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罗之龙拳斗罗 > 第29章 餐厅风波
    诺丁学院,餐厅二层。

    陈应等人一边吃饭,一边还在嘲笑着那帮工读生。

    冯楚:“玉小刚居然还收那帮穷鬼为徒,真是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马宁:“切,那个玉小刚还被人叫做大师,简直是徒有虚名。我听说他都快五十了魂力都还没有突破三十级。”

    冯楚:“哈?那也太废了吧?我想一般的魂师到了他那个年纪怎么也得是魂王了吧?”

    陈应面露轻蔑之色:“谁说不是呢?不过这样也符合常理不是,废物老师带着穷鬼学生们,天经地义啊。”

    “哈哈,有理有理。”

    “老大,您真是太有才了。”

    几人吃着大餐,一边谈笑风生不亦乐乎,似乎鄙视讽刺别人成了他们最大的兴趣。

    蓦然,一个不太高大的身影过来,拿起桌上的一个鸡腿就往嘴里塞。

    这三个人都愣住了。

    这谁呀?招呼都不打就上桌吃饭?认识吗?很熟?

    这人正是贺奇。

    陈应顿时就站了起来:“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吧?居然上来抢我们的饭?”

    贺奇狼吐虎咽的将鸡腿儿吃完,然后又拿起一个肘子边吃一边小声说道:“这些饭是给人吃的,你们不配。”

    冯楚恶狠狠地看着贺奇:“混蛋,你想死吧?”

    贺奇却笑了:“哎呀,味道还真是不错呀,来来来,大家都别客气啊,既然这么热情的请我吃饭,就都别站着,坐下一起吃啊。”

    好嘛,过来抢人家的吃的,他好像跟主人似的。

    “混账,看我让你全吐出来!”

    马宁早已经按捺不住,释放出他的武魂长棍,一枚淡黄色魂环飘起,长棍带着破空之势,当头劈上去。

    “哎呀呀,说好的请吃饭,怎么能动手呢?你脾气还真大啊。”

    贺奇一边吃着肘子,一边打趣地说着,看着劈下来的长棍居然主动上前一步,肩膀发力顶在马宁的下巴上,马宁应声倒地。

    “你说你真是不小心,怎么自己滑倒了呢?”

    贺奇依旧吃着肘子,摇摇头说道。

    这时候,一层和二层来吃饭的学生都过来围观。

    “这该死的小畜生!”

    看着马宁倒在地上下巴都脱臼,陈应顿时提高了警惕,嘴里骂骂咧咧的,给冯楚使了个眼色。

    作为他铁杆狗腿子的冯楚立马心领神会,当即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长刀。

    “战熊,附体!”

    看来是想要胖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顿,陈应直接将兽武魂附体。

    他们的资质都还不错,都是器武魂和兽武魂中不错的武魂,而且第一枚魂环都是黄色。

    长刀出鞘,大熊怒吼,两人一左一右,向着贺奇夹攻过来。

    贺奇最后一口将肘子吃完,右手在桌子下暗自蓄力。

    没有释放魂环,更没有武魂附身,只是释放出些许魂力,挡在两人的小腿部。

    魂力的能量化成实质,两人只顾前冲根本没有注意到脚下,眼看要冲到敌人面前的时候却齐齐摔了个大马趴。

    贺奇立马装作很吃惊的样子:“哟,两位仁兄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这二层的地滑啊,如果不滑的话,这不年不节的,干嘛给我行这么大的礼啊,快快请起,我承受不起啊!”

    “你...你!”

    摔趴在地上的陈应气的脸都红了。

    而冯楚更是狼狈,牙齿都摔掉了一颗,上面还带着血呢。

    其实二层的地面并不滑,而是硬。

    这个时候,一些听到消息的老师也赶了刚好赶了过来。

    看到趴在倒在地上陈应、冯楚、马宁三人,负责学生纪律的吕老师连忙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驴老西,活七踏打窝蒙,里阔要为窝蒙做住啊(吕老师,贺奇他打我们,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冯楚因为摔掉一颗牙,说话走风漏气的。

    “他...他说什么?”

    吕老师根本不知道,这家伙讲的是哪国的方言。

    陈应把话翻译了一遍。

    贺奇连忙说道:“老师,是他们请我吃饭,吃着吃着急眼了要动手打我,我根本就没有动手,同学们都可以为我作证的。”

    围观的学生们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自始至终,贺奇都没有还手。

    动没动手是个关键问题,学院都是严禁私斗的,如果你没有动手,那就算不上私斗。

    从用肩膀轻轻顶马宁,到释放魂力,贺奇的动作极为微小,根本就看不出他动手了。

    眼见为实,事实胜于雄辩,大家都没有看到贺奇动手,反而是陈应等三人释放了武魂要打贺奇。

    就这样陈应三人被带到教务处去,贺奇则“当场释放”。

    原来,在陈应等在二楼羞辱他们这些工读生的时候,贺奇就想到了这个计划。

    当时故意借口去洗手间,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同伴们卷进来。

    而不大打出手,光明正大的修理他们,为的是不给玉小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徒弟惹了事,院长肯定是要责问老师的。

    这样的话一举多得,不仅大师和同伴们没有卷进来,还教训了陈应那些家伙。

    如果不是顾忌这些的话,贺奇一拳就能让陈应他们毙命。

    有时候,报复不单单需要武力,而是要依仗一些智慧的。

    当然,如果你的力量达到足以颠覆世界的能力,恐怕也就不需要顾忌什么了。

    回到七舍后。

    “老大,我真是太佩服您了,我对您的敬仰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请受小弟一拜!”

    一回到宿舍,王圣就像是抽风似的给贺奇鞠躬,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贺奇做了他们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行了行了,没必要这样,大家在一起都是同学,不用一口一个老大的叫。”贺奇摆摆手,对这种事情显然不在意。

    王圣:“好的,老大!”

    贺奇:“...随你便吧,对了,今天貌似轮到我们值日了,忙活了一天还没干活儿呢。”

    王圣连忙去拿扫帚:“哎呀,这种小事哪能让老大去做,我们都来就行了,兄弟们,干活去了!”

    贺奇:“等等!干活儿对于魂师来说也是一种修行,你们都歇着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