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65(捉虫)
    小虎子非常喜欢吃姐姐做的饭菜,一想起来都馋死了。

    赵兰香刚重生回来的那段时间,推掉了跟曾公子的婚约、又报了上山下乡,为了讨好气头上的父母,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每天都勤快做家务,三餐全包。赵永庆和冯莲早上起床就能吃到美味可口的早餐,晚上一身疲惫地下班回来,饭桌上永远都飘着菜香。

    半个月下来,夫妻俩对宝贝女儿的气也消散得差不多了。本来父女(母女)之间没有隔夜仇,虽然被女儿闹得不怎么开心,但赵永庆和冯莲是真的吃得开心。

    小虎子吃了半个月姐姐做的饭菜,五短的身躯都胖了不少。倒不是他以前挑食不肯吃东西,他不挑嘴,只不过姐姐做饭他能多吃一点。

    赵兰香带他去门市买肉买菜,小虎子指着这个说想吃,见了那个也想吃。口水吧嗒吧嗒地掉,要不是嘴里含着糖果,哈喇流子简直是掉了一路。

    赵兰香排了长长的队伍,最后到手的就塞牙缝的那点东西。她特意挑了大伙都嫌弃不喜欢的猪蹄,这才勉强能买到一点肉。

    小虎子长得还不及赵兰香的腰高,四五岁的年纪,小孩儿抱着一篮子的马铃薯还有点吃力。但是他一脸喜滋滋的,边走边快活地问姐姐:“大妞,今晚吃薯条吗?”

    薯条香香脆脆的,沾了番茄酱酸酸甜甜,小虎子特别爱吃它。

    赵兰香点点头说:“对,做给你吃。”

    小虎子开心地简直要飞起来,拿脸蹭了蹭姐姐的腿,感动地说:“大妞你真好!”

    冯莲是真的没有做菜的天赋,土豆恰恰是灾荒年最实在的粮食,个头大又耐饱,她的一顿开水蒸土豆喂了儿子吃了四年,小虎子见了土豆就拼命地甩头,腻得连连往后退几步。

    但是赵兰香做的薯条,小虎子爱得不行,重新喜欢上了土豆。

    赵兰香捏了捏沉沉的面粉袋,心里合计着明天做过中秋吃的月饼,她特意从乡下带了一袋的莲子,料想做莲蓉馅的月饼是足够了。

    但她还是绕去了黑市,买了两斤的鲜猪肉、三斤糖、两斤红豆、瓜子、花生、核桃、芝麻。

    小虎子口水馋得直掉,蹲在卖鱼儿的摊前拇指指着鱼儿,问:“大妞,我能买条鱼陪我睡觉吗?”

    “明天再吃了它。”

    本来已经买了猪肉、又买了猪蹄,手里还有炖汤的猪筒骨,赵兰香已经不想再买肉了,她咬了咬牙把小虎子从人家摊子边扯了出来,“鱼不能陪你睡觉,它很容易死的,咱们明天再买,好不好?”

    “今晚菜太多了,吃不完很浪费。”

    小虎子有点沮丧,不过瘦胳膊拧不过大腿,他整个身体都被姐姐揪了起来,他想起有薯条吃还是乖乖跟姐姐回去了。

    他们俩刚回到家,就听见了父亲骑着单车按铃的声音。

    赵永庆停下了摁动车铃的手,还当自己眼花了,他竟然看见了一道跟女儿很像的背影。加上儿子就跟在旁边,他还有什么不懂的。

    他推着单车放到楼下,惊讶地说:“妞妞回来了。”

    “对啊,我妈呢?”

    赵永庆说:“去黑市买鱼,早知道你也买了菜就让她回来了,不过你难得回来一趟加个菜也好。”

    他摸了摸后脑勺,反正闺女做饭好吃,多买点也浪费不了食物。

    赵兰香点点头,径直走去厨房放下东西。

    很快冯莲拎着一条鲤鱼回来了,她高兴地说:“孩子他爸,今天的鱼三毛钱一条,足足两斤多呢,沉实得很!”

    G市近海、河流也多,水产很便宜,鱼肉的价格比猪肉还要便宜许多,但因为鱼肉全国统一定价,于是经常会出现黑市的价钱比门市低的情况,冯莲就很喜欢去黑市买鱼虾吃。

    她走进厨房,看见了挥着菜刀咚咚咚切土豆条的女儿,震惊得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妞妞!”

    “你怎么回来了!”

    冯莲走上前仔细地打量着女儿,皮肤白净双颊红润,发丝乌黑,穿着干净的蓝靛色的确良短袖衫,她揪了女儿一根头发下来,没有干枯分叉,冯莲才喃喃道:“还好,没吃苦。”

    她忍俊不禁,“黑是黑了点,不过好像还胖了点。”

    赵兰香忍不住咳嗽了声,“下乡哪有不干活的道理,人民教师,你快去坐着吧!很快就有饭吃了。”

    冯莲哎了一声,不过却在一旁给女儿打下手,洗菜切菜。

    赵兰香利落地刀剔除鱼骨,在其表面划出一道道错落有致的花刀,用面粉腌着鲤鱼下锅炸了一道松鼠鳜鱼,她把冯莲买来的西红柿切成酱,拌着醋做了浓郁酸甜的酱汁,浇上炸得金黄的松鼠鳜鱼刺啦啦地冒着热气,油亮得仿佛凝了一层糖稀。

    小虎子最爱吃这种酸酸甜甜的菜,天气闷热的时候吃它特别下饭,丰腴雪白的鱼肉外酥内嫩,酸甜可口。

    赵兰香在厨房里泡了一个多小时,晚饭就做好了。

    晚上一家人团团地围在桌边,红光油亮的五香猪蹄、通体金黄形似松鼠的松鼠鳜鱼,还有一个浮着青嫩葱花的筒骨汤,赵永庆开了瓶酒出来喝,清冽浓烈的酒伴着甜润微酸的松鼠鳜鱼,吃得他过瘾极了。

    “妞妞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冯莲喂着小虎子吃饭,笑眯眯地说。

    小虎子压根不用妈妈喂,自己吧唧地唆着手指,美滋滋地蘸着酱汁吃鱼,又啃了脆脆的薯条。

    冯莲有些怪嗔地道:“这些菜花了你不少钱吧,你手头的钱还够花吗?”

    “我和你爸常担心你不够钱花呢!”

    赵兰香摇摇头,“乡下那种穷地方,钱都花不出去,怎么会不够花呢。放心吧,我吃食堂都吃得饱的!”

    她很想让父母不要再给她寄钱了,但却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只好改劝让他们少寄点钱。

    “以后每个月少寄五块钱吧,一半我都花不完。”

    冯莲不太懂N市那边的物价情况,但想了想好像乡下确实没啥花钱的地儿,女儿这次回家看着模样唇红齿白的,倒还胖了些,没太吃苦,冯莲便暂时信了她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冯莲说:“别太心疼钱了,八月份国家发了调整部分职工工资的通知,我和你爸都涨工资了呢!你奶奶老念叨咱苛待了她的大妞,要不是你爸拦着她还想给你寄钱。”

    赵兰香说:“让奶奶别担心,我的钱是够花的,一半足够花了。”

    赵永庆喝酒喝得面色微酣,淡淡地道:“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几斤几两?”

    “这样大手大脚花钱,一半够花?”

    他的声音微微上扬,带着一针见血的嘲讽。

    赵兰香感觉被噎了一下,她冲着亲爹使了个眼色,很快恢复了平静。

    “吃饭吃饭,趁热吃。”

    她吁了口气,亲爹不好糊弄,还是傻乎乎的亲妈好哄点。

    吃完了饭她赶紧去把鲜肉腌了腌,用炉子微微熏烤着,把嫩嫩的猪肉烤成可以做月饼的叉烧。

    ……

    G军区家属院。

    顾硕明的亲娘来探望他,简直是闻风而来。

    她问:“听说今个儿有个姑娘来找你?”

    顾硕明说:“爸介绍来的,让照顾照顾,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顾妈一听是顾怀瑾那老头儿,脸上的喜意立刻消了,“那个老不死的,还敢联系你,还嫌不够拖累你?”

    顾老头出事的那段时间顾硕明立马被带走调查了许久,要不是上回挣下的军功是拿命换回来的,不好寒了功臣的心,否则顾硕明的官早就被一撸到底了。

    她冲儿子招招手拿出一本小册子,神神叨叨地说:“张家的姑娘不错,是个当老师的,教养很好。”

    “陆家的也很好,是个军医,多配你的工作……就是工作有些忙。”

    她在一旁叨叨絮絮地念了很久。

    顾硕明的目光懒散又轻淡,心思完完全全地飘到了另外一处。

    那个乡下来的赵知青,她怎么知道他要去开军部座谈会,还列了两排名字上去。那些名字他看一眼都心惊肉跳,他用素来良好的记性立刻背了下来,回去之后连忙烧了它。

    顾硕明先前心里已经隐隐有了大致的认识,但看了赵兰香列的两排泾渭分明的名字后,又有些不确定了。

    顾妈生气地插着腰咆哮道:“你有没有在听?”

    她也是出身军人家庭,行事带着几分英气,老了就非常彪悍了。

    顾硕明手握成拳咳嗽了声,回过神来掩饰地道:“有的。”

    “刚才不是说到方家的姑娘吗?”

    “方家的姑娘不太好,她嘴巴太甜了,怕讨回来甜死妈,腻得你几缸水都不够喝。”

    顾妈拧着儿子的耳朵,笑骂了声:“贫!你就会贫!”

    “你这么会贫嘴,咋到了人姑娘面前跟锯了嘴儿的葫芦似的,就会窝里骚!”

    “老娘倒要看看,你敢不敢打一辈子光棍!”

    顾硕明拾起帽子,去换了身松枝绿,正经地道:“我还有要事,去领导那里一趟,妈你先睡觉。”

    他说完,高大矫健的身躯很快融于了夜色之中……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