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120
    和你接触最多的人,往往也是最了解你的人。

    胡先知被人一点拨就猜到了吴庸的念头,

    赵兰香心里浮现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吴庸敢在这附近染指大姐,把目标盯在大姐身上,按照他的思维下一步会不会栽赃在顾工身上?

    如果顾工死了,那么梯田工程的这笔糊涂账就永远终结了。

    因为跟工程相关的两个工程师已经在牢里,剩下的一个胡先知同他的关系好。如果上辈子贺松柏没有失手打死吴庸,她觉得事情的结果很有可能就是吴庸拿着这笔贪污来的工程巨款发家致富,过着人上人的优渥生活。

    顾怀瑾冤死、贺家人笼罩在悲伤中。既报了当年贺松柏在玉米地之仇,又永远地抹除对自己的威胁。

    她想着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这种冒险又激进的想法,还真很有可能会实现。不过过于狂妄自信的人总会栽跟头,上辈子如此,这辈子也亦然。

    赵兰香说:“胡先知,明天拿着这些钱去派出所投案吧,我们去把顾老师找回来。”

    ……

    次日,他们又去了x大一趟,一方面继续寻找渺茫的线索,另一方面找寻顾工的下落、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顾怀瑾此刻正在付校长的办公室,两个人正在谈话。

    顾怀瑾说:“我知道了,多谢你。”

    付校长说:“你不要自责,这都是你没有办法选择的……如果你为此过意不去,你愿意留在x大更好,你的才能和经验都是一笔珍贵的财富,莫不要想左了去钻死胡同。这件事交给学校处理,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顾怀瑾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贺松柏便敲了敲门,向顾怀瑾招手。

    他说:“那笔遗失的工程款找到了——”

    顾怀瑾同时也说:“昨夜有个女学员向老师袒露了吴庸的罪行可以报案了。”

    他们的消息都使得彼此陷入了震惊、沉默。

    顾工的消息实在不能算一个好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贺松柏,心情很复杂。因为又多了一个受到吴庸侵害的人,这个消息不能使人展颜。反倒是贺松柏的消息令顾工笼罩着阴霾的心放晴了。

    他喜出望外地问:“在哪呢?”

    贺松柏沉默了片刻,说:“胡先知在牛棚挖到的。”

    一句话令顾工脸上的颜色褪尽,宛如霜打的茄子,这个消息还倒不如没有来得好呢!

    这不就坐实了他贪污工程款的罪行了吗?

    赵兰香忍不住捏了贺松柏一把,她安慰地道:“不过胡先知认出了装着钱的箱子和锁,曾经在吴庸那里见过。顾老师你放心,胡先知正在整理线索了。”

    这句话拯救了顾工,顾工忿忿地瞪着贺松柏道:“你这小子,当真是要吓死老人家了。”

    “这是新进展啊,这么久了,终于让人看到一点眉头了。”顾工激动地说。

    他胸口郁结了许久的浊气,终于可以吐出来了。去年他蒙受不明之冤住进牛棚,整整一年来他一直积极地整理线索、寻找赃款,恳求公安翻案。但苦于没有证据,他一直在劳改、蒙受着不明之冤。

    也蒙受着他人鄙夷的目光。

    这笔不翼而飞的工程款,到头来也没有找到确凿的贪污人。但一些捕风捉影的信息直指向了顾怀瑾,顾怀瑾因此变成了最具嫌疑人。这令清清白白了大半辈子的顾怀瑾很难受,它还影响到了儿子顾硕明在部队里的风评,因为顶着贪污腐败分子儿子的头衔,很多好的机会都轮不到他。

    说到底还是他连累了儿子、连累了家人。这个不光彩的罪名,是顾怀瑾心里最沉重的伤疤。

    顾怀瑾抚掌大笑,说:“去报案!”

    贺松柏、赵兰香、顾怀瑾、胡先知以及x大的教师一同走去了派出所,他们把整理出来的线索一一地告知给公安听,它涉及到了去年的特大安全事故,N市的公安专门成立了调查组,深入调查。

    另外猥.亵强.奸罪也是很严重的,公安分别录了潘雨、贺松叶、李大力、蒋丽、赵兰香以及x大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学员的口供,根据她们提供的线索和证据,警方确认立案、正式逮捕吴庸。

    ……

    虽然属于吴庸的审判结果还没有出来,但这回多项罪名累加、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吴庸没有被枪毙也得把牢底坐穿。经过了五天的配合办案,赵兰香终于回到了乡下。

    她晒着河子屯明媚的春光,蹲在山坡上看着社员勤快地料理着自家的农田,看着他们把犁勒在肩背上,深一脚浅一脚地翻地、深耕。

    贺松柏吃了小妹做的早饭,他拿了一根甜玉米棒出来递给对象。

    赵兰香并没有要他的甜玉米,她推给了他吃。

    “你吃,我吃饱了。”

    她问他:“忙活了这么久也忘记问你了,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吗?”

    贺松柏想了想,说:“我没有录取通知书……顾工让我直接去报道。”

    “是T大吗?”赵兰香问。

    “是,除了它也没有其他学校肯要我了。”贺松柏说,虽然书记让他耐心等待消息,但他有自知之明。一来他的成分确实不光彩、二来高校招生也落下帷幕。除了x大还能碰碰运气,外地的学校愿意接纳他,恐怕很难。

    赵兰香听到这里,一颗心终于稳稳地落了下来。

    真好,他可以去T大了。

    她舒展了一下双肩,嗅着乡下新鲜的空气。混着泥土的味道、耳边漾着春溪潺潺地流动的声音、喜鹊间或的鸣叫声、锄头落在地里敲到的闷闷的声音。

    她想,她重生的意义已经达到了大半。

    那个深夜里曾经低语地跟她说那时候又穷又落魄,走在路上她都不带瞟一眼的男人,如今已经蜕变成眼前这幅光明磊落、胸怀抱负的蓬勃向上的青年。

    而她也实现了她曾经许下的诺言,不曾违背。

    如今她要去履行自己许下的承诺,替他安稳的日子落下最后一道坚固的锁了……

    赵兰香说:“你一直说要给我送花,春天来了,今年的你还没有送过花给我呢。”

    贺松柏笑了,他没有想到对象忽然提到这个。

    他说:“这有什么难的,我明天给你带一捧。”

    赵兰香又问他:“明天还要去养猪场吗?”

    “不用了,我怕公安盯梢,这阵子我和李忠都不去养猪场了。”

    赵兰香闻言,低头扯着手里的野花花瓣,她笑了笑说道,“这样啊……既然你明天不用干活,也很清闲,现在就去给我采花吧。”

    “我想要你在去养猪场途经的山路上,你看到的第一束花。”

    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赵兰香熟悉的,在过去的四百多个日子里,它们曾经见证过他们在春夏秋冬里骑着单车、唱着歌经过的画面,见证过他们青涩又甜蜜的恋爱。那个灌着风、冻得瑟缩的日子有他温暖宽阔的肩背,炎炎的夏日也有他顺着侧脸的轮廓淌下来的晶莹的热汗。

    九弯十八曲的山路里有三丫念叨着的紫捻子,有赵兰香喜欢的野生的山茶花、春笋、蘑菇、木耳,也曾布满大姐打柴的身影。春天那里应该开满了一簇簇嫣红的、橘黄的、粉白的、粉红的茶花,掩映在山岩峭壁中,绚烂美丽。

    她们如同最忠实的信物,沉默地吐露着贺松柏谦逊的爱。

    贺松柏说:“没问题,你先亲一下我,我就去。”

    他不依不饶地赖皮着,腆着脸俯身低下头,偷偷地凑到她唇边。

    赵兰香想着想着眼眶里的热泪差点没有收回去,她撇过头去搂住他的肩膀,在他的耳边轻轻地亲了一口。

    “去吧,我等你。”她说。

    她看着贺松柏开心地回家取了单车,双腿耸动着踩着脚踏板呼啦地从她面前驶过,他回头冲着她露齿笑了笑,高兴得跟小孩一样。

    ……

    哄走了贺松柏,赵兰香回到她的房间,取出了她早已准备好的行李,缅怀地看着屋里的一景一物,短短的两年的时间里这里充满了她的回忆,每一处都留下了贺松柏的影子。

    刚确认关系时他在这里被她威胁着吻她。

    他在这里向着正在气头上的她,许下一个永远有效的承诺。

    他们刚从S市回来,他在这里跟她说:“你这婆娘傻不拉几。”

    他又傻又财大气粗地把她的收音机和手表都赎回来。

    他和她在这里复习中学知识,那张桌子仿佛永远有他伏案看书写题的影子。那天,他轻松地写完了十张试卷,向她讨要六个吻。

    他在这里第一次跟她坦诚相对,他快乐懵懂得跟愣头青,激动了很久。

    还有……无数个出发前的夜晚,他来这里给她掖被子。

    ……

    一幕一幕,历历在目。

    赵兰香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放下了一封信,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她坐着牛车,看着河子屯熟悉的风景在她的视线中倒退,她收住的眼泪不自觉地溢了出来,顺着脸颊不停地淌下,怎么擦都擦不完。

    赶牛车的社员问她:“哎哟,去上大学了,咋还不开心。”

    “不舍得咱这了?”

    “别哭了,多漂亮的女娃子呀!哭多了不好看,这是喜事呀,要是想咱河子屯了,以后放假来玩玩,咱乡里乡亲的欢迎你!”

    这个热情的社员递给了她一壶头一批采摘的春茶,嫩嫩的芽尖儿泡出来的茶水甜润甘苦,带着春天的气息。

    青禾县那些种不了果木垦不出梯田的地方,如今已经长满了茶树,据说是政府弄出来的新一批的扶农项目。一切都欣欣向荣,带着改革开放的前奏……

    这个热情的社员说:“赶哪趟的车?俺赶快点,不让你错了车。”

    “好。”赵兰香艰难地道。

    景色倒退地很快,她顺利坐上了早上去县里的班车,那里蒋建军穿着一身的松枝绿等着她,清晨的雾水打湿了他的裤腿。

    他说:“以为你不来了。”

    赵兰香没有说话,他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同她搭乘了班车去了机场。

    ……

    贺松柏顶着对象甜美的吻,心头热乎乎地用着生平最快的速度去摘了他在返途的路上看见的第一束花。

    他骑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在山坡上见着了开得灿烂的山茶花,粉白的一簇簇,跟绣球似的烂漫纯真,含着清晨的露珠儿。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采到了它,想到对象见到它眼前一亮的表情,心头不由地泛暖,他也会心地一笑。

    他呵护地把花放在自己的怀里,生怕外套压皱了它,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回来的脚程不由地放慢、减速。但很快他回到了他们刚才碰面的地方,她不在这里。

    贺松柏想着日头开始大了,娇气的她可能躲回家去了。

    他兴致冲冲地放了单车,大步流星地朝着她的屋子走去。他推开了她的房门,一股属于女人暖香幽幽地袭来,它是很淡的栀子花香味。

    “不在这里。”他喃喃地道。

    可能在柴房。

    然而正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谨慎敏感的他发现屋子里属于她的一些东西不见了,他生生地愣在了原地,目光落在桌上那封雪白的信上。

    贺松柏唇边弥漫着的笑容悄然地褪去,他撕开了信封。

    “亲爱的柏:展信佳。感谢你两年来的陪伴,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很美好,但今天,我要走了。千里搭长棚,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还记得德叔家的四丫吗,那时的你曾许过我一个永远有效的愿望。现在允许我向你兑现愿望,我们的故事已经结束,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

    “好好念书,积极向上。爱惜自己,吃饱穿暖。用你全身的热情,带给你爱的人幸福、快乐。1978年2月18日,兰香留。”

    这一刻的贺松柏,宛如遭受了当头一棒喝,手中攥着开得正灿烂的浅粉色山茶花骤然落地,坠落、砸在他的脚边。

    他的手指捏得薄薄的信纸几乎穿出窟窿。

    他怒吼了一声,牙关紧咬着夺门而出,但跑出了几米他又折回,把掉在地上的山茶花拾起扔在了怀里。贺松柏取了单车,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知疲倦地踩着、跟上了发条似的踩着。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浮现起了很多纷繁的信息,一帧帧缓慢地闪过。

    那天午后她一个人蹲在家后面的山丘上,看完了落日。

    那天她欲言又止的表情。

    她同他去x大、去派出所时那尽力又面面俱到的耐心,仿佛把一辈子能替他做的事都做完了。

    还有刚才她问他大学的事,她脸上终于放心、终于松了一口气的释然、开心。

    贺松柏越想脸色越沉,他跟发了疯似的踩着单车,车轮滚滚如旋风,呼啦啦地一路追着汽车驶去。

    他想,他这辈子一定要追上她,拼了这条命也要把他追回来。

    他已经错过了一次,老天爷总得让他追上她一次。

    贺松柏越踩越急,单车的轮子几乎不堪重负,锁链咔哒地一声卡了一下,巨大的惯性把他整个人甩了出去,他跟他第一次骑单车一样狠狠地摔了一跤。

    他躺在地上被摔得懵了,深吸了一口气,缓了许久才站起来。

    他蹲下用手修理着单车锁链,用了两个年头的凤凰车陪他日晒雨淋,已经很陈旧了。但它今天沉默地嗤嗤地转着,承受住了它生命中严酷地的一摔,车链子又搭上了。贺松柏又骑上了单车,拼了命地踩,受了伤的腿,鲜血缓缓地流了下来。

    他想,他总得追上她一次。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