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四章 出门(求推荐求收藏)
    原来这些事情,明珏一直都知道呀!

    既然他知道,那她也不再瞒他。

    “等过些日子永定侯爷回京,我带着爹娘在世时留下的婚事,去和侯爷说清楚,我们要退婚。这门婚事,一定要退了。”

    姐姐能这样想,便是最好的。

    只是由女方出面来退婚,对女方日后的婚事以及名声,是有影响的呀!

    他不想姐姐日后没人敢娶。

    为着姐姐的终身大事着想,他有必要劝她几句。

    “姐姐,你的终身大事事关你的一生,你还是得好好想想清楚。不要为了弟弟和这个破败的盛家大宅,就搭上了姐姐的一生。”

    不退婚,还能怎么样?

    难不成真的要嫁到永定侯府,不仅受石泉的侮辱,还有受永定侯夫人的侮辱吗?

    她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一点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和她如今,有什么两样。

    “你莫要再劝我了!我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我心里自有我的主意。”

    “可是姐姐,父母在世的时候,给你定下了永定侯府这桩婚事,就是希望姐姐嫁入侯府,能一辈子过得幸福,有个人可以托付终身。若就这样和侯府退了婚,只怕违背了父母的意愿。”明珏断断续续地说着。

    他心里是想着姐姐和那石泉,早日退婚的。

    可他是想石泉主动提出此事,并非姐姐。

    姐姐提出此事来,只怕姐姐这辈子的名声,就这样毁了。

    “明珏,姐姐告诉你一件事。我和石泉的婚约,不过是父母在时定下的。如今父母没了,这婚事,能退就退了。”

    “如今永定侯日益昌盛,就算我嫁过去了,能坐的稳主家夫人吗?与其受着婆婆夫婿的气,这桩婚约,还不如就此退了。”

    盛明玉这样说,明珏还是有些明白了。

    如今整个盛家还需要姐姐来主持大局,这门婚事,还是退了得好,退了得好。

    明珏走后,盛明玉去了书房,她依稀记得,母亲在世的时候说过,她在书房的墙缝之中,藏过一张藏宝图。

    是一张前朝的藏宝图。

    辗转到了外祖母手里,外祖母传给了母亲,母亲带来了盛家。

    担心这藏宝图被歹人觊觎,母亲就把它藏在了书房的墙缝里。

    可这么些年了,这书房没有人来打理,已经是蛛网密集。

    书房里面,藏书很多,还有些是失传已久的古籍。

    市面上这些古籍的价格,可是值成百上千两。

    盛国公夫人之所以想要多走盛家大宅,无非是想要得到这些个祖传下来的古籍。

    但只要有她在一日,盛国公夫人这想法,便一日不得实施。

    端着油灯在书房里翻找了片刻,盛明玉扣了许多墙缝,始终没找到那被藏在墙缝中的藏宝图。

    而是找到了几本被藏在墙缝中的古籍,她翻开看了眼,都是手抄的道藏,一本《太上玄妙经》,一本《太上清明经》。

    当今官家醉心修道,一心想着长生不老,说不定着两本手抄的经文,日后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

    盛明玉把两本经书带回来自己屋里,细细翻看一番之后,发现这两本经文,都是前朝得道真人,张天师用血抄写的经文。

    张天师是前朝的得道真人,常年隐居于终南山,听说他活了两百多岁。

    在终南山下的一颗松柏树下,羽化成仙。外人对他传得神乎其神,不过盛明玉看了他用血手抄的经文,他也不过是个长寿的修道之人罢了。

    没有民间传得那样神,张天师是个能斩妖除魔的大罗金仙。

    斩妖除魔经文里没写,不过却是写了炼丹术。

    盛明玉能识字,她想着若是能把这经文里头一些话,抄写出去,卖个那些醉心道术的修道之人,或许还可以赚些钱。

    毕竟张天师的那些炼丹术,如今就她独一份。

    三日后,盛明玉的身子已经完全好了起来。

    不知怎么回事,自从她的灵魂到了这具身体后,无论她受什么样的伤,痊愈得总是非常快。

    今日安心陪着盛明玉出门,去卖前些日子盛明玉绣出来的丝帕和其他绣品。

    坐在马车里,安心拿起盛明玉做的一双虎头鞋,不由得赞叹起来。

    “姑娘的手艺越发好了,这虎头鞋做得越来越有模有样了。只是可惜了,姑娘不能留着。”

    “不打紧的,买了这虎头鞋,我们也能买些丝线回来,重新做别的。”

    她们今日来丹阳街上的绣庄卖绣品,盛明玉的外祖家徐家,也在这条街上。

    徐家是有着军功出身的人家,虽然在本朝,武官地位不如文官,但徐家的权势,也是非常之大的。

    如今徐家管事的,是盛明玉的舅舅徐定元。

    不过徐定元,和她母亲徐氏,并非一母同胞,徐定元是妾室所生,她的母亲是徐家老太太所生。

    因着没了直接的血缘关系,徐定元也很少管她们姐弟二人。

    卖了一箩筐绣品,就换了十两银子。

    这十两银子盛明玉不敢乱花出去,不过既是上街来一趟,总还是要去买些东西的。

    让安心在马车里守着在绣庄购得的丝线布匹,盛明玉下了马车,去了酒楼买了两斤酱肘子,还有一些小菜。

    因着没钱,明珏和她,甚少下馆子。

    看着明珏比起同龄人还要瘦小些的身躯,盛明玉想要买些肉回去给明珏吃了补补。

    买了酱肘子之后,盛明玉发现自家的马车已然不见。

    寻着马车的路上,盛明玉去了隔着丹阳街不远的普济寺。

    普济寺中的地藏阁还供着父母的灵位,她在寺门前用半吊钱买了几把香,准备进普济寺去祭拜父母。

    今日并非普济寺的庙会,寺门外人烟稀少。

    但隔着普济寺不远,只见一大群人围在了那里,似是在看着什么热闹。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朝代,平民百姓们上街最喜欢做的,便是去看热闹,凑热闹。

    那里围的人多,就证明那里的热闹最好看。

    既是上街一趟,索性她也过去看看,前头到底出了何事。

    走近热闹现场,只听见一阵婉转哀怨的声音袭来。声音很熟悉,像是她所认识之人。

    凑近一看,竟是徐家的大姑娘,徐敏。

    此刻正坐在地上哭成个泪人,身边站了一男一女,女子穿着一袭青衫,梳着坠马髻,发上戴着如今最时兴的配饰,只见女子小腹隆起,正躲在男子身后,巴望着前头的徐敏。

    徐敏是徐大舅舅的长女,嫁给了寿春伯家的二公子齐名,徐敏是徐家同她关系最好之人

    父母亡故之时,徐府点来吊唁的人中,唯有徐敏偷偷给她塞了五十两的银票,并安慰她,不要被悲伤冲垮,应该振作起来。

    唯有她振作起来了,那盛家大宅,才不会叫旁人夺去。

    明珏重病之时,那时她去徐府向几位舅舅求援,还没等她进入徐府,徐府伺候的丫头婆子就把她赶了出来。

    等她回到了府里,那时已经嫁人的徐敏得了消息赶了,帮她请了大夫,给了她银子。

    那些个在自己落难时,帮助自己的人,盛明玉记得清清楚楚。

    也在那时,她才真真看清楚了,什么人是值得来往,什么人是不值得来往的。

    瞧着徐敏瘫坐在地上,哭了越发伤心,盛明玉撩拨开身边的人,挤了进去。

    转眼间,她就来到了徐敏身后。不过她并未着急着上前去靠近她,而是细细打量着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