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二章 重活(求收藏呀求推荐呀)
    瞧着盛明玉低下头来瞧着自己的伤口,放下了戒心,盛如玉的笑声渐渐小了下来,心里已经起了旁的心思。

    走近盛明玉,装作好心要扶着她过去,却故意推了他一把,想要把她推向对面的石泉。

    石泉一个躲让,盛明玉马上跌倒在地,顺着石阶,一路滚了下去。

    因着石阶上堆了积雪,盛明玉越滚越远,滚到了石阶下的柏树下,这才停了下来。

    还没等亭子中的盛如玉和石泉反应过来,盛明玉的额头,重重磕在了身后的柏树上。

    还好柏树下堆了些准备用来焚烧的枯草,格挡掉了一部分撞击,不过盛明玉的额头,终究还是磕出血来。

    一股鲜红的血液从盛明玉的额头处渗了出来,迅速染红了被白雪铺就的地面,吓得亭子中的二人,赶忙走了下来。

    盛如玉没想到,她不过轻轻推了她一把,她就滚出来这么远,这一切不怪她,不怪她,都是盛明玉自己咎由自取。

    若非她自己一直霸占着石泉哥哥不放,她如何会去害她?

    要不是石泉哥哥方才避让开来,没有抱住她,她又怎么会跌下石阶去?

    若她就此死了,变成了冤魂索命,也该是去找石泉哥哥,而不是她。

    石泉已经是吓得连战都站不起来了,好端端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摔就摔了?

    盛如玉已经镇定下来,朝着石泉过来,拉着他下来石阶,去查看盛明玉是否还有气息。

    “石泉哥哥,二妹怎么样了?还有没有气息?”

    盛如玉推了推她,又喊了几句盛明玉的名字,见她没有半点反应,盛如玉有些慌了?

    她错手杀了人,这可怎么办?

    当石泉把盛明玉的身体翻过来的时候,只见她面容姣好,并没有半点的损伤,她心中的慌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此生,最恨的便是盛明玉的这张脸,和她长得有七八分相似的脸?

    这么高摔下来还没毁容,可真是便宜她了。

    石泉的手放在盛明玉的鼻上探了探,发现她一息尚存,没死,赶忙对着身边的呆滞的盛如玉喊道。

    “傻站着做什么,去请大夫呀!难不成你想要背上人命官司不成?”

    一边说着,石泉已经抱起昏迷的盛明玉,下上去找大夫去了。

    而盛如玉,恶狠狠地瞪了眼抱着盛明玉走去的石泉,在地上狠狠地跺了跺脚。

    盛明玉,我恨你!巴不得你就这样死了。

    在心里呐喊了几阵,盛如玉的气总算解了,跟着石泉一起下了山。

    ……

    盛明玉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很是真实的梦。

    她梦见前世的自己,容貌和自己生的一模一样,和自己说了很多话,并告诫自己,要小心石泉,小心盛如玉,小心盛国公夫人,心中一切那些准备加害她的人。

    前世的自己,同样是惨死。

    今生的她,绝不会再走前世之路。

    盛明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上有了变化,她不再是的阴曹地府中,飘荡不止的孤魂野鬼,而是又做回了人,也就是今生的自己。

    今生的盛明玉,已经死在了三清观。

    如今的她,不过是借用了今生的身体,重新活过来的前世的盛明玉。

    她们的人生轨迹是一样的,所以剩下来的人生,就让我来替你活吧!

    前世的盛明玉,在心里默念几句,只希望今生那惨死的盛明玉,能尽快投胎,投得一好人家,不再受孤魂野鬼的游离之苦。

    盛明玉睁开眼,在屋里四处打量了一番。

    所幸,她如今还在父母留给她的盛家大宅之中,还有可以用来遮风挡雨的盛家大宅。

    在屋里细细打量一番过后,这间屋子,和前世她做住的那间,陈设一模一样,就是少了几间摆件。

    盛明玉忍着额头传来的巨痛,艰难地下了床,自己倒了盏茶水来喝。

    屋里的动静,引起了此刻正在隔壁耳房休息丫鬟安心的注意。

    不一会儿,安心就端着刚熬好的汤药和一个热乎乎的米饼走了进来。

    小丫鬟安心是她的随身丫鬟。

    自小一起长大的,不过后来盛家败落,大宅也没了,她没有任何收入来源,付不起安心的工钱,就把她给辞了。

    多年不见,盛明玉的眼中,泛起了泪花。

    “姑娘醒了,姑娘终于醒了,奴婢这就让人去祠堂里告诉小公子去。”

    看着醒来的盛明玉,安心抹了抹眼泪,放下端盘,就去了盛家大宅后头的祠堂。

    不一会,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孩童,就出现在了盛明玉的面前,他便是盛明玉的亲弟弟,盛明珏。

    明珏和她长得很像,尤其是眉眼间,都带着股冰冷。

    看着盛明玉坐起,明珏端了药汤,就走了过来。

    “药汤我吹过了,姐姐还是快尝尝吧!”

    “好,我这就尝尝。”看着许久未见的弟弟,盛明玉终究忍不住,哭了起来。

    前世是她对不起明珏。

    若非她想要急着让明珏娶了媳妇,也不会叫那孙家姑娘嫁过来,孙家姑娘嫁过来,好吃懒做,用着那时盛家仅剩的一点微薄银子。

    银子花光之后,孙家姑娘受不住苦,就跑了。

    明珏出去追她,却死在了半路上。

    听说是冲撞了盛国公府三姑娘盛如兰迎亲的队伍,被人活生生打死的。

    明珏死后,她没活几年,也跟着死了。

    “好端端地,怎么姐姐又哭了?难不成是明珏又惹姐姐生气了?”明珏拿出随身带着的方帕,轻轻擦拭着盛明玉面上的泪珠。

    盛明玉瞧着他,只见他把方帕递给她,又让安心喂着她喝药。

    正准备出去,却被盛明玉叫住了。

    “明珏,听安心说,你方才去了祠堂为我祈福,姐姐谢谢你。这么多年了,从未见过你见到我醒来,面上会如此高兴的。”

    看着明珏的小手一直紧紧地揣着个什么东西,盛明玉又问了句。

    “是不是那石泉亲自把我送回来的?他可有给你什么东西?家中值钱的东西越发少了,姐姐还要准备你的成婚的礼钱,你还是把你手中那块玉佩,乖乖放回去吧!”

    看着明珏手中紧紧握着的东西,多出来一串红线。

    盛明玉就知道,那必定是明珏自己的私物。

    以前父母皆在时,给明珏求来的平安玉佩。

    明珏摊开手,给盛明玉看了她手中的物件,的确是块玉佩,上头系了红绳。

    父母故去的这么些年,一直是姐姐带着他,护他长大。

    他原先就想好了,若是姐姐还醒不过来,他就把手中的玉佩拿起当了,换些银钱来给姐姐看病。

    盛国公府权势如日中天,盛国公夫人却还想着来夺走他们如今所在的盛家大宅。

    他们姐弟二人是盛家长房的子嗣,纵然父母皆亡,但祖宗留下来的宅子,他们却不能丢。

    这是盛家祖传下来给长房的宅子,怎么能叫二房的盛国公府给夺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