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81
    第二天,顺子顺理成章地去了贺松柏的养猪场。以前干猪场的老人鲜少有留下来继续干的,因为他们都挣够钱了,不想再过天天担心受怕的日子,这种日子还劳心费力不说风险还大。顺子能留下来,全是因为被猪场老板开的“高薪酬”吸引住了。

    他得多挣点钱,才能安享晚年。

    顺子是个瘦削文弱的男人,面色苍白,下地喘得跟风箱似的,别人都说他身体胎中带虚,他时不时得吃点营养品度日,有个收入高又不累的活干当然是好的。

    贺松柏让顺子带带梁铁柱怎么放哨、怎么看岗。

    梁铁柱本来不愿意跟再干猪肉这种风险大的活计了,但是贺松柏劝服了他,他跟着顺子一块去学放哨。卖猪肉是一本万利的事情,贺松柏愿意带上他,梁铁柱也没怂,也把自己这些年挣来的媳妇本投了进去。

    另一方面铁柱还是两头兼顾,从赵兰香那边挣点外快。他值半夜的班,等顺子来顶岗的时候他就去给赵兰香卖糕点,他也不去黑市摆摊了,但仍是会去收一些猪吃的粮食。

    ……

    贺松叶仍旧跟着赵兰香一块学做衣服,开冬的气候冷极了。

    贺松叶原本也是没有新衣服过冬的,但是她在赵知青这边帮着干了几天的活,看见每天墙角都会有用剩的小小的边角料被丢弃,她觉得非常可惜,看了几次之后,赵知青很爽快地把这些小布条送给了她。

    贺松叶非常感激地连连道谢。

    她用这些宽窄不一的“废料”,缝缝补补给自己缝了一件外套。

    赵兰香见到这件又灰又蓝又白的“撞色”外套,简直对大姐肃然起敬起来。

    她以为她给贺松柏做的那件男士水磨牛仔夹克已经够潮、也够旧的了,没想到大姐更厉害,完全是用废掉的料子缝出了一件撞色外套。用素色的碎布拼起来,朴素又富于线条感,针脚能藏得住的就藏得很好,藏不住地的大大方方地露出来,做了点修饰。

    不过亏了赵兰香后来多拿了几块大点的布出来给贺松叶“充门面”,这件撞色拼接外套才更像那么一回事。

    虽然用现在的眼光看上去寒碜得不行,但它的颜色融合得很好。

    不太突兀,但却实实在在地符合穷人穿的衣服,连磨旧都不必,这令赵兰香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这些碎布留着也是做点缝缝补补的拼接活,还是大姐心灵手巧,发挥了它更大的价值。”

    贺松叶摸了摸自己的新外套,脸蛋微微羞窘,低下了头。

    她哪里好意思受赵知青的夸赞呢!

    “还是有了缝纫机才做得了,这真是个好物件,难怪人人都爱它。”

    贺松叶的拇指爱惜地摸了摸缝纫机黑亮的机身,这种昂贵的大件儿是城里姑娘都肖想的,如今却每日与她为伍。

    这种赶工做衣服的日子,虽然枯燥,但在她心里却是无法比拟的充实、生动。

    连那丝线缠绕在针下有节律的跳跃,都是那么的有趣!

    她爱上了这个活,她感觉到了一种跟平时干活不一样的乐趣,它跟机械地重复的体力劳动不一样,做衣服它是活生生的,富于创造而又有生命的!

    赵知青不仅教了她缝衣服,还教了她“画”衣服。

    贺松叶看着屋里渐渐少起来的布料,叹了口气。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她这简单又有趣的“裁缝”生涯大概就要结束了吧!在这即将结束的节骨眼上,贺大姐心头沉重的石头移开,却又复杂地留恋了起来。

    她不舍地摸了摸机身,“今天有人来取衣服了吗?”

    赵兰香点了点头。

    她数了数这阵子她们的劳动成果,一个月下来她们两个人一共做了三十件加厚的中山装套装。嗯,其实干活的主力还是贺大姐。

    赵兰香一件件地把衣服平摊好,用搪瓷杯装着开水一件件地把衣服烫工整了。她用熟稔于心的折法,将烫整齐的衣服叠成方块,叠得大方又美观。

    没多久,暗沉的天空渐渐变成灰蒙蒙的颜色,远处传来了公鸡的打鸣声儿。

    铁柱骑着他的大金鹿来了。

    他数了数衣服,按照和赵兰香事先约定好的,把三十块的钞票一张张地当着两个女人的面,数了出来。

    “喏,都在这里了,你看看够不够。”

    “手工费你们算的是,上衣七毛、裤子三毛,整套一块。”

    铁柱轻松地念出了这串数字。

    这个价格中规中矩,在赵兰香眼里还算是低了。做了一个月的衣服,还不够她多做几次糕点来得挣钱。

    不过这也在合理的范围之内,跟她预想的差不多。

    因为眼下地衣服算是奢侈的消费品,布料的价值本身就高,但手艺却不那么值钱,大伙的消费观念还没转变过来,还不太习惯买成衣。

    只要是家里有缝纫机的,都不会选择买成衣的。百货商店里摆着卖的成衣,只有着急着结婚、或者条件宽裕的人才会购买。

    衣服的款式和料子也是规规矩矩的,并不提倡个性化,走在大街上同颜色的中山装看起来几乎都差不多。直到八十年代,国人开始注意起物质生活,各式各样的服装才渐渐兴起。

    在七十年代靠着做衣服致富,赵兰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

    靠着它混个温饱倒是没问题,让大姐靠着它过上温饱的日子,才是她一开始打起的“坏主意”。

    缝纫机这种宝贝不容易折旧,结实耐用,买回来用个几年再转手卖出去根本不亏。

    赵兰香淡定地将“酬劳”塞入兜里,脸上还颇为遗憾、流露出些许嫌钱少的意思,然而搁在贺松叶眼里却完全是吃惊了。

    她们花两天做出来的一套衣服,竟然这么值钱。

    贺大姐还是遵循着“慢工出细活”的道理、干完自己的活才抽空做的衣服,要是抓紧时间闷头一直干活,恐怕一天做两套都是使得的呢!

    铁柱取走了衣服之后,赵兰香在屋子里把“赃款”给贺大姐分了。

    一人十五块,她把厚厚的一撮钞票推到大姐的手里。

    “这段日子多亏大姐了,这是你应得的。”

    贺松叶推拒了,她摇摇头。

    “我搭把手,不费事。”

    “做完就好。”

    赵兰香指了指铁柱拿过来的几捆布,“无奈”地道:“那边缺人做衣服。”

    “也只有我这里有缝纫机了,毕竟是照顾我的生意照顾了那么久,一时之间也不好推辞……”

    她明亮漆黑的杏眼微微眨了眨,在老实的大姐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力够够的。

    如果不是她的脸庞就被屋里暖和的空气熏得发烫了的话。

    “你看,你要是不要酬劳,我以后都不好意思请你帮忙了。”

    贺松叶垂头,沉默了许久,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

    因为这段时间勤奋上山打柴的缘故,她那双破旧的布鞋裂开了一圈笑脸,贺松叶窘迫地缩了缩大脚趾。

    她沉默了许久,才伸出了大拇指,冲赵兰香点了点。

    好的。

    她没要赵兰香的钱,“这次,我答应过帮你。”

    “钱不要,算跟你学做衣服的,答谢。”

    赵兰香听懂了她的意思,忍不住笑了。

    “去吃早饭吧,等会回去睡个回笼觉。”

    赵兰香望了眼灰蒙蒙的天空,想着贺松柏也快要起床去干他神神秘秘的活了,她去柴房做起了早饭。

    贺大姐给她烧火,打下手。

    她用红薯淀粉揉面团,面团被她搓成一个个面剂。用擀面杖把球碾成扁平的皮儿,把皮冻混着鲜肉玉米、韭菜揉成了八道皱褶的小包子。皮儿越薄,蒸出来之后越是晶莹剔透。

    锅里放油,稍稍地煎炸一会包子,加水盖上锅盖。等到锅里的水蒸干了,她掀开了盖子,锅里头水晶煎包黏糊糊地冒着热气,透着那层凝脂般的皮儿,她仿佛嗅到了空气中散发着肉的香味。

    “来吃早饭啦!”

    贺大姐蹲在灶头边,看着胖乎乎的水晶煎包,有胃口极了。

    她咬了一口,从下至上,包子底被煎得脆脆的,面皮儿凝软,流出满口的肉汁。

    又香又好吃,她三口两口解决了四只包子,洗干净了手又钻入了赵兰香的屋子开始埋头苦干了。

    ……

    早起的贺松柏也急匆匆地啃了两只包子,扣好衣服问对象:“想不想跟我去看看我干活的地方?”

    他昨夜几乎彻夜未眠,然而精神还是很充沛的,漆黑的眼睛明亮而幽深。

    赵兰香闻言,几乎是眼前一亮,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看他。

    “你不瞒我了?”

    贺松柏无奈地点点头,拉着对象上了他的凤凰车。

    连身上的猪屎味都逃不过她的鼻子,他又哪里瞒得过哟!

    不过那边的养猪场已经已经差不多建好了,情况也稳定下来了,新养猪场被他们收掇得齐整。他迫不及待地同她分享这个令人喜悦的消息,好让她也尝尝他的快乐。

    赵兰香哎了一声,简直哭笑不得。

    “你的包子还没吃完呢,等会肚子肯定饿。”

    匆忙之下,她用干净的手帕包了好几只揣进兜里,男人骑着二八式的单车载着她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着。

    他宽厚的肩膀几乎替她挡去大部分的寒风,她靠在他的背上,心里止不住地温暖。

    等他终于骑得不那么颠簸,嗖嗖的山风也变小了,她才默默地伸出了手凑到他的嘴边,指尖拈着只包子。

    “来吃一只?”

    贺松柏才略略低头便含住了一只热滚滚的包子,腮帮不住地嚼动着,深邃的眉目含着隐约的笑意。

    一连吃完了四只包子,他才含糊地评价道:“甜的。”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