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58
    二人吃完后形迹隐蔽地回到深巷中,阴暗潮湿的巷子早就停着辆凤凰车了。

    男人板寸硬结的脑袋热气腾腾,汗珠顺着那深邃的轮廓从额间一路顺着划过眼角,又聚在下颚隐没在麻布衣中。他听见了动静侧过头来,露出洁白的牙。

    贺松柏擦了擦肮脏的后座,用袖子擦净了它沾染上的灰尘。

    “坐稳了。”

    赵兰香跳上了车,抱住了他的腰。

    贺松柏紧绷着身躯,双腿机械地踩动着。

    他把县里每条巷道都摸得清清楚楚,灵巧的凤凰穿梭在阴凉的筒子楼屋檐下,又噌地拐过大街,很快走出了热闹的街市。

    开始走山路的时候,赵兰香扯住了男人腹上的衣襟。

    “停停停。”

    贺松柏边踩边问:“咋了?”

    赵兰香让他下车,她迅速地跳上了三角座上,踩着车踏:“我载你回去。”

    贺松柏擦了把汗,嗅了嗅自己浑身的汗臭味,颇有种窘迫地说:“我臭到你了?”

    赵兰香此时此刻真是恨不得吊打他一顿,梁铁柱的话一直嗡嗡地萦绕在她的耳边,她越想越不得劲。偏偏这时他的疲态、他双腿有些犯轴的蹬着车的模样落在了她的眼里。

    赵兰香再也坐不下去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车后座,见他还傻愣愣地盯着她发愣,赵兰香用力地拧了一把他腰上的腱子肉。

    贺松柏这才黑着脸,慢吞吞地坐了上去。

    他说:“要不……我去洗个澡吧。那边有条河,放我下来。”

    赵兰香却充耳不闻,慢慢悠悠地蹬过了那条河。

    她说:“你想洗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得在旁边看着,光天化日之下万一有贼偷你衣服怎么办?”

    她清脆的声音里透出一抹轻描淡写的无赖。

    贺松柏顿时被噎了一下,耳朵红了起来,再也不敢提洗澡的事了。那么有画面感的话,贺松柏只要稍微想想就浑身燥热,连带着鼻子也跟着热了起来。

    她看着规矩,实则骨子里那离经叛道的调皮,能要了他的命!

    贺松柏不再提洗澡的事了,但看对象踩得吃力,他时而撑起脚溜下车追着对象跑,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又轻轻地蹭上车坐上去,减轻她的负担。

    他的腿长,双腿撑开往下一沉屁股就着车座上了。

    他跑得欢快,对象见了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她说:“你这傻子!”

    贺松柏憨憨地笑,抹了把汗说:“我现在不比以前腿折了要你送医院那会了,胖了好多,你载不动的!”

    赵兰香看他跑得实在欢快,既是无奈又忍不住笑。他那被夏秋灿烂的阳光晒得黝黑的肌肤泛出红光,跑起来跟阵黑旋风似的。

    他此刻可真真像全了乡下淳朴又土气吧啦的乡巴佬,但这憨傻的模样也是她爱着的!

    赵兰香跳下了车,使劲地亲了他两口。

    “我不嫌你臭,怎么可能嫌你臭呢?”

    “我是怕你太累了。”

    贺松柏摸了摸对象柔软的发,又探了探她出汗的后背。

    “你这想法才傻气。”

    “我干惯了粗活,再咋地也强过你,我这一身的力气把你一路背回去都成!”

    赵兰香坐在后座上,把脸贴在了他湿热的后背。

    “我不要你背回去,你把力气都省下来亲亲我吧!”

    贺松柏顿时哑了声,喉咙跟冒火了似的,双腿上了发条似的使劲地踩着。

    清凉的山风拂过,男人粗急沉重的声音拌着呼呼的风声,落入了她的耳里。

    ……

    快到河子屯的腹地之前,贺松柏跳下了车,把单车让给赵兰香,自己跑着抄了小路绕回家。

    赵兰香自个儿骑着车回到了家里,将车放回到老屋的后头。放完车后她走过了牛棚瞅了眼顾工。

    已经是晌午了,顾工饿得两眼发昏地等着她。

    “母鸡每天下一个蛋,都给了你吧。”

    他把一窝白花花的鸡蛋递了过来,这只母鸡跟他的感情非常好,每晚都睡在他身边,吃饱喝足地,一天一个蛋从来都不落下。

    好像知道这个老头子需要它的蛋补充营养似的。

    赵兰香笑着接过了鸡蛋,说:“成,给你做个蛋包饭吧。”

    她用坛子腌的肉酱已经腌得很棒了,掀开闻闻满屋子都是它的香气。用它拌着蛋卷皮儿做个爆浆蛋包饭,美味又快捷。

    赵兰香把蛋浆调好下锅平摊煎成嫩嫩的一大圈金黄卷,薄厚均匀,散下孜然、嫩葱花起锅。她也不拘米馅里加些啥了,贺家的菜地里有啥她就炒啥,她摘了黄瓜、青菜、茄子,切成丁混着白米饭下锅炒。先放茄子炒得半熟才加青菜、黄瓜。

    香喷喷的猪肉将白米饭炒得金黄滋滋地冒油,她用蛋皮儿裹起什锦饭来,裹成一包包黄澄澄的胖子。最后浇上一勺肉酱,爆浆蛋包饭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她把蛋包饭偷偷地端了过去给顾工,牛棚里另外一个落魄的中年男人使劲儿地吞咽着口水。

    赵兰香放下了饭一字未说,迅速回了贺家老屋。

    顾工捧着碗享受地眯着眼,咬起了这爆浆蛋包饭,一口咬下去,脆嫩鲜香的蛋皮,裹着丰富的蔬菜粒,极富层次的蛋包饭给味蕾带来了欢愉的享受。

    鲜美的酱汁裹着脆嫩的蛋皮儿,独属于黄瓜的清甜香脆的味儿,清淡扑鼻。茄子的松软、菜心的清甜、黄瓜的香脆同油腻的米粒、咸香的肉酱汁组成了美妙的搭配,让人吃得肚子存下了不少的油水,同时又清甜解腻,让人吃完一只胖蛋卷还想再吃另一只。

    顾工把装饭的海碗都添得一干二净。

    一旁的胡先知口水不知咽了多少回了,肚子雷鸣般地叫唤着,他用一双饥饿得冒光的眼沉默地盯着顾工。

    这边饿的饿死,那边却吃上了那么好的食物。

    尤其顾工吃完还擦了擦嘴,砸吧地回味着刚才的爆浆蛋包饭的滋味。

    胡先知说:“为啥那家人给老师东西吃?”

    顾工没搭理他。

    胡先知又问:“老师您给了他们钱?”

    他长叹了口气,从草堆里摩挲着翻出了一张大团结。

    “这是吴庸来看我的时候,特意给我的。不知道能不能让那知青也给我吃几顿饭?”

    顾工吃饱饭心情还算不错,总算肯“大发慈悲”地开口跟胡先知说话了。

    他像是闲聊地问:“吴庸咋没坐牢也没跟你一块住牛棚?”。

    胡先知说:“他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急功近利,他就像老师您。”

    “别看鹤山竣工了,他工程里的其他山头才刚刚开始动工呢!以前咱三个笑他蠢,现在算是明白过来了,像他那样踏踏实实做事才是道理。”

    顾工淡淡地道:“你小师弟提醒我,让我小心吴庸。”

    胡先知愣住了,像是完全没有想到小师弟孙翔会跟老师说这番话。

    疑虑、鄙夷、震惊的情绪浮在脸上,他努力地屏除了心里的怀疑,说:“我不觉得吴庸有啥,孙翔临到这种关头了还说这种话,才让人怀疑。”

    “出了事之后,咱四个关在小屋子里被公安反复审问了几天几夜,精神紧张的情况下,啥该说的都说了。啥可疑的也都澄清了,孙翔那家伙蔫坏,都这种时候了还离间咱们的感情!”

    他忿忿地道:“他是临到头了还想给自己拉个垫背进去!”

    顾怀瑾全程直勾勾地盯着胡先知,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躺在草堆里呼呼地睡觉了。

    ……

    贺松柏回屋刚脱下衣服准备睡觉,门就“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他赶紧兜上了自个儿的衣服,似浑然不在意地问:“咋了?”

    实则浑身的肌肉已经紧绷了起来,隐隐地弓起身来,他的双目幽深黑亮,沉得像黑乎乎的燃油,一点火星就能噌得烧起来。

    赵兰香把蛋包饭放在桌上,“来给你加一顿饭。”

    “你中午没好好吃,趁现在多吃点。”

    她摸着趴在床上准备睡觉的男人,微凉的手指划过了他的肩头。她掀开看了看,那里通红地微微发肿。

    赵兰香说:“疼不疼?”

    贺松柏忍耐地哼了一声。

    疼是不疼的,就是有点发酸,睡一觉就好了。但这女人放手下来乱摸一通,那冰凉的指头落在他的肩头上,他感觉从肩酸到了腰窝子,弄得他浑身燥得疼。

    赵兰香看着他额边流下的汗,掏出了手帕给他擦了擦。

    “起来吃饭吧,消化消化等会再睡。”

    “你还敢说自己胖了,轻飘飘的我都还载得动、啊——”

    赵兰香低呼了一声,冷不丁地被他扯了下来,薄薄的被子裹住了她的身躯。

    男人的呼吸紊乱又粗重,他急促又羞愧地道:“你不是让我留着力气……那啥你吗?”

    “我现在就想亲,还给吗?”

    他黑乎乎的眼里带着恳求和侵略,几乎能拧出水来。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碰过这个甜得发腻的女人,她那柔软温热的唇仿佛带着仙气似的,他吸一吸接下来的几天浑身都有劲。

    男人滚烫的体温像是热爆了一样地贴在赵兰香冰凉的肌肤上,微不可见地蹭了蹭。

    赵兰香摸着她这可爱又急得像毛头小子的男人,牵引着他趴下来亲她,使劲地亲。他急迫又粗重的吻,无不想她传递了渴望,克制而又渴望。

    亲得她嘴巴都疼了,身上的衣服还是好好的,一点都没被他碰乱。他得到了满足,翻过身去像是卸掉了浑身的劲儿似的,脑袋趴在枕头上喘着气儿。

    可爱得跟小奶狗似的。

    赵兰香爬了起来,怜惜地他肿起来的肩头,唇瓣濡湿又温凉,亲遍了他紧张得僵硬起来的肩。

    “答应我,以后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吗?”

    “它以后是我的。”

    赵兰香点了点他的胸膛,认真地道。

    贺松柏只觉得妈的,这女人是不是想死,在他床上还说这种话。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