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十章 盛国公府(大章)
    让车夫把马车带到了盛国公府外的巷道里,盛明玉给了车夫一吊钱,叫车夫拿着钱去喝点茶水,在此处等着她们,她一会就出来。

    和盛国公府的门房说明自己的来意,并递上拜贴后,门房伺候的婆子,就带着她们二人进了盛国公府了。

    “姑娘来的太早了,我家夫人还没有起,姑娘就过来了。我带着姑娘去园子里转转吧!”

    引路的婆子是盛国公府前院的管事何婆子,在盛国公夫人孙氏面前,一向很得势。

    若是府里来了什么孙氏的贵客,一般是由她亲自引着路,去花厅见孙氏的。

    何婆子听说过盛明玉的名声,知道她是隔着几条街,盛家的孤女。

    盛国公府和盛家,本就是一家人。

    盛家在东京城里,有两个房头,长房便是盛明玉如今所在的盛家,占着盛家先祖传下来的盛家大宅,长房的老爷盛琅,也就是盛明玉和盛明珏的父亲。

    不过盛琅和妻子故去多年,如今的盛家长房,是靠盛明玉和盛明珏撑着了。

    盛国公府,也就是盛家的二房,掌家老爷是盛洛,盛如华未入宫之前,盛国公府也只是东京城里名不见经传的小官之家。

    盛如华入宫,为官家生下公主,官家思及盛如华的母家,才封了盛洛为盛国公,官居一品。

    盛国公府靠着盛如华在宫里的宠爱,权势一日大过一日,每日有不少人上门来拜访,为的就是能沾上盛国公府的光。

    因着盛国公夫人孙氏还未醒,何婆子把盛明玉带到花园后,就去孙氏所在的常乐堂,请孙氏去了。

    花园中,盛国公府伺候的丫鬟仆妇,在花园里来来往往。

    不过她们并未见过盛明玉,也不知盛明玉是什么身份,猜想着盛明玉可能是进府的贵客,还是恭恭敬敬地给盛明玉行了礼,才逐一离去。

    安心搀着盛明玉坐在了廊下的凳椅上,瞧着盛明玉被冷风一阵阵吹着,冻的瑟瑟发抖起来,安心马上将自己身上披着的大氅,盖在了盛明玉身上。

    “姑娘,要不咱们进屋里坐坐吧?姑娘身上穿的那样单薄,若站在这风口里吹久了,只怕是要生病的。”安心瞧着脸色越发苍白的盛明玉,不由得关切道。

    姑娘的身子,自去年开始,便不大好了。

    一到寒冬腊月,更是缩在被子里,连门都出不了。前几日去了一趟普济寺回来,这身子外头瞧着倒是大好了,实则又差了许多。

    夜里姑娘的身子,总是冰凉得可怕。

    这时候,只见一个衣着艳丽,容貌清丽的女子,朝着盛明玉这边走了过来,走近盛明玉之后,用团扇遮住了脸开始笑了起来。

    “明玉姐姐怎么过来了?上次不是听说明玉姐姐病的很重,怎么今日就过来了?莫不是母亲递了帖子给你,你拿了帖子过来的?”

    此时说话的姑娘,正是盛国公府的三姑娘,盛如兰。

    虽都是盛国公夫人孙氏所出,不过眼前的盛如兰,无论是相貌还是才情,都比不上盛如玉和盛如华。

    她与盛如兰算不得相熟,不过见过几面,有几分印象罢了。

    盛如兰的本性算不得坏,是个可以交往之人。

    “如兰妹妹,我今日是来见夫人的。”

    “既然明玉姐姐伤势大好,该早些过来拜见我母亲才是。如今我母亲才起来不久,你且去吧!”

    盛如兰说着话,让小丫鬟搀起了坐在廊下的盛明玉,吩咐了个小丫鬟,领着她去拜见盛国公夫人。

    盛明玉朝着盛如兰笑了笑,表示对她的谢意,就跟着引路的丫鬟,朝着盛国公夫人所在的常乐堂去了。

    “姑娘为何帮她?大姑娘一早就和姑娘说了,让姑娘不要帮她,如今姑娘帮了她,遭那些人把这件事递到大姑娘面前,大姑娘可是要恼了你的。”

    小丫鬟站在盛如兰的身边,见盛如兰望着离开的盛明玉,就絮絮叨叨提醒了她一通。

    “我做什么事,难不成你一个小丫鬟还要管管吗?今日她有难处,我帮了她,来日若是我有难处,她也会帮我。她终究还是姓盛的,一家姐妹。”盛如兰淡淡地说着,回了那丫鬟。

    那丫鬟有意挑起事端,低着声音,又来了句。

    “姑娘是国公府的姑娘,有了难处,自有夫人和老爷帮你。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能帮姑娘什么?”

    听着她这话,盛如兰转过头,轻轻瞟了那丫鬟一眼。

    那丫鬟当即就吓得跪倒在地,自掌了几个巴掌。

    “姑娘,都是奴婢的不是,都是奴婢的不是,奴婢不该说明玉姑娘的坏话,还请姑娘恕罪。”

    见她继续自掌着嘴巴,盛如兰索性就没有叫停,让她继续跪在原地,继续掌着嘴巴。

    走在引路丫鬟的身后,盛明玉又在心中思索起了事情。

    如今能决定她们姐弟二人婚事的,便只有这盛国公府。

    她今日过来,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来探探盛国公夫人的口风。

    跟着引路丫鬟一路走来,盛国公府伺候的丫鬟仆妇,都对她毕恭毕敬地。

    其中还有几个丫鬟向她行过大礼后,就说起府里的闲事来的。

    “你们几位可听说了?昨日国公夫人带着咱们府里的大姑娘,三姑娘去见客了,听说是元王府的世子爷,最近才回京的。”

    “世子爷是元王妃李氏所出,元王妃李氏又是太后娘娘的娘家侄女,太后娘娘可怜世子爷小小年纪就没了亲生母亲,对他疼爱得不得了。便是安和郡主,在世子爷来的时候,不也是在屋里倒茶伺候。”

    “那夫人是有意把大姑娘还是三姑娘嫁给元王世子?”一个在廊下扫洒的婆子,听着小丫鬟说得兴起,也凑了进来。

    “别想了,世子爷对咱们府的姑娘,一个也瞧不上。便是安和郡主,那样美若天仙的人物,世子爷也是瞧不上。不知这世间到底谁有福分,能嫁给世子爷这样的英俊郎君。”一个年岁尚浅的小丫鬟说着,眼里满是对那世子爷的爱慕之情。

    见她眼神中对那元王世子充满了爱慕,盛明玉在心里暗道,那元王世子,当真那么超凡脱俗?

    引得这么多姑娘小姐,丫鬟仆妇对他爱慕不以。

    不过那元王世子,她应该也是见过的,就是那日在地藏阁的华服男子,超凡脱俗倒算不上,不过是生得比旁的男子好看了些罢了。仅此而已。

    丫鬟将她带到常乐堂外,就进去禀报孙氏了。

    片刻后,丫鬟得了孙氏的吩咐,这才请了她进去。进了屋里,盛明玉见屋里的软榻上,坐了几个妇人,正有说有笑地。

    瞧着盛明玉进来,几个妇人才停了言语,朝着坐在主位上的孙氏望去。

    孙氏出身世家大族,当初嫁到盛家,也不过是政治联姻。

    既然是过来见孙氏,该有的规矩礼仪,一样也不能少。

    盛明玉朝着孙氏福了一礼,孙氏点了点头,让丫鬟搬来绣凳来,盛明玉就坐在了她身边。

    为了表示亲近,孙氏特地拉过盛明玉的手,紧紧地握着盛明玉的手,含泪道。

    “明玉,自从你爹娘去了之后,这回还是你头一次来国公府,以后要常来呀!你爹娘没了,我们这些个做叔婶的,应该好好照顾你们姐弟二人才是。只是你也知道,我管着这诺大的国公府,一时也抽不出身来。”

    这些话,听听就行了。盛明玉并没有把它当真。

    若孙氏和盛洛真的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也不会这么多年了,她来一次,就叫人把她赶出去一次。

    如今这次她之所以可以过来,无非是孙氏递了帖子来,专程请她过来的。

    不然她今日也是进不了这盛国公府的。

    看着盛明玉经久不语,面上仍旧是冷冰冰地,对它方才那番关切的话,一点回应也没有,孙氏面上有了几分尴尬。

    “你可喝茶,我让人沏壶好茶来,你尝尝。”还没等盛明玉说喝,孙氏已经让丫鬟下去沏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