净的云,自由自在、随时都能飘走。

    她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而贺松柏又脏又累又狼狈,那一刻实在很是窘迫。

    赵兰香破涕为笑,“你这人真讨厌,你明知道我为什么这样。”

    贺松柏洗干净手后拍了拍她的脑袋,“去挑点你想吃的吧。”

    赵兰香发现她无法改变贺松柏的想法,心里隐隐地叹了口气,同时又为他坚韧的毅力所折服。

    这是一种对强者的油然敬佩,明明有安逸的路子混吃等死,他却选择了冒险的投机倒把。干也就干了,他还做了卖生肉的行当。虽然又苦又累,但赵兰香知道,他的选择是没错的。每个居民每月三两肉的供应,养肥了黑市。连她父母每周都必不可少“关照”黑市的生意,为的就是能吃上一口肉。

    这个屠宰场虽然不大,赵兰香粗粗地看了一眼,数得出的猪头就有十几只了。每天能产出三四千斤的猪肉,恐怕附近几个县黑市的猪肉,大多都从这里流出来。

    “好。”她应了下来。

    赵兰香转身去拣了一堆的骨头,指了指它们,“柏哥儿你看看能不能劈开,里边有猪脑,这个很补的,回去我煲汤给你喝。”

    贺松柏闻言,重拾起大刀连劈了五块猪头骨。

    “够了没?这边还有很多。”

    “够了够了,一人吃一只,正好。”

    赵兰香到外边摘了片叶子,把猪脑裹了起来。贺松柏削了根竹篾把猪肉猪下水串了起来,沉甸甸地拎在手里。

    他把三十斤的猪肉全都交给铁柱。

    “你去交粮食的时候,帮我把它给狗剩吧。”

    梁铁柱应了下来,看着天色实在也不早了,拎着猪肉匆匆地消失在夜色中。

    贺松柏把剩下的猪下水和那两斤猪肉交到了赵兰香的手里,沉声说:“你拿回去做点好吃的,我去洗个澡,等会要去把自行车还了,你先回去睡觉吧。”

    赵兰香点头应下了,但却没有走。她跟在贺松柏的身后,屠宰场来来往往很多人,贺松柏身后跟着的女人都会打趣问一句:“你婆娘?”

    贺松柏含糊地点了个头,撒丫子走得更快了。

    他一口气跑到了山涧去洗澡,洗完澡了顺手搓了搓脏兮兮的衣服。等他穿着湿衣服走出来的时候,赵兰香还守在外边。

    她说:“我也跟你去,等你还了车子咱们一块骑车回家,你也不用走路回来了。”

    女人固执又凉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贺松柏看。

    贺松柏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见了她的眼神,破天荒地没撵人,反而是默不吭声地就认了。

    他放慢了骑车的速度,边踩边说:“雨水多路滑,你当心。”

    “这个弯,前段时间还让我摔了一跤。”

    赵兰香听了忍不住弯了弯唇,下一句又令她皱起了眉。

    很快他们来到了那栋居民楼里,贺松柏把车子还给李忠。

    李忠说:“哟,这不就是卖豆糕的姑娘吗?芸豆糕非常好吃,我这边一下就卖光了,有空你可以多做点。”

    赵兰香点了点头。

    “泥鳅酥收吗?”

    李忠不知道泥鳅酥是啥玩意,他只回答:“反正好吃的都可以拿过来,俺这都帮你卖,都是自家兄弟,压价不会太厉害的。”

    他说着说着,忽然有点违心。

    上次收了人家的山药糕,小气吧啦地把价钱压到了七毛,挣肥了他。尝到了这口甜之后,李忠特别想固定发展赵兰香这个手艺人,有钱大家一块挣。

    赵兰香说:“好。”

    还完车后,赵兰香把凤凰车推到了贺松柏面前,自己主动地坐在了他的单车后边。

    “柏哥儿得快点噢,天快亮了,让人看见我坐你车后座,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她伸出手来挽住了男人精瘦的腰身,把脸贴在他的背上。

    男人在山上还湿漉漉的衣服,吹了一路的风,现在已经干透了。粗糙的布料里带着一点皂荚的味道,有点清香,就像他身上的味道一样。赵兰香环紧了自己的双手,轻轻地哼起了歌儿。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