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64
    在这个贫穷又疯狂的年代里,穷人穿点好的都要遭受到质疑,恨不得在新衣服上打几个补丁才敢穿出门。

    赵兰香说:“我等会给你拿回去磋磨磋磨,打几个补丁,磨旧点再给你穿。”

    说着,她拾起了床头的衣服。

    对象出的这个馊主意,让贺松柏的眼皮忍不住跳了跳。

    这么好的衣服,要生生地磨旧了破了才能穿,贺松柏是舍不得的,这可是对象头一次给他做衣服,别说穿了,他连蹭破了皮儿、断了根线都舍不得。

    更别提让她拿回去故意磋磨破旧了。

    “不要,我穿穿,就穿旧了。”

    贺松柏胡乱地夺过赵兰香手里的衣服,“既然是我的,我咋处置它我心里有数。”

    他顶着女人火辣辣的目光,窘迫又狼狈地穿回了自个儿破旧的衣服。

    赵兰香见着他要起床了,同他提起了自己找来的主要目的:“中秋快到了,我跟大队长请了探亲假,准备回去几天。”

    贺松柏闻言,猛然地抬起头看她,心头涌上了一丝奇异的感觉。

    不舍的情绪,夹杂着其他莫名的情绪蔓延在他的胸腔,又酸又闷。

    自跟她谈对象起,她安安稳稳地住在他家里,怎么撵也撵不走,跟在他家落了根似的。

    久了,也是会让人遗忘她总有要离开的一天,她的家不在这里,他凭什么留住她呢?

    赵兰香看着他明显黯然下来的眼,以为他多想了,掐了掐他腰间的腱子肉说:“我暂时还没法带你去见他们,等你有出息了,长进了,再领你回去?”

    现在领他回去见家长,赵兰香几乎能预见父母会怎样的失望,指不定来一场“棒打鸳鸯”的戏都是轻的。

    跟地主成分的人沾上关系,再开明的父母也忍受不了,断绝关系的先例也不是没有过。再者提前暴露了贺松柏的存在,在蒋建军那边也是一阵天翻地覆,他们将陷入被动的局面,前后备受牵掣。赵兰香以前是冲动了,但现在是恨不得捂紧同他的关系。

    贺松柏沉默了许久,嗯了一声。

    他哪里敢肖想去见对象的父母,只怕他们用大棒捶赶他出门,骂他不要脸勾搭了他们的宝贝女儿。

    他确实也挺不要脸的,妄想娶她,还占尽她的便宜。

    贺松柏犹豫地提起声说:“明、明年……”

    他的话说到一半顿住了,悬在喉咙里打转,硬生生地陡然变成了:

    “我起床了,收拾收拾准备出工。”

    他咳嗽了一声,问赵兰香:“你几时走,我送你去车站。”

    赵兰香回答:“后天就走了。”

    她看着脸上情绪微变的男人,安慰地道:“我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给你带点我们家乡那边的特产。”

    “你在家要好好干活,不要打架,去黑市也要小心点。三顿饭都要按时吃,不要饿着自己。”

    “大姐照顾队长不容易,你看着多干点活……”

    这种叨叨絮絮的话,贺松柏向来是没有机会听到的。虽然大姐也很“啰嗦”,总是让他听话,让他不要惹阿婆生气,但她说不出这样窝心的话来。

    赵兰香这样琐屑的叮嘱,让贺松柏瓦凉瓦凉的心窝,暖暖地熨帖。

    他边听边点头,老实地应下:

    “好,听你的。”

    “还有没有别的,写下来让我天天记着。”

    赵兰香不是没听出男人话里的揶揄,她忍不住拧了他一下,发出重重的哼声:

    “怎么没有!”

    “干活的时候好好干,不要勾三搭四,见那什么潘雨、李雨啥的。”

    “玉米地那笔糊涂账我还没跟你算清楚!”

    贺松柏闻言,一个挺身下了床,心虚地溜出了门外。

    “赶着上工,不说了不说了。”

    ……

    两天后,赵兰香提着一只木箱装了几件轻便的衣服和特产便去赶火车了。她买不到卧票,这年头的卧铺是有身份的人才能买得到票了,但她幸亏买到了站票,把木箱放在地,往上边一坐就好。

    就这样赵兰香坐着硬邦邦的木箱,一路坐回了G市,坐了一天一夜的车,赵兰香回到G市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天黑了。

    她没有先回家,她拿出了顾工的介绍信,来到了部队的军属大院。

    站岗的卫兵严肃地核查了她的身份,直到介绍信递到了顾硕明的手里,才有小兵过来接她。

    他们看着这个年轻的姑娘,唇红齿白的,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特别有气质。

    黑灯瞎火地看得这帮兵蛋子直脸红不敢看,这就是顾营长的对象吗,模样真是俊俏伶俐。

    赵兰香也不知道这封来自顾工的介绍信,引起了这些大头兵的误会。

    很快,她见到了她想要见的人。

    身高一米八的男人,身姿颀长又健硕,他留着板寸的头,端正明朗的五官有种硬朗的英气。

    赵兰香颇有些感慨地看着顾硕明,良久才说:“请我去坐坐?”

    于是顾硕明带她去了饭堂,然而赵兰香没同意,只走到了半路就停了下来。

    十分钟前,顾硕明正猫在家里做饭,饭还没熟,门就被嘭嘭嘭敲起来,勤务兵就兴致冲冲地来问:“外头有个姑娘来找,听说是你爹介绍的。”

    顾硕明颇有种“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他饭也没吃去见了这个他亲爹介绍来的姑娘。

    他见了人,又看了信,就明白这是河子屯那位“赵知青”了,他收起了惯常严肃的表情,吞吞吐吐地道:“我爸那瞎胡闹的……”

    “他最近情况怎么样?”

    “除了住牛棚、干苦活,其他都挺好。他很乐观。”赵兰香说。

    顾硕明感激地说:“多谢你们的照顾……”

    他道完谢后,陷入了一片沉默。他并不明白对方的来意,也不知道自个儿亲爹咋介绍了个姑娘来他这,难不成想让他代为“照顾照顾”?这可不行,他这种忙得三天两头不在部队的人,怎么照顾得了这么娇滴滴的姑娘。

    就在顾硕明考虑着如何给她安排落脚点的时候,赵兰香开门见山地直言了:

    “我需要你的帮助。”

    “礼尚往来,我也会送你一份‘礼物’。”

    赵兰香眼皮不眨一下,用着微不可闻的声音淡淡道:“蒋建军现在是你的部下吗,我需要你把他调去B市的军部大学进修一年。”

    就着几句话,顾硕明原本松泛慵懒的目光顿时变得犀利起来,口吻严肃地教训起她。

    “内部机密要事,再谈我就要拘禁你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赵兰香拿出纸和笔,把她说的“礼物”写了下来。只写了两行的蝇头小字,工整又奇骏。

    顾硕明拿到了纸条,锐利的双目布满了惊讶、疑虑、又警惕。

    他把字条撕碎了放进兜里,说:“走吧,我送你出去。”

    赵兰香站起身来,跟着走了出去,走到寂静无人处,她轻声地道:“我等你的好消息。”

    顾硕明愣愣地看着这个安静柔弱的女人,消失在街道尽头,回到宿舍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把纸条碎片化成了一团灰烬。

    草,这个女人太邪门了吧。

    ……

    赵兰香提着行李箱回到家里后,则是完全松了口气,脸上完全是开心的笑了。

    她用钥匙拧开沉重的大门,弟弟小虎子正趴在桌边掰手指算术。

    他听见动静,咕哝又委屈地道:“虎子算不出来!”

    “妈妈我不要写了!”

    “我要——”

    他抬起头来,话凝在嗓门眼里愕然地红了眼。

    他看着立在门口笑吟吟的人影,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激动地又跑又跳地扑进赵兰香的怀里,双腿双脚并用地跟猴子似的巴在她身上。

    小虎子抽噎地道:“上学一点都不好玩,大妞你骗人、骗人!”

    赵兰香掏出了一块芒果干,这是她用河子屯的芒果晒出来的,甜蜜又新鲜。

    小虎子得了芒果干松开了手,滑下了赵兰香的腿。他试探地舔了舔,砸吧砸吧嘴,味道甜甜的好吃极了,他享受地眯起了眼,刚才红了眼眶的小毛孩这会被一块芒果干轻易地哄住了。

    赵兰香放下了行李箱,牵着他来到了桌前。

    “你哪里不会,姐姐教你。”

    她看了眼粗糙幼稚的算术,好笑地刮了刮小孩儿的鼻子。她掏出了身上携带的糖果,一颗颗地摆了出来,分成了几拨,让弟弟一颗颗地点。

    “一、二、三、四、五,虎子吃掉三颗、又给姐姐一颗,虎子自己还剩几颗?”

    “一。”小虎子扑闪着迷蒙的眼睛,抹了一把泪珠,抱着她的大腿哇哇地哭了起来。

    “大妞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赵兰香好笑地摸了摸弟弟的脑袋,从行李箱里掏出了特意给他做的那身衣服。

    很普通的灰色的衬衫,搭上一条黑裤子,穿上去看起来就像灰不溜秋的田鼠似的,但软白白的小娃娃穿着就是哪哪都可爱,撑得这不起眼衣服也亮眼了许多。他穿着新衣服,美滋滋地摸了又摸,喜欢极了。

    赵兰香从箱子里取出了晾晒干的泥鳅、河蚬、一笼用竹篾干草裹着的鸡蛋,这些全是些乡下寻常能见的东西,带回来给父母尝尝也不会遭来不必要的怀疑。把行李安置好后,她领着小虎子去了门市一趟,给他买了一袋饴糖,自己又去割了两只猪蹄,不要票的猪筒骨也买了两毛钱。

    乡下菜地里不值钱的青菜,拿到城里一哄而上就没了,赵兰香无奈之下只得拣了几只大伙挑剩的土豆,又买了一包面粉。

    她一个人左手提着肉和骨头,右手拽着沉甸甸的面粉,小虎子抱着土豆屁颠屁颠地跟在姐姐身后,幸福地说:“大妞你今晚要做饭了吗?”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