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罗之龙拳斗罗 > 第44章 钱家家主的交易
    钱家子爵府。

    朱大彪的速度虽然快的惊人,但是覆盖与整个战圈之内的震荡之力让他根本无处遁形。

    “哇啊”的一声惨叫,他被震伤了。

    吐出两口血,身体的行动力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这时候的朱大彪躺在地上,已经浑然没有刚才的气势,像是一只受了伤的花猫。

    贺奇一步步上前,打算做一个了断。

    “住手!”

    这时候,一根数丈长的五齿钉耙从天而降,在地上钉了五个洞,同时挡住了贺奇的去路。

    又有两名魂师现身。

    左边的魂师不知口中默念了一句什么,钉在地上的钉耙瞬间缩小,回到他的右掌之中。

    看来,这是他的武魂,五尺钉耙的器魂师。

    他的身上四枚魂环,黄、黄、黄、紫。

    他是钱家子爵府的上等家臣,人们都叫他丁叔,是一名四十五级器魂宗。

    而右边的这位魂师,贺奇觉得有些熟悉。

    “真是后生可畏啊,小小年纪居然能将大彪打成这个样子。”

    丁叔缓缓开口,这样说道。

    “这是自然,家主和小姐还是有眼光的。贺奇,我们之前见过,你不记得了吗?”右边的魂师这样说道。

    “我们之前见过吗?”

    右边的魂师却笑了:“那晚在你们学校的操场...”

    他这样一说,贺奇顿时想到了。

    三个月前的那天晚上,贺奇正在操场值日,来了一名黑袍人告诉他加入钱家麾下,不然钱家将不会放过贺奇这一伙儿人。

    这个魂师就是那天晚上传信的黑袍人。

    他是钱家主的堂弟,钱雨露的表叔,钱赫。武魂是家传的三尾燕,魂环配置黄、黄、紫、紫,四十六级战魂师。

    闻言,贺奇目光闪过一丝冷峻。

    “贺奇,你来了啊!”

    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清澄悦耳的声音。

    一个身姿婀娜的漂亮女孩儿向这边跑过来。

    正是钱雨露。

    看起来,她是很高兴的。

    “你能来真是太好了,爹爹在大堂已经摆下酒宴,专门等你呢。”

    钱雨露热情的说道。

    “是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贺奇丝毫没有觉得拘束,大大方方跟着钱雨露、钱赫等来到钱家的迎客大堂。

    这里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大堂上,一张巨大的圆桌,上面摆满了美食。

    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

    侍奉的仆人林立两边。

    桌子首席的位置,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的体态已经有些发福,留着八字胡,举手投足间不怒自威。

    这位正是帝国子爵,钱家的家主,钱庄。

    一看到女儿带着贺奇来了,钱庄居然站起来主动去迎接。

    贺奇倒是也没有感觉受宠若惊什么的,大方道:“这样的盛宴是专门来迎接我的吗?那我们不如边吃边聊吧。”

    钱家的嫡系、家臣等都坐定,贺奇坐在钱庄右手边贵宾的位置。

    “贺奇小兄弟的事情我早已有所耳闻啊,我这宝贝女儿可没少说你的好话啊。”钱庄笑着说道。

    贺奇打趣道:“嗯?她都是怎么说我的?”

    贺奇这样直接的问,钱庄却笑了:“哈哈,你的武魂是稀有的龙系武魂。在星斗大森林居然杀掉了我的得力家臣明叔,当时的你好像才只有大魂师级别吧?还有今天,你居然还打败了我的另一个家臣,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哈哈哈!”

    看到钱庄这个样子,在座的很多人都感到非常纳闷儿。

    钱庄平时都是十分威严的,对下人吆五喝六,办事大马金刀的,有时候表现出的派头甚至不亚于天斗国皇帝。今天怎么见了个六岁的小屁孩儿就成了这个样子。

    贺奇则不觉得太奇怪,他知道今天之所以能够坐在这里,基本是靠自己的实力挣来的。

    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力量的话,恐怕今天也不会活着坐在这里了。

    但是接下来贺奇才知道,钱庄之所以这样对他,还不止这一个原因。

    贺奇仍然直接道:“我干掉了你们家臣,难道你不恨我吗?”

    贺奇的问话让他微微一怔,顿了一会儿,钱庄又恢复了刚才的笑脸:“那有什么的,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再者说,你不是要成为我的家臣了吗?有你加入的话,我想明叔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吧?”

    听到这番话,贺奇心中却是一阵冷笑。

    在钱庄他们看来,贺奇实力虽强,但是毕竟是个孩子,而且出身也很一般没有什么背景。这样的人如果有贵族来收容的话,对他们也是有极大好处的。

    同样,他们这样的家族有个强者为附庸的话,那也绝不是坏事。就像是七宝琉璃宗有了剑斗罗和骨斗罗这两位强大的靠山一样。

    这样的关系应该算的上是互惠互利的。

    而钱庄接下来的话,却彻底激怒了贺奇。

    “贺奇小兄弟,此次叫你前来,其实还有一件事。”

    “说来听听。”

    钱庄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据我所知你有一位同伴,好像不是人类吧?”

    闻言,贺奇微微一怔,然后看看他:“你什么意思?”

    钱庄笑了:“哈哈,在座的都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你身边那个长着兔耳朵的女孩儿是一只十万年魂兽对不对?”

    “十万年魂兽?”

    “居然有魂兽会来人类的世界里?”

    “真的假的啊?”

    钱庄此言一出,在座的一片哗然。

    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十万年魂兽可以化为人形的传说,但传说毕竟是传说而已。

    但是钱庄毕竟一把年纪也算有些见识,他从前从事与武魂殿,知道曾有一只化作人形的十万年魂兽被武魂殿教皇盯上,她就献祭给了自己的丈夫。

    这只魂兽就是蓝银皇,是唐三的母亲。

    贺奇心里明白,他指的是小舞。

    而钱庄之所以知道,自然是他的女儿钱雨露告诉他的。

    那天,她亲眼看到小舞从兔子变成人形。

    钱雨露将此事告诉了钱庄,钱庄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贺奇反问:“你是什么意思?”

    钱庄:“我们再来做一笔交易,把那个女孩儿交给我们,你不仅可以成为我们的首席家臣,而且额外给你一大笔金魂币,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