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六章 天谴(求推荐求收藏)
    不过齐名却是第一次见她如此硬气,在心中质疑了句,难不成她往日里的柔弱,都是装出来的?

    她就是个虚有其表的女人?

    齐名方才拿着紧紧拉着妙儿的手,这时却慢慢放松了。

    妙儿似乎也感受到了齐名的松手,看着他目光对自己不再那么温柔,反而多了几分怀疑,她的脸色马上就吓得煞白。

    眼前的齐名,在她看来,是个极好糊弄之人。只要自己在他面前故作可怜的哭上一次,他就会怜悯自己,可怜自己,给自己爱。

    所以只要祛除掉徐敏这个碍手碍脚的女人后,凭她腹中怀了齐家的骨肉,日后齐家这大少奶奶的位置,便是她的了。

    而且现在,她腹中有齐家的骨肉,便是徐敏,也不敢对她做什么。

    若损伤了齐家的骨血,这个罪责,不是徐敏能够担得起的。

    看着齐名开始犹豫起来,妙儿一时慌了。

    不行,她一定要让齐名站在自己这边,和自己同仇敌忾才行。

    妙儿松开紧紧拉着齐名那只手,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了汤嬷嬷的面前,对着汤嬷嬷身后的徐敏,一阵哀求道。

    “姑娘,姑娘,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是我无耻,是我下贱,是我馋少爷的身子。还请姑娘不要责怪少爷,在少爷心里,姑娘一直是最重要的那一个。为了不再影响少爷和姑娘之间的关系,奴婢这就去死!”

    妙儿说到最后,方才那些个怜悯起徐敏的人,此刻又对妙儿开始怜悯起来。

    仿佛她之所以会做错事,都是齐名导致的一样。

    妙儿突然站起身,要向身边的一颗大树撞去的时候,齐名突然一把拉住了她,阻止了她自寻短见。

    “敏儿,我求求你了,就让妙儿入门吧!不给她名分也行,让她在你我二人屋里,继续做伺候你我二人的丫头。”

    “待妙儿顺利生下孩子,我马上向母亲明说,送妙儿去道观静修,而那孩子,可以过继到你门下,交由你亲自扶养。”

    齐名话落,拉着妙儿的手,一起跪在了徐敏身前,给徐敏磕了三个头,盼着徐敏能够答应齐名方才所言。

    不知不觉中,先前还站在徐敏那边,帮着徐敏说话的妇人,此刻又同情起齐名和妙儿来。

    看妙儿哭得一副肝肠寸断的模样,又是悔恨又是无助,心中开始暗暗同情起她来。

    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

    大陈朝又不是不允许三妻四妾,把这丫头收回去,做个小妾也行。为何就是不肯容下她呢?

    看到这一幕,一直不做声的盛明玉,走上前一步,正要为着徐敏说上几句的时候。

    徐敏却从汤嬷嬷身后走了出来。

    站到了齐名和妙儿身旁,扬起手,狠狠给了妙儿一个巴掌,并恶狠狠地道。

    “王八羔子!就凭你这样一个臭丫头,也想要进我齐家的门!下辈子吧!”

    徐敏话落,又扬起手,正要给妙儿左边又来一巴掌,方才打的是右边,这回来打左边。

    徐敏刚扬起手,齐名就站起身,拉住了她那只准备朝着妙儿左脸上挥去的手。

    “敏儿,够了!够了!她不过是个丫头,不过是个丫头罢了!她有什么本事和你争!”

    “她没本事吗?”徐敏反问了齐名一句,冷冷地看了妙儿一眼。

    “若她真的没有本事,今日怎么会引我过来?叫我受如此奇耻大辱?你走开,我要打她,打死这个死丫头!”

    原来,今日徐敏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妙儿提前让人告知了她,说她今日会陪着齐名来普济寺上香。

    她之所以要引徐敏来,不过是想要让她看见,齐名如今在她身边,而并非她的身边,想要刺激刺激她。

    不过她没有预料到的是,今日来凑热闹的群众,会有这么多。

    瞧着徐敏又再次扬起手来,妙儿索性再装起柔弱来,慌忙抱住了徐敏的腿,一阵哀求着道。

    “姑娘,奴婢在您身边也伺候了这些年,对姑娘也是有了感情的。我不愿做少爷的什么小妾,只希望姑娘继续将我留在姑娘身边,让我继续伺候姑娘。”

    “就算姑娘叫我做牛做马,洗衣做饭,我也愿意。只希望姑娘能保住我腹中的孩子,这个孩子,终究是齐家的骨血呀!就算姑娘不要我,也该要这个孩子不是。”

    徐敏不想应付妙儿,把妙儿交给了身旁的汤嬷嬷来应付。

    对付妙儿这样敢勾引主家的小丫头,汤嬷嬷可是比徐敏,要有经验得多。

    “妙儿姑娘说的是,你的确是留不得了,你腹中的孩子,却是可以留的。待孩子月份大起来,我会请了夫人的意思,让妙儿姑娘生下这个孩子,而妙儿姑娘,送去道观静修。”

    “不,不可以!刚生下的孩子,不能离了亲娘!我不能这样做!待孩子年岁大了,再送我去道观也不迟。”妙儿说着,一下子就慌了起来。

    没了孩子,她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她不能没有孩子,她一定要把孩子留在身边。

    “照妙儿姑娘这样说,妙儿姑娘方才说的那些,都是不作数的了。既如此,妙儿姑娘更是留不得了,来人来,带妙儿姑娘下去。”

    汤嬷嬷此话一出,身后她带着过来的几个小厮,就窜上前来,准备把妙儿给带走。

    “妙儿腹中怀着我齐家骨血,我看你们谁敢把她带走?若伤了我齐家骨血,你们这些人赔得起吗?”齐名往妙儿身前一站,叫妙儿护在了自己身后。

    汤嬷嬷带来的那些个小厮,哪里见过这个阵仗?

    一个也不敢上前,只等着汤嬷嬷的嘱咐。

    这个时候,该她出场了。

    盛明玉整了整衣裳,走了出去,来到了徐敏身边。

    “阿敏姐姐。”盛明玉轻呼了徐敏一声,叫她放下心来。

    徐敏没想到,盛明玉今日竟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她已经观望许久了?

    徐敏看着她朝着齐名和妙儿的方向走了过去,就知道她今次必是来帮自己的。

    “明玉,你小心些。”徐敏心中担心着盛明玉,还是开口关心了。

    “齐名,你家寿春伯府在阿敏姐姐还没有嫁过去的时候,有今日这样繁荣昌盛吗?若不是你们用着阿敏姐姐的嫁妆银子,填补了府中的亏空,只怕你们寿春伯府,已经成为这东京城里的破落户了吧?”

    盛明玉这么说,齐名面上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徐敏之所以会嫁去寿春伯府,无非是寿春伯夫人瞧上了徐敏那几十万两的嫁妆。

    徐敏嫁过去后,那嫁妆也自然而然填补了寿春伯府的亏空。

    齐名不说话,像是在思考着如何回应盛明玉方才那些话。

    妙儿不知道内情,以为盛明玉方才所言纯属胡说八道,走上前来,正准备教训盛明玉。

    还没走几步,就因地上的积雪未化,一不小心摔倒在地,妙儿惨叫了一声,只见她的身下,已经流出来一阵阵鲜红的鲜血。

    徐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了,齐名看见血后,马上走上前查看,汤嬷嬷则是把徐敏紧紧地护在自己身后。

    “若想要保住她腹中孩子,少爷还是快快回府。若是迟了,我瞧着这孩子,也是保不住了。”

    汤嬷嬷自然希望妙儿腹中的孩子没了,这样也就影响不到徐敏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