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十五章 贼心不死
    这日从三清观收摊回来,盛明玉坐上了回府的马车,马车轱辘轱辘地走在街道上,突然就停了下来。

    随后只听见驾着马车的车夫转过头朝着马车里回禀道。

    “姑娘,永定侯府的石泉公子来了,正挡在马车前面。”

    随后,就听见石泉那熟悉而又厌恶的声音,传了过来。

    “明玉,明玉,你在车里吗?”

    石泉连唤了她两声,她都未曾回应她。

    石泉下了马,朝着盛明玉的马车这边走过来,车夫见他要上马车,赶忙把他拦在了马车外。

    “石公子,我家姑娘在车里,男女授受不亲,你还是不要少来的好。虽说你与我家姑娘有婚约在身,但我家姑娘到底还没有嫁去侯府,该有的距离还是要有。”

    车夫张叔是母亲从徐家带过来的陪房母亲死后,他便跟在了自己身边,对自己向来忠心不二。

    听见了张叔拦阻石泉的声音,盛明玉知道张叔拦不住他,索性就道。

    “张叔,让石泉公子上来吧!既然他有话对我说,我倒是想听听,他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听见了盛明玉的声音,张叔瞅了马车旁的石泉一眼,就道。

    “石公子,我家姑娘叫你进去,你便进去吧。”

    张叔下了马车,将马车牵到了隔壁的一个巷子里,就放了石泉进了马车。

    安心在车里伺候着盛明玉,倒了茶水出来,递给了石泉。

    石泉坐在车里的锦垫上,细细打量了一番盛明玉,见盛明玉额头上的疤痕已经淡去,容貌恢复如初。

    她的这张脸,实在是和如玉太像了,太像了。

    他原来之所以打定了主意要娶她,就是看上了她的这张脸。

    若是她没有这张和如玉极其相似的脸,那日李太后把安和郡主赐婚给他的时候,他也不会冒着得罪太后,得罪大内的风险,拒绝了李太后。

    “明玉,看着你的伤势大好,我就放心了。原先我还担心着你面上的疤痕去不掉呢。”石泉说着,有意凑近了盛明玉。

    不过有安心在中间隔着,他也不好得离盛明玉太近。

    石泉的眸光,还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让人憎恨,让人厌恶,她对他从来就没有过什么感情。

    不过在她知道,他心里有了盛如玉之后,她只想着,该怎么样做,成全了他和盛如玉。

    “石泉公子,听说永定侯夫人封了一品诰命夫人,我原是应该去恭喜你的,可家中有事,一时走不开。”

    石泉有些意外,她怎么会知道此事?

    他根本没和她说过这件事。

    “这事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她还能从那里听来?

    这些日子她在道观外摆摊,替人算命,自然是听那些个前来测字算命的世家大族的夫人姑娘说的。

    永定侯夫人得了李太后的赏识,经常入宫和太后做伴,太后也有意抬举她,就封了诰命夫人。

    石泉的眸光落在了盛明玉的脸,伸出手,想要去触碰盛明玉的脸时,却叫盛明玉出手打了回去。

    “请石泉公子自重!你我虽有婚约在身,但到底我还没有嫁入你们侯府,不是你的妻子。石泉公子这些个不该有的举动,还望收敛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盛明玉对他的语气,为何冷冰冰的?

    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人。

    以前的她,一心一意想要嫁入侯府,改变她和弟弟的命运,如今怎么了?

    厌恶他了?

    嫌弃他轻薄不知礼数了?

    “怎么,明玉变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难不成从亭子上摔下来,磕破了脑袋,人也变了?”

    看着盛明玉那张面色红润的清丽面容,石泉再次伸出手去,想要去触碰她的脸,却被盛明玉再次出手,打了回来。

    盛明玉不仅把他的手打了回来,还赏给他两记狠狠的耳光。

    “光天化日之下,还请石泉公子自重!不要自持我未婚夫的身份,就几次三番想要轻薄与我。我到底还没有嫁进你们侯府!”

    被盛明玉赏了两记耳光,石泉被一下子打懵了。

    盛明玉竟敢出手打他?

    她竟然敢出手他?

    难不成她不知道打他的下场是什么吗?

    石泉冷笑几声,眉头紧紧地蹙着,眼神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盛明玉。

    “明玉,你胆子是越发大起来了?连我你都敢打?昨日如玉和我说了,前些日子你去了盛国公府一趟,和盛国公夫人闹了起来,气得盛国公夫人几天没有缓过来。”

    “这件事我还以为是底下的人乱传的,但是看你方才那副模样,我才确定了这些事不是底下那些人传的,而是你亲自做的。”

    看着盛明玉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眼神同样恶狠狠地瞪着他,石泉心中的邪火,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不顾形象,对着盛明玉大骂起来。

    “盛明玉,你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要不是看在你身后的盛国公府,我也不会娶你入门。就你这样的姑娘,我娘说了,要多少有多少。”

    “如今你得罪了盛国公夫人,也就等于得罪了盛国公府,我看你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还有就是你今日打了我两个耳光,待你嫁入侯府,我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给你。”

    她日后的日子该如何过,貌似与眼前的石泉,毫不相干吧?

    难不成石泉还要干预她往后的日子?

    那他也要自己算算,他到底有没有那样的本事?

    “谁说我要嫁入侯府了?谁说的?”

    盛明玉突然开了口,让石泉有些猝不及防。

    “你不嫁入侯府,你还能嫁去哪里?想嫁入天家吗?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石泉以为盛明玉心中想攀附天家,恶狠狠地瞪着她,啐了她几口。

    “石泉,难不成我除了嫁入侯府,便只能嫁入天家了吗?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石泉我告诉你,我盛明玉不会去嫁什么侯府,更不会去嫁什么天家,我盛明玉想要嫁什么人,我自己说了算。你管不着!你管不着!”

    最后几个字,盛明玉暗暗加重了语气,有意刺激一番面前的石泉。

    “狂妄至极,狂妄至极!盛明玉,你实在是太狂妄了!”石泉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怒不可遏,眸光像燃了火一般,死死地瞪着盛明玉。

    “石泉公子,麻烦你认清楚自己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我盛明玉,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都是你高攀不起的人物!”盛明玉话落,转过头吩咐了身边的安心。

    “安心,送石泉公子下车!省的脏了我的马车!”

    安心也是第一次见如此霸气的姑娘,得了姑娘的吩咐,就朝着石泉这边过来。

    “石公子,让我搀你下车吧!”

    “给我滚!给我滚!”石泉的眼中此刻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一脚踢开了准备来搀他下车的安心,一边又自己下了马车。

    这是他身为男人的尊严,第一次被人践踏。

    还是被盛明玉这样的女人践踏。

    盛明玉,你给我等着!

    从今往后,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

    既然你不愿嫁给我,那我就偏要娶你。

    把你娶回来,折磨你,冷落你,把你当做丫鬟一样使唤,以洗我今日之耻!

    石泉刚下了马车,只见盛如玉从街对面的脂粉铺子走了出来。

    瞧着石泉从盛家的马车里出来,盛如玉以为今日石泉是背着她来见盛明玉地,赶忙就走了过来。

    “石泉哥哥,你怎会从盛家的马车里出来?”盛如玉眸光落在了石泉身后的盛家马车上,质问了面前的石泉一句。

    坐在马车里的盛明玉,也听见了盛如玉的声音,安心凑近她,提醒了句。

    “姑娘,如玉姑娘来了。姑娘要不要下马车去见见?”

    “不见!”盛明玉一口回了安心,叫车夫上了马车,准备驾车离开了。

    而盛如玉瞧着盛明玉坐着马车离开,并未下车来见她,面上渐渐生起了几分不悦。

    “石泉哥哥,看看你的未婚妻,越发地不懂规矩了,连自己的姐姐来了,都不想着下车见见,应该好好管管了!”

    是应该好好管管了!

    看着盛明玉坐在马车离去,石泉在心底里,也暗暗对自己说了几句。

    再看着身边的盛如玉面上满脸的不高兴,石泉还是决定先把身旁的佳人哄开心,再来想办法惩治盛明玉。