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九章 传说
    回到盛家大宅,天色已经擦黑了。

    走进院里,盛明玉便瞧见明珏,捧着一本书,在院里摇头晃脑地走来走去。

    不过盛明玉瞧他的模样,不像是专心致志读书的模样,随口读几句,就朝着盛明玉这边看来。

    又随口读几句,目光就落在了盛明玉身上。

    由此看来,他的心思根本不在读书上。

    是在等着自己。像是有什么话想要单独对她说一样。

    盛明玉把手中拎着东西交给安心后,便走向了明珏。

    “明珏,你不老老实实在屋里读书,出来走动做什么?”明珏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外头的天色。

    把手中的书本递给了身后随行的小厮,明珏铁青着脸问了她一句。

    “都什么时辰了?怎么才回来?难不成是回来的路上出了什么事?”

    盛明玉不想把方才遇见的那些糟心事和明珏说,索性就说了自己去了一趟普济寺,祭拜爹娘的事情。

    “姐姐去了一趟普济寺,看了眼爹娘供奉在普济寺的灵位,又给了负责看守地藏阁的僧人十两银子,叫他们多在爹娘灵位前填些香油,一年的瓜果贡品也不能少。”

    “你哪里来的什么银子?莫不是又遇见那石泉了?是他给你的银子?”

    明珏知道盛明玉没有多少银子,方才她说给了地藏阁看守的僧人十两银子,他在心里就起了疑。

    以为是姐姐今日在街上,又遇见了那石泉,石泉给了她银子。

    “这些银子是姐姐路上遇见了徐敏表姐,她给姐姐的。你知道,徐敏表姐对我们姐弟二人一向照顾。既然她给了我们银子,我便接受了。”

    盛明玉说着的时候,只听见面前的明珏,肚子“咕噜咕噜”响了起来,像是饿了。

    “明珏,你是不是饿了?我们去吃饭吧!”盛明玉看了眼明珏,只见他正望着自己,用鼻子轻轻哼了一声,就道。

    “我不饿,若是姐姐饿了,便去吃饭吧!那十两银子,真的是徐敏表姐给姐姐的?”

    明珏又问了一句,显然是不大相信盛明玉方才所言。

    他知道徐敏表姐经常对她们姐弟二人施于援手,可也不会一下子就给了姐姐十两银子。

    既然明珏不肯相信她,她只能实话实说告诉了明珏,今日她遇见贵人,贵人给了她银子之事。

    “明珏,这十两银子,的确不是徐敏表姐给我的。不过我今日出门,的确是遇见了徐敏表姐,还有徐敏表姐的夫君齐名。”

    “说重点!那十两银子,到底是怎么来的?”明珏见她有意绕开话题,沉声又问道。

    “是是是,姐姐这就说重点。”盛明玉顿了顿,只是道。

    “不管你信不信,姐姐今日在路上的确遇见了贵人,贵人问了我几句话,就给了我二十两银子。”

    “什么贵人?家世如何?相貌如何?”明珏不依不饶地又问了三个问题。

    盛明玉一时无语,明珏这臭小子,今日到底是怎么了?一直抓着她问个不停。

    “据姐姐猜测,应该是宫里出来的贵人,相貌一般,家世肯定极好。”

    “那他是不是对姐姐有意?否则平白无故给姐姐二十两银子做什么?”明珏又来了句,盛明玉刚刚喝进去的茶水,一下子全喷了出来。

    明珏这小脑袋里头到底在想着什么?

    既然说是贵人了,怎么会瞧上她这样出身的女子?

    盛明玉在心里细细一想,或许有这个可能呀!

    不然那黑衣男子最后也不会对她说,要纳她进元王府之事?

    只可惜她现在对嫁人这件事并不感兴趣。

    盛明玉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明珏的脑袋,声音很是温柔。

    “傻孩子,怎么会?那贵人怎么瞧得上我这无父无母的孤女?你就别瞎想了。说不定他是瞧着姐姐可怜,打算接济接济我呢。”

    盛明玉这么说,明珏也只好将信将疑地相信了她。不过他总觉得,姐姐必定还有事瞒着他。

    只是到底是什么事,还得他去调查一番,才能知晓。

    第二日起来,盛明玉还躺在榻上歇着,安心就急匆匆进了屋子,把今日街上人们议论的事情,告知了盛明玉。

    是昨日在普济寺门外,徐敏和齐名的那档子事。

    事后徐敏回到了齐府,受到了齐家大太太好一阵责怪,说徐敏嫁入齐府多年,一直未有所出,如何好不容易她身边的一个丫鬟有了齐名的孩子,她竟活生生带着人将她逼死。

    徐敏辩解了几句,却被齐家大太太狠狠骂了一通,还叫嚷着让齐名休妻。

    徐敏一时气不过,带着陪嫁丫鬟和小厮,就回了徐家。

    不过齐家总算忌惮着有着军功的徐家,入夜之后,齐家大太太就带着齐名坐着马车去了徐家,对徐家的人好一番安慰,对徐敏也是说了一堆好话,此事才算了结。

    不过盛明玉觉得,此事不过是个开端。

    以齐名那样的性子,没了一个妙儿,还会有第二第三个妙儿,除非徐敏有了身孕,生下齐家的孩子,不然最后也只会走到休妻和离这两条路。

    夜里,盛明玉让安心去隔壁的耳房休息后,她一个人在屋里看起了那本《太上玄妙经》。

    张天师在这本经书里头写了,数百年前,在前朝爆发了一场极大的瘟疫,这场瘟疫能将死人复活,变成嗜血的猛兽,见人就咬,见人就撕。

    这群怪物昼伏夜出,一出来便是屠戮了几个村子,整个村子的人,都变成了这种野兽怪物。

    据说前朝的覆灭,就和这场浩劫性的瘟疫有关。

    经文的后半部分,就神化了张天师。

    张天师请动了天兵天将,才收服了这些个嗜血的怪物。

    这些个神话传说,娘亲还在世的时候,就听过了无数次。

    不过她隐约觉得,这本《太上玄妙经》里头描述的瘟疫,怎么和娘亲曾经和她说过关于元王妃李氏的故事有关。

    元王妃李氏也是变成了嗜血的怪物,咬死了身边的人,并把身边的那些人,也变成和她一样的怪物。

    把经文放在了枕头下面,盛明玉决定不再想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瘟疫,应该不会再次发生了,对吗?

    过了几日,盛国公夫人就让人递了拜贴过来。说她许久未见盛明玉,有些想念,叫盛明玉带着明珏去盛国公府一趟。

    盛国公夫人想要见明珏,盛明玉把这件事和明珏说后,明珏一口回绝了她。

    “姐姐,我不想去什么盛国公府,更不想见盛国公府里面的人。既然是盛国公夫人叫人递了帖子出来,姐姐还是去看看吧!”

    明珏不去,就只能她一个人去了。

    让二门上的婆子备了马车,盛明玉就带着安心去了盛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