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五章 徐敏(求收藏求推荐呀)
    走近一看,她才发现站在徐敏身边的男子,竟是寿春伯府的二公子齐名,徐敏的夫君。

    而那齐名,此刻并没在徐敏身边安慰着她,而是将那青衫女子,紧紧护在自己身后。

    生怕徐敏一时跃起,会伤到那青衫女子一样。

    那而青衫女子,一只手护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一只手紧紧地拉着身旁的齐名,目光则是歉疚不安地往着徐敏这边看来。

    看热闹的百姓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对着齐名身后护着的青衫女子,指指点点,又对此时瘫坐在地上的徐敏,投以同情的目光。

    因他们瞧着徐敏的穿戴打扮,不像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像是世家大族的贵妇人,平民百姓们怕惹事,也没有人敢上前搀扶。

    突然,那青衫女子像是遭受不住身边的人指指点点,一时哭了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着道。

    “敏姑娘,我不是故意的,请您一定要相信我呀!奴婢打小就在您身边伺候,我哪里敢做出勾引主家的事情出来?”

    “实在是那夜公子一时喝得醉了,我去扶他,却不想……”

    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看她面上的模样,比瘫坐在地上的徐敏,还要叫人可怜。

    可她既是打小就伺候徐敏的丫头,为何不知道徐敏对齐名的爱慕?

    为何做出这样的事,还要瞒着徐敏?

    看她那隆起的小腹,盛明玉就知道,她和那齐名,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徐敏显然是被那青衫女子的一番话,给刺激得失了魂魄一般,瘫坐在地,呆呆地望着面前的一男一女。

    眼泪像止不住一样,不断从眼眶里头流出来。

    这时候,伺候徐敏的徐家仆妇突然赶到,看着眼前这一幕,慌忙把徐敏从地上搀起了。

    又拿了件厚厚的大氅,披在徐敏身上,将她护在了自己身后,开口厉声斥责了眼前是妙儿。

    “妙儿,你个不知廉耻的死丫头!亏你还是姑娘从徐家带过来的陪嫁丫鬟,没想到竟做出勾引少爷这件事!这些年要不是姑娘一直护着你,你一天穿的花枝招展,像只想要沾花惹草的花孔雀,伯夫人早就赶你出门了,还会留你继续在伯府当差?”

    此时说话的婆子,盛明玉有几分印象,原先她去徐家的时候,与她见过一面,说过几句话。

    她是徐敏的乳母汤嬷嬷。

    汤嬷嬷也是徐敏的陪嫁,跟着徐敏从徐家去了齐家。

    当初寿春伯夫人一心瞧不上徐敏,想要另择媳妇,可有汤嬷嬷护着,寿春伯夫人想要让齐名休妻这事,也就黄了。

    听汤嬷嬷叫那青衫女子做妙儿,盛明玉突然想起来了,徐敏出嫁的时候,徐家大太太挑了两个陪嫁随徐敏去齐家,一个便是汤嬷嬷,另一个便是妙儿。

    妙儿在汤嬷嬷和身边人的一番指责下,哭得越发厉害起来,哭得肝肠寸断,若此哭声遭男人听了,只怕心中早已生起怜悯来。

    只可惜如今在这里瞧热闹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妇人,男人在地里干活,她们上街来赶集。

    瞧着妙儿哭得越发厉害,齐名不顾对面的徐敏,直接将妙儿搂在了怀里,看着周围人指指点点的目光,便是他有心给妙儿辩解几句,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不过他心中对徐敏有气,也顾不了那么多,指着徐敏就开始斥责起来。

    “阿敏,你嫁到我们徐家多年,一直无所出,敢问我可有你责问过你一句?我母亲可责问过你一句?”

    “我不过是想要个孩子,这才找了妙儿罢了。如今妙儿有了身孕,你喊来了这些人来这里对她指指点点,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若是你不想要徐家大少奶奶的头衔,大可以自己写了休书,把我休了!或是我写了休书,把你休了!”

    狂妄至极!

    简直狂妄至极!

    没想到齐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敢如此要挟徐敏。

    盛明玉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暗暗将拳头握紧,盛明玉又走上前一步。

    看着徐敏不说话,又看了怀中的妙人哭个不停,忍不住对着徐敏又怒吼道。

    “徐敏,妙儿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今日要这样对她?如今她既有了我徐家骨肉,我便不能让她继续流落在外,我要带她回去,给她名份!”

    齐名此话一出,徐敏的脸色,当即就变得惨白惨白地,双脚不停使唤,往后退了几步。

    要不是汤嬷嬷在后面扶着,只怕徐敏又要跌倒在地了。

    “名份?你竟要给她名份?难不成在你的心里,我还比不上她吗?她不过是个丫头,不过是个丫头!你做错了什么,难不成你不知道吗?”

    徐敏说着说着,气血一下子翻涌上来,忍不住,嘴一张,便是一股鲜红的鲜血喷涌出来。

    鲜血瞬间染红了徐敏身前的地面。

    几个看热闹的妇人,生怕血溅到自己身上,忙后退几步。

    汤嬷嬷忙搀着徐敏,叫了身后的徐家丫鬟,去请了大夫过来。

    被齐名搂在怀里的妙儿似乎也被这一幕给吓到了,赶忙用手遮住眼睛,盖住了眼前的鲜血。

    看到徐敏被气得吐血,方才那些个不准备多管闲事的妇人,心中生了怜悯,还是决定帮着她说几句话。

    “这位小公子,那位夫人毕竟是你的结发之妻,纵然她无所出,你也不能这样待她呀!还不快快带着她去瞧大夫。”

    胖脸妇人此话一出,身边的几个妇人,也跟着她附和几句。

    “是呀,带着她去看看大夫吧!”

    更有甚者,直接训斥起齐名来。

    “这位小公子,方才吐血的,可是你的结发妻子,而你怀中的,不过是个无名无份的小蹄子罢了。为了一个这样的小蹄子,竟不顾自己妻子死活,你这丈夫,我看也是白当了。”

    “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死远点!不要玷污了佛门胜地!不要污了佛祖菩萨们的眼睛。”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婆子,撸起袖子来,准备朝齐名和妙儿走去。

    今日不是普济寺的庙会,不过前来上香的人,也不少。

    围观的妇人,大部分是来赶集的,又一部分是来寺中进香的。

    对于妙儿这种勾搭主人家的小丫头,这些妇人,是最痛恨地。

    一直靠在齐名怀中的妙儿,一时受不住这样的指责声,走了出来,指着被汤嬷嬷护在身后的徐敏,开始大放厥词起来,一点也没了方才哭哭啼啼时的娇弱。

    “姑娘嫁入齐家多年,一直无所出,早就反了七出之中的无后罪了,如今我腹中有了齐家的孩子,少爷怎么能不给我名份?”

    “我虽是个丫头,却也是好人家的出身,容不得你们这些人的糟践!”一向装柔弱装惯了的妙儿,此刻终于硬气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