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八章 秘闻(求推荐求收藏)
    “哦,你便是盛大人的遗孤,盛家的二姑娘盛明玉?”华服男子的声音,并没有过多的起伏。

    因着背对着她,她也没看清那男子到底生的什么模样,不过听他的声音浑厚有力,像是练过武功的。

    盛明玉不看他,把目光投向了方才带着她过来的黑衣男子身上,见他低着头,对那华服男子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就知道那黑衣男子必是他的下属。

    “公子有什么事不妨直言,我还要急着回府去,不便耽搁。”

    盛明玉缓缓地说着,打量了一番四周。

    见这间屋里的供台上,供奉着三个人的灵位,一大二小。

    中间那张大的灵位上,写着元王妃李氏之灵位,旁边两个小的,则是刻着元王侧妃苏氏以及元王侧妃冯氏。

    看着那三张灵位,盛明玉在心里暗中思索着一阵。

    她知道元王是什么人,当今官家在潜邸的时候,有过两个兄弟,一个便是元王,另一个便是秦王。

    官家是先帝爷的长子,元王是先帝爷的次子,秦王是则是三子。

    不过元王和秦王在官家登基后,便前往封地去了。

    除了太后皇后的千秋宴会回京探望,其余时间,都是不能入京的。

    元王妃李氏是元王的发妻,听说在跟着元王前往封地的前一个夜里,在京中等元王府便发了疯病,如同嗜血的猛兽一般,咬死了前去探望的元王妃苏氏以及冯氏。

    咬死苏氏和冯氏后,李氏又咬伤了元王府其他伺候的人。

    事后不知怎么一回事,那被李氏咬死的苏氏和冯氏和元王府的其他人,竟然奇迹般地复活了。

    和李氏一般,失了人性,如同嗜血的猛兽一样,在元王府大肆杀虐。

    此事还惊动了大内,大内派了火枪队出手,又焚烧了元王府,这件事才得以平息下来。

    因着此事太怪,当初被娘亲用来当做鬼故事吓吓明珏与她。

    娘亲说,若是她们不听话,那元王妃李氏就会来咬她们的脖子。

    可那元王妃李氏,又与眼前这华服男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方才在普济寺外的时候,我听见了你对那姑娘说的那些话,导致了那姑娘碰死在了寺外。没想到你一个相貌如此好的姑娘,心思竟这样歹毒。”

    “你可知道你的那些话,害了一大一小两条人命。”男子转过身来,打量着盛明玉,缓缓开了口。

    男子转过身来,盛明玉才瞧清楚他长得什么模样。

    俊朗的面容配上一双星星眼,鹰钩鼻,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股杀伐果断的气息。

    肯定是什么皇亲国戚。

    既然他是皇亲国戚,便是她盛明玉惹不起的人物。

    不过既然他问起自己方才那些事,她还是照实回他。

    “公子说的那些,我自然晓得。只是那女子,我实在是可怜不起来。做为伺候主母的丫鬟,竟做出勾引主家的事情出来,还当着主母的面,与主家那样暧昧,试问什么人能够忍得下来?”

    听她这样说,那男子倒是有几分意外。

    莫非他刚才同情错人了?

    这其中竟还有这等事情?

    “你且说着,我听听这件事,到底是有什么内幕?”

    盛明玉没打算继续说下去,想要抽身离开,想要转身出门,却被那个黑衣男子给拦住了。

    “盛姑娘,我家公子问你话,还望你老老实实地回了我家公子。”

    那黑衣男子这么说,显然是要让她给那华服男子解释一通,他才肯放自己出去。

    不过要她解释清楚,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有银子拿就行。

    “公子,想要我同你解释一遍,也不是不行,有银子拿我就说。”

    什么?

    那华服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事实证明,他并没有听错。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如此直接地找他讨要银子。

    “看公子的穿着打扮,我大胆地猜了一下,公子必定是什么皇亲国戚吧?”

    “公子今日来祭拜的是七年前死去的元王妃李氏,若非公子是皇亲国戚,只怕这地藏阁看守的僧人,也不敢放公子上来。”

    “既然公子对我方才所说感兴趣,不妨打赏小的几两银子,让小的买盏茶水喝喝。公子以为小的此举如何?”

    “甚好!甚好!”华服男子呵呵笑了起来,随后对着身边的那黑衣男子道。

    “既然盛姑娘说自己要喝茶,给盛姑娘二十两银子,叫她去喝盏好茶去。”

    黑衣男子有些不情愿,不过公子都开口了,他也只能照办。

    想也没想,那黑衣银子直接扔了两锭银子给盛明玉。

    “这里有二十两银子了,怎么着也是够你了。”

    盛明玉接过银子,放在嘴中用牙齿咬了咬,确定是货真价实的银子后,把银子收进了自己的随身带着的荷包中。

    既然他愿意听,她就说给他听听。

    “公子不清楚,那女子原先是徐敏姑娘身边伺候的丫鬟,徐敏姑娘待她极好,她却揣着其他心思,勾引了那齐名,并使了法子怀上了那齐名的孩子,想要借着怀上孩子,入了齐家。”

    “原来是怎么一回事呀!那我方才真是同情错人了,真是同情错人了。”华服男子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盛明玉还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和那元王妃李氏又有什么干系。

    按耐不住自己心头的好奇,盛明玉终于开了口。

    “敢问公子,和这元王妃李氏,到底是什么关系?”

    华服男子没听她说完,就下了阁楼。那黑衣男子替他回了盛明玉。

    “我家公子说了,好奇心害死猫,姑娘还是少打听得为妙。不过我家公子又说了,他觉得姑娘是个有趣的人,他想要交下姑娘这个姑娘。”

    说着,黑衣男子递了块腰牌到盛明玉手上。

    “这是元王府的腰牌,若是盛姑娘有何需要,我家公子说了,大可以来找他。”

    元王府的腰牌?

    方才那华服男子是元王府的人?

    这怎么会?元王不在京里,远在封地泰州。不过元王却有一子,便是元王妃李氏所出的元王世子陈苍。

    看那华服男子的年纪长相,难不成那华服男子就是元王世子陈苍?

    见盛明玉半晌没有言语,似是在想着旁的事情。

    那黑衣男子又道:“盛姑娘,来之前,我家公子就打听清楚了。说盛姑娘有一未婚夫。若盛姑娘想要入我元王府,大可以去退了这门婚事。我家公子考虑考虑,或许能纳了你。”

    话罢,那黑衣男子冲着盛明玉又笑了笑,便离开了。

    想要纳她入元王府?

    她才不稀罕什么元王府?

    便是皇宫大内,她也是不稀罕的。

    盛明玉在心里暗骂了那华服男子一阵,又拿出了那黑衣男子给的两锭银子。

    得了这两锭银子,她们盛家的日子,也能好过些了。

    在上马车前,华服男子抬头瞧了眼那行走在人群之中的盛明玉。

    “她倒是个有趣的人,真是不知道这样的人,能嫁入我元王府来了吗?”

    顺着公子的方向,黑衣男子也抬眸望去,看着盛明玉消失在人群中,他才慢慢开了口。

    “公子无需担心,若是公子喜欢,什么也的女人得不到。”说罢,黑衣男子递了张纸条给他。

    “公子,江州司马递来消息,说在江州发现患了瘟疫之人,一个村子的人都人间蒸发了。江州太守怕惹事,组织人在白日焚烧了那些个患了瘟疫的人,也烧了整个村子。密折已经递进大内了,官家和皇后该知道了。”

    “可知道这事是什么人做的?”华服男子眼睛眯成一条缝,细细打量着四周。

    听着公子这么问,黑衣男子突然结结巴巴起来。“听说是盛贵妃派下去的人,说是寻什么药草。在山里遇见的怪人,而后才引起的。”

    “不安宁了,不安宁了,整个天下都不安宁了。”男子进了马车,良久才传出话来。

    “入宫吧!咱们去见见皇后娘娘和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