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46
    贺松柏对老祖母这种总是觉得他是天底下最好的孙子的一腔厚爱,很有压力,经常被说得无言以对。

    其实没有赵兰香这个实心眼的愿意跟他,他有可能还真的讨不上媳妇。没有作为、没有出息的男人,又有哪个女人愿意跟呢?

    他唇瓣蠕动了一下。

    “你好好休息,记得按时吃钙片,最近雨多,天气潮湿。”

    “腿实在是太疼了,吃点止痛药也好。”

    阿婆满不在意地说:“我不吃止痛药,阿婆要留着清醒的脑子,教我的重孙国文、画画还有算学哩!”

    贺松柏实在不忍打破老祖母美好的愿望,把她换下来的脏衣服拣了出来,离开了屋子。

    ……

    吃晚饭的时候,阿婆颤巍巍地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钱,递给赵兰香。

    “饭钱。”

    “收好。”

    赵兰香破天荒地有些受宠若惊,这个冷漠又高傲的老人家终于肯开“金口”了。她也不拒绝,虽然这些天吃的肉全都是贺松柏拿回来的。

    米缸里只剩下一节拇指深的米了,第二天他就背了一小袋米回来装满了它。

    他已经完全像是个顶梁柱的男人,可以肩负起全家的吃穿用度了。

    赵兰香隐约觉得贺松柏的老祖母,可能是知道他去黑市干活了。

    看得出来,贺松柏是非常尊敬祖母的。这么大的事,他估计不会瞒着祖母。

    赵兰香估摸着还被蒙在鼓里的人可能就剩大姐和三丫了,大姐为人比较正派敞亮,遵纪守法本本分分,要是她知道亲弟弟去投机倒把,她一定会崩溃的。

    三丫还小、不懂事,管不住嘴儿万一哪天说漏了嘴也不安全。

    不过……阿婆这给钱,给得真是挺意味深长的,是当着大姐的面把钱交给她。

    其实阿婆第一次给赵兰香宝贝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赵兰香给贺家的东西了。一片金锁片,融掉了到黑市卖了好歹也能换得百来块。她哪里为贺家花过那么多钱。

    按阿婆今天给钱的这个架势,估计大姐一天不知道,阿婆还会为了维护孙女儿的心思,不断地给赵兰香钱。

    赵兰香轻咳了一下,把钱揣入了兜里。

    阿婆真大方!

    晚饭后,赵兰香取了衣服去洗澡。

    她在竹竿边盯着晒得干透的衣服,因为不好意思,她的脸蛋泛起了红。

    她受之有愧地跟大姐说:“以后不用给我洗衣服了。”

    大姐笑了笑,不说话。她帮赵兰香取下衣服,因为晒得太高了,赵兰香取得并不是很方便,她在心里暗暗地替弟弟捏一把汗。

    “谢谢大姐,我去了。”

    赵兰香洗着澡的时候,澡房外边传来了一道声音。

    “还没洗完吗,怎么这么久了?”

    这是……蒋丽的声音。她这个点怎么来了?

    “你等等,很快就好。”赵兰香抓紧时间套上了衣服,走了出去。

    蒋丽颇为失望,她趁着这个饭点来,带着一个好消息,以为能顺势留下来吃顿饭什么的。

    结果……贺家居然早就吃完饭了!

    不仅吃得精光,连汤汤水水都一丝不剩,唯独盘里剩下的酱汁还弥漫着一股肉香味,勾得人嘴馋。

    蒋丽说:“我哥不耐烦写信了,直接拍了电报过来。”

    “嗬,真是贵啊,为了你都舍得了。”

    她说着,把手里的电报递给了赵兰香。

    “上次的芒果卷还有剩吗,味道挺不错的,很好吃……”

    赵兰香接过了蒋丽手里的电报条,铅字工工整整,回复简洁利落。

    “妹妹:展信佳。芒果很好吃,谢谢。”

    赵兰香扶额,她还以为是什么震惊得不得了的“好消息”,让蒋丽能够如此兴奋地不顾时间立马赶来贺家找她。蒋丽的好消息,也是她的好消息。她巴不得蒋建军对芒果一点都不反感。

    电报里短短的一句话,平淡无奇。很符合他简洁利落的特点。

    蒋丽说:“我哥说很好吃,说明他真的很喜欢吃,他怕不是猜出是你亲手做的了吧?”

    她挤眉弄眼地冲着赵兰香说。

    赵兰香这么一听,发起了怔来,仔细而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这张电报纸。

    细细的眉头紧紧拧起,意识到了什么之后,赵兰香整个人如遭雷劈。

    蒋建军也在试探她!

    上一回他给蒋丽寄的信里,特地连带寄了一封给她的“深情甜蜜”的情书。

    她没回复。

    他在这次拍的电报中只字未提到她。

    如果他“先入为主”地认为这单纯就是妹妹为了讨好他而送的点心,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去想也很正常。

    但是……他太心急了,训练繁忙的他根本没空特意去排队拍一份电报。

    那么急,怎么可能只为了一盒点心呵!

    赵兰香抿起唇,眼睛漆黑地宛如一口深不见底的井。

    蒋建军疑心这么重,连给妹妹写信都不敢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如果他同样的内容,换成邮寄信件的方式寄来,她就要完全上当了。

    她才不会辜负他的一番好心。

    她十分确定贺松柏有钱有势后,十分谨慎,将家世背景全都瞒得严严实实。她来到河子屯,并不会让蒋建军马上联想到贺松柏的存在。

    赵兰香突然跟蒋丽说:“我还要麻烦你再写一封信给你哥,明天我去找你。还是同样的条件。”

    她比划了一个封嘴的动作。

    蒋丽直勾勾地盯看着她看,并不说话。

    赵兰香领了她到柴房,捏了捏地上放着的芒果,将芒果切成了小正方形。用牛奶蛋清打入碗里,加糖,高速不间断地搅动,在蒋丽惊奇的目光之下打出了奶油。

    “奶油原来是这么做的吗?”蒋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以前吃的甜点里珍贵的奶油,制作方法居然这么朴素。材料居然还这么便宜。

    赵兰香没有说话,用玉米粉烤出了一层皮,最后将芒果粒和奶油摊涂在皮上,卷起来。

    “芒果班戟,你可以试一试。”

    蒋丽直接就咬了一大口,极富层次感的口味,瞬间就征服了她。咬破了班戟皮,软乎乎的馅料顿时溢了出来。

    香浓而恬淡的奶油裹着甜蜜芬芳的芒果肉,甜蜜香浓,独属于奶油温馨的滋味在口中融化蔓延,令她有种开心得要飞上天的感觉。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甜点。”

    赵兰香夺过她手中的碗,淡淡地道:“你吃啥都是最好吃的。”

    蒋丽感觉被噎了一下。

    赵兰香用油纸包了一个给她拿回去吃,“这个叫芒果班戟,我卖一块钱一个。”

    “刚刚那个是酬劳,这个……”

    蒋丽吃了一只还不够满足,那只太小了,还没等她尝够就没了。她认命地掏出钱,买下了赵兰香手里这只大号的芒果班戟。

    “你都钻钱眼儿里了。”

    赵兰香摊开了手,“你可以选择不吃。”

    蒋丽没吭声,自顾咬了一口芒果班戟,她含着奶油砸吧嘴开心地吃了起来。

    “我回去了,这次我哥给寄了点钱过来。要是你还做这种好吃的东西,我都要。”

    赵兰香收拾了一下柴房,就着刚刚打出来的奶油,她揉着面重新做了奶油芒果卷,炸了整整一箱出来,够吃很长一段时间了。之前做的芒果班戟跟它相比起来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她盛了一叠的芒果卷出来放在桌上,给大家当做饭后零嘴儿吃。

    贺松柏深深地看了赵兰香一眼。

    赵兰香抱着热乎乎的甜点,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关上门,她的门就被人用力又沉稳地打开、关上。

    贺松柏把人拉住了,嘴唇蠕动了片刻,问:“还在生气?”

    男性健壮又结实的身躯紧紧地压着她,把她手里的芒果卷都碰掉了一地,她可惜地皱起了眉。

    下一刻,她被他挤压得更厉害,连半分心思都分不出去了,全部心思都被眼前的男人勾引住。

    这种亲密的姿势,令他不适地微微喘了口气,闷闷地说:“那么久了,也应该气消了吧?”

    赵兰香捏着他臂膀硬邦邦的肌肉,因为干苦活的缘故,那里已经变得很有力量了。

    “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生气。”

    可怜的贺松柏这时候哪里还管什么一个两个条件,就是十个条件,他都只管果断地应下。

    “你说你说。”

    赵兰香摸着他硬硬的鬓发,踮起脚来凑到他耳边说:“这个条件我要保留,等以后用,在你这里永远有效。”

    “好不好?”

    她的声音温柔得像搓揉着他心脏的小手,贺松柏又喘了口粗气,沙哑地说:“可以。”

    赵兰香搂住了他,甜蜜蜜地笑了。

    “还有,我现在想要你亲我——”

    她的话音还没落完,男人压抑又激烈的情绪,气势汹汹地淹没了她。

    又凶又热烈。

    他完全没有技巧可言,仍旧是青涩又激烈的,然而却没有像上次那样完全是唇齿磕碰了,他亲得赵兰香忍不住换了口气,拍着他的胸膛抗议。贺松柏摸了摸她的头发,让她喘了一会,又弯下腰亲了亲她的嘴角。

    “解气没有?”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