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十一章 为难(大章)求点推荐票收藏
    盛国公夫人这么一说,方才还在屋里说说笑笑的几个妇人,朝着盛国公夫人福了一礼,便逐一退了出去。

    丫鬟端上来茶水茶点,盛国公夫人让丫鬟把茶水搁在了盛明玉身旁的高几上。

    见盛明玉不语,盛国公夫人一阵沉默过后,才缓缓开了口。

    “明玉,你的伤势痊愈得怎么样了?前几日婶娘知道你伤到了额头,流了不少血,可是很担心你的。原想着请上几个大夫,去盛宅给你瞧瞧的。”

    “但国公府的事情实在太多,大事小事都需要婶娘亲力亲为,这一来二去的,婶娘就把要请大夫给你瞧病这件事给忘了。明玉不会在心里责备婶娘吧?”

    盛明玉笑了笑,回道。

    “不会,夫人多虑了。明玉的伤已经大好了,只要夫人心里能记得明玉,明玉就心满意足了。”

    盛国公夫人的这些话,她从不放在心上。

    若是她真的有这个心思,想要请个大夫给自己看看,何至于拖到今时今日?

    “好了就行,好了就行,省得我一直在心里记挂着你。”

    说着说着,盛国公夫人突然抬起头,朝着盛明玉这边看了一眼,不知怎么地就叹了一口气,带了几分伤感道。

    “明玉,不是婶娘身为长辈,托大。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到了嫁人的年纪了。虽说你父母皆亡,但还有婶娘,还有你叔父,还有咱们盛国公府在,你的婚事,自有我们替你做主。”

    “前些日子,永定侯夫人为着你和石泉公子的婚事,可是上门来了几次,数落了你的不是。叫我们这些个做长辈的,好好管教管教你。”

    “这些年是我们疏忽了对你们姐弟二人的照顾,都是婶娘和你叔父的不是,我们的错。”

    说着说着,盛国公夫人不知怎么了,就哭了起来。

    哭得声音极低,哀哀怨怨地,像是自责这些年对盛明玉姐弟二人的照顾不周一样。

    她还真是会做戏。

    盛国公夫人这个演技,堪比那些个戏台上唱堂会的戏班名伶了。

    等她哭声渐小,盛明玉这才慢慢回道。

    “这些年要不是夫人和国公爷对我们姐弟二人的照料,我们姐弟二人也不会活到今时今日。夫人和国公爷对我们姐弟二人的恩惠,明玉和明珏都记在心里,日后必定好好报答。”

    盛国公夫人会说话,会做戏,她同样也会。

    盛国公夫人听盛明玉这么一说,以为她是真心感激自己,赶忙把她搀了起来。

    既然她是真心感激自己,那这件事就好办了。

    “明玉,你也是知道的。明珏这些年,长得越发好了,又考中了举人,如今又在备考。引得多少人家的妙龄姑娘,上门来和我说媒。承恩伯家的大姑娘你也是知道的吧?她就一心一意痴慕着明珏,承恩伯夫人来了几趟,就是和我说了这个事。”

    承恩伯赵家。

    是当今皇后赵氏的母家,承恩伯府的大姑娘赵如蝉,自幼就患上了肥胖症,赵家请了无数大夫入府诊治,就是不见效果,反而还越发胖起来。

    到了赵如蝉十八岁的时候,同龄的姑娘都嫁人了,而她只能每天躺在榻上。

    不能起身,吃喝拉撒都在榻上解决。

    整日躺在榻上,赵如蝉的心情也变得不大好了,对伺候的丫鬟仆妇,非打即骂。

    只怕赵家不会让明珏娶了那赵如蝉,而是要让明珏入赘赵家。

    这样一来,盛家长房的血脉,岂不是就这样断了。

    日后到了地下,她怎么面对死去的爹娘?

    不行,她一定不能让明珏入赘赵家。

    盛明玉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孙氏的眼,也许是盛明玉的眼神透着寒光,太过吓人,竟吓得孙氏坐在榻上,身子不由得往里挪了些。

    就在这时,盛明玉面上笑了笑,笑得那样天真可爱,和方才狠厉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夫人,不能让明珏娶了赵家姑娘,也不能让明珏入赘赵家。您虽是我和明珏的婶娘,但明珏的婚事,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盛家和盛国公府已经分家多年,当初分家的时候便说好了,两家互不干涉对方的家事。夫人方才所言,岂非违背了当初的誓言?”

    听着盛明玉这样说,盛国公夫人心中的火气,就一下子窜了上来。

    “明玉,你爹娘都没了这么多年,这些年要不是我和你叔父帮衬着你们姐弟二人,只怕你们姐弟二人如今都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要饭了。”

    “如今你还叫我不要干涉明珏的婚事?我身为明珏的婶娘,凭什么不能干涉他的婚事?别忘了,明玉,你的婚事我也是有权做主的。你若是想老老实实地嫁入永定侯府,就给我放规矩些。”

    盛国公夫人话落,对着盛明玉又是一阵尖利的冷笑声。

    听着盛国公夫人的冷笑声,盛明玉装作没有听见一样。

    她想要做主自己和明珏的婚事,想都别想!

    自己一定会极力阻止她的。

    “夫人可笑够了?若是笑够了,可否听明玉一言?”盛明玉突然开口,让盛国公夫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盛明玉还有话想要同她说?

    眼前这死丫头还有话同她说?

    那她就好好听听,看看这死丫头到底想说什么。

    “明玉,有什么话你便说吧!婶娘听着就是。”

    “夫人应该清楚,我和永定侯府世子的婚事,是爹娘在世时,就为我定下的,便是婶娘,也无权做主。还有便是爹娘死后,明珏日后便是盛家长房支应门庭之人,断不能入赘了别家,绝了自家香火。”

    “所以明珏同赵家这门婚事,是不妥的。至于婶娘事先收下的那些礼钱,就请婶娘拿去退了吧。”

    盛明玉缓缓地说着,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盛国公夫人大惊失色。

    她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死丫头,竟还知道她事先就收下了赵家送来的礼钱。

    知道又怎么样?

    她不退,难不成死丫头还能强逼着她退不成?

    “明玉说的什么礼钱,婶娘不知。只是明珏和赵家姑娘的这门婚事,我已经和赵家太太商量好了,明珏不日就要入赘赵家,到时候赵家会派迎亲马队来接的。”

    “婶娘!”盛明玉突然开了口,朝着孙氏大喊了一声,吓得孙氏在软榻上差点没坐稳。

    人吓人,吓死人。

    方才盛明玉的这一声大喊,差点把盛国公夫人魂都吓跑了。

    “明珏是我亲弟弟,他的婚事,自有我这个做姐姐的来做主,若是婶娘擅自做主,想要做主了明珏的婚事,就休怪我到时候翻脸不认人了。”

    “反正我已是无父无母的孤女了,面子和名声对我来说,已然不重要了。但婶娘做为盛国公夫人,这面子和名声,对婶娘可是很重要的。”盛明玉的话语冷冰冰地,一下子全砸在了盛国公夫人身上。

    盛国公夫人颤抖着双手,指着面前的盛明玉,颤着声音道。

    “你这是威胁!你这是威胁!盛明玉,我可不怕你!明珏的婚事,这个主我做定了。”

    她就是在威胁盛国公夫人!

    为了明珏的婚事不落在盛国公夫人手里,她也只能威胁她了。

    “孙氏,那我就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盛明玉说着,就站了起来,规规矩矩地朝着盛国公夫人福了一礼,就要退出屋子。

    盛明玉越是做得如此恭敬,盛国公夫人心头的怒火,越是烧得盛了起来。

    “盛明玉,你给我滚!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日后你也别上门来了!我和你叔父,都不认你这个侄女。”

    盛国公夫人这么说,像是她认他们是自己的叔父,婶娘一样。

    见自家夫人大骂起来,身边伺候的一众丫鬟仆妇,赶忙迎了上去,喝了口丫鬟递上来茶水,盛国公夫人朝着盛明玉的背影,又啐了口。

    “我呸!你这死丫头!今日这样来气我,日后有得你难过的时候。我倒是要看看,没了国公府的依靠,你们姐弟二人靠什么活。”

    盛明玉出了常乐堂,引路的何婆子正准备带她出去。

    何婆子方才在屋外,听见了屋里的一举一动,也听见了盛明玉和盛国公夫人之间的那些话。

    她对身边这位从盛家大宅出来的姑娘,并不可怜,也没有为着讨好盛国公夫人,刻意为难于她。

    “姑娘,出了前面那道门,你就可以回去了。日后也别过来了,看着今日这副模样,只怕我家夫人,心里怕是恼了姑娘。”

    看着眼前的何婆子,并没有为难自己,也没有为了迎逢孙氏,对自己骂骂咧咧地。

    盛明玉心中有些奇怪,打算问问她。

    正要开口,只见盛如兰行色匆匆地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见盛如兰过来,何婆子马上退到一旁。

    走到盛明玉身边,盛如兰给了何婆子一个眼神,叫何婆子带着丫鬟下去,她有话要单独与盛明玉说。

    “明玉姐姐,常乐堂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娘在这件事上,的确做的不对。那赵家姑娘是个半身不遂,又脾气火爆的人,明珏一好手好脚的人,怎么能入赘赵家?”

    盛如兰话音刚落,趁着丫鬟没注意,塞了袋银两给盛明玉。

    “明玉姐姐,你且拿着,日后有什么需要。叫丫鬟来报我。”

    盛明玉不清楚,盛如兰为何要帮她?

    为何要同她说那些话?

    不过盛如兰既给了她银子,她还是先接受,日后有了银子,再一一还给她。

    “多谢你,如兰,请受我一拜。”

    还没等盛如兰反应过来,盛明玉已给她行大礼,表示谢过。

    盛如兰点了点头,叫丫鬟搀起盛明玉,就送着她出府了。

    “姑娘这样帮着她,值得吗?”看着盛明玉离去,随身伺候盛如兰的丫鬟春雪问了句。

    “值不值得,那是日后的事。咱们该去常乐堂,哄哄夫人去了。”盛如兰话落,带着丫鬟就去了常乐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